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次见面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9130字
  • 2022-06-22 13:49:29

“快,快,前面有大明星在拍电视剧”

“至于吗,谁呀”

“韩云琛,他。。。。。”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跑”刚才还很淡定的女孩,听到那两个字,风一样的从身边掠过。姑娘估计跑八百米冠军不成问题。

。。。。。。。。

如果不是心脏足够强大,估计被路过的姑娘的对话憋出了内伤。哎,追个星而已,至于吗?看着散落一地的水果,多少有些心疼,还是认命的挥挥手,让她们离开。望着前方乌泱泱的一片,还有尖叫声,虽然有些嘈杂,但是那都是青春啊,多少有些理解。

“老板,想啥呢,这么入神”

“我在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这群女孩这么喜欢?”

“你是说韩云琛?”

“嗯,你也知道?”

“知道啊,算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了。据说出道的时候挺晚的,大学毕业本来是设计师,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参加了一个叫‘燃烧吧青春’,就出道了,算是半路出家吧”

“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

“百度嘛,新浪微博也时不时有他的推送,挺上进的一个人。老板,如果咱们请他给我们宣传一下,咱们的店是不是一下子火爆全国了”

“做梦”

“为什么?”

“店里除了你和我,就老板,咱三个都要喝西北风了,还请大明星,脑子疯了吧”翌晨走了过来。

“嗯,有道理”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点头附和。这年头的,老板比起员工,更苦逼。

我叫白梓桐,2017年刚从A大毕业,大学主修的是生物技术专业,我在学校挥霍的四年和我目前的事业八竿子打不到一撇,也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大学那会儿,都比较流行创业,我就是偶然间逛了一个帖子,有一个叫“不比昨夜星辰”的人写道:如果有一天,我想沉淀下来,我希望自己可以开一个面包店,每天闻着香香的面包,那就是幸福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句毫无水平的话,牢牢地盘旋在脑海里。大学毕业后,借着啃老本的勇气在大学城附近盘了一家店。不管是周边的某某家火了,还是周边谁家的店转让了,“有香气的面包房”在恶劣环境中挺过了两年,勉强生存下来,这也是老白一而再,再而三放纵我的原因。

老白常说一句话,“囡囡呀,做事要持之以恒,失败了不怕,有老白顶着”那个时候,老文就在旁边拿着鸡毛掸子,如果不是耐力好,估计又是一场鸡飞狗跳。

“翌晨,今天什么时候打烊”

“十点”

“你们先回去休息,今天我正好整理一下库存,会晚些走”

“再等等吧,今天的面包还有一些存量,等他们走了我们再关门。”翌晨是比我小几届的学弟,因为要考研,就来这边做兼职。当时觉得这孩子挺清秀地,就留了下来。

“那个也不要太晚了,骆师傅来的时候你让他拿回去一部分,剩下的你们就带回宿舍分给室友吧”

“老板,你再这么慷慨下去,估计就要破产了”翌晨揶揄道

“就是,我们宿舍的关系现在这么融洽,少不了咱们面包的功劳。”月亮笑的咯咯的

都一天了,学校前面的人头还是这么多,这群孩子都等了整整一天了,还这么精力充沛。摇了摇头,回头喊住了月亮,说到,“让那几个进来凉快会儿吧,这几个孩子太执着了,一个个望眼欲穿的,你看那红色衣服的都打盹了还强迫自己睁眼,挺让人心疼的。”

“知道了,白大善人。如果不是咱们小店还有些名气,估计早被你霍霍没了”名气到不敢认同,但是有一句话月亮说的也没错,毕业那一年,正是创业艰难的时候,如果不是老白在后面鼎力支持,估计早就关门大吉了。那一年,好像也是有明星来校园拍摄,据说是我们学校的某一届学姐,在路上被星探发现,然后进入了娱乐圈。那时来的人也不算多,但是和现在的小姑娘们一个样,个个是打鸡血了似的。

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女孩来到店里,转悠了一大圈,最后简单的挑了一个牛角面包。不知道为什么,就鬼使神差地给她倒了一杯柠檬茶。我记得她当时诧异地表情,又有点哭笑不得。后来,就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来店里买面包,有的会说一句谢谢老板,然后就跑了,有点儿莫名其妙。后来就是和月亮她们唠嗑的时候聊起这回事,她们一脸的鄙视,“姐,你最近都不逛贴吧的吗?”一头雾水,一直忙着研究新花样,如何赚取更多钞票,哪有时间去逛贴子。

