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阴谋
  • 捷蓝之全球阵线
  • 众旅
  • 3425字
  • 2021-07-08 09:18:19

袁荣自从进入环太之后一直跟着王晨,自然有亚太几个主要分区的总负责人的电话。

但是让袁荣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打电话过去问责结果这个电话居然打过来了。

袁荣接起电话

“程经理有啥事吗?”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CEO是吧!”

“对,有事吗?”

“是你叫调查吴威的吗?”

“对”

“叫你们总部直派执行董事接电话。”

“他哈,人都没来过公司你叫我咋办?”

“行,你们真行,总部直派执行董事都没来报道过这事我会向总部反映的。”

“我打电话来就是叫你们别打吴威的主义,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了。”

“行啊,看来程经理也想趟这潭浑水啊。那我就奉陪到底。”

“行,我会向总部反映你们的作风问题。你们等着。”

程雄气愤的挂断电话,坐在电脑前起草一份名为《关于捷西航空CEO与直派执行董事工作作风问题》的文件。

袁荣被挂断电话后嘴角微微上扬,马上给一个美国号码打去:“你们别管亚太区经理发来的举报文件,此外好好调查亚太区高层的情况,三天后我要结果。”

“明白了。”

广州,环太集团亚太区总部,吴楠心想这事没这么简单,马上吩咐下面的人去查一个人的资料,不出十分钟王晨的伪造的身份资料就摆在桌上。

吴楠看着只有薄薄的几页,大致看了一下,心中有了答案

原来这个王晨是袁荣的跟班,但是两人的关系很好,倒是可以拿王晨下手让袁荣屈服,毕竟都是普通家庭出身,这点还是懂的。

吴楠拨通了自己秘书的电话:“帮我查一下那个王晨现在在干嘛?”

“那个,吴总,哪个王晨?”

“你不可能去查王家的公子啊,那个我更惹不起,就是那个捷西航空的副驾驶啊!”

“好”

另一边,王晨虽然在飞机上但是从叫袁荣准备假资料上就有预料,吴威背后不止他爸就能一手遮天,里面搞不好与北太平洋航运有关。等飞机平飞后王晨的思绪回到三年前。

三年前,环太集团旗下的环太船舶的股票被恶意抛售致使造船厂宣布破产清算。让美国造船业为之震惊。

环太的高层除了震惊外也很疑惑,毕竟有能力买下环太船舶百分之六十股份的财团实力肯定比环太强,但是为啥要和环太过不去呢。这事还没完

一年后,环太集团在南美的钻石工厂被装备精锐的武装组织袭击,环太安保部队的一个营全员阵亡。开采出来的钻石直接被抢走,直接经济损失超过十亿美元。于是环太急忙把在南美的重要产业回撤资本全部在总部手里。

而吴威也是在13年被空壳公司套住,导致捷西一大笔公款被挪用,幸好总部及时发现并堵上。而吴威事件更像是一个警告。

14年环太纸业位于马卡雷拉的伐木基地遇袭,虽然环太安保肃清了背后的黑手但是还是留下了谜团,更多迹象表明是故意袭击环太。

同样是14年环太的发家产业环太远洋的一艘名为环海霸主的集装箱货轮上发现两个环太生物所属的集装箱内装有共六十具人类尸体,手段极其残忍。

然后环太生物被指非法进行人体试验,但是事发当局介入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此案被列为屠杀只有作案凶手被抓,但是主谋依旧逍遥法外。

这五起事件都指明有一个实力相当强大的财团正在对环太集团进行打压,但是起因没有一个人知道。

之后环太集团委托环太安保的情报部队暗箭介入全面调查,在黑道和白道搜寻这家空前强大的财团的所以信息。但是最后总结起来不超过三十张A4字大小的调查报告。

袁荣的监察部门从13年起开始接到大量举报而且被举报的对象都是一些重要位置的一号或者二号人物。

但是调查确很少是真实的,袁荣隐约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像有人故意挑拨。

袁荣秘密上报后董事局开始慢慢转移资产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有传言说在环太的一个秘密基地里深藏在海底。

王晨想来想去,的确吴楠与吴威两父子被人利用了,指向都是那家隐秘的大型财团。但是起因是什么,会不会是家族仇恨还是商业竞争?这个问题从这一系列事件的开始就困扰着王晨。

一旁的杨昊看着王晨愁眉苦脸的样子关心的问:“小伙子,你咋了?”

“啊“王晨被杨昊的问题惊醒来:“没咋,就是家里面有点事。”

“和女朋友吵架啦?“

王晨被问的哭笑不得:“杨哥,我还没女朋友呢......“

“行了,不逗你了,我们马上要降落了,准备一下吧。“

王晨收回思绪为降落做准备。

与此同时,袁荣站在三十二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向前眺望,面色凝重。

王晨与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查出那个神秘财团,他也隐约觉得吴威与吴楠两父子与那个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是吴威和吴楠都只是一颗棋子而已一旦被环太开除就一定会被弃用。但是种种迹象表面公司里面一定有位居高层的卧底。那会是谁呢?突然,一阵敲门声把袁荣打断。

“财务吴总监要求要见你。”

“哈?“袁荣相当吃惊“他人呢?”

