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观潮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3568字
  • 2022-06-24 14:47:55

东边的天刚蒙蒙亮,大地上薄薄的雾气也还没有散开。

早上七点多,一辆白色大巴车在申嘉湖高速上行驶着,车厢里倒数第二排左边坐着一对男女,男的靠着窗户闭着眼看样子已经睡着了,女的就依偎在男的肩膀上,两人正是一起回海宁的于小十和时意。

时意小鸟依人的靠在于小十身上,抬头看了看于小十略带疲惫的脸,时意又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美妙的时光。

昨天晚上。

于小十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客厅的灯被人打开了,于小十翻过身来就看见时意走了出来,看上去还是有点醉醺醺的,东倒西歪的走到客厅坐在于小十身边。

“小意你怎么不睡觉啊,是不是醉的难受?”于小十赶紧坐了起来,一脸关心的问道。

“今天早上好像有些事没做完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时意好像瞬间变得清醒了,其实是因为她本来就没有醉,然后一下就把于小十扑倒在了沙发上,然后就涉及哲学不宜描述了。

……

湖州丽佳景园小区

慧慧早上起来正从屋里揉着脸出来,转眼看见时意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慧慧很纳闷,嘴里念叨一句:时意姐咋醒那么早?

慧慧边说着边往时意屋里去,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屋里的画面有点出乎意料。

床铺的整整齐齐就是床单没了,褥子上的薄被子也叠的方方正正,床头柜和窗边的桌子本来应该放的是一些时意是生活用品,但是现在上面非常干净,只有床头柜上有一张纸,上面是时意写的一段话:

“慧慧,小兰

当你们看见这张纸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湖州。我也不想搞得跟诀别一样,有空还是会找你们玩的,而且电话也可以常联系。你们开学一定得好好学习,我肯定会去你们大学的,到时候可别嫌弃我啊。行吧,不多说了,祝你们在大学能找到命中的他,可别丢咱们6401小分队的人呐。”

慧慧看完有些难过,又走到小兰的房间门口把小兰喊了起来,把那张纸递给小兰,两人都沉默了好久,最难言,这离别。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

大巴到站,时意喊醒了于小十,两人如同深陷沼泽一般,挪了一分多钟才从车上下来,刚一下车就有一堆“面的”师傅过来拉活,问人是否坐车,拉生意的。

不过这说是“面的”,但其实不是“面的”,因为前两年国家大范围的“扫黄”,黄面的基本都被淘汰了,只不过是“面的”叫着习惯了。现在大部分都是奥拓、捷达一类的,好点的夏利也有几辆,至于桑塔纳在这种地方基本见不着。

于小十背着个蓝色的大布包,里头都是时意的衣服,大包鼓鼓囊囊的,于小十背着都感觉有些吃力,看来女生衣服多是不分年代的。当然时意也不轻松,挎着一个棕色大皮包,皮包里主要是些化妆品、首饰之类的,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远远的看这两人,就像是从外地打工刚回来的,早上五点多就出门了,都没怎么收拾,所以看起来略显憔悴,尤其是于小十。

“滴滴……”

一辆车慢慢停在两人身旁,按了按喇叭,而开车的的正是袁活之。

“老三,愣着干什么,赶紧上车啊。”

“军师你这可以啊,都开上桑塔纳了。”

于小十把行李都放到后备箱,跟时意一起坐在车后座,然后慢慢摇起车窗,挡住行人投来的羡慕目光。

……

会议室的长桌,中年男子和年轻男子对面坐着,两人相隔八米左右。

“后藤先生,不知道你来我这里所为何事啊?”中午男子就是吴中正。

“吴老板,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的,不知吴老板可愿听呢?”后藤圭太靠在椅子上,说完话时露出一丝略显阴险的笑容。

“后藤先生,你但说无妨。”

“那好,我来就是要告诉你,白琪很快就要完了,我不希望到时候有人给我添麻烦。吴老板,你懂我意思吧?”后藤说完便往门外走。

“懂的懂的,后藤先生您慢走。”吴中正此刻就像一个小弟一样,起身弯腰目送后藤圭太的离开。

等到后藤走后,吴中正一脸深沉的看着窗外,嘴里念了一句:

