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人生?人心的考验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10068字
  • 2022-06-22 14:24:14

“嘉宁婚礼,去不去?”

别和我说话”没好气道

“韩。。。”被我狠狠的一瞪,某人识趣地闭嘴

“我真的觉得你现在要担心的不是你那个韩大明星,而是你这个小店”是彭悦的声音

手一指,“消毒,扫码”

“你看,我就觉得这家伙无可救药了,为了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和我们滞气。那韩云琛有什么好的,塌了就塌了,下一个更好。就你这墙头草,说实话能坚持这么久我也挺诧异的”卢瑟一,看到有人帮腔,立马得瑟起来

“我想扔她鞋子”我盯着眼前得瑟的女人,忍着怒火转过头心平气和地对彭悦说。

“别,莫要因小失大,特殊期间客人本就不多,为了某人再吓走几个就不划算了”彭悦优雅地嘬了一口咖啡。

“好”说完,我也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

“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盘出去?”卢瑟一一脸认真

“不盘”断然拒绝。

现在还能回忆起当初开面包店的幸福。

“不过”,话锋一张,“嘿嘿,各位的债务可能还得缓缓”

“我无所谓,反正孤家寡人的,就当是存银行了”,停顿了一下,“虽然不知道是赚钱的还是赔本的”

听到卢瑟一的话,我感动地自动忽略她后面的,一把蹦跶到她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要勒死我了,放了”卢瑟一扯着嗓子呼救

“不放”人家的感动还没结束呢

彭悦见惯了我们吵闹的方式,一脸淡定

“那我和韩云琛谁重要?”女人真的是一旦揪住一个问题,任何问题的角度都可以打开。

“当然是韩云。。”

“嗯?股份。。”语气里是赤裸裸的威胁

立马赔上笑脸,松开胳膊,毕恭毕敬地,“当然是眼前貌美如花的卢瑟一,卢女士,卢小姐,卢美人,卢大爷,卢大哥,卢。。。”

“打住”某人手一挥,一个果断的制止动作。

哼,我就不信你能招架住我的,想当年中考区一百名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你俩这架势是干嘛的,谁败了?”三儿一脸兴奋。

“大小姐,你这刚解封就往我这跑,你家那位没意见?”我一脸坏笑

“他能有什么意见”,三儿大概想到了什么,一脸的娇羞,随即一声娇斥,“呀,你怎么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忘掉,忘掉”

看着三儿一脸窘迫的样子,我和彭悦,老卢笑得前俯后仰。前段日子,不是让居家嘛没闲着无聊,我们几个就连线,谈话的内容也挺无聊的,聊到最后都昏昏欲睡。

连线的时候,三儿一直不在状态,还以为是家里有亲戚,会多少不方便。听到一个男声,“老婆,我们什么时候继续。。”

“小乖乖,是不是等不及了”,娇媚,最后化身小野猫,“小野猫来了”

“慢点儿”

。。。。

“舒服吗”

。。。。

说实话,断断续续。。。听到他们的对话,简直太劲爆了,多少有些少儿不宜。

我们咳咳咳了几声,都没反应,实在没办法,主动退出。

虽然三儿后来解释说是她的恶作剧,她那天就是突发奇想帮他洗头,什么都没干

她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们点头说是是是

有的时候吧,越描越黑。

“中午吃火锅吧,超市开门,早上采购的”

“亚杰来不了,家里俩怪兽折腾的”

“嘉宁结婚你到底去不去呀”

“你们吃火锅,我饭都没吃上”视频了,某宝妈一脸委屈

“让你来你不来,这会羡慕活该”三儿没好气道。

“别提了,一提我就又好气又好笑。”亚杰嘴角抽搐

我好奇地搭了一句,“咋滴了,是被你家大魔王气着了,还是小的?”

“我今天去医院”

“干嘛”立马问

“你听我说完”,亚杰说话的时候又啃了一口苹果,“这不是小区解封,我爸昨天给我们带来两条鱼,我寻思先养着,过两天再处理。”

“然后呢”

“我上午不就打个盹儿,让罗海陪俩孩子玩,他到清闲,让他俩对着鱼蹂躏,然后被咬了”

what!?鱼能咬人?我和卢瑟一大眼对小鱼,最后一致对着镜头,“你真确定是鱼?”