“梓桐姐,你们店火了,好多都是慕名而来的,在贴吧都炸窝了。你去贴吧搜一个叫“感谢一杯水”的吧友,就知道了。”是耗子的其中一位室友。

耗子是我弟,真名白浩,曾经梦想着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插画家,虽然被老白狠狠的揍了一顿,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奔了伟大的艺术事业。那时我也就随手搜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个叫“感谢一杯水”,故事中写道:她说,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位好心人,送了我一杯水,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我那时想着老板会不会收我的钱,正准备拒绝。那时,我的钱包被偷了。那个店主和我们年纪相仿,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就傻傻的看着我笑着说,“放心,不额外收费。”于是,我才放心的喝了那杯水。第一次追星,遇到糟心的事情,尤其是在陌生的城市,多少有些感伤。是那位小姐姐让我感受到了陌生城市的温暖。那天的面包是我吃的最好吃的,那天的水是我喝过的最甜的。我希望把这份感恩传递给每一个看到这段文字的人。如果有一天你们路过这家面包店,麻烦请停一下脚步,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温暖,替我说一下那句感谢。它叫“遇见.面包坊.”-感谢一杯水”。当时,我还特异的评论了一句,“顺顺岁岁”

再到后来,就把这种习惯保留了下来,按道理说,那时“不比昨夜星辰”是我关注的第一人

“想啥呢,这么入神”不见其人,只闻其声,我懒得把屁股脱离椅子。

卢瑟一,我的大学室友,面包店名义上的第三大赞助股东。我们宿舍六个人,除了我,其他人都挺有出息的,卢瑟一排行老二,没办法抽签就得认命,目前在一家报社工作。老三去国外镀金去了,老大和老四都去了高中教学,老五去了一家国内上市公司做生物销售,年薪六个数,是我们几个中富得流油的一位。

“什么风把你老人家吹来了”

“改革春风”

“滚”

“喳”

哈哈哈哈哈,店里一片哄堂大笑,愤愤地瞪了一下始作俑者,“说吧,来这干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千万不要相信她们这些搞传媒的人的嘴。

“想你啊,小乖乖”

“放屁”

“蹭几天”

“拒绝”

上一次蹭吃蹭住半个月也就算了,一个正刊的记者天天混迹在明星的绯闻爆料中,如果被他们的粉丝发现,别说小店,估计我人都不保了。

“就两天”

“不行”

“一天半”

“坚决不行”

“小白白,求你了,我们主编死老头非让我来踩点,我也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嘛,为咱们小店增加一点盈利,一天外加公司一周的面包?”

“成交”

。。。

嘟嘟

“你好,我们需要订购300个面包明天中午之前送到现场,请问你们可以接单吗?”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身上挺像香的

“只能是简单的款式”

“没问题”

“到时候怎么联系”一百个订单都不是小数目,天上掉下的馅饼及时收入囊中,也懒得顾及旁边两个目瞪口呆的家伙。

“这是我们的一个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你到时候联系他就可以了”

“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工作人员回头看了我几次,看上去挺诧异我的果断的,仿佛我的爽快有所图似的。我想笑,可还是忍住了。无所谓,毕竟咱也是见过小场面的人。

“姐,刚才那个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吧?”

“韩云琛的经纪人”卢瑟一从楼上走了下来,不以为然地说。

“什么?”我和月亮可惜的直跺脚。没错,是我们格局大了,多少有些后悔没有要签名照。

“别后悔了,明天要三百的面包,今晚看来要加班了。月亮,面粉醒上了吗”翌晨走了过来,冷冷地打断我们俩的白日梦。此刻,我和月亮有想打他的冲动

“啧啧啧,最靠谱的还是你们家翌晨”卢瑟一一边吃,一边说着风凉话

“醒上了”

“鸡蛋,黄油和蜂蜜都够吧?”我问

“放心吧,咱前天刚进来的。”

“嗯,千万不要出幺蛾子,不然离破产不远”,停顿了一下,“据说韩云琛也平时喜欢吃面包,嘴挺。。,你们自求多福”

“呸,乌鸦嘴,能不能盼点好的。”使劲踹了一脚翘着二郎腿的大爷,“你来这不会是为了来拍韩云琛的吧”