“还在楼下。“

“让他上来。“

袁荣也不知道吴威这个时候要见他到底是哪一出,但是或多或少有一些突破吧。几分钟之后吴威走进CEO办公室。吴威有些慌张,不像是袁荣平时见到的吴威。

“吴总监有什么事吗?“

“袁总,我这几天好好想了一下,我...我被人因为那事警告了!”

袁荣听到吴威这么一说,脸色一变脸上写满了严肃,但几秒之后又恢复到原来的微笑:“吴总监可以给我好好讲讲吗?”

“那个,袁总,我感觉这不安全。”

“那你跟我来。”袁荣带着吴威急匆匆的离开办公室向楼下地下车库走去,吴威的冷汗也一直流个不停。

袁荣拿出车钥匙打开停在前面的奔驰G63待吴威上车后快速向郊区驶去。

袁荣这么干的目的是他们被跟踪了,自从出地下车库一辆黑色的凯美瑞就一直跟着他们,最近距离不过一个车位。

袁荣带着那辆凯美瑞的人在绕城高速上来回兜圈子,终于在一个小站把那辆车给甩掉了。

随后他们下高速后把车停在一处湖边。

“吴威你说吧,为啥那车人要来找你。”

“袁...总,这事还得从上周六说起,我当时给我父亲打了电话说了这两周的事。刚挂断电话出门就看到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我撕下来一看,原来是警告我别去招惹你和那个从未谋面的执行董,我觉得很奇怪就没多管。周末我出门买东西,但是刚出门就被打晕,等着醒来我发现头上蒙着黑色的袋子,那些绑架我的人说:‘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不要去惹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背后的力量你根本想不到。’

之后我再次打晕然后我被丢在家门口,然后今天早上上班就发现有人跟踪。”吴威回忆起来冷汗直流。

袁荣听得脑袋里一团黑线:按照对手立场来说,不应该现在就弃用吴威啊,暗箭那边我也没命令警告吴威啊,难道还有势力来插手这潭浑水吗?那既然不是我的人也不是对方的人那就先这么观察着,看看后面的情况咋样。

袁荣狡黠的看着吴威:“吴威啊,我恭喜你彻彻底底的搅入这潭浑水了,你们这些棋子很有可能在没用之后立即抛弃,甚至还有生命危险,你既然知道了一些事,我建议你最好别把你知道的说出去。”

“袁总我明白我明白。”

袁荣把车向公司总部开去,可是那辆黑色凯美瑞换了一个车牌后又再次更上来,袁荣在后视镜发现之后还是径直的向公司开去。在公司大门前让吴威下车,然后自己开车继续离开,袁荣继续关注这那辆黑色凯美瑞。

那辆凯美瑞发现吴威下车之后并没有放弃追踪而是继续跟着袁荣的车,一直跟着袁荣来到一个废弃的露天停车场里,车里的四个蒙面大汉与袁荣好似都领悟了对方的意思。都下车走到车道上

“小子,你什么人,吴威给你说了什么?”

袁荣哭笑不得,心说:连我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来找我麻烦。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真的想掺和这潭浑水吗?这潭浑水到底有深,现在没人清楚,如果你们真的想掺和我也没意见,只是死像肯定很惨。”

“小子你很狂啊。”

“算辽算辽,给你们留条生路。”

随后袁荣拿出手机拨通暗箭小组的电话:“行了,你们别藏了出来吧,放别人条生路。”

袁荣刚挂完电话,外面纯黑两辆丰田埃尔法冲进停车场,成人字形的把凯美瑞的后路堵死。

一辆埃尔法的后座上下来一个身穿全黑作战服的年轻的欧洲面孔,径直的走向袁荣。

“老大咋处理。”

“把他们的身份文件全部丢给他们,然后继续给我查那家空壳企业。”袁荣说完摆摆手向自己的G63走去。

暗箭叫车上的人把这四个蒙面大汉的身份资料亲自发到每个人手上。看着这些资料,领头的蒙面大汉冷汗直流,他终于明白了刚才那小子说不要让他们趟这潭浑水的原因了。

这趟浑水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去趟。

袁荣慢悠悠开着车回到公司,袁荣知道了所有的内幕之后叹了口气,回到公司坐在椅子上发呆。

她既然是为了自己父亲复仇,但是为啥还要帮自己的前夫呢?搞不好她父亲也是一个突破点。

十八楼财务总监办公室,吴威呆呆的看着外面的街景,他不能明白她那么恨他但是在最后还是帮了他,之后又回忆起13年以来的所以事,渐渐发现自己步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潭之中。吴威拨通了吴楠的电话。

“爸,我们好像被拉着进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潭了。”

电话那头愣了几秒“你是不是知道些啥了。”

“不知道,但是13年那事以来那些被我们看成巧合的事更像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