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相遇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3115字
  • 2021-06-19 09:32:15

灰熊决定模仿雨林内的野生动物来引爆一些地雷,来吸引一部分武装分子到外围调查。

趁着这个机会狙击组就可以从墙角翻进场区内,然后上水塔进行支援。

当然最后的结果也表明,灰熊的决定是正确的。

两个小时后,一声巨响在围墙外响起。不一会,一群武装分子从场区内冲出来。来到刚刚发生爆炸的地方。

在爆炸现场,发现了一只年幼的猩猩的尸体,由于尸体被反步兵地雷炸的粉身碎骨,那些武装分子无不取下黑色的头套哀叹。

对,他们都是身有一些见不得人的身份,手上都有浓浓的血腥味。

但是要问自己有几个是自己愿意的,可能没几个可以说是自愿的。国家政局不稳,又才经历了金融风暴,一些小国家真的可以说是民不聊生,一些人铤而走险接下了这活。要说他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无不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家庭打拼。

十几分钟之后在把那只猩猩的尸体掩埋并确认安全之后,十几名武装分子带上头套回到场区内。

尖刺小组的每个人都被这一幕幕所感动。

的确在他们的印象里这群武装分子无不一个是冷血杀手,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但是今天亲眼所见的确,确实让每一个队员不得不重新调整这些武装分子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至于那只年幼猩猩的尸体,其实是他们在靠近仓库附近的密林之中发现的。从尸体上的伤痕大致可以推出是被成年猩猩所害。灰熊就地取材,把尸体绑在探测车上。用探测车引爆地雷。

趁着这个被争取来的时间,狙击组在夜幕的掩护下从墙角潜入场区内等待好的的时间夺下水塔。

幽暗的仓库里,袁荣的感觉脑袋又痛又胀,眼皮如同千钧重,用尽全力才把眼睛睁开。一睁开眼,感觉自己眼前直冒金星。

动了动自己的四肢,发现自己被死死的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袁荣明白了,自己被绑架了!望着自己四周的幽暗的环境,心中不免升起恐惧。虽然心生恐惧但是他并没有很慌张。倒是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是谁会这么针对自己。并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仓库东南角的水塔上。在夜幕的掩护下,狙击小组已经摸上水塔。

在水塔上的狙击手感觉自己的后劲被重重的一击之后瞬间失去了意识。暗箭与暗影把那名狙击手拉到一旁,把他五花大绑起来。之后暗箭与暗影进入狙击阵位。

围墙外的密林中,突击组全员已经佩戴好夜视镜。准备秘密潜入场区内。王晨准备凌晨趁着对方最疲惫的时候攻入仓库内。

控制室中,一个西装革履的欧洲男子右手拿着香槟,左手揣进裤兜内,面带邪恶的在监控室内来回走动。

因为他笃定他的计划一定能成功。他为了这个组织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今天终于到了这一步自然很高兴。

“老大,袁荣醒了。”

“好,你知道该怎么招待他的。”

“老大,没必要吧,从他身上也套不出什么情报来。”

那个男子不在走动,突然把酒杯放下冲到身穿丛林迷彩服的武装分子面前,揪起他的衣领“森林狼,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你们一群没有国家要的流浪狗!”

森林狼被羞辱之后自然相当生气,虽然他们被迫当了雇佣兵,但是军人的自尊心一直都在。哪怕是面对自己的金主。

森林狼左手突然抬起用力地把那个男子的手捏着,那名男子开着被激怒的森林狼的眼睛。被吓的赶紧松手。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继续揪着森林狼衣领的后悔。

森林狼用巧劲把那名男子往外一推,那男子向后连撤几步才站稳。

“幽冥,别太猖狂!之前我们一直忍让着你,你自己也要好自为之!”森林狼撂下话之后径直的离开监控室。

走出监控室后,森林狼抬头趴在围栏上,望着星空不免长叹一口气。星空绚烂美丽但是好似与他们的生活注定与无缘。

脚步声在黑暗中越来越大。袁荣的思考也被打断。抬头注视着眼前的黑暗。

突然,四周的灯光突然亮起,袁荣下意识的闭眼。那个脚步声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袁荣只觉得腹部被重重的一击。感觉自己的内脏被打的翻江倒海。

袁荣脑子里几种可能全部涌现在他脑海里。一个低沉的男声也在他耳边响起:“说了吧,你还知道一些啥。”

没等袁荣反应,第二拳又一次打在袁荣腹部,只不过这一拳比第一拳的力度要低一些。

“不说吗,那就继续打。”