“聪明,这都能想得到”

“你不会被你们那的徐丽丽截胡了吧”徐丽丽是卢瑟一的死对头,俩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生辰八字不合,天天互相挤兑,他们单位的主编秃顶一部分原因归结于她们俩的“明斗”。说实话,如果不是有那么一点才华,俩人估计早被报社开了。

“别提那个小妖精,天天在我们社长那拍马屁,本来和老胡说好的这一次我外采,我都送了一瓶剑南春给老胡了,谁知道社长横插了一脚,到手的鸭子飞了。老娘就觉得她和社长就是有一腿,但是苦于没有证据。丫丫个呸,别让老娘逮着,不然没有好果子吃。”估计更心疼那一瓶剑南春,想笑又不敢笑。

算了,一想到凌晨还要起来赶工,脑仁疼,草草的洗洗就睡了,某家伙睡得比我还快。大概四点的时候,就起床开始起床进行前期准备。看着面团在机器里均匀的搅拌着,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大概就是最简单的幸福吧。

“师傅,今天的单子有点大,时间也比较紧,徒弟只能请您出山”师傅是我在大学没毕业前遇见的,也是我人生中你的贵人。师傅很厉害的,他以前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做甜点师,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就辞职了。后来虽然有很多人请他出山,都被他婉言拒绝。我是在无意之间循着香气找到的他的店的,很小,甚至说有点古朴。我和骁骁大概点了六七盘点心,外加三盘果盘。本来我们想着和网上的报价差不多,就没太在意价格。算帐的时候惊呆了,一千多,我们当时以为遇到宰客的,准备报警。

后来师傅就出现了,慈眉善目的,他笑着对旁边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伙计说,“小尘,别太较真,估计这俩孩子找错地方了。”

“可是师傅,他们吃了咱们这么多糕点,总得回本吧”那个叫小尘的说话冷冷的。挺纳闷的,这么冷的人怎么会做出精美的糕点来。

师傅说,“看她们是学生,就算了吧”

“可是。。。。”他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欲言又止。

看着他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鬼使神差的说,“师傅,我们没这么多钱,但是我们可以打借条,暑假的时候来您这打工,这样抵消吃的东西可以吗?”

“想得美,吃了东西还想偷师学艺,师傅你看她们如意算盘。。。”又屋里出来一个人,后来也就是我二师兄方毅凡,冰块脸是我大师兄牧念尘。

“我说你们这儿的人也太。。。。”我和骁骁气急败坏了,大白天的遇到什么鬼了。如果不是我们失礼在先,早发飙了。

后来,虽然说师傅不让我们还,那年暑假我还是坚持来还债,还机缘巧合的拜师学艺。师兄方毅凡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说我当年有目的来的。因为当年很多人想拜师傅为师,都被他以年纪大为由拒绝了。

“你这丫头,早点说,我让你两个师兄来帮忙”

“不行,师傅。千万不要告诉师兄他们,不然又笑话我。”我当时断然拒绝

看着白白的面团,怎么也不觉得可爱,早知道不夸下海口了

“你这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竟然会害怕我们”熟悉的身影。这速度

如果不是自控能力还算可以,估计下巴就脱臼了,“方毅凡你怎么来了,那大。。。大。。”

“大什么大,瞧你怂的。师兄过两天才回国,怎么能赶上你的破事。师傅打电话,让我过来帮衬一下你这个笨蛋。真是见钱眼开了,就你这店,一口气300个,还手工,不累死才怪。”

果然,不损就不叫方毅凡,我忍。

“演员对甜食要求比较高,就你这半吊子水平别砸了师傅的招牌”

“呀,方毅凡,不损我你是不是不爽,有本事你在大师兄面前蹦跶”

“你跟你师兄真的是一见面互掐,不知道的还以为欢喜冤家”翌晨也来了

“我呸”此刻才显示出我和方毅凡多年的默契。

虽然方毅凡一连串的打击,但是最终还是完成了这一项伟大的项目,胳膊累的酸疼。太阳升起的第一缕阳光,我整个人已经散架地躺在沙发上。

“这几个怎么和其他的不一样”

“那几个是专门给那个大明星做的,明星不都控制糖量嘛。月月,为了她们的爱豆,我也是贡献了一份自己的力量,希望她们能常来光顾咱们的面包房。”指了指外面一大清早就聚集很多的人。

