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疫情下的苦中作乐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9703字
  • 2022-05-21 19:39:32

无论你身处怎样的环境,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回家的感觉怎么样?”发了一条消息

“桐桐,明天我们去你姥爷家,肉和菜都在冰箱里,别忘了”老文已经喋喋不休一上午了

“知道了。实在放心不下,你们就别去了呗”电脑前的蓬头垢面地。大过年的也懒得修边幅

“你,你看这孩子,一点儿都不孝顺,我妈对她这么好,这丫头就是白眼狼。老年人看一眼就少一眼,她。。她怎么。。。”老文又开始新的一轮牢骚

“桐桐逗你玩呢”,老白发挥作用,“这不,丫头昨晚偷塞的,给他姥爷和姥姥的”

“真的?”

“真的”老白不愧是家里和平顶梁柱

“这还差不多”本来忧伤的老文瞬间开心了,“桐桐啊,那个红烧肉在保鲜层,完整我也整好了,分兜放,吃的时候拿一袋就可以了”

“好的,母亲大人”

“唉,你说女人怎么这么让人搞不懂”发了过去

突然感觉不对

直接石化,撤退。没看到吧?暗暗祈祷。

“为什么?”他问

呃。。。。这就看到了,看了回家的他不忙啊

“那个。。。那个发错消息了”我这内心是苦逼啊

“哦”他说

哦?是什么意思?唉,和喜欢的神秘人聊天太累了,要考虑方方面面

“我们换个联系方式呗”,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情,删了

“我能正式认识你吗?”,删除键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又删了

臆想,臆想

万一掰扯了,以后讨论甜品的爱好者都没了。

“我可以加你的联系方式吗?”鼓足勇气,还是发了出去

沉默

“对不起”一个消息

“哈哈哈哈“,发了一串子,“没关系啦,我也是脑子一热,这样聊天也挺好的”

隔着电脑屏,都能感受到此刻的尴尬

“桐桐,我们去你隔壁吴叔叔家坐坐,一会儿回来,中午炖排骨”老白扯着嗓门喊。

“好”,一边答应着老白,一边飞速地打字,“家里来亲戚了,我爸在叫我,我先撤了”

以老白为借口虽然不厚道,但只能拿来顶顶了。

另一番场景

“儿子,这么久没回来,床睡的还习惯吗?你妈非要让我把她今年弄的新棉花被拿出来,瞎折腾”一个五十多岁的声音

“习惯,好久都没回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伸了伸腰,站了起来

“要不我们爷俩酌两口小酒,下盘象棋杀杀?”,中年男子偷偷瞄向门口,“你妈呀,天天管着我,我那些酒再不喝都够攒你结婚的酒了”

“爸,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年轻男子苦笑不得,“妈也是为你好,上次你喝酒把腿摔了,你知道我在外地多着急吗”

“得,儿子向着妈”

“那可不,这可是我十月怀胎养大的宝贝”,说完亲昵的揉了揉年轻男子的脸,然后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

“妈”,男子无奈地喊道,但又无可奈何,突然想起刚才女孩说的话,“你说女人怎么这么让人搞不懂”

嘴角微微上扬,恐怕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小袁呢,有时间来家吃饭呗”阿姨说

“老袁回家啊,大过年的”男子无奈的回答

“也是,大过年的,回家看看父母。你说说你们这一行,天天就不着家,这样下去我和你妈啥时候抱上孙子”,接着一声叹息

“男娃儿女娃儿我都疼,只要这臭小子赶紧结婚”阿姨一手端着元宝,还不忘加油添醋

“我当初就说不让他。。。”

“爸,小酌,小酌”,然后对着厨房下汤圆的女人说,“小酌怡情,妈,过年的,给老爸点自由”

这一招果然挺灵验的,中年男子不再絮絮叨叨,用手指点到,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晓得你娃想爪子?”

