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暗流涌动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2872字
  • 2021-07-31 20:27:38

一个小时前。

环太集团亚太区,程震接到报告之后,立即上报总部董事会,申请派出环太安保部队前往。

这事立即汇报到王晨和袁荣那,王晨觉得这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决定让暗箭带队前往侦查,情报部队副队长暗影留在国内继续开展工作。

由于事出周五下午,王晨和袁荣都有时间,王晨立马把袁荣叫到自己的书房内,打开了家里的早已准备好的远程指挥系统。

看着袁荣进来之后王晨按了一下桌面显示器,四周墙壁中发出异响三十秒后,整个书房全部被封锁。办公桌对面书架瞬间变成了一块黑屏。

王晨继续操作,两道荧光天花板上投到那道黑屏上。黑屏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图案,环太安保的海蓝利刃徽。

一道冰冷的女声传来。

“请验证使用者音频。“

王晨首先验证:“使用者王晨,环太安保最高执行指挥官“

“使用者袁荣,环太安保作战参谋长“

“系统识别成功,拥有最高使用权限,现接通前方作战指挥部视频。“

屏幕上显示出现场的画面。

位于马来西亚的指挥部内,带队指挥官飞狐看见王晨和袁荣上线了,立马向王晨和袁荣抬手敬礼,王晨和袁荣回礼。

“现场情况怎么样”

“不是很乐观。”

“那看来只有准备在那了”

“老大,这是十分钟前的照片。”

王晨看着屏幕表情有点浓重

“放大照片”

“老王怎么了”

“那个标志你不熟悉吗?”

“蝎子!”

“不可能啊,蝎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看来是有人复辟了蝎子或者冒名顶替,动机有可能也是被指使的,飞狐,暗箭还有多久到?”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估计还有三个小时到。”

“你带有多少兄弟?”

“我这带了三只特战小组一共三十二人,与三支强攻组,六辆虎式突击车,三架黑鹰以部署到位。作战计划正在研判中。”

“好,等情报部队把情报提交了我们就行动,通知下去,在总攻命令下达之前让在现场的情报部队的人立马行动起来,顺便让他们把当地政府的嘴给封了。”

“明白。”

王晨袁荣也没闲着,一直在讨论现场情况和那个神秘财团的目的,飞狐也把现场情况及时上报,方便决策。

另一边,暗箭在飞机上处理着从全球各地飞来的情报。一步步的给找出来,可是在暗箭查到组织之后却发现这个被幕后金主在两个月前就抛弃了。

“什么!两个月前就被抛弃了!”王晨相当意外。

“嗯,最后一次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和那个幕后金主的通话记录被找到了,那个幕后金主的声音正在通过计算机解密,出来的结果可能与原声有些出入,我们还提取了之前他们的聊天记录,正在把声音通过比对找共同点。

老大,组织头目和骨干人员的资料已经发给你了,你和袁参谋好好研究一下。”

“好,你去忙你的吧。”

随后一个文档出现在王晨桌面上,王晨和袁荣认真判读每一条信息。

“嗯,儿子复辟老子的事业,你看被资助前与被资助后的他们组织的装备对比,就可以发现那个集团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

“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对手有支持他们呢。”

“老王,我有个假设,看来对手要出硬牌了。今天的突然袭击和一年前的很相似,可能是为后面的行动做准备袭扰。”

“嗯,确实有这种可能,那我们下一步该防范什么呢?我觉得这是对我们的挑衅,”

“那按这个思路来的话,那就要涉及我们在造纸业,生物科技,航海业的对手与潜在对手。那我们下一步该防的就是航运。”

“那南非钻矿呢?”

“那个安排单独调查,因为我觉得更像是单独雇佣作案。让秘密部队去黑市里去碰一下。调查这么多年了,却把这个可能给遗忘了,确实不该。”

“嗯,我觉得这事只能让暗箭调查,如果让那个企业联合体在公司内的眼线知道了那我们的调查就前功尽弃了!”