“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大明星,好多女孩。真不知道她们到底期待什么”滴滴

“你面包弄完了“滴滴,一条讯息。

“弄完了,刚偷闲一下,师傅让师兄过来帮的忙,整个人都累的直不起来腰。你那边是晚上了吧”

“嗯”滴滴,坏女人,隔着屏幕都能想象某人此刻的形象,爆炸头,嘴里嗦着方便面,整个人蹲在椅子上,时不时的捣鼓一下桌子上的书。

“死丫头,多打几个字会累死你啊。对了,两年都没有回来了,你是不是准备脱离祖国和人民了?”对着视频里的某人鄙视了一眼

“我哪敢,我家那老头都下了最后通牒,说我如果敢带一个外国人回来就打断我的狗腿。”

“活该”忽略屏幕前张牙舞爪的宋雨霏。

“梓桐姐,刚才有人打电话,让咱们把面包送过去。”月亮的声音在大厅响彻,姑奶奶,这么多孩子,你明目张胆的喊出来,不怕那群小朋友听到,一个鲤鱼翻身,坐了起来,还不忘给异国他乡的老二一个飞吻,“爱你,么么哒”。

“嘟嘟”果断挂断,压根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她扯着嗓子鬼嚎了几句,没有听清楚,反正也没有机会传达出来。

推开帘子,果不其然,有几个小姑娘探着头往这边注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着芊芊招手,偷偷地嘀咕,“死丫头,月亮刚才那一吼嗓子,你看周围的孩子是不是想把我们吃掉”

”嘿嘿,姐,估计月亮姐也是一时情急忘了,毕竟这么一大单子,咱得伺候好。”好吧,看在如此灿烂的阳光以及即将到手的银子,我就姑且原谅这个小丫头。

“刚才他们那边打电话说什么了?”想到刚才接电话表情怪怪的,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吧。

“没事,就是他们说需要麻烦我们送到他们剧组现场。”

“那你俩刚才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我还以为她们要退单。”

“怎么可能,姐,我也想去啊,可是我们这一节思政课是有名的女魔头,如果不去的话,估计我这门课就要挂了。”看着芊芊那个丫头纠结痛苦的表情,实在忍不住笑了。到底是何方神圣让她们这群丫头迷得神魂颠倒。

“也许你可以鼓起勇气翘上一节课”

“滚,别听她的,赶紧去上课去。有机会我给你看看能不能蹭一张签名照”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卢瑟一,教坏小朋友有你一份。

某人话锋一转,“一会儿我和你一起送”

“你会这么好心”

“你们家这两个小家伙儿一个上课,一个今天早上光荣负伤,你说除了我谁还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

“别指望你二师兄,他刚才已经溜了,让我给你打个招呼”卢瑟一这个老太婆,简直就是肚子里的蛔虫。

虽然想招呼外面的小朋友帮忙,但是最终选择放弃,风险太大,万一她们太激动一时把持不住,别说成本回不来,估计还要被人家送进去待几天。想了想,最终还是妥协。死卢瑟一,明明说好上厕所,这都二十分钟了还不出来,丫丫的呸,就说她能主动请缨有猫腻。春天的太阳也是火辣辣的照着,真的想来一杯冰镇的奶茶,越想越口干舌燥。说来也奇怪,走了一路子愣是没碰见一个人,不是说今天拍戏吗。打电话回店里和月亮她们再三确认。

梅园,竹林沙沙的作响如果不是自己生活四年的母校,估计早就吓得嗷嗷大哭了。算了,估计死丫头早就偷偷溜走了。

卢瑟一这家伙为了自己的业绩别说是朋友,就是亲爸亲妈过来也是这个吊儿郎当的德行。沙沙沙,一阵风吹过,大热天的竟然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可是这三百和面包不能在太阳底下炙烤,否则要不了多久保鲜袋里就是雾气,我可不想就这样砸了师傅的招牌,嗯,主要是江湖比较急,我还需要还老白的本本钱。

“死卢瑟一,最好这一个月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老娘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苍天啊,能不能给我一个人啊”

“你。。。需要帮忙?”突然背后传来男生迟疑的声音,声音很温柔。转过身,大帅哥一枚,“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那一位风情万种魅力四射的韩云琛,不会这么巧吧?”