“又想板旋儿,你手琛过来,我雀到喽”年轻男子笑着说

“那你中子耍朋友哈”不示弱回怼

“你啷个楞个勒个也”男子无奈的说,但很快示弱,“老汉儿,怎么安逸怎么来嘛”

“一会儿你幺舅他们过来,好几年没见你了,你热情点儿”女人说

“幺舅他们过来,我整好带了点东西,让他们带走点”,停顿了一下,“明天去看看尕公尕婆”

“你尕公住院了噻,你昨天刚到家,想让你休息下,也没敢给你说”

“明天吧,明天去看看”中年男子走上前,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对儿子安慰道,“没事,年纪大了,小感冒”

。。。。。。

“干嘛呢?这么愁眉苦脸的?”大过年的,你这也太触我霉头了

“刚才进你家小区的时候,看见有位老爷爷正慢悠悠的在前面走着,我觉得你们小区的路太窄了,我本来想鸣笛的”某人脱下羽绒服,十分熟练地扔在沙发上。

“然后呢,你鸣笛了没有?”翘着兰花指捏着衣领,一脸嫌弃地挂在门口的衣架子上,喷洒酒精。

“如果我鸣笛了,估计就拉进你小区的黑名单了”,停顿了一下,又说,“哎呀,看着老人家在前面步履蹒跚的走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哟,什么时候彭大美人这么有爱心了?”调侃道

毫不意外地收获某人的新年祝福。

“三儿他们呢?不是说今天来你这吃火锅吗?”扭过头,问。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进来?”自言自语道,“他们刚才打电话说还在路上呢,堵车”

“叔叔陪阿姨去你舅家,啥时候回来呀”某人一边带围裙,一边问

“谁知道呢。说实话初二的时候我都劝他们不要回去,等稳定了再回,我妈那脾气,说是人年纪大了,见一次少一次,泪花都要出来了。”侧了个身,“不过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大年初一回的,第二天小区封了。”

“那咋办”某人神色凝重

“能咋办,好好遵守政策,谁叫他们不听话。”顺手剥了一个香蕉,咬了一口,“老白很淡定,老文刚开始也挺慌的,我还安慰了几句,这两天估计都把我忘了,和我舅他们乐呵地打麻将呢”

“那啵啵呢?”又问

“小恶魔今年过年跟我妈一起去我舅家了,现在玩的估计也忘记他这个疼他的姑姑了”又抓了一把爆米花。

“对了,”她探出头,“年前的博微之夜,你不是没有弄到票,那最后见到你心心念念的大帅哥没”

“听谁说的?”,一说这事儿我就无限的忧伤,“是不是三儿大嘴巴说的”

“不然呢”郭悦一点儿也没打算替某人掩饰,“她说别提了,当时你冻的嗷嗷的,可是精神可嘉,死撑到很晚”

停顿了一下,“你是不是回来后就冻感冒了,以前怎么不觉得你是个追星的人呢”

气氛烘托,气氛烘托。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当时这么能抗冻,鼻子冻的吸溜吸溜地,还坚持到最后。不过那些小朋友比我想象中还要热爱,有一个应该是某个明星的粉丝团体还拿着灯牌聚在一起转圈唱歌,后来歌曲识别了一下原来是他们爱豆自己的歌。不由地感叹一句:这才是纯粹的爱啊

第一次,像个无头苍蝇,也就东奔西走,看一家惊叹一家,倒也没太注意自己来的目的

按照现在饭圈的话:爬墙太严重

哈哈哈

嘴角微微上扬

“我怎么听说瑟一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呢?”彭悦又说

惊喜,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你听谁说的?”

某人夸张的捂着嘴,“别介,我不会说漏嘴了吧?瑟一如果真的给你惊喜的话,你要装作不知道我说的,不然我有预感她会宰了我,而我如果不好过,那某人也。。。。。”

赤裸裸地,毫不掩饰地威胁

“我妈问。。。”

滴滴

电话

“谁呀”某人努力的工作,耳朵尖尖地

“亚杰打电话说不能出门了,家里有孩子还有老人,不太安全”扯着嗓子,“那个我估计也就卢瑟一咱们仨,少准备点,不能铺张浪费,最近东西太贵了”

“你刚才说阿姨说什么”又扯着嗓子问

“我妈说。。”

叹息

“叮咚叮咚”再次被打断

“应该是他们到了”,我起身,熟练地拿起喷壶,带上口罩,“应该是他们到了”

“吱扭”

一阵熟练的操作,衣橱里紫外照射

“至于吗,这么严谨,小题大做”卢瑟一一脸不在乎

“别,严谨点儿好”我熟练地喷洒,“这件也放衣橱里照一下”

“你这小玩意现在是派上用场了”卢瑟一指了指玄关处当年被她们吐槽无数次的设计的衣帽间,“佩服”

彭悦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就你?三儿呢”

卢瑟一一脸疑惑,“她没告诉你她来不来了吗?”