“我也不相信,可就是它。我今天去医院挂儿科,你知道有多少人不。各种稀奇古怪的都有,还有一个年轻妈妈趁自己家孩子睡觉想纠正一下睡姿,揪着脖子往上提,脱臼了。他妈当时都听到响声了,可是也没在意。第二天孩子早上起来和她妈妈说脖子断了。。”

呃。。。。这真的是。。

补充道,“我都能看到医生抽搐的嘴角了,一直憋着,太辛苦了”

“牛”默默地伸出大拇指,致敬这些年轻的妈妈

“后来呢,医生怎么说?”三儿充满好奇地眼神

“小女孩属于半脱位,就是脱臼,让他上个颈托,不需要住院”亚杰说

“我是说豆豆”,三儿又说,“他不是被鱼咬了,医生怎么说,需要住院吗”

“我也问医生要不要开个药什么的”,停顿一下,“人家医生听了也是一头茫然,没听过对鱼开药方的。所以就简单的消了消毒。伤比较浅,注意不要细菌感染就行”

“那你的注意些,特殊时期,不要掉以轻心。豆豆呢”我说

“睡了,不然哪有时间和你们唠嗑,好羡慕你们啊,女人千万不要结婚,结婚也不要这么早要孩子”来自家庭主妇灵魂深处的直击

“三儿,亚杰在叮嘱你呢”卢瑟一一脸坏笑

“老彭,你这闷头吃,牛肉都被你吃光了”三儿打死都不往坑里钻。

“我乐意”彭悦又加了一筷子,蘸了辣椒碟,迅速放进嘴里,一脸挑衅。

“你。。。”气鼓鼓地

我赶紧摆摆手,“你俩可别打起来了,我这地小,容易伤及池苗”

“滚”

。。。。

呃。。。好吧

亚杰说折腾一天太困了,所以就挂了补觉去了。

我忍着肉疼,又下单了几份肥牛,虾滑

因为疫情的缘故,嘉宁的婚礼就是简单地邀请了部分亲朋好友。

“我觉得那个男的看起来有些猥琐”

“我也这么觉得”三儿也在那拱火

“啪”一个巴掌,“莫管他人瓦上霜”

“臭郭悦,下手就不能轻一点”三儿疼得龇牙咧嘴,“小白也这么说的,你怎么不打她”

某人帅气的转身,耸了耸肩,“没听见”

而我冲身边的这个小叛徒狠狠地瞪了一眼,“活该”然后,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留下三儿在原地气的直跺脚。

“嘉宁结婚了”扒拉出好几年都么联系的电话号码

过了一会儿

“她幸福吗”他问

“离开你,所以她很幸福”虽然做法很幼稚,但是还是替嘉宁这么多年的守候不值。

后来,他没回复什么,就像是从没有联系过那样

老白打电话让我回家,我问白水岸在不。老白说不想要这个家就不要回来了,然后狠狠地挂断了我的电话。说实话,无论是创业失败还是毕业的空窗期,老白都好说会好的,这一次我是第一次见老白发这么大的火。

我赶紧说过两天就回去,然后顺便给白皓发了个消息,“老白最近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么,像吃了火药似的?

白皓很快发来消息,”你也被老爸怼了?“

什么叫又,敢情刚才老白冲我发火还有他的一份功劳,我气得牙痒痒地,但是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有求于人。“我那个明信片设计的怎么样了,虽然工资低,但是是你开的价儿,别想反悔”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等几天”我是真的被这个臭小子拿捏到了。

晚上的客流量屈指可数,再这样下去不等他设计出来我就喝西北风去了。也不知道韩云琛怎么样了?上次卢瑟一说除非有契机或者贵人相助,不然像他这么没有背景的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很小。毕竟娱乐圈,大浪淘沙,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最近在忙什么?”自从上次冒昧地要联系方式后,总有种心虚的表现

“嘟嘟”

