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反击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3128字
  • 2021-07-10 13:03:57

北海的海浪汹涌地拍打着海岸线,原本游人如织的沙滩今天已经失去喧嚣。

人们冥冥之中感觉今天有大事要发生......

与寂静的沙滩相比,今天东升新能源的门口倒是热闹非凡。许多媒体转播车把东升本就狭小的出入口堵的个水泄不通。

米国西海岸今天也是引来了全世界的关注。

今天,环太集团即将对搁置一年的环洋霸主号事件发表最新动态。

各路媒体都竞相报道这一猛料。纽交所今天上午一开盘环太控股就一路升绿。但是截止记者会开始都没有流出任何内部消息。

环太集团总部的大礼堂里各路记者都在揣测今天发布会的内容。

当地时间上午十点整,王建勇与联调局代表一同分毫不差地快步走上主席台开始今天发布会。

细心的记者注意到今天王建勇一改发布会的严肃与威严,面带笑容的开始了今天的发布会。

“各位,今天和联调局一起宣布环洋霸主号事件有重大突破,环太集团是环洋霸主号事件中的受害者之一......”

王建勇不得不被台下各路记者相互议论的声音打断。

“各位记者朋友请保持安静,环洋霸主号事件属于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以及蓄意栽赃,对此环太集团表示对草菅人命行为的严厉谴责以及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东欧上空一万五千米的高空,王晨拿着平板电脑收看环太集团的新闻发布会。

“老爷子要开第一枪了。”嘴角上扬,流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把切换到东升的现场直播,熟悉的声音从平板穿出。

“东升新能源宣布将于环太集团航运板块合作接过E-easy航务的控制权,届时将为北欧甚至环大西洋沿岸提供清洁能源服务......”

王晨这时不慌不忙的拨通卫星电话。

“北太平洋那边怎么样?”

“北太平洋现在那边没什么大的动静,多半还没反应过来。

但是市场上的反应比较大,那些收到内部文件的友商已经开始向银行反应申请不信任案,股市开始飙红,但是今天预计不会跌停板。”

“稳住,就这么玩玩他们,我们慢慢把资料往外放,速度一定不要急,要装成依旧在调查的样子。给我们做好伪装。”

“好的老大。”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组织好兄弟们开展活动,我和袁荣着手开始下一步计划。”

王晨将挂断的卫星电话轻轻地放在沙发上,长叹一口气,缓缓闭上早已满是倦意的双眼安稳的睡去。

王晨醒来时窗外的华夏大地已经被无数霓虹点亮,哪怕已是凌晨,车流依旧川流不息。

王晨眼前的景象让他动容,他多希望窗外这番繁荣能撒满全世界。

可是他知道,现在的这个世界充满着仇恨,欺凌,物质,当前这一套物质的普世价值观已经逐渐失灵,露出的是背后的虚伪与霸凌。

重振世界的唯一出路只有改革!

改革,怎么改?按什么改?王晨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这是人类历史车轮滚动的方向!

王晨的双拳暗暗攥紧。哪怕前途是血雨腥风,他也愿意一闯。

“王董,我们将在半小时后将在浦东国际机场落地请做好着陆准备。”空乘打断了王晨的思绪。

浦东机场国际到达大厅。李雪已经翘首以盼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已经凌晨一点了但是李雪并未有丝毫困意,王晨在法瑞克待的这一个月,李雪也没闲着。

作为“棋手”后选人,李雪在九月到十月底这段时间不仅学习了基本的管理课程,同时也开始接触王晨的计划。

欣喜,惊讶,震惊,怀疑,相信,这五个词是对她这两个月心理活动的最好概括。

自己对王晨的那份单纯的喜欢已经渐渐升为欣赏。这反倒激起了李雪自己的斗志,她绝不甘心作为以大小姐的身份去脱王晨后腿。

所以从袁荣那听说王晨回来,就让袁荣撤回接机的专人,亲自接机。自己也趁着“职务之便”开始涉足自己以前从未感尝试的领域。

四十分钟后,翘首以盼的身影出现在李雪眼帘。

王晨事先不清楚袁荣安排,还在盘算着自己改革的具体细节,直接忽视离他只有两米隔离带外等待李雪。

李雪又好气又好笑。

“嘿!这呆子,想啥呢,自家媳妇都看不到嘛?”撇撇嘴,决定跟着王晨后面看看这呆子什么时候反应过来

跟着走了一会,李雪忍不了,狠狠打到自己王晨背上。

“诶诶轻点。”王晨嬉皮笑脸地转过身来。

“呀,我们的大忙人醒啦?”李雪嘟着嘴没好气的说。

“嘿嘿,这不是我家小雪嘛,怎么还劳烦你亲自接机呢?”