又补充道,“她们小区今天早上被封的,她说我到的话让我们给她开个视频,所以我估计她现在在家等的心急如焚”

“有情况?很严重?”说实话,不紧张是假的,毕竟一切挺突然的,“不过你怎么进来的,门口大叔让进?”

“不让,我墨迹了好久才放行,我就说屋里还有一个八十岁的老母亲,和一个瘫痪的妹妹,都没有吃的了”,卢瑟一脸不红心不跳了,“话说老彭是怎么进来的?”

“我俩差不多”某人端着盘子面无表情地,“大叔看我后备箱物资,大概觉得我没有撒谎就放行了”

“应该没什么事,估计是防范意识比较强”,坐在沙发上,“对了,我刚才去超市采购的时候,人挺多的,所以我也就跟风买了很多”

卢瑟一又说,“对了,还有生活用品,毕竟总有几天心情不好的日子”

默默地竖起大拇指,“牛”

吃饭

”讨厌一个人的眼神是叨不住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但是又觉得自己很大度的人存在?简直就是脑子冒泡,有病”郭悦一边吃毛豆,一边吐槽道。

好辣,好辣

在一旁呼扇着舌头

听他仨絮絮叨叨

吴越,是的,赶的早不如赶得巧。某人睡到自然醒,敲门就遇到现成的饭

“自己盛饭去,老娘不伺候”用脚戳了戳跟大爷一样的吴越,“你不在家呆着,跑到租的房子喝空气啊”

“你不也一样”,吴越毫不客气的揭穿

“你。。。”

好女不跟男斗,转过头,继续说,“你们交集又不多,何必自寻烦恼给自己添堵呢”

郭悦说他们公司新来的降落伞典型的事儿妈一个,年前从其他组调到他们组。本来因为是空降,大家多多少少有些忌讳。这少爷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有用之才,指挥这个,指挥那个。这不疫情嘛,事情不太明朗,所以公司以及大家伙儿都在考虑要不要假期延长一下,毕竟年底还有人加班

好家伙,就有人喜欢出头,“居家上班,按时打卡”

虽然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但是一个team太过出头,也会树敌,气的大家痒痒的。

“可是我就是堵的慌”,哐当一声,手里的杯子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祖奶奶,你这是损坏公共财物,幸亏杯子结实”我赶紧夺过她手里的杯子检查有没有磕着碰着。

“呀,现在是我心情不好,你这么关注一个破杯子干嘛”

好好好,都是大爷,无奈的摇摇头,顺手不忘把杯子转移阵地

能把郭悦气成这样,那也是着实实力不凡。想当年,她可是出了名的佛系,被渣男绿了都眼睛不带眨的,第二天照样和我们勾肩搭背瞎逛游。我们说他是不是真的没心,她说强扭的瓜不甜。喜欢上了别人,抢回来心又不在这,而且吃回头草多没面子。

我刚想张嘴说当年被绿都能镇定自若,这屁大点儿事儿至于吗?说一半我就赶紧闭嘴了,因为我怕此刻面前的女人的眼神能叨死我。

“她那那是佛系,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借酒消愁了好几天呢”卢瑟一是真的猛,我佩服地偷偷给她伸出了大拇指。

咳咳咳,旁边当事人的眼睛都要冒火了

“吃菜,吃菜”赶紧换个话题

“诺”,某人嘴一撇,伸出手,拿出一个薄薄的类似信封的东西

“什么东西?”接过,疑惑的问,这个时候发红包有些不合时宜吧,我想

“不是红包”一瓢冷水

“你这么抠搜,我怎么会这么想”回怼了一句

打开,“等会儿”立马起身,旁边的吴越一脸不明所以

“别理她,疯了”背对着我,卢瑟一和彭悦相视一看,摇了摇头。

“是什么东西?能让这家伙两眼放光的不多,除了。。。”吴越随即一脸恍然大悟地样子

“明白了吧”卢瑟一摇了摇头

“这家伙儿打小看见帅的就挪不开眼,比如说你,我说。。”

咳咳咳

吴越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他怎么了”洗完手回来,看到吴越脸红脖子粗的,在厨房接水,一脸疑惑,“太辣了?”