“嗯,确实。还有让我们自己的企业准备好接受冲击,我觉得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先这么安排下去。”

“嗯。”

袁荣立即按王晨的吩咐安排下去,而王晨坐在办公桌前,两首抱拳,额头靠在上面,看似在休息其实脑袋里在飞速运转。

看着袁荣安排完刚刚部署的所以事务后,王晨缓缓的抬头,从嘴中流出一个字。

“打”

“准备进攻了吗?”袁荣有点惊讶。

“对,打一个措手不及”

袁荣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离出事大概过去了三个小时了。”

“如果等情报部队提供情报的话肯定还要等一两个小时,我们的部队那时候会松懈的,现在是最好的时间。”

“嗯,有道理。”

王晨再次呼叫在现场的飞狐。

“飞狐,三个现场的作战计划传上来了吗?”

“老大,可能再等十分钟,是准备动手了吗?”

“对,并做好外围的一个警戒。”

“了解。”

二十分钟后总攻命令下达到三处现场。

下达总攻命令后,并不是如大片中的一样,瞬间枪声大作。

三个现场同时发回喜报,王晨和袁荣都松了口气。最重要的是厂区内目标的全部被移除,下一步就是对组织者的审问了,这都不用再让王晨担心。接下来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移除后患,就如在马卡雷那的事情的处理方法一样。

当晚,马来,爪哇尼亚,暹罗,三国的驻地安保部队联合当地警方对那个组织的所有发动突击。

王晨和袁荣在行动结束后回到房间安稳的睡去,但是在马来,爪哇,暹罗,今晚又是多少人的不眠夜。

周六一早,一条短信吵醒了王晨,王晨打开手机查看暗箭发来的短信

老大,隐患被全盘拔起了,头领和骨干正在押戒在环太安保部队的军营中审理。

王晨看完短信后,露出狡黠地笑容,打开电视

“本台记者在马来西亚的报道示,本次行动极大的鼓舞了打击犯罪的决心,为社会和平做出了贡献,以上是本台记者从吉隆坡发回的报道。”

过一会一份更为详细的统计数据发在王晨手机上。王晨认真阅读了这份统计数据,并拨通了袁荣的电话。

“还在睡啊,昨晚的行动中我们的成效斐然。“

“咋了?“

“我们无死亡报告,就轻伤了八位兄弟。”

“不错不错,那看来我们的训练方法没错。”

“嗯,然后头领和骨干在我们的军营中享受着人间美梦呢!”

“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袁荣清爽的笑死:“还是叫他们仁慈点吧,可能还是有些是无辜的。”

“嗯,你继续睡吧。”

王晨挂断电话后感觉心里感觉很踏实,因为这是第一次可以抓住那个财团或者是企业联合体的蛛丝马迹。

如果信息有用的话会对环太有巨大的帮助,也对王晨完成自己的梦想有巨大的帮助。

环太安保驻暹罗军营地下牢房,常年不见天日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了整个牢房,虽然有大功率换气扇,但是在空气中还是存在着淡淡的血腥味与蛋白质被烧焦的味道。

飞狐无视那些从铁栏杆中伸出的无力的瘦骨嶙峋的手,带上头套跟随着卫兵快速走向牢房最里面的审讯室。

一开门,一个遍体鳞伤年轻男子两眼无声的瘫坐在一张木板凳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身上还有被烙铁烙下的伤痕,两肩上的伤口还在慢慢趟着血。

在过去的八小时里他接受过不下五次的水刑,被有倒刺的辫子鞭打过,被烙铁烫了不下十次,双手双脚已经骨折。全身完全没有力量来支撑这个身体。

他明白了,由于他的莽撞带着全门的兄弟遭受生不如死的酷刑,他明白了他被他叔给利用了。想到这些,眼泪开始往下淌。

他决定了,要把知道的全部说出去,毕竟是他先惹的人家。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弥补吧,最后他也希望能为他报仇。

“我...我说。“这几个单词艰难的从他嘴里蹦出来。

“觉悟了?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了吧!“审讯员问道。

那男子用尽几乎所有的力说:“我...我知道了,我也是被利用的,我说我全说!“

站在一旁的飞狐拍拍审讯员的肩膀,审讯员立即明白了飞狐的意思,叫着两个卫兵把那个年轻男子一左一右从木椅上拉下来,拖进医务室。年轻男子也在那时失去了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