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重现(二)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3232字
  • 2021-07-06 18:15:47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拍案而起。

王晨立马拿起桌上的座机拨通了远在大西洋东岸的袁荣的电话。

“立马追踪那四个样本的位置,如果实在取不回来直接无害销毁,绝对不能让病毒样本落入任何人的手里!”

王晨的大吼让袁荣也感到很诧异,毕竟以前王晨也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但是一想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安排下去。

约翰组长也向自己总部报备,这个案子立即被移交给米中情局。

“还是太大意了!早知道就派飞机全程空运了。”王晨低着头,手撑着桌面盯着桌子上的文件自言自语。“等等!暗影,运输计划是谁在安排?”

“应该是环太生物的人,这批货运输的目的地也是环太生物的研究实验室。是不是感觉用船运输这个方案有问题。”

“对!环太生物我记得对这个项目的预算不低,都按公司内S级标准运作。但是怎么会选择用B级标准的运输方式呢?不是运输计划环太安保也要参加吗?怎么还会同意这个计划?”

“嗯,我也有这个疑惑。听下面的反应是运输会议他们压根没参加,底层的兄弟压根不知道运的是什么,看来有内鬼?”

“不行,我现在飞一趟马来,你在这盯着现场。”王晨起身拖去防护服,找约翰拿了一辆便衣道奇警车后就向机场疾驰而去。

“袁荣,环太生物里面可能有内鬼,你看看能不能用全球情报网查到。”

“可以是可以,但是全球情报网组网没完成,可能情报不准确。”

“先试试吧,多个方向收集情报,我现在立即飞马来。”王晨开着车在高速上见缝插针的疾驰,车前罩里的警灯警示着周围的车辆,为他让出一条捷径可以快速抵达机场。

大洋彼岸,里昂当地时间凌晨四点,捷明科技总部外一片寂静,但是在地下一层,依旧明灯高悬,敲击键盘的声音和巨大扇叶转动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感觉后背上有股压迫感。

袁荣以前挺不喜欢来着的,但这次他没有了那种压迫感,脑袋正在全速运作,压根没时间去感受环境的压迫感。

一面由九块大屏组成的墙上,显示着世界地图,那四个红点格外突出,分布在中东,东南亚,西伯利亚,以及西欧。

屏幕左边显示着四个样本的基本数据,索性样本现在都安然无恙。

屏幕上用黑点显示的就是环太安保部队的所在地。自从接到命令之后环太安保就保持一级戒备,随时准备处理掉这场争端。

会是什么人买这些东西呢?买来是干什么的?垄断研究用?还是勒索用?这几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袁荣脑中。

他不止接到了王晨的命令也接到了环太集团董事局的请求,还拨来了情报网的运行一个月的费用,要知道光是这张情报网常规运行一天就高达两百到三百万美元。但是面对这张还没织好的全球情报网,袁荣也百感交集。

他在指挥室内来回踱步,只要这次失败了袁荣明白面对的是什么后果。

“报告,在西欧的样本位置已经查明,这是报告。”工作人员把手上的文件夹交给袁荣。

袁荣立马打开文件夹,四个大字引入袁荣眼帘。

“振欧科技!”袁荣最近对这个名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振欧科技不只是捷明科技的竞争对手,也是打开全球情报网后情报中提到最多的对象。

不行,绝不能落入别人手里!袁荣自然知道对方的实力所以当机立断决定销毁。

“三号样本直接无害销毁。”袁荣边下命令边在内部移动端上输入了销毁密码。

同时,阿姆斯特丹机场外的高速上,一辆纯黑的沃尔沃730车头拉着一个上面印有低可见度振欧科技logo的货箱,前后有好几辆黑色福特全顺武装押运。

他们要趁着夜幕的掩护下以极高的安保标准押运这这个极其贵重的货物。

货车驾驶舱内,一片寂静,驾驶员和押车员都身穿黑色作战服,面无表情地死盯着前方的道路。在驾驶台的右侧一个全息投影将后面货箱内的实时影像投在驾驶舱玻璃上。

货舱内,一个高大约一米,直径半米的圆柱体被放在特质的托盘上,用两根装卸带牢牢的固定在货舱地板上。

突然,影像被干扰,押车员很诧异,随即按下重启件,几秒重启之后影像又恢复正常。押车员在确定安全之后没在多管让车队继续往目的地行驶。

早晨七点半,这列黑色的车队缓缓驶入位于振欧科技生物研究中心,很快,这个贵重的货物就被摆上了研究中心最大的研究室。

十几名研究人员穿着重型医疗防护服进入研究室内。一个研究人员拿着电脑准备打开桶盖,几次却不成功,最后决定直接物理拆解。

圆桶被锯开,四个脑袋立即凑到圆桶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眼前压根不是被液氮冷却着的病毒样品,而是一片烧焦的痕迹。