“鬼知道”卢瑟一一脸坏笑,“要不你问问”

看着卢瑟一一脸贼兮兮的,肯定没好事,才不上她的当,扭过头问另一个吃的更嗨的,“老彭,你们没说我坏话吧”

“没,我们就想起中学时候你追某人的场景”彭悦也不正经了

“呀,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我说

虽然是众所周知。

当年,为了追我们高中部的一个学长,那个时候赖床的我都会早早地排队买早餐,把包子塞到他手上后拔腿就跑。彭悦她们当时就笑我太怂

包子连送了一个月,就连我们低年级放假,我都会特地跑过去给他送东西

后来有一天,他拒绝了

那一天他高考刚结束,我屁颠屁颠地从花店买了一束花等他。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推开了我

花落在地上

人群里窃窃私语,有学生,有家长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

弯下腰默默地捡起花,自言自语道,“这可是我攒一个月零花钱买的”

随即大喊了一声,“顾北,你个王八蛋,吃过的包子给老子吐出来”

人群里骚动更大,当时前面的顾北迟疑了一下脚步,又继续走了

当时捧着粘了土的花,在公交车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大爷他们关切地询问,就连司机大叔都停车问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帮忙报警

十分尴尬,就赶紧下车了

下车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吴越。这家伙一脸的笑意,手里提着我最爱的奶茶。我把花粗鲁地塞到他怀里,顺手拿走了他手里的奶茶

“慢点儿,没人跟你抢”吴越当时就像个天使,哪像现在。似有似无地大量眼前胡子拉碴的人,一脸嫌弃。

我记得当时问他怎么知道我下车,他故作深沉,说他是算命先生

我啐了他一口

后来,他说是顾北托一个男生给他打电话

我说这个一点儿他还算有良心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吴越是陪着我一起等顾北的,虽然他坐在有空调的房间里,特没良心地看着我在人群里。

我“敲诈”了他两年,他出奇地温柔,说“好”

所以当三儿告诉我当年顾北这个渣渣压根就没打电话,我当时一脸淡定。

既然是过客,又何必计较

噗哧,笑了,这个好像是韩云琛第一次演戏的台词。当时女主再遇到曾经深爱如今因为种种误会而彼此相互折磨伤害时,作为男配的在一旁安慰女主说的话。

听说顾贺后来有了女朋友,再后来就结婚了

毕竟是初恋,虽然结束的也不光彩,但还是十分仁义地随了一份子,附赠了一屉包子

三儿他们说我太损了

我的肚子就这么大,怎么能撑得起船呢?

不过话说这几个家伙也勾勾地,每次都拿这个事儿拿捏我

“我说你们都。。”被打断。

“去拿点肉过来,不够吃”吃的满嘴油腻的卢瑟一说

我都想飙脏话

不过。。。我的糗事吴越激动个啥?还是有猫腻

看着吴越打死都敲不开的嘴,算了,“特殊期间,省点儿吃”,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给他们拿肉

“你们啥时候开工?”我问

“按照往年初八初九,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估计晚一些”嘬了一口啤酒,“你呢,宋可冉不会被他们公司真的雪藏吧”,卢瑟一问吴越。

吴越直接忽略掉卢瑟一挖的坑,闷头吃

看着卢瑟一吃瘪的样子,我和彭悦就差举杯庆祝了

“老规矩,吃饭不谈工作,不谈工作哈”作为和事佬的我赶紧站出来,虽然遭到某人无情的白眼。

“那个宋。。”被吴越的眼神刹住,戛然而止

转移话题,“今年的情人节是二月十四号,也是农历的一月二十一,要不要一起过?”