仿佛是看出我所想,他对着笑了笑,说“我不是韩云琛,我就是刚好路过,这边学校好像快放假,所以今天校园比较冷清”

他好像对我们学校还挺熟悉的,既然不是演员,那应该就是学弟啦。赶紧收拾花痴的眼神,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嗯,学姐的气质还是要维持的,“那个。。。你是我们学校的吧,哈。。好巧,好巧。。学姐还真的需要你帮忙,那个你不。。追星吧”虽然。。但是,还是忍不住把想问的话蹦了出来,脸红的就像煮熟的虾屁股。

“我也不。。”他好像准备说什么,好像是解释,不过遇见了就是缘分,能帮就帮,这也是我们学校优良的传承之一。“那您能帮我把面包送到这个工作人员房间可以吗,他们工作人员打电话说送到梅园,剩下这些好像是说把这几个拿到韩云琛房间吧,可是我等了这么久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不会是想退货吧”

“不会的”那个清秀的男人说

“为什么”

“就是不会的”他的脸憋的通红,好像是受了委屈似的。

“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韩云琛大明星,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如果我能预测到结果,当时一定会一个嘴巴子抽醒自己,呸呸呸,乌鸦嘴。

“他的房间穿过这条走廊,右拐尽头再左拐有一个临时休息室,韩云琛一般中午会在那休息一小会儿”

“喂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也喜欢他?”我打趣道。说完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当,赶紧解释,一着急把手里的面包丢了出去。

“哐啷”砸在了一个人身上,目测一米八的个子,赶紧低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内心默默祈祷对方大人有大量,不给我一般见识。

“没关系”他的声音很低沉,但是却没有想象中地压迫感。

“这是我给韩。。。”

打断

“对不起,请拿回去”眼前刚才还有温度的男子语气里冷了几分。

呃。。。。都这么自恋的么,就这样低着头,头顶隐隐约约传来凉气,就这样僵持了五分钟。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甘皓宸。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不清楚,但是对面那双鞋子的主人一定不好惹。上帝保佑,老天爷保佑西方佛祖保佑我平安,实在不行让邓布利多老爷子给我一把扫帚让我飞也行,只要能平安渡劫。可是,他们不听我的祈祷

也不对啊,最近人店里也是来来往往,从小姑娘们嘴里多少也听说过关于此人的事迹,难道她们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就。。。就把这冷酷当做帅?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打住,我可不是你疯狂的影迷,也不是狗仔”电视剧看多了,还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是你们工作人员让我给您的,你们还没付钱呢”我也有些生气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抬头?”冷不丁地,他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们记者还真是无孔不入,都学着伪装送面包的人么”

“唉,我说你。。。”猛地抬起头,靠,这是什么状况,本应该衣袂飘飘的公子此刻竟然是鼻青脸肿的造型,说好的大帅哥呢,这街上随便拉扯一个都比他此刻好看。敢情是临时休憩,所以还没有卸妆,这敬业程度就是演员的必修课啊,心里忍不住感叹,“演员这行业也挺不容易的”

当然,我大概忘了自己为了挣为数不多的毛爷爷昨天拼命辛苦的样子,居然有心情感叹起来大明星的苦了,全然忘了自己来这的目的。

“对不起啊,他刚才还在剧情里面没出来,您不要多想”,一个男子从后面走了过来,一脸笑眯眯的

“你。。似乎对我有意见?”站在他工作人员身后的他倒是挺直白的询问,但是语气有些缓和。

“没”有,我。。”怎么敢,一想到对方是当今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我怎么敢得罪,这不是挡自己的财路么。

“咔嚓咔嚓”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相机,一个瘦不拉几的大哥扛着比他还重的相机出现,“云琛,拍几张照片,花絮纪念”

“没关系,后期把这位姑娘剪辑掉就可以,我可是黄金剪刀手,晶姐知道”那个大叔好像想起什么,走了几步又倒了回来,笑着说,“云琛,你看到皓宸没,华姐让我也给他多些镜头。我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大叔有些拘谨,说话也没那么利索了,“那个。。哈哈。。我。。。我先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错觉,反正从他提甘皓宸那一刻起,某人的脸色就变得很臭很臭,刚才舒展的手不经意间又握成了拳头,好像是愤怒。

难道他和甘皓宸真如外界传言是竞争对手?也不像啊,嗯,主要还是甘皓宸不像,刚才那个说话温柔的清秀男生怎么可能?

