第3章 吾之所向,吾之所幸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10013字
  • 2022-06-22 15:10:26

“喵喵喵”

”福宝,你不要叫了,饭一会儿就到了。小家伙嘴还挺挑的”转过头说,“嘉宁,这么小的流浪猫是不是要打个狂犬疫苗啊”

“你啊,先别着急,你看它脏兮兮的,我建议你先带她取宠物医院看看,检查一下,说不定要先给他除虫。我说你也是够闲的,自己都忙不过来还捡了一只猫回来。”嘉宁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大神啊,你都唠叨的快一天的,折腾这麽久,我总不能再把它扔了吧,挺可怜的”它叫福宝,我刚起的名字。福宝是我在下班的路上遇到的。那一天因为整理货物回去的比较晚,没有像往常一样搭公交车,而是骑了一辆单车。由于下雨的缘故,路比较滑,躲避一个坑洼的时候壮烈的摔在了地上,膝盖跐了一块皮。无意间抬头,那时它就躲在一棵松树下,叫声有点儿虚弱,应该是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咪。它就看着我,歪着脑袋。大概就是那一刻,我的心被融化了吧。

嘉宁说,“老白,我看这猫也挺有灵性,要不我给你找一个人家,你把它送了或者。。。。。。”

“喵喵喵”像是感受到危险似的,福宝叫了起来。我狠狠的瞪了一下嘉宁一眼,猫也是有灵性的,估计听懂了她的话。

扭过身安抚它,“福宝乖,姐姐不会送你走的哈,那个坏女人的话咱不听哈”丝毫没有顾及背后凉飕飕的杀气。

下午把福宝寄托在朋友的宠物店里才来上班,刚进门就听到月亮急切地期盼,“老板。你可是来了,我跟梁翌晨都快想死你了。我们。。。。”她突然戛然而止,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是在她准备语出惊人的时候被我及时捂住了嘴。“唔唔唔”月亮的脸捂得有些红了脸。

“老板,你也。。。你也太狠了,朗朗乾坤就谋。。。谋杀店。。。店员”月亮上气不接下气,可依然没有堵住她的嘴,惹得里面的人不停的往外探头。“您老昨天是打架去了吗,这腿怎么瘸了,还有这。。。这额头上怎么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月月,我能不能进去解释啊”简直是欲哭无泪,“你也知道你老板身上有伤,还在这拼命拦着。我好累啊”

“月亮,你让老板赶紧进来把,来来往往的,眼神怪怪的”还好是翌晨及时出来解围,不然这丫头问起来那是没完没了。

“对了老板,”翌晨又说,“早上来了几个电话,听起来像是你的朋友们,她们让我转告你下周她们要去拜访一下大学的老师,让你准备一下。”

“哦,好的”

“有点儿奇怪,她们说的是同一件事,为什么非要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呢?而且隐约感觉她们打电话的时候是在一起的,真是奇怪”翌晨自言自语道。

听到翌晨自言自语的疑惑,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造孽呀,这群老阿姨敢情调戏弟弟了呢。当然我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上次见面的时候告诉她们我们店里有一个长得很秀气的男生,说话声音很好听。她们一直想见识一下,但是那个时候这孩子回家处理事情。估计这次她们瞎猫碰见死老鼠,今天正好是翌晨接电话,老三她们玩兴大起,才造成翌晨的困惑。

偷偷的打开群聊,“一群死老太婆,调戏我们家帅哥”

“哈哈”

“嘿嘿”

“吼吼”

“切”

。。。。。。。。一群没人性的家伙。

“啥时间,出来喝酒呗”这是时隔一个月零三天后,吴越第一次发来消息。我无视的把手机翻了过去。

“老板,有心事啊”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头,把我吓了一跳,“亲爱的悦悦,咱能不能不这么吓唬人。人吓人会死的啊,你老不是谈生意吗,怎么这么有空来”

“小美人,来一杯咖啡,半糖”,转过身,“别转移话题,刚才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想你”