王晨将李雪紧紧抱住“宝贝,一个月不见,我真的想你了。”

李雪感觉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有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好啦好啦,这个惊喜你还满意吧,嘿嘿嘿。”

“嗯嗯,这个惊喜我喜欢,车钥匙给我吧。我们回家?”

“嗯嗯,我们回家!”

灰色的车影在繁华的霓虹中穿行,鲜红的尾灯拉出一条红光。

“老大我是真没想到你的脑洞这么大。”

王晨有点没反应过来李雪在说什么。

“什么......什么脑洞?”

“亲爱的,你今天真的没睡醒吗?”李雪顺势捏捏王晨的脸颊。“你的计划呀。”

“噢噢噢,你觉得戴森球计划脑洞很大吗?”

“没有没有,不只有戴森球计划,最吸引我的是你的大同计划以及星河计划。”

“那宝贝,说真心的你感觉能实现吗。”王晨的笑容渐渐收收敛来严肃的神情重上脸庞。

“亲爱的,我说实话,短期内科技和物力财力实现戴森球计划都难,更别说大同与星河了。

还有就是全球化问题,虽然现在都在高呼全球化进程,但是未来某一个时间点必然在全球会兴起一股逆全球化的浪潮。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被一刀切,就我的观点,我认为只要找对正确的市场切入点,我认为有可能能存活下来。”

李雪的假设确实点醒了王晨,全球化浪潮实质其实就是全球利益的再分配。必然会出现逆全球化的浪潮。王晨不得不提高警惕。

“这个假设很有趣,我们不得不提高警惕,谨防供应链出现问题。”

“没错,先期的戴森球计划不得不靠着现有市场框架进行物质资料的积累,同时也要将技术与资源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样也可以给我们海外的业务提供掩护的同时,也可以在逆潮之中也可以生存下去。”

王晨有些意外,李雪的提议在他意料之外。但转念一想,根据理论模型,为了实现革命的成功也不得不基于现有生产力进行物质积累。

现在自身实力弱小,也只能靠着“披外套”的方式来减少阻力。

“嗯嗯,你的提议很不错。说吧,你准备了好久?”

“嘿嘿嘿,被你发现啦!我这些年跑过许多地区,除了看到美好之外,更多的是霸权与虚伪。”

李雪靠在座椅背上,望着窗外飞逝的灯火,长叹一口气,那份从容与无畏已然变成失望与愤慨。

“宝贝,其实你知道吗,我已经对这个世界失望了......”

“没事,对世界失望不可怕,可怕的你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去对待世界。我很高兴你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与福气。”

王晨很高兴,很高兴自己能有志同道合的伴侣,与袁荣一样支持自己的兄弟。

也许,这场对世界的反攻真正需要的不只是声势浩大的行动,更需要改革观念润物细无声的传播。

“反叛者......”李雪被贴在副驾玻璃左下角的名片吸引。“我天,你好中二诶,我给你撕了昂。”

王晨急忙慌了神。

“别别别,这是我好不容易自己设计的。”

李雪被王晨的神情逗笑。

“别说,一副错的不是我是整个世界的样子,你要把我笑死。”

“嘿嘿,你也要当正义的伙伴吗?”

“我可不想陪你去法瑞克的海滩卖防晒霜。要卖你自己去卖,哼!”李雪嘟嘟嘴。

欢歌笑语也难掩原有的孤寂,王晨心里面很清楚,这次反击开始会开始一段真正的孤寂的冒险。

因为他的选择就注定享受不了烂漫悠闲,他的前路注定血与火相伴。

今天吹响的反攻的好久必定让某些人不舒服。当地时间十点,洛杉矶,北太平洋航运总部大门外,也是热闹非凡。

许多记着都想抢着拿到北太平洋航运的官方声明和独家采访,全部集中在大厅中。

终于他们等待许久的面孔出现在大家视野之中。

霍布森虽然镇定自若,但心理压力巨大。冷汗已经打湿衬衣,浸润的衣服让他感觉犹如严冰,如同他的处境一样,如履薄冰。

他知道背后的一切内幕,也是他批准的行动,换言之这就是他指示的。

“媒体朋友们,本司注意到关于本司涉案的报道,所以专门在此声明,本司未涉案关于联调局的报告想必定有何误会,如有需要我们会全力配合调查,请各位不传谣,不信谣......”

大西洋东岸的暗箭看着电视里霍布森“义正言辞”的演讲,冷笑着下达下一步命令。

“飞狐,你们可以去帮我们的朋友唤醒一下回忆了。”

“明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