卢瑟一果断拒绝,“不要,和你这个单身狗每年都在一起过,太无聊了,更何况那一天说不定我很忙”

“哎,大学的时候我们不都是这样过吗,别人过情人节,我们过单身狗节,去年都放我鸽子了,来嘛,到时候我亲自做一个大蛋糕”撒娇道

呃。。。对面仨人对于我的撒娇卖萌是一阵恶寒

“滚,没良心的”说完,愤愤地又捞了一块肉放进嘴里,使劲的嚼着

“我怎么觉得她嚼的不是牛肉,是我的肉呢”彭悦说

“我也这么觉得”吴越说

“就是”卢瑟一也说,“呀,忘了给亚杰她们视频了,估计又是一阵臭骂”

“谁打?”卢瑟一看看左边装死的彭悦还有右边的我,问道

“我去看看水烧开了没”彭悦像只兔子弹跳起来,跑到厨房

无耻,厨房压根儿就没有所谓的烧水

“要不。。”我扭向一边的吴越,求救

“我去拿个干净的杯子”吴越也用实际行动拒绝

卢瑟一冲我挑了挑眉毛,有一种逼上梁山的感觉

“喂”颤颤巍巍

“你们几个没良心的,我都等电话等一晚上了”三儿的声音那个穿透力,我把手机扔的远远的,掏了掏耳朵

“我把娃都哄睡了,在沙发上困的直打盹儿,我也是服了你们了”亚杰也不甘示弱,唠叨叨。

“那你们不打过来”卢瑟一说

“你不是说到的话打给我们,还以为你被小区劝返了,心情不爽,所以才不吱声”亚杰说

“我发的短信你们几个通通视而不见,你们是故意的吧”,三儿喘了口气,继续说,“我给你们几个挨个打电话,一个都不接”

电话?呃。。。打开手机,真的有未接来电

“那个。。。我以为是闹钟铃声,所以。。”

早上刚换的闹钟铃声,刚才听到了,但是说实话没反应过来。

“你们火锅吃的啥,对了,你们那怎么样,我们小区业主群通知说现在不让进也不让出”三儿一边敷面膜一边说

“我们小区还行,不是高档小区,比较人性化”我说

“那你们注意些,最近大家还是提高防范意识,我们家这俩魔兽都不用去上学了,可愁死我了”镜头前的亚杰一脸愁容

“哈哈,趁此机会增加一下亲子交流的机会”我乐的合不拢嘴,幸亏我们家那个魔兽被带回家了。

“滚,别在那幸灾乐祸“,亚杰比划了一下,我赶紧识时务者为俊杰,闭嘴

“老卢,你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多注意点儿”亚杰关心道

“就是,要不你就辞职得了”三儿插了一嘴

这家伙自从回国后天天都把辞职挂在嘴上,如果不是家境殷实,喝西北风是早晚的事

“大哥,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在家蹲着,我一想到月供图,我脑仁疼”卢瑟一面无表情

“我。。。我那不是担心你嘛”三儿一脸窘迫。

我们几个中能治三儿的也就老卢,其次是彭悦。所以这家伙碰到卢瑟一那叫一个怂

“对了,老白,你那店能按时开业吗”亚杰的母爱的光环扩大

“不知道,再看看,还有些存货”我说

当时我并没有特别担心,以为很快就能过去

后来,因为太严重,全国各地都处于高度防控状态,我们这也不例外

“没事备点药之类的,以备不时之需,我家琪琪前两天有些咳嗽,可把我吓死了”亚杰说

“嗯嗯,白皓有鼻炎,所以我们家习惯性地备药”我说

为了防止特殊情况,我让彭悦她们先回去了,回过头某人倒在我们家地毯上睡着了

我用脚踢了踢他,没动静。试着挪了一下,太沉了,抱了一床被子给他。

实在是太累了,就简单地整理一下,很快地进入梦乡。梦里,我感觉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越来越近。一个激灵,弹跳了起来

“嘭“那叫一个头冒金星

定了神,“死吴越,发什么神经呢,害得我以为是坏人”

“大姐,闹钟,你关一下闹钟行不行,睡的跟猪似的,把我吵死了”某人毫不客气地回怼。

每天不是吃就是睡,硬生生的长了几斤肉

“桐桐啊,皓皓你俩在家怎么吃饭啊”