“在家”他发了一个消息

“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我问

“没有,最近家里的老人生病了,所以还在家”他说。那个时候他说老人生病了,我以为就是普通的感冒。直到后来才知道让他备受煎熬的那段日子里,最疼他的外公去世了。

“我们。。。还算朋友吧”迟疑了一下,还是发了出去

沉默了许久

“是”当看到他说是的时候,我悬着的心莫名地落地。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什么都不清楚的人,但是你就是莫名地觉得不是坏人。

“我们这边小区解封,你们呢”我缓缓地打出一串字发过去

“对了,你好像最近不怎么品鉴甜点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又问。前些日子,看了他的的博客了,好久不更新了。

“没事,谢谢“这一次他的语气里有些疏远,我刚才的喜悦被冲散了

大概是觉得不妥,所以他又问,“最近在忙什么?”

“我最近在店里刷微博”我说

“在店里?微博?一个疑惑的表情”他很快地发过来

“对啊,因为疫情我们这里刚解封,学生除了毕业班都没有回来。所以就在店里刷微博了”

说的也是实话,真的是太无聊了,所以看到韩云琛被莫名黑的消息,作为白嫖的路人粉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噼里啪啦地打字,“你说大家是不是因为疫情的缘故所以太闲了,都在网上的那个键盘侠了。不喜欢直接略过不就行了,怎么可以为了黑而黑呢?“

“发生了什么?”

“我19年喜欢的一个男主今年年初被黑的体无完肤,都有大半年了,你不知道黑他的新闻和评论,简直是活脱脱的人间修罗场。这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是否属实,但是直接人身攻还有恶意诽谤真的太过分了,有些吃瓜群众就是被一些自媒体,yxh带的节奏,激情吃瓜,不在乎真相,还有一些蓝V,我记得人家剧刚出来的时候,一个一个贴着脸蹭热度,现在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刀切,什么狗屁的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

发牢骚了很久,才发现那边再次陷入沉默。看着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出字这么多字,还发了过去,欲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自己是不是太激动,也许人家对这些不敢兴趣呢,就是突然有些尴尬,会不会被他觉得是个追星脑残啊?

一分钟

一分三十秒

两分

三分

。。。。

正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的消息发了过来,“也许你的爱豆也有错。在出现矛盾激化之前就应该及时站出来呢?”

为什么大部分人都这么认为呢?

“可是他们又不是家长,也不是学校的教导员,有什么权利去限制别人的自由呢?”我问。说实话,就是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一群人的行为,让一个人承担的逻辑。

“你很喜欢他?”他莫名地问一句

我不解,但还是如实说,“以前只是白嫖,这段日子在家里闲着无聊就比较关注这件事,我是越看越生气,越看越觉得太无无理取闹了,所以现在我已经从佛系的白嫖变成了守护粉”

“佛系?白嫖?”一个疑问的表情

“哈哈”,先打了两个字,然后赶紧解释道,“‘白嫖’就是相对于事业粉而来的,这是我想到的词,因为我也不打榜,也不签到,就是什么都不做,单纯地贪图他的美色”

“哦”他发了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

“但是现在我可是三观守护粉,所以最近一直和黑子辩驳呢?”我很骄傲地说

“为什么说辩驳?不理睬不好吗”他问

“我也想冷处理,可是他们说的话太气人了,人家外公去世他们都能用来蹭,这不是吃人血馒头吗?键盘侠在别有用心的人鼓动下都丧失了人性,并且我也不能骂他们呀,那不就和他们一样了,更重要的是最终还会算到韩云琛的头上”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你果然是真爱粉呀,可是你这样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他说

”影响生活?”停顿了一下,继续打字,“当然有影响了,毕竟我也有七情六欲呢。刚开始看到气的心肝疼,我还发了一个长文呢,我到现在还记得刚发生的时候我发博说凭什么是他的错,然后浏览量激增,当天晚上一个同样喜欢他的小姐妹发私信告诉我,让我把这个博文删了,说影响不好。那是我第一次加入他的超话,什么都不懂,最后还妥协了”