不远处,有一个相机偷偷录了这一切

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思绪搅成一锅粥,这样就不想了。“嘿嘿”,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浑然忘记对面还有人存在。

“我说这位姑娘,你。。。。”他指了指我手里的袋子,似笑非笑。

“糟糕,我怎么把正事给忘了,这是我。。”

“你。。你是干什么的,跑到这来。现在的粉丝太不懂事了,都跟踪到这”一个嗓门深厚的声音响起,再次打断了我的后半句。

刚才还冷清的地方,一下子变得拥挤,消失的甘皓宸和那群人浩荡的从走廊尽头出现。

“我。。”

“去。。去。。去,这里是演员休息的地方,小姑娘赶紧回家”

“我。。。”

“小孩子还是要多读书,花钱买资料书不好吗,大老远跑这干啥”

“我。。。。”大叔估计认为我手里的面包是粉丝礼物,可是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解释不出来,耳朵通红通红的,有些发热。

“助理呢,助理呢,天天干什么,都下一场了,演员怎么还是这个造型,赶紧补妆,经纪人呢,今天人都死哪去了”估计是导演吧,偷偷的瞄了一下对面的一群人,他们都很安静。

。。。。。

一个月后

“那你后来怎么逃出龙潭虎穴的?”卢瑟一翘着二郎腿,坐在我的王位上贴着面膜。

“靠,你还好意思”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气不打一出来。如果不是她临阵逃脱,我怎么会如此悲惨。那一天,我是一定意义上的体会到了粉丝的不易,监制就是掏钱买罪受嘛。遇到暴脾气的工作人员,逮着臭骂一通还能一如既往的坚持对偶像的爱,绝对心理素质杠杠的。“哎,我说韩云琛这么火吗,可是看他身边跟班的人也不多啊,除了经纪人还有一个助理吧”

“他啊,不喜欢人多围绕着他。他可是公司现在的香饽饽,起初被雪藏过一段时间,高层也不重视。据说前一阵子火的那部网剧还是他自己跑腿,试镜争取来的。总之不容易,能大火也是天意,毕竟努力的人天不辜负啊。”

她又停顿了一下,我有点后悔听到,“老天爷,我卢瑟一这么努力,我们家老胡什么时候看到我啊”

“估计没戏”

“滚”

“对了,你哪面包怎么说的”跨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你想干嘛?”某人说话都是有目的性的。都说记者是狗鼻子,娱记的鼻子比狗还敏锐,真执着。

“没给的话,我帮你追回巨资呀”

“怎么追”有点好奇

“某某某大明星特殊癖好:买东西不给钱”“不行,这太弱了,就说某某某大明星恶意刁难面包小店老板,想吃霸王餐”或者“”当红炙热明星密会女友被面包店老板撞见,一怒之下怒发冲冠,无辜老板平白受罪”“某某某明星极其团队在粉丝身上薅羊毛,诱导学生粉丝应援”

“停停停”再不打断,估计某人刹不住,“哪有女孩,当时就我一个,你这瞎扯造谣的会有人信?”

“有啊,信的人还是会信的”

“你们这娱乐记者真是狠人。引导学生应援导致不理性消费这个罪名够狠的,一下子聚集了社会学校家庭三大权威的关注,再在黑子营销号的煽风点火下,加入不明真相的路人以及讨厌追星的人的力量汇聚,即使粉丝亦或是自己当事人澄清都是洗白或者是狡辩行为”

“bingo,分析的很有道理,有做记者的潜力。看来最近没少补知识”

“少来”没好气道

“认真的,最后怎么说的?你上次打电话不是说被人家导演平白无故训了一顿么,又把面包提了回来么”

“我是差点,你也不想想这么多,我怎么可能抱得动。打电话给他们的工作人员,然后就解决了”回想起那天的场景以及那个导演说的“不过是一个靠网剧翻红的毛头小子天天净搞些有的没的”声音不大,但是异常清晰。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莫名的心疼那个弯腰道歉的男孩。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你。。你不会沦陷进去了”

一把湿漉漉的水准确无误的甩在我的脸上,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滚,关灯,睡觉”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模糊的背影,有些悲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