”我呸”彭悦一脸的鄙视,”对了,你们店里的那个帅哥呢“

“翌晨?”我用手指了指正忙碌给某位大爷服务的身影。

“梁翌晨”,然后,“咔咔咔”我擦,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含糊,让我有些错愕。

回过神的时候,某人掐着小蛮腰妖孽的走了很远。奶奶个腿,敢情过来就是看帅哥的,回过头看着一脸蒙圈端着杯子的梁翌晨,瞬间自己有点心虚,强忍着冲动轻轻地拍拍他的肩,“哈哈,神经病,哈哈,神经病”。然后一溜烟地回到后厨,哪里还顾得上腿伤。孩子,遇到这群神经病,老板实在对不住了。

“老板,小梁怎么了,在外面发呆”月亮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估计孩子吓懵了,没事。”接着又说,“对了,早上你说有事,是什么事?”

“哦,对,我怎么把这个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早上送来一个花篮,没有署名,我起初以为是谁放错地方了,我问了小梁,他也不知道。”

花篮?什么花?刚才没有注意到。

“就是放在前台的啊”月亮说。

前台?哦,我恍然大悟,刚才就想问早晨是谁这么雅致摆了一个花篮。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是还有我喜欢的向日葵,在这个季节还不算常见。

把花篮看出花来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只有把目光放到卡片上。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什么变化,正准备放弃的时候,无意间撇到一个角落,是他?不,不。怎么可能?我们好多年没见了,他怎么知道我的地址?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想把想法赶出去,却显得欲盖弥彰。

“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这么苍白。”

“没事,我没事,大概是太累了。月亮,我回去休息一下,你和翌晨你们看着店”

“好”

“妈,我回来了”

“梓。。。。梓桐你回来啦”老文同志显得有些慌张,这不像她平时的作风。鞋子?刚进门多的时候就发现门口多了一双鞋子。有些疑惑,“妈,家里来客人了?”

“姐,你怎么回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白皓天?早上打电话的时候他不是说忙着考驾照吗?只是他怎么和老妈一样诧异?老白呢?这气氛不像是欢迎我的节奏。

“妈,小樱的衣服我收拾。。。。”

“哐当”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我试图让自己平静,可还是颤抖的无法捡起掉落的杯子,试了几次,最终还是徒劳。就这样坐着,白皓天试图打破沉寂,“姐,。。”

“闭嘴!”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过头以自己最大的平静语速说,“她知道你回来吗?”

“知道”简单干脆甚至绝情,果然是他的风格。

“为什么回来?怎么还有脸回来”执拗的问道

“安安,他是。。。”老文试图说些什么。

“妈”终于那一刻还是爆发,“他怎么还有脸回来?他当初走得这么决绝,他考虑过我们吗?当时爸气的住院,他还是冷酷的做出决定,他配当我哥吗?”白水岸,你追了自己的梦,可是却自私的伤了一群人。除了我们,还有嘉宁。

那一晚是怎么收场的,我已经忘了,总之一片狼藉。有些后悔了,如果不会去该多好,也许这个疤谁都不会揭开。

五年前,我大四

“哥,你要去维和,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爸和妈年纪大了,你这一走又是好几年,你怎么想的?还有嘉宁,你走了,她怎么办?”

“我们分手了”白水岸淡淡的说。

分手?什么时候?我被他的淡定激怒,“白水岸,你这样做和陈世美有什么区别?徐嘉宁为了你做出了多少牺牲你不知道吗?现在你嚷着要出国,当初徐叔叔走的时候你承诺要负责一辈子的,你就是她的唯一依靠,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安安,你冷静一点儿,你哥。。。”

“妈,你怎么总想袒护自己的儿子,别人家的都不是宝贝了吗?嘉宁。。。嘉宁她是怎么对我哥的,你。。。。。做人咱不能没有良心啊”

“啪”响亮的耳光,脸上火辣辣的

“都给我闭嘴”我记得那是老白第一次打我耳光,我懵住了。老白大概也懵住了,他的手在颤抖。“水岸,你想好了,出了这个门就不在是我白家的子孙,我也没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儿子”

“爸。。”白水岸想说什么,可最终欲言又止。

白水岸走的时候,老白就跟着住院了,说了好几次胡话,说对不起领导什么的。徐述是我爸的上级领导,也就是徐嘉宁的爸爸。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后来拆迁,住的相比较远,但是还可以一起上学。老文也是一边替老白擦拭一遍默默流泪。当时不懂为何他们不极力的阻止,只是我对白水岸的自私又厌恶了几分。白水岸虽然每年都会往家里寄信,但是我从不过问。

不欢而散。

“白水岸回来,你是不是知道?”