“那你发了什么?你不怕他们去骂你”虽然挺纳闷今天他怎么这么好奇,不断地追问。但是转念也没多想。

“你说这个,我就不得不佩服自己,我开了评论保护机制,骂我的直接不显示,不过当然还有一些漏网之鱼,当时看到气炸了,但是又不能回怼他,你知道憋得有多辛苦吗?真不知道艺人面对这么多黑子,是怎么活下去的。”

“他们工资高”

说实话,我有些生气,朋友也不行。”工资高就活该被人骂吗?明星片酬高取决于市场,说句不好听的,就是资本。要想限制明星薪酬,最根本地就是需要对这个行业进行规范才行,不能因为薪酬高被骂就该受着,我要睡了“

说实话,虽然知道他可能就是茫茫大海中万千路人之一,也许他就不关注这些,但是我还是很生气他的想法。也许,内心深处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比我还冷静的一个人

“你。。。。生气了”他打出几个省略号

但是我依旧死鸭子嘴硬,“没有,就是困了”

“嗯,早些休息”他说

合上电脑,又感觉自己刚才小题大做,毕竟在糕点上人家指教了很多,还不收费。唉,把网络上的不满带到了生活里,太不应该了。要不,找个时间给他解释一下。

另一边

“波子,她说不全是我一个人的错”

“老韩,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几个人会尝试着理解你的,我们也不会放弃的,但是她不会是伪装成喜欢你的黑粉吧”

“我相信她”

又低语道,“即使是又如何呢?她刚才的话已经安慰道我了”

“老韩你嘀咕什么呢”

“没事,谢谢你能来哈”

“说什么屁话呢,都是一个开裆裤长大的兄弟”

“叔儿和婶儿的身体还好吧”

“还好”

“那事。。”

“他们不上网,没事,顶多也就从其他人嘴里听些零星”

“放心了”

。。。。

“晶姐,不解释?”

“最近风口浪尖的,我们怎么解释都是错,你让你眼前这个多注意一些,多吃点饭吧,都好几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了”

“没事,只是辛苦了你们”韩云琛说

“说什么呢,大家都是兄弟”

。。。。。。

当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店里的时候,月亮回头看到我的瞬间吓得趔趄,“姐。。。你。。。这是被打了?”

唉,能被打就好了,起码哭着哭着就睡了,可是我是彻底地失眠啊

大手一挥,“肾虚”

“肾虚,那我请你吃腰子,人家不是说吃哪补哪?”这家伙儿真的是阴魂不散

“那你这么爱吃脑花,也没见你聪明到哪去,起开”说完毫不客气地将卢瑟一的胳膊扒拉下去。

“呦呦,这是谁惹我们家白老板生气了,大早上火气这么大”卢瑟一把她的背包一扔,坐在了收银台前。

“姐,扫码”月亮十分有眼色地递过一张扫健康码的卡片

“扫,扫,遵守疫情防控,不过我在你们前面小区刚做完核酸检测”卢瑟一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扫码。

“问个问题,韩云琛真的会退圈吗”我问卢瑟一

“大爷,咱那个不能活的现实点,你怎么还想着他呢,换一个不香吗?最近老火的一个小鲜肉,是橘子旗下的艺人,叫。。。叫什么来着?”

“切,还老火,就你。。”我鄙视了一眼,“你不也没记住”

卢瑟一反驳道,“我的心态能和你们这些追星的小姑娘一样吗,我那是工作,工作,OK?我那可是拿命换来的”

我给她树了个大拇指,转过身继续刷手机

某人见我不理她,自顾自地说,“说这事我就气,你说这特殊时期出去,老胡抠的连我们跑外的茶水钱都是我自己垫付的,更别说三天两头核酸检测的费用了”

“我就纳闷了,你们这疫情期间还这么卖力,明星他们就不休息了?而且现在防控这么严格,你们对于艺人的行程信息是怎么做到的?”