“亲爱的文女士,你这天天问,不烦的慌啊”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个眼神,手一挥

某人屁颠屁颠地去厨房干活

看着吴越吃瘪的样子,我努力的控制嘴角的弧度

“你这丫头,都这时候还拿你妈开涮,都不知道大人多担心”视频那头的老文眼睛红红的,吓得我赶紧从沙发上弹跳起来。

“妈。。。妈。。。你别哭哈”,有些慌张,来不及穿鞋,一个箭步推开某人的卧室,把手机凑的很近很近,某人鼻孔在镜头下一呼一吸,咦,恶心死了

“这。。。这是谁啊,他。。他怎么再咱们家,桐桐你可不能。。。”老文急的声音都磕磕巴巴的

我努力地憋笑,但还是一本正经,“你再仔细瞧瞧”

说完手机镜头又拉近了一下

老文竟然找了一副老花镜,认认真真地看,“不认识”

“是皓皓?”迟疑了一下,又说

镜头一转,我说,“当然是你宝贝儿子啦,他来送东西,我们小区封控,就留下来了。我把你儿子照顾的那是白胖白胖的”

“别让他吃了”老文立马说

“那你刚才还心疼你那宝贝儿子饿瘦了”,我揶揄道

“三缺一,赶紧补上”旁边有声音

“别让他吃了,减肥”立马挂断

唉,母亲大人的爱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老白呢,我爸他。。。”

嘟嘟嘟

看着已挂断,无奈地摇摇头

随即,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哈哈哈

“白皓知道你这么黑人家,你俩打起来我可不拉架”吴越一脸坏笑

“敢说,灭了你”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然后,又躺在沙发上继续刷剧

韩云琛,这个男人总是带来很多惊喜

“对了,宋可冉那边怎么样”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车厘子。

最近水果太贵

“我又不是她的经纪人,我怎么知道”说的好像事不关己的样子

切,臭小子,就凭咱俩这从小的竹马情义,我还不知道你的弯弯道道

“别打探,问了我也不说,签了保密协议”害怕我追问,某人又补充一句

“去你的保密协议”,一个枕头飞了过去,“疫情期间,请不要随便串门,疫情防控要求”

逐客令,哼,老娘怕你不成

“明天吃饭的时候叫我,我去工作”说完又把枕头扔了过来,正好砸到我的眼镜框

“吴越你大爷。。。”火苗蹭蹭地

罪魁祸首早已经溜之大吉

某博热搜最近都挺无聊地。随便划拉了一下

划着划着就睡了过去

梦里,梦到了韩云琛,一身黑色侠客的装扮,他手提着佩剑,缓缓地走向看不见光的森林深处

回来

你快回来

韩云琛,危险

可是他听不见,还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呲”小腿肚突然的疼痛感

手胡乱地一把啦

嗅了嗅,“血”

顺着刚才的地方目光一直顺延,是刚才韩云琛走过的地方

他受伤了?

那他。。

下一秒,就往前追

可是,任凭怎么喊,怎么追,他都不回头

“别往前走,你会受伤的”声嘶力竭的呐喊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再往前走他就会受伤

。。。。

“姐”

“姐”

谁在叫我?

一回头,一个激冷,醒了

“鬼吼什么呢”映入眼帘的是某个欠扁的脸,“我饿了”

睡个昏天暗地,能不饿。顺手拍过去,扑了个空。

恨恨地坐了起来,幸好是梦,刚才的梦太不吉利了,摇了摇头,不可能,应该没事的

“姐,我胖很多吗?”白皓端着中午剩的白粥

“没啊”我随口回答

“那奇怪了,昨天我跟发照片,咱妈说我给她们发的照片修图太过了”他自言自语道

“可能咱们妈。。”戛然而止,突然想起中午的恶作剧

“咱妈可能怎么?”臭小子追问道

“咱妈可能故意这么说的,当着大姨他们的面,当然要谦虚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在问都要憋出内伤了

“说的有道理”白皓点头认同,得意地翘着满是腿毛的腿

只要吴越不说,臭小子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想想都快乐。年前买的哈哈镜,正愁着无用武之地,老文打电话过来,我也是心血来潮。

“嘿嘿,老弟,对不住了”,一脸慈爱地看着某人

“你别这么看着我,一阵恶寒”某人说完夸张的抖擞,真是一天不挨揍皮痒痒

补充道,“姐,咱爸咱妈走了有二十天了吧”