袁荣心中有了些猜测,依旧保持沉默。随后又一拳打到他的腹部,的确如同他猜测的一样。袁荣咳嗽了几声,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说我说。”

这时袁荣才张开眼,而灯光也被调暗了一些。只见一个身穿丛林迷彩,身材高大的男子拿着一张椅子坐在袁荣面前。

“说吧,你把你对那个项目的所知道的说出来吧。”

袁荣没说一句都伴随着腹部剧烈的疼痛。袁荣连续说了几个个小时,但是确定没有说出半点核心的信息。连在监控室内的幽冥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抓错人了。

与此同时,在水塔上的狙击组,也已经锁定在控制室内的幽冥。

皎洁的月光洒在密林之中。但是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月光是如此的寒冷。

在场区外巡逻的武装分子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有些事要发生。

凌晨,王晨下令开始出击。突击组沿着墙角翻进场区内。

仓库外的武装分子在无防备的情况下全部被敲晕在此。

王晨之所以没全部击毙,就是因为他们的军人的品格将王晨感染。当然这次行动还有个目的,就是活捉幽冥。这是他父亲下达的命令。

确认外面安全后,王晨首先进攻控制室。王晨带着突击组来到控制室外,并向向水塔的方向发出手势。只听到四声清脆的枪声。几秒后,在控制室内听到幽冥惨叫的声音。

听到玻璃被射穿的声音后,在门外的灰熊一脚踹开了门,突击组与支援组一拥而上迅速地控制了控制室。控制了幽冥。

仓库里,森林狼与袁荣都听见了枪声。森林狼站起来,拔出刀。慢慢向袁荣走来。袁荣对森林狼的举动有些惊讶。心中一横“即使死了我也不说。”

倒是森林狼的露出微笑,拿着匕首把袁荣四肢的绳子割掉。

“朋友,你走吧,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森林狼说的确实没错,他来这就是来解决那个项目的问题,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是很了解。

“好,谢谢你了,但是你帮了我你咋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你的聪明冷静让我很敬佩,其实我也厌倦了,这件事之后我也准备回国为自己的国家出一份力了。”说着森林狼丢给他一把车钥匙。

“这是你的车,就在后院的。”

袁荣点头答谢,站起来活动一下身子后,接过钥匙向后院跑去。森林狼也微笑着转身向仓库外走去。他也决定了,准备金盆洗手不干了。

袁荣打开那辆黑色丰田霸道的车门,跳上车,向着大门疾驰而去。

“睡魔有车向大门处开去。”

王晨有点懵但是还是反应过来,马上按着PTT,

“飞狐飞狼去把车拦了。”

“明白。”

王晨也拿着枪冲了出去。瞄准那辆疾驰着的丰田霸道的左前轮连开几枪,与此同时作为观察手的暗影也开枪打右后轮。

车滑行了十几米后停下,袁荣索性直接汽车向大门跑去。却被飞狼与飞狐一前一后的拦住。

“就这样,我和他就认识了。”

“啊,是这样的啊。”李雪笑着望着王晨。“那后来呢?”

“后来我把幽冥押回了基地,然后给了一笔安置费给森林狼,然后袁荣赌气加入了环太安保集训队。”

“有趣。”渐渐的李雪把头靠在王晨的肩上,王晨也搂着李雪的肩膀。两人安安静静的享受两人独处的时光。

回到家,等着李雪睡去,王晨独自从卧室走到阳台上。他刚刚在给李雪讲故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疑点。

按请报上的幽冥应该是一个老谋深算,不应该就这样失手。可以为了那次行动抓幽冥太容易不过了,难道那个幽冥是假冒的!那真正的幽冥没出现的原因就应该是察觉了袁荣没有实际价值。所以直接放弃了?只见王晨瞳孔放大。

立马拨通了袁荣的电话。

“老袁,你还记得六年前的事吗?”

“不是幽冥被抓了吗?怎么了。”

“我觉得那个幽冥是假冒的。”

电话那头袁荣沉默了几秒“有可能,毕竟在门口布置炸弹就完全为了让绑我这件事不外传。即使后来失败了我也没再次受到威胁。”

“对,我觉得里面确实有问题,那个森林狼呢?”

“森林狼在两年前失联再无出现的报告。”

“我觉得有必要让暗箭查查了,我觉得里面的问题不小!”

王晨挂断电话后望着天空。他不清楚未来还有多少困难等着他,还有多少潜在的敌人,多少威胁等着击垮他。

“哎!”王晨长叹一口气转身回房睡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