“嗯”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你当初怎么瞎眼喜欢白水岸那个冷酷无情的王八蛋”

“梓桐,我和你哥的事情早在五年前我们已经解决好了,你不要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在自己身上。每次想劝你但是。。。。。”电话那头的嘉宁语气很是平和,可是我始终无法忘记白水岸走的那一年她是怎么度过的。

“出来喝酒吧”

酒吧里

“喂,你怎么不喝?他们男的真不是好东西,整天就想着朝三暮四”酒吧的声音太闹腾了,果然是个适合发泄的地方。

“梓桐,你喝醉了”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嘉宁的声音。

“我没醉”大手一挥,“我白梓桐还可以再和几杯,喝”“呲”倒吸了一口冷气,妈的,伤口又开始作妖。

“嘉宁,她怎么喝成这样?”吴越?他怎么来了?都不是好东西。试图站起来,为什么眼前这些人摇摇晃晃。使劲晃了晃脑袋,还是在晃,音乐吵死了。

“你们都别晃了,别慌了”顺手抄了一个家伙准备涌入人群,被吴越及时拉住。

“姑奶奶,你消停会吧,一会儿警察来了”

嘻嘻,嘻嘻。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祟,莫名的傻笑起来,“我哥,我哥不是东西,吴越,吴越你也不是东西啊。你看啊嘉嘉,我们遇到的怎么都不是东西啊?”

“梓桐,别喝了,你醉了”

“我没醉,喝,继续喝”

“白梓桐,你发什么疯”

。。。。。。

已经记不得是谁和谁的声音来.

这么刺眼,几点了。试图起床,头好疼,昨天干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听见有人喊,还把一个人给。。。。。

“终于醒了酒鬼,昨晚跑哪去了”我一个激灵,才发现此刻房间里做的整整齐齐的一排人:吴越,三儿,亚杰,嘉宁,还有进门的彭悦。

“你们。。。。你们怎么都来了”有些心虚

“我们啊,我们是被这个家伙大清早叫醒的”三儿愤愤地指了指旁边的吴越,顶着一双熊猫眼,“我昨天熬夜追剧”。

“老实说昨天干啥了”亚杰也向前凑热闹。

“没”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嗓子有点疼,宿醉这玩意真的是祸害。

“你后来出去干嘛了”吴越一脸严肃,有点像老文同志的作风。TMD的装什么装,我干什么你不都知道。

“后来?后来我不是在。。。睡觉”弱弱的回答道。

“睡觉?和谁?”

“傅云瑶,你能不能给我闭嘴!”看到她夸张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想歪歪。

依稀中我记得我被眼前这两位大爷安置在一间客房里,然后他们出去,然后我。。。。。。不对,我怕好像。。。。我能感受到自己瞳孔放大的表情,昨天的事一股脑子的涌了出来,这信息量也。。。也。。。。太大了吧。昨天。。。昨天他们出门后,我又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也屁颠屁颠的出去了,跟着跟着就找不到他们俩了,实在无聊就回房,可是忘记自己的房间,这些门长得都一样,我就敲门,隐约中还被骂了好几次,现在想想膝盖还是疼的。409房间?应该是记忆混乱吧,怎么可能遇到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昨天不会。。。是他吧,那个被我开门就吐了一身的韩云琛?呸呸,怎么会这么巧?我试探性地看了一下对面的吴越,“你们。。。。你们昨天下榻的酒店就是。。。。”

“没错,不用怀疑。”冷冷的。

“那我。。。。。。有没有。。。。”小心翼翼地问,“那个韩。。。韩云琛,他。。。”