“有话快说,又屁快放”臭小子不知道又动什么歪心思

不过封控,也出不去,快递也没法发货,应该不涉及钱财

“想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补充道,“我一个兄弟特喜欢宋可冉,你能不能帮我和吴越哥。。”

“打住”,双手交叉,“自己找吴越”

“找我干嘛?”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你怎么进来的?”忽略他的问他,看着来人

“我敲门你俩没动静,就开开了”说着特意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我愤愤的看向某人,某人借着盛饭的借口溜之大吉

过了一会儿,“越哥,我有一个铁哥们,上次为了我姐的店铺出了不少力,我姐这么抠搜,那这大恩大德我得还吧”

“嗯”吴越跟个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

“我这个铁哥们特喜欢宋可冉,你能不能帮我弄一张签名照,可以吗?我这不也是为了我姐才。。”臭小子无法无天了,当着我的面,打着我的旗号

“可以啊,我那有一张,可以转赠给你”

“真的?”喜上眉梢

“不过”话锋一转

切,我就知道都是狐狸

“我肚子饿了,今天的饭你做”吴越淡定的说

咕噜咕噜,我的肚子也特没原则

“好”估计白皓也没想到吴越这么好说话,十分爽快地答应

“你不是忽悠他吧?你忽悠他遭殃的可不是我”翘着二郎腿,啃着苹果

“我正好有”吴越一脸得瑟,“本来说给我妹的”

啧啧啧,“为了一口饭,这么没原则”,揶揄道

“韩云琛的亲签不想要了吧”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好吧,其实如果是我的话,我也就不着急了,毕竟老卢给了我一张最新的签名,不过前几天刚夸下海口,说给我舅家小不点弄一张。

一想到小家伙崇拜的眼神,我这自豪感。。。

“大爷,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立马认错。好汉谁吃眼前亏呢

“这还差不多,苹果”手一挥

咬牙切齿,忍

。。。。。。。

“最近不要上网”走的时候,吴越一脸意味深长

被我无情地白了一眼,“除了上网又不能干什么”

关门的一瞬间听到吴越的无奈地叹息

虽然有点诧异他怎么突然莫名的黛玉妹妹,但很快被手里的电视剧吸引

床真是个好东西,反正也不用洗锅刷碗,八点多就躺床上了

“姐,明天吃什么”白皓推开门问

“明早儿要不咱不吃了,睡懒觉呗”慵懒地换了一个姿势

“英雄所见略同”我和白皓一拍即合

“你和吴越说一下,别让他打扰咱们清梦”又补充道

这段时间不要上网

梦里吴越反复的重复

被我追着打了好几条街

刚开始吴越说的时候,我想着可能是不是娱乐圈有大瓜,刷了几天也就是一些无聊八卦,也就没什么吸引力

再到后来,我也就忘了这档子事儿

四月的时候,小区解封,时隔多日,终于把老白他们盼了回来

居家隔离14天

测温

报备

最后回归自由

“还以为要再等一段时间”老白说

“呸呸呸呸”老文赶紧吐了几口吐沫,“你这乌鸦嘴,你上次感冒都快把我吓死了。要不是大舅热心,你早就被拉走了”

老文嘴里的大舅是我外婆的远方表弟,已经80高龄了,但是依旧精神抖擞。作为村里的赤脚医生,当年在村里找他看病的人排队一点也不夸张。

“我那就是普通感冒,我自己都知道”老白倔强道

“唉,姐,你觉得这病毒啥时候消灭”白皓问

“我怎么知道”没好气道。一想到昨天玩游戏被他整的这么惨,我就想揍他猪头。

“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臭小子摇头晃脑

“你这样不行”阳台上他们老两口也开始了,”你看新闻说我们要多通风,衣服要在太阳下杀杀毒”

老文扭过头,“桐桐,你上次买的紫外灯还在吧”

“在”一边啃着排骨,一边指挥,“在屋里,你给咱妈拿过去”

。。。。。

“姐,你是不是喜欢韩云琛?”某一天,臭小子突然问了一句

“咋啦”

“热搜”

那时,还差一天就五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