“我们被耍了!”一个研究人员按着PTT大吼。把手中的工具砸到地上后摔门而出。

同时,法国里昂,捷明总部内。袁荣也松了口气,听到三号样本被成功销毁,他的心理压力也小了一些。继续研究剩下三管病毒样品的处理方案。

无疑,环太董事局肯定是想把病毒样本完好的拿回来,可是袁荣发现如果要让对手把才抢到的病毒样本拱手相让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武力强夺,在敌我力量不明确的情况下开战自身的伤亡很高不说,但要是在乱战中不小心让病毒泄露后果更加可怕。眼下全部销毁是最好的方案。

“老王,在德国的那个三号样本已经成功销毁,剩下的我想申请全部销毁。”袁荣下定决心搏一搏。

“全部销毁?”之后电话那头没了王晨声音。

王晨知道如果全部销毁的话对环太生物的损失乃至整个环太集团的损失绝对不小。

但是如果不销毁,对手在市场垄断都算轻的,如果被用于恐怖袭击。环太集团直接可以关门歇业了。王晨也很为难。

“好!全部销毁!环太董事局那边我去扛着。你只管做出最正确的处理就行了。”

“嗯好。”挂断电话后,袁荣在电脑上输入了所有的销毁代码。

太平洋上空,一架机尾上印着海蓝利剑徽地庞巴迪环球700正在飞向目的地。

这架商务机很不同,它没有豪华完善的配置设施,没有空姐服务,本就不大的机身内被规整的分出好几个隔间,显得格外拥挤。

可能唯独比普通航班经济舱要舒服一点的就是有两排对向座椅。

王晨拿着ipad正在研究才从洛杉矶传来的最新进展。报告中显示,原本装有货物的专用冷舱箱的箱门上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应该货物是被和平的取走,否则也不会触动GPS。

三号箱的受害者在经过法医勘察之后大多数死于低温休克,有少部分死于被截肢之后的失血过度,值得注意的是受害者被截肢伤口整齐,推测是了解生理结构的人用专业医学设备所为。

四号箱的受害者几乎全部死于失血休克,多具尸体出现致命伤,还有将近十具尸体身体内出现中毒反应。其他被截肢的尸体的伤口呈现状态不同,怀疑是多人所为。

根据美中情局分享情报显示,在马来一个地区有多个村庄上报大量青年失踪,目前还在调查中。

王晨把ipad丢到对面的座椅上,抄着手半躺在座椅上,表情极其严肃地看着外面的云海。他没空享受这番美景,他根据调查报告在脑子理出了个大概。

他闭上眼睛开始论证各种可能,突然眼前一亮

“等等!那些死难者可能是障人耳目,不不不,这起事件可能都是障人耳目,应该是想借此机会利用舆论给环太集团出一个大难题,让环太集团从其他地方转移注意力全力处理这件事。那这次就是一个佯攻,那么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王晨立马拨通了袁荣的电话:“老袁,可能环洋霸主号事件只是对手的一次佯攻,他们的目标可能只是转移环太集团的注意力,顺便再使环太集团的名声扫地。”

袁荣对于王晨的这个假设还是很意外的,毕竟用这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佯攻未免太奢侈,但是转念一下王晨的假设确实成立。

“我会盯着有关环太集团的风吹草动的,另外那三管病毒样本已经成功无害销毁。你就放心吧。”

“还是你们办事效率高。”电话那头传来王晨久违的笑声。

王晨的笑声好似对袁荣工作最大的肯定,也一改刚刚渗人的严肃,风趣的说:“好了,我去休息一会,从环洋霸主号被查开始我就没休息过,来不起了。”

“辛苦了,你和兄弟们都去休息会,叫平时轮班的兄弟上来盯着点就行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好,我们换岗睡去了。”说完袁荣挂断电话。

可是袁荣也没嘴上说着这么轻松,在收到王晨的这个假设后立马重设的情报网的关键词。如王晨猜想的一样,在这起事件后确实暗流涌动。

自媒体和媒体上整在疯狂的报道更近着这件事,给种种谣言的滋生提供了温床,对手的目的达到了。

米股市一周内,环太集团股票呈现断崖式跌幅,触动了两次股票熔断。直到周五才稳定下来。当周收盘结算,环太集团股票一共跌近十个百分点。

顿时舆论上狼烟四起........一场舆论巨大的黑暗风暴正悄然登录北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