“商业机密,无关人等不要打听。要是你们都能想得到,我们还被骂成烂狗仔。前年为了蹲徐梓杨,我不是伪装成那个乞丐在酒店附近游荡,还被你嫌弃了一个月”卢瑟一愤愤道

呃。。。。。。一想起她杀马特的造型,到现在我还一身恶寒。她真的借的是流浪汉的衣服,硬生生在地下道睡了几天,后来她整了一头虱子,把头发都剃光了。当然,她也算是付出有收获,等到了人气顶流徐杨和另一位人气还行的女团vocal同居的照片。虽然,后来双方公司进行危机公关,矢口否认,说是简单的朋友聚会,但是还是引起一阵轰动。

不过说同居也太过分了,人家就一起回个小区,可是网友不同意啊

“嘿嘿,当时你的发型不错”双手再次点赞

突然想到了韩云琛,赶紧抱大腿,回头对月亮说,”小月月,来给卢大爷端一杯玫瑰红茶”扭头立马谄媚,“普洱哟,最近新调试的,尝尝,配上红豆糕”

“你们店里没有镜子吗?”卢瑟一一脸坏笑

“要镜子干嘛?”当然,我没有反应过来照照镜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某人已经弹跳了几米远

我忍着揍她的冲动,温柔地对他着手,“没事,没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卢瑟一停了好几分钟,见我真的没有修理她的意思,才将信将疑地坐下,我一个箭步上前,搂住了她的脖子,小样滴,跟我斗还嫩着。

“放手,放手”卢瑟一拍打着我的胳膊,一边求饶,“白女侠,有话好好说,好好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嘿嘿,你说的”我松开胳膊,整了整衣服。这时月亮走过来说刚才店里有几个顾客时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瞟,让我们动作小点。呃。。。。好吧,老板挨训。

“你不就想知道韩云琛的消息吗?”

“嘘,小声点儿”我回头看了看四周,对卢瑟一说。

”你这整的跟谍战片似的,大姐,这是现实,你以为这么多像你一样的脑残。”卢瑟一翻了个白眼

“你才脑残,你不脑残,那疫情这么严重你蹲机场拍莫若寒干什么?”我也不甘示弱,“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工作,切,当年是谁为了莫若寒选择记者行业的,本来应该是新闻记者的,现在成了娱乐记者,还有啊你那房子里各种机场照片,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她的站姐”

被我一连串地炮轰后,某人脸上莫名地红了

哈哈,我就知道一提她爱豆,她就温柔地像一只猫。粉圈有一句比较流行的话:约束你的行为,不要给你喜欢的人抹黑,否则请自行脱去粉籍。

“韩云琛因为年初的事件,现在工作行程都比较隐蔽,说实话在我们业内目前有这样一个说法:谁要是能捕捉到他的行程,那热度就是高铁的速度”

“为啥营销号还说有人扬言要在他的航班上做出伤害性动作,而且,说实话偶像行为,粉丝买单,这也太笼统了吧”我一脸担忧

“那个。。。我也听说了,但是应该是口舌之快吧,不过你说的‘谁的行为’‘买单’之类的,格局小了。“

“为什么?”我不解道

“你想想,如果当时不出台这个政策,这粉丝之间的撕逼大战说不定会愈演愈烈,不利于咱们社会的良性发展,而且特殊时期,学生们在家除了网课就是手机,他们个人喜恶高于三观,你一言我一语,这互联网上的口水仗不就打起来了。”

“他们父母怎么不好好管他们呢?”我说

“白叔叔说话你都听吗?”反怼

呃。。。

她又说,“你喜欢的不代表别人一定会喜欢,而且啊,艺人背后是复杂的经济利益团体,说难听点,除了极少有话语权的艺人,其他的不过是他们的提线木偶,他们在乎的是这个群体能给公司创造出多大的经济价值,才不会管一人死活,除非他们有背景。”

“资本,资本”我也摇了摇头

看着我臭脸,某人十分没眼色,“不过说实话,韩云琛也太背了。他的错就在于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及时去倡导,在愈演愈烈的时候才不痛不痒地发出一个工作室声明。当然。。。”她停顿了一下,“这种冷处理的方法是经纪公司惯用的伎俩,放在以前可能会有效,但这不是赶上特殊时期,所以推向了风口浪阶上了,所以我们同事聚的时候谈起这件事也挺可惜的,说他太背了,能不能重现站起来就看他经不经得起扒了”

“我刚开始作为路人都觉得不公平,当对这个事件越来越了解后就越觉得人家又不是你爸妈,凭什么管你,就特委屈?”