“管韩云琛什么事?”被打断。

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吴越他们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不对,那我是怎么回来的?仿佛是猜出来我想问的,嘉宁慢悠悠地说,“我们回房间找不到你就去前台调监控,正好有人往前台投诉说有一个疯女人在耍酒疯。”疯女人?耍酒疯?那。。。。不就是我?对面的人一致用一种毋庸置疑的眼神坚定我的想法。

“你们不知道,昨天韩云琛遇袭了?被一个疯女人吐了一身,我们这边正在挖掘新闻,真好奇是那个粉丝这么疯狂示爱?”卢瑟一这个磨人的妖精还没进门就扔了一个炸弹,“刷刷刷”整齐划一,又十分荣幸地享受到了瞩目的待遇。

“你们看小白白干嘛,她不是昨天酒醉不。。。。。。”卢瑟一戛然而止,面目狰狞,“是你?大家嘴里的疯女人?你玩了,完了”

stop!头疼欲裂。我知道卢瑟一嘴里的完了是怎么一回事。一想到他的粉丝因为面包都这么热情,更何况还。。。。不寒而栗。可怜巴巴的看向卢瑟一,怎么办,我不会被他的粉丝扒拉皮吧?

“我们没扒拉出来,他们那个酒店嘴还是挺严的,我们也就是从一个服务员嘴里打听到的。不知道是不是韩云琛的意思,这件事被压下来了。但是。。。小白白,我没想到你这么劲爆。”卢瑟一脸的邪恶。

“你。。。不会要出卖我吧?”一想到这家伙谈起工作六亲认得的精神,我怎么觉得出了虎口又进入了狼窝呢。

“想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

“是”异口同声。不好意思,这个不是我说的,是三儿他们。

再到后来还刊登了娱乐头条。爆料说韩云琛入住酒店遇到一顾客耍酒疯被吐一身,韩云琛以及其工作团队无意将事情扩大,以及基于对该当事人隐私保护,遂不追究。一时间,韩云琛的名气又提升一个层次。当然也少不了眼红的对家发黑稿黑他,说是假惺惺,说他是自导自演,为了近期即将播出的电视剧《桃花坞》宣传铺垫,当然也收获了一批骂评。

啧啧啧,做演员真的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骂的果然是千奇百怪,语文功底不错。《桃花坞》前几集的反响还不错,韩云琛饰演的桃渊儿上仙是天地间少有的美男子,是由与夸父逐日时期就共存的上古桃树孕育出来的天地灵子,与天上的那位是旧时老友。爱美酒,更爱自酿美酒。不知道是人物角色还是什么,总之韩云琛扮演的桃渊儿放荡不羁中又透露出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让人心疼。剧情介绍他的徒弟平遥桃溪是他的生死劫。平心而论,宋可冉饰演的女一号还不错,挺喜欢的。嗯,仅限于剧中。

现在想想,世界那么大,怪不得会碰到,不过是巧合而已。

掐指一算,自从白水岸回来以后,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了。现在几乎都是寄宿在嘉宁家里,还有福宝。

“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赶我回去,我心碎了”故作心绞痛。

“幼稚”嘉宁白了我一眼,说,“阿姨给我打电话,让我劝劝你。我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放下了,梓桐你又何必呢?他毕竟是你哥,不要因为我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stop!这些话我们都谈了不下几百遍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是幼稚,我只是觉得我们家亏欠你的还有很多。”猛地吸了一口气,“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我肚子饿了,我想吃你做的葱油拌面。”看着我耍无赖的样子,嘉宁也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妥协地进了厨房。

看着忙碌的她,虽然这些年我们都小打小闹,但是她真的放下了吗?而我对白水岸的恼恨也是真的全部因为这些吗?或者说对他的讨厌真的是水火不容了吗?

轰隆隆轰隆隆快要下雨了吧,一阵风透过窗钻了进来,凉凉的。不知道明天是晴天还是下雨。

久违的打开电脑,一条信息跃入眼帘,“改良了吗?”

“没有”,又补充道,“最近比较忙”

“忙什么?”这么快,第一次。

“忙活人生,还有追剧”哒哒,又发送了两个字“哈哈”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自己心情变得愉悦,不知道最后两个字会不会显得太傻气。

“什么剧”我以为他会下线,毕竟挺无聊的对话,没想到有回复。

“桃花坞”

“怎么样”

“还行”

“?”

