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重现(一)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3220字
  • 2021-07-06 18:15:44

与此同时,负责痕检的灰熊也穿上个人防护用品走进冷藏柜。灰熊的口罩在轻微的震动,好像还在嘟囔着什么。眼神如同一把钢刀,好似已经给凶手提前宣判了死刑!

灰熊蹲着下,不放过现场的任何一个细节。地上的血已经凝结成块。

可以看得出已经形成了很长的时间,“暗红的地板上”还有着无数枚凌乱的足迹,但都有一个特点。所以足迹的指尖方向全部指向大门。

灰熊起身走向靠近大门的一具覆盖着女式老式大衣的尸体旁。最开始,由于衣服的颜色偏深,所以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刚刚灰熊无意间发现有些这件大衣不是穿在身上,而是把头挡住,引起的他的兴趣。

尸体蜷缩着紧靠货柜壁,灰熊哀叹,心说:都已经打拼一辈子了,最后还是没安享晚年,惨死在人间地狱之中。

灰熊蹲下,将手伸进大衣的口袋中,看看可不可以翻出任何可以证实遇难者身份的东西。

即使灰熊再小心,大衣还是滑到地上。一具小女孩尸体赫然呈现在灰熊面前。

小女孩的身上没有冻伤的痕迹,她安静的把头埋在两腿之间,好似只是安静的睡着了一般。

灰熊的拳头再次攥的紧紧的,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云雀也慢慢来到灰熊身旁。

“小女孩的死因应该是体力不支后休克。比起其他的遇难者算是比较幸运的。”

“这到底是哪个畜生干的好事!”平时冷静的灰熊也变的暴躁。有一种想把拳头砸在货柜上的冲动,但是由于保护现场的需要才把怒火强压下去。

“不至于灰熊怒发冲冠,冰冷的声音中藏着无尽的杀意。“这个畜生不好办啊,手法很专业,但是如果让我逮到他,我必须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云雀自然散发出的杀气让一旁的灰熊都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声再次在环洋霸主号上空响起,一架美国海岸警卫队涂装的“海豚”直升机出现在上空。

缓缓降落在船头甲板直升机坪上,四个身穿黑色制服手提装备箱的探员跳下飞机,向着这排冷藏箱走来。

云雀与灰熊也放下手中的工作前去迎接。这次的工作组由联调局与环太安保联合组成,虽然都组成工作组了,但是双方见面并不友好。

双方不像是要一起肩并肩作战的战友,更像是对手,双方的眼神中好似要杀死对方一般。

其实也并不奇怪,因为一方想洗白罪名,一方想要坐实罪名,所以双方互不相让,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利益最大化。

先期到达的这八人组成先遣组,在冷柜前相持着都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云雀趁着这个机会把每个人都打量了一遍。

“哟,都是老朋友了,这次一起工作真是幸会幸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云雀的表情与眼神里无不透露出不屑与蔑视。

云雀他们也有不屑的资格,在上次交手中由于对方的办事效率较低,让关键物证失效。法院当场宣判无罪释放了尖刺小组。

站在对面的探员们暗暗地将手中的工具箱攥得紧紧的。

上次的确是他们自身的问题让尖刺小组钻了空子,让别人看了笑话,自己的颜面扫地,心中自然不服。每一个探员咬牙切齿的盯着云雀他们。

“哟,确实好久不见,这次我们肯定不会失误,肯定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有罪的人锒铛入狱!

约翰首先接过话茬“还有,有些证据好像对你们有些不利哦,我亲爱的朋友们。”意思很明确,认为凶手就是环太集团。

反观云雀这边,对于对方的挑衅丝毫不在意,反倒是如同看了喜剧一般哈哈大笑。

“真的自由,民主啊,连这种事都敢说。对对对,钱到了有些事通了。”云雀嘲笑道。

约翰感到既奇怪又生气,撂下话后,带着自己的队员前往船上专门为他们准备的舱室休息。准备开现场初步勘察工作

“兄弟们今天上午的工作先告一段落我们也去休息一会。下午组成联合调查组一起开展工作。”

“明白!”

下午,那两具载有六十个冤魂的“冰棺”在众人的注视下有重新开棺,一股尸体腐败的尸臭味扑面而来。透过放毒面具也可以看到,I

探员们那吃惊的眼神。

“你们这群禽兽!干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现在还在这装好人!”约翰在面具下对暗影他们大吼。

“约翰先生,别感情用事,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一定是环太集团做的呢,如果有拿出来我们一定认罪!”

灰熊怒斥正在发飙的约翰

“约翰先生,这样的惨状我们也很难过,现在用事实为死难者沉冤昭雪才在最重要的!”