“你这是人设带入太深,共情了吧?”卢瑟一揶揄道

“滚,就是委屈,黑子就像蟑螂一样,同样的文字复制粘贴,然后有预谋地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正常人怎么可能受得了?”

“那就切断网络,什么都不看呗?”卢瑟一说

“我不管,谁都可以黑,但是你不可以。不然绝交”没错,我就是赤裸裸地警告

“我才没那么无聊,他的行程保密工作太严,基本上参加活动就像是彩蛋,粉丝也不知道。”不过话锋又转,“当然如果有人愿意给这个机会的话我也万死不辞”

“你。。。。”我指着她,气的鼓鼓地

”开玩笑啦,我的职业道德也是不允许地“卢瑟一嬉皮笑脸道,“说实话,你们守护你们爱豆的心情都可以理解,不用说黑子,咱就说作为路人,平心而论,他们是不会体会你们心痛的心情,相反他们更客观一些”

手一挥,“你先别反驳”,堵住我呼之欲出话,“对于路人而言,他们往往考虑的是事件的发生与他们切身利益挂钩的深度。就你家这位身上发生的,无论是被有心人利用还是网友舆论,这事件确实对社会造成影响,也波及到了其他人。你也许觉得“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是个霸王条例,但是这事件本事就是具有特殊性,说的白莲花一点,每个人都有义务为这个社会更好发展努力,所以这就是委屈小我,包容大我。我们行业里也有为你家爱豆说话的,韩云琛受委屈大家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被众人指责是必然的结果”,停顿了,“说实话,在这个行业里挺佩服他的,有勇气,有想法”

她说的,我们也明白,可就是堵得慌啊

“别愁眉苦脸的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他真的没什么可扒的,我跟你保证,绝对未来可期”

“切,我们也相信”我相信他,没理由的,“但是别人我管不了,你约法三章,不能捏造关于他的虚假事实”

“好”卢瑟一一口答应

鬼才信,但是我知道她也是哄我开心。我们在这个社会上,总是为了生存奔波,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得已。

卢瑟一说她把素材给同事们了,但是还要回去赶稿子,然后顺了几个面包就走了。

前几天刷dy,看到了一个美食博主做补丁的视频看着很是诱人,所以来了灵感,就想着能不能开发一个新品。

我本来想尝试在布丁上放点酒,然后烤箱里烘焙,但是我担心这样会引发事故。所以就先小尝试一下,先烘焙好补丁,然后在烘焙好的布丁上撒一层细细的绵砂糖,然后添加适量的白酒,再用喷枪融化焦糖色。有一股焦糖和酒香的混合,我让月亮他们尝了一下,反馈还不错,但是面临着一个现实的问题:耗时耗力

“你吃过酒酿面包吗?”一想到明天就是老白说的回家截止日期,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着凌晨一点钟的城市夜晚,摸着键盘打字。

“吃过”他竟然也没睡

“口感怎么样?”我问

“因人而异吧,出差的时候酒店提供的点心面包,挺新鲜的,不过我个人不太喜欢过于浓烈的酒味儿”他说

“我今天做了一个焦糖酒蛋挞”心里掩饰不住的小兴奋

“焦糖酒?”

“嗯,我第一次尝试,担心如果直接加酒会不会在微波炉炸掉,所以我就在蛋挞定型后加了白糖和酒,用喷枪烧,差点烧了起来。”

“你没事吧”

听到他这么问还有些小窃喜,“我没事”不过一想到白天失败的次数,就是有些心疼材料,暗暗地吐了吐舌头,继续打字,“哈哈。。。那个过程比较凶险,差点烧到我辛辛苦苦留的刘海儿。但是我成功了,就是卖相不怎么好看,给你看看”

沉默了几秒后,他打了一串的省略号

又很快地发过来一条消息,“没关系,毕竟后面也成功了”

这。。。。安慰人的方式也太。。。。

看着屏幕上的字,不知道是喜是悲

“你。。。生气了?”他又问

“没有,刚才发了个呆”我说,”对了,你有什么借鉴的方法?”