“剧情老套,不过演员演的还不错,形象也挺立体饱满的。”停顿了一下,又说,“男主给人一种淡淡的感伤,让人忍不住想要守护”

“评价挺高的,你是他的粉丝?”

“不啊,我们不认识”

。。。。。。。。

“不在?那我下线了,那我下次把改良好的口感告诉你哈”

“好”他说。

什么鬼,原来在线啊。那刚才。。。。。。算了,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投资多少亿的项目呢”嘉宁打趣道。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眉头紧蹙的这么丑。

“哇偶,好香呀,不愧是俏厨娘,谁娶到你那是。。。。。“下一秒真想把自己的嘴缝上。看到嘉宁没有反应,神色坦然,才稍微虚了口气。

“福宝前一段时间吃了打虫药,最近也有一些食欲,过两天应该可以给它狂犬疫苗吧”

“喵,喵,喵”小家伙,刚才还在窝里蜷着,不知道是不是偷听了我们的话,现在正亲昵的蹭着我的脚。我和嘉宁相视一笑。

“糟糕,糟糕,这下完犊子了”蓬头垢面的女子正是我白梓桐。

“我煮了小米粥,还有油条。”嘉宁说

“亲爱的,谢谢款待哈,我先走了”说完一溜烟儿就跑了。昨天和月亮他们说好今天面试,招学生工兼职。昨天和嘉宁聊的太晚,所以早上一下子睡过了头。等赶到店里的时候,额,我想多了,一个应聘者也没有,除了几个买面包的常客外。

“老板,你怎么来的这么晚,不会是睡过头了吧”月亮真是一针见血啊。嘿嘿,我只能傻笑。

“是不是没人来啊”一想到店里马上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局面,我这真的是脑仁疼。

“嗯,昨天说好的要来应聘的今天都没来,现在的年强人太不靠谱了。”月亮愤愤道

“乖,不气哈。没事,只要店在,肯定会有人来的。如果我师傅在的话,那拜师学艺的估计可以排两条街了。”想想也挺伤感的,当初拜师学艺的时候师父他老人家就告诫说:做面包也是做人,都是一种学问,切忌满。出山的时候我还大言不惭说要把面包做成全国连锁,得,牛是吹起来了,人还在原地站着,勉勉强强。

“你好,请问招兼职工吗?”一个瘦瘦的头发染着红色,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生探出脑袋。“扑哧”这年头的,真的是稀奇古怪的都能碰到。以前面试的时候都穿得人模狗样,西装皮鞋。现在大裤衩休闲T恤,还有顶着五颜六色头发的。

我和旁边的翌晨使了使脸色,他立马意会,“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招人”

“哦”男生的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他是真的想来应聘?可是这一身打扮怎么看起来也不像。。。。

“等一下”大概是好奇心的驱动,在他们的注视下,我还是忍不住的说出疑惑,“你是学生?”

“是”他说。

“你来应聘面包店的员工”我用手指了指外面的牌子,示意他没有搞错。

“是”

“那你这。。。”我指了指他的头发。仿佛是意识到什么,他手一扒拉,原本红色的头发被一头乌黑秀米的头发倾泻而出。月亮和翌晨面面相觑,相反也证实了我的想法。

“抱歉,我刚从漫展回来,然后就匆忙卸妆后就跑了过来,一时紧张就忘了把头套忘拿了下来”小伙子,哦不,这个1.6的小女孩满脸通红。

经过月亮和翌晨的面试,这个叫做晚意的女孩留了下来。因为是兼职生,所以工资不是特别高,但是自由度挺大的。先让他们整理一下,下周来报道即可。

“你们觉得她怎么样”我说。

“我觉得还行”,月亮说,“那个女孩长得挺好看的,衣着挺有品的”

“让你给老板挑员工的,不是挑媳妇选美的”额,梁翌晨一开口果然是不同凡响,成功的引起两个女性的合作欲望,“滚”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有些事冥冥中注定。

“月亮,我准备创作一款新的面包和饮品,最近不许打扰我哈”“秋风不知*晚来意”。虽然正是夏季,也许不是季节的季节才更引人注目。选取什么样的食材呢?黄油,南瓜面粉,鸡蛋,才是最贴近秋色的颜色。如果只添加这些是不是太单调一些。饮品的话这一次以生牛乳为主打,剩下的应该添加些什么呢?什么最代表晚来秋意呢?最近除了做面包,就是在厨房里鼓捣。鼓捣这么久了,可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大伤士气。是不是想的太狭隘了,还是说有些地方局限了?