约翰没有理由回击,只好带着团队进箱柜里面勘察,暗影小组则在箱柜门口监督着对方的行为。

一个小时之后约翰团队迈着沉重地步伐走到暗影面前。

“暗影先生,我对我刚刚粗鲁地言行表示很抱歉,经过我们刚刚的勘察我认为在这里不具备尸检和痕检条件,我想把这两个集装箱卸船检查,贵方意向如何?”

“没问题,在港口搭建一个临时勘察室,就在港口双方一起勘察。”

“我个人觉得可行,等会上报总部。”

“那合作愉快。”

简单的商议之后约翰和暗影都带队回舱休息。

四十八小时后,美国西部时间上午八点,环洋霸主号在港口上,媒体们长枪短炮的注视下缓缓停靠进洛杉矶港。

四个环太生物的冷冻集装箱被吊车掉到港口牵引车上被拉到离泊位不到五百米的由临时勘察室内,两队勘察人马已经就位,即将投入到这场大屠杀的勘察工作中。

那两个装有冤魂的货箱被卸下车,由四位穿着雪白的防护服全副武装的SWAT队员将货箱门打开。那血淋淋的货箱和刺鼻的尸臭味让那些没上船勘察过现场的技术人员作呕,从内心升起了莫名的恐惧。但是没法,只有硬着头皮上。

尸体的搬运工作从早晨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期间技术员们不知道轮换了多少班。

“这是我见过的最血腥的现场没有之一!”一个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技术人员瘫在一把长椅上。

好似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到“做出这样的惨案的人禽兽不然,要是要老子逮到他老子一定要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身不如死!”

最后的一句是他喊出来的,同时也喊出了现场所有人的心声。但是悲剧已经发生,不可能阻止,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这六十具冤魂以清白。

两层楼的勘察室灯火通明,暗影在二楼的会议室内认真研究环洋霸主号的航行轨迹。

刚刚从船上发来的勘察报告显示,船甲板上只有在装载中些微溢出的血迹,其他地方无异常情况。

根据大副提供的货物装载记录里面显示,这四个环太生物的冷藏箱是从暹罗上船之后就没动过,冷藏箱上的GPS信号轨迹图完全可以佐证大副的货物装载单。那么这场屠杀就应该发生在泰国。那会是谁干的呢?

“暗影先生,刚刚技术人员对前十具尸体的初步勘察结果看,死者都是东南亚人,身上的财物没有任何丢失,唯独手机和证件不见了,有断肢的尸体伤口有些很粗糙像是拿电锯锯过一样,有些切面很光滑,没有医学常识的人无法做出这种伤口,但这十具尸体的死因都是失血休克。”

“那从货物装载单以后GPS轨迹记录和现场勘察工作可以推断出这场屠杀应该是在冷藏柜上船之前的时间段内所为,但是财物未有丢失情况以及作案手法看这更像是一场蓄意单方面屠杀,那作案者为什么要把尸体藏在冷藏柜里呢?”

“我觉得有可能就是为了嫁祸给环太集团,先生方便透露一下该冷藏柜原计划运送的货物种类和名称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去问问。”暗影随即拿出电话,准备拨通总部的电话,但这时,一个暗影很熟悉的声音从楼梯间中传来。

“不用问了,是各种流行病以及艾滋病的病毒样本用于研制疫苗,虽然只是样本但是泄露了后果不堪设想,影响堪比生化武器。”

一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男子向两位队长走来,他边走边脱掉防毒面罩,露出一张棱角分明,英俊潇洒的脸。

“老大,您已经勘察过现场了吗?”暗影立马反应过来,他太熟悉王晨搞突然袭击了。

“暗影,约翰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开始重现凶案现场了吧?”虽然王晨面对两位面带微笑,但是心里面一团巨大的怒火早已生成,如果让他亲手带着作案者,他不排除让作案者尝试所有的酷刑让他生不如死。

“两位,现在证据表面这场大屠杀发生在泰国,也就是在护卫队离开到冷藏柜装载上船的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由于港口属于环太航运经营,并没有特别注意贴身保护,形成了一个保护真空期,从刚刚接到的情报显示,存放这四个个冷藏柜的货场的监控恰好出故障无法工作。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暗影狠狠敲了一下地图。

“报告,长官!”一个探员上来报告。

“说。”约翰命令道。

他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刚刚清查四个货箱发现含有某种特殊物质的专用试管盒少了.........四盒!”

汇报完毕后,只见那位探员的汗滴,一滴一滴淌过脸庞。

“什么!”在会议室里的三个异口同声惊愕地叫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