”也许你可以去网上借鉴一下,有时候一种食物的配方一样,但是每个人做出的口感却不一定相同”他说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毕竟论做饭,老文的手艺比起老白,总是技高一筹

发了一个大拇指,表示赞同

他发了一个奋斗的表情。

“我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在线了,本来想着明天给你留个言,但是。。。所以就说了”他说

“为什么”下意识发了过去,又觉得有些不妥,立马说,“没关系,我最近也挺忙的”

迅速地打出几个字,但是心里怎么有种心虚。说实话,听到他说要有一段时间不上线,心里莫名地还有一些失落,幸亏隔着电脑屏幕,不然太丢人了。

又停了一会儿,他说,“韩云琛?”

呃。。。。我是不是在他眼里已经是不务正业的追星族了吗?

“那个。。。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哈哈哈”鬼知道我尴尬的用脚指头都可以抠出三室一厅了。

又补充道,“你不讨厌他吧,如果不喜欢我就不和你讲关于他的话题了”追星女孩太难了,像我这种想在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中追星的,还得考虑别人的感受

“没事,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有的时候不需要刻意迎合别人”他说

来自他人的小小认可,总是会让人莫名的感动

“我因为工作,可能不太方便,所以可能偶尔。。”他说

yuan l

“我还写过歌词给我爱豆呢”担心他会觉得我会吹牛,我又扒拉了一下以前的稿子,“真的,我还用我的账号发在超话里了。虽然浏览量只有一千多,但是还是很自豪呢,只是有些可惜了不会写曲子“

“叫什么名字?”

“《专属你和我们的歌》

你站在风里为我们挡雨

却不去向路人解释半点儿委屈

还是那个倔强地你

岁月也不能禁锢你的呼吸

我们在深夜里哭泣

为何受伤的偏偏是你

为何要为我们背负这么多的难题

那时的天空很蓝月儿很明

可是你笑得却不再多

原谅这是我们的过错

如果成长需要一段黑暗

我们愿化作一束光

陪你哭笑同行

我想对你说

不是所有世事都那么的蹉跎

风很轻

我们不会躲

和你幸福的时光会更多更多

如果夜幕的降临需要人负责

我们承担这样的结果

只要你快乐

一切都真的好说

。。。。。

是不是太幼稚了,电脑那边沉默的时间有点久。墙上的分针一圈一圈的转,让我内心过于焦灼:会不会吹牛吹过火了?还是说人家刚才只是客气一两下,我屁颠屁颠地当真了。唉,真的是太不经得起被别人夸,一下子都飘起来了。

“可以看出你真的很喜欢他啊”过了许久他才发过来几个字

“那个。。。你怎么回复的这么久?不会被吓着了吧”我有些忐忑

“没有,只是看到你写的就莫名地有些个人感触”

“就像你的名字,第一见的时候就觉得它很个性,做自己就好”

“你是说笔名c哈吗,哈哈哈,这个是我无意间想到的我也挺佩服我自己呢,而且我vb是更随便,直接把当时注册时的排名当做叫手机用户3033。。。。。。,后面数字的下次告诉你,”附带一个调皮的表情

他很快地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确实有些随便”

呃。。。。。大哥,要不要这么直白

“那个。。。有些晚了,你要不要休息?”我问

“是打扰到你了吗?”很快的又发过了几个字。他。。。今天好像回复的挺快的,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坏呢?

“不是,以前你就说几句话就下了,我这比较自觉嘛”调侃道。卢瑟一如果此刻看到我的表情,一定说我傻了。“可是你为什么最近不上线了呢”

我还是问了出来

等了一会儿

“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可能需要好好整顿一下心情”

他说的很笼统也很含蓄,我也就没再追问。后来。。后来啊,我才知道,那个温润的少年,经历了一个漫长又不平坦的黑暗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谢谢你的歌。。。词”莫名地冒出谢谢。呃。。。。为啥他说谢谢,不会是真的被感动了吧,哈哈。。。多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管他呢,如果韩云琛可以看到我写的,会不会也感动呢?

“人生会是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测,不过我们,可要好好地活着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对他说这句话

“活着,确实不错呢”过了很久很久,快要入睡的时候,他发来一个消息

活着,才能知道下一步是痛苦还是幸福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