卢瑟一进来的时候,我还在愁眉苦脸,一脸的生无可恋,如果不是前面两位提前给他打预防针,估计她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少些什么呢?”我喃喃自语道。

“大哥,再不出去,你们家小家伙都认为你是疯了”三儿也进来了。

“三儿,你怎么和这个死妖精过来了?”

“还有我们”齐刷刷的脑袋,亚杰,可乐还有童可。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砰”脑袋被某人狠狠的敲了一下,“你最近是魔怔了吧,前一段时间说好去母校看班主任的,你怎么全抛到脑后了”

“母校?”我擦,最近一直忙着研究新口味,都把这件事抛掷脑后了。上一次说好要给老刘带点自己店里的面包,可是。。。。

像是看出我的想法,云瑶死丫头忍不住大笑,“我就说这家伙没心没肺的,果然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估计后悔的肠子都悔了”

“你们别逗她了,耳根子都红了。梓桐,她们逗你玩呢。”童可说。

“走吧,彭悦已经在际洲酒店订好了位子,老刘打电话说了这一次谁给她买礼物她和谁急。你看我们都是两手空空的。”可乐说。

简单的收拾一下,出发。

“谁开车”

“我不开”

“我不会开”

“我没车”

“我还要陪老刘喝酒”

。。。。。。

最后,集体手一挥,“出租车”扬长而去。

际洲酒店,嚯,虽然没有上一次的豪华,但也算是本市有名气的酒店之一。

挺这么多车?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回头数了数,十辆,都挺气派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高官子弟来这边吃饭。大酒店服务那是没话说。

推开的一瞬间,有些错愕,包间早已经坐满了人,有几个比较熟悉的面孔,还有韩可冉。哦,我忘了,她也是老刘的学生。怪不得刚进来的时候问的这么仔细,那也难怪刚才那么多车,掰着脚趾头也知道是咋回事。最后,我跟可乐他们坐了另外一桌,无视吴越招的跟波浪似的手。

酒过三巡,无非都是些客套的话。看这势头都是冲着韩可冉来的。吴越坐在那里一个劲的挡酒。妈的,殷勤的像极了等待发情的狗。

“在看,脖子都要扭折了”卢瑟一哪壶不提提哪壶,被我狠狠的踹了一脚。

“彭悦和老刘他们坐一桌,谈笑风生,只有我们在认真的不浪费粮食。

“咦,这是什么?”又忍不住的浅尝一口,入口即化,沙沙的,颗粒感在舌尖碰撞。

“这是什么甜点”我指了指面前的这一盘菜,除了山药和蓝莓的味道外还有另外一种味道。

可乐咬了一口品尝,“没啊,就是山药和蓝莓的味道,还有奶油。”

不可能啊,如果单单是奶油,山药和蓝莓酱的混合,这香气应该属于淡淡的奶香口味。不对,应该还有。

“服务员,请问能把你们做这道菜的师傅麻烦请过来吗,我们有一些疑惑需要他帮助。”最终没忍住好奇。

过了一会儿,你刚才的那位服务员进来,说“抱歉,师傅说他已经下班了,不方便。希望谅解。”

“好吧,谢谢。”有些许的失望。

“你啊,就是喜欢瞎琢磨。赶紧吃,好多人都在看着我们呢”可乐用胳膊肘偷偷地戳了我一下。一语惊醒梦中人,确实有些失礼了。

饭局结束后,始终也没有和韩可冉他们说上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因为职业的特殊关系,韩可冉中途就离开了。和老刘道别的时候,老刘脸上的褶子笑得更深了。

再到后来,老刘因为身体的缘故先离开,最后剩下的就我们,还有高一级的几个前辈。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吴越发飙起来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那家伙手里拿着一个碎的酒瓶子,手上都是血,是他自己的。如果不是其他人拦着他,估计对面的那个家伙脑袋开了花。

“吴越,我没事。不就被摸了一下。都是成年人。”我极力平复刚才的惊恐,故作潇洒道。

吴越猛地回过头,直直地盯着我,那样的眼神里不知道掺杂着什么,反正我也不想探究。我回过头,对云瑶她们说,“我先回去了,明天还得开店赚钱呢,你们继续玩”

摇摇晃晃,跌跌撞撞,这一次就喝了那麽一丢丢,依旧tmd的狼狈到家了。还好今天穿的是运动鞋,如果是恨天高估计小命就丢了。

“我送你”吴越的声音,我倔强地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可最终胳膊扭不住大腿,任由吴越大爷宰割。

第二天醒来,第一反应是检查自己有没有失身,正好碰到吴越进来,“放心,你睡得跟猪一样,没人欺负。”话音刚落,屋子里充斥着尴尬。

”那个。。。我。。。“我试图缓解这样的尴尬,可是一时脑子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等意识到说了什么话的时候,真想一头晕过去。某个人就站在旁边笑得枝花乱颤。

“实在过意不去,你帮忙把昨天那个配方给我搞到手就行。”

什么?可乐一激动含在口里的咖啡喷了我一脸。“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就是,本来应该浪漫的,硬生生地给你搞成了相声。”亚杰说。

“就她这脑袋,单身到现在也是凭本事”卢瑟一说。

“我。。。”

“闭嘴!”我忍无可忍。三儿被我的气势震慑住,把要说的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我很满意。

“大家说的都是事实”彭悦进来。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有事,刚才小白白凶我,我。。。。”某人可怜兮兮的抱着某个人的大腿,我是敢怒不敢言。

“说正事。小白,昨天那个学长醒来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想跟你亲自道歉。但是被我和吴越拒绝了。你觉得呢”

“妈的,你们都替我拒绝了,我还说什么。过去就过去了,就当被狗咬了。不过吴越那天晚上要打人家,会不会被报警啊。”我有些担心,毕竟他现在是韩可冉合作的摄影师,如果被爆料出去,那不是更糟糕。

“你啊,自身难保,还想着吴越。你说你不是喜欢他是什么。”

“我。。。。我是为了让他帮我拿到配方。”嘴硬

“那个学长和我有一个项目合作,不会乱来的”彭悦说,“倒是你,一脸无所事事的,要不要去看一看心理医生。”

“哈哈,老子没这么脆弱,不久被碰了一下,还不至于”鬼知道昨天夜里被惊醒过几次,被子湿透过几次。早上起来的眼睛肿肿的,吴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他颤抖的拳头,我知道他比我还要难过。不过应该是心疼妹妹的那一种吧。

“滴滴”一条信息,一张截屏。办事果然靠谱,最后一味配方竟然是蟹黄。吴越在短信里说因为是秘方,所以具体的细节别人不易透露的详细,只是把其中的一味配方给说了出来。原来颗粒感是蟹黄,可是为什么没有吃出来腥味呢?是不是被什么香料处理过?也不对,如果添加香料势必会破坏山药本身的甘甜以及蓝莓本身的气味,所以究竟是什么呢?

“别琢磨了,今天我下厨。三儿你们去我车后备箱把我买的食材拿过来,今天我给你们露一手。”彭悦说

果不其然,彭悦是故意的。“你和吴越真的没什么?”

“没,当初少年欢喜,现在不过是往事如烟啊”躺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不谈恋爱也挺好,反正有你们。”

“滚”

“嘘,他们回来了,不许再扯刚才的话题了,不然没得朋友做了”我赤裸裸的威胁道

“你啊。。。。”

择菜,淘米,炒菜拥挤的厨房欢声笑语,这是很久以前都在幻想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实现了,多少有些不真实。

翻开好久没有打开的日记本,记录了这一刻的美好:遇见汝,吾之所幸。

写什么呢?

不告诉你

还藏起来

就是不给

哈哈

。。。。。。。

蟹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