“什么玩意儿,还想扳倒白琪,真是个毛头娃娃。”

吴中正明白后藤圭太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毕竟是出生在商人的家庭,所以有一种奸猾的气息。而且扳倒白琪,也并不是说大话,其实以后藤在日本的实力,碾压一个白琪还是非常轻松的,所以吴中正现在担心的是白琪,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后藤会做出什么。

……

中午,白琪与几个朋友坐在占鳌塔里,看着水面平静的钱塘江谈笑风生。

“白小姐,听说这占鳌塔是观潮的绝佳去处,可是现在离大潮的日子还有好几天呢,不知道您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哈哈,其实这水面看似平静和谐,但也只不过是惊涛骇浪前的序曲罢了,真正的大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同座其他几个人都互相看看,眼睛里多少带点疑惑,都大概知道是有大事发生,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大事。天该聊还是得聊,可这些人心里都多少有些不安,只有白琪安然自若,聊天、喝茶,时不时还看看江面上的行船,跟没事人一样。

“叮……叮……”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几人的谈话,白琪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白琪的神情渐渐紧张了起来,直到快挂电话时才恢复正常。

“大戏要开演了!”

……

于小十和时意坐着袁活之的车很快就到了家,袁活之刚把车停下就主动给于小十开车门,然后还帮两人的行李给拎下来,态度非常的殷勤。

“军师,你今天有点不对啊。”

“嘿嘿,想问你俩个事。”

于小十和时意相视一笑,就知道无事怎么会献殷勤,两人就打开门把东西先放进来,袁活之把车停好也赶紧跟了进来。

“二哥说吧,有啥事需要我们帮忙的,我跟小十肯定尽力。”

“这个……”

“军师,你现在咋婆婆妈妈的。”

“我其实是想跟小瑛她……”

“表白?”

“是想跟她求婚。”

“啥?”

于小十是非常不能理解,因为平时在社里几乎就不说话,而且一度传出的消息都是杨小瑛喜欢袁活之,而袁活之并不太感冒,所以他现在想要求婚是于小十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是,我说军师啊,你不是一直对小瑛不感兴趣吗?”

“那是因为小瑛比较害羞,不让我公开,其实我俩已经谈了很久了。”

“行吧,所以你是想让我跟小意咋帮你呢?我也没求过婚。”

“策划策划呗,我身边也没几个朋友,你们就帮我出出主意就行。”

“那没问题,正好我也学习学习,积累点经验。”

“好嘞,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

“咣!”

深夜的办公室里,一个玻璃杯被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它的人在屋里急躁的来回走着,身边站着几个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此人便是后藤圭太,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实施了一套扳倒白琪的计划:

先是在股市上暗箱操作,让股民大量抛售白琪公司的股票,他再大量收购,好拿到一部分股权。然后就是对白琪公司里除了白琪的所有股东进行威逼利诱,使其把股权转让给他。最后拿下三分之二的股权,直接把公司注销,让白琪垮台。

后藤的计划可以说非常阴险,如果阴谋得逞就可以直接让白琪元气大伤,可能再也不能东山再起了。可是当后藤把所有能收回的股权加在一起才发现,他所拿到的股权只有百分之五十七点多,这离三分之二可还差着远呐。

后藤用了整整十天的时间,到头来还是没有搞成,不过冷静下来以后后藤才突然想到,白琪手里也才只有不到三成的股份,剩下不还有百分之十嘛!

想到这里后藤赶紧去查那剩下的股份到底在谁手里,但是查出来后却有点令人有些意外,因为剩下的股份竟然在一个小超市手里。

显然这只是一个幌子,找出背后的真正的实控人才最重要。后来还真让后藤找到了这个背后的实控人,是于氏药业。

后藤还是一如往常去威逼利诱,但都行不通,因为于氏药业的体量不是白琪能够比拟的,就算是后藤家族那个Panasonic的分公司过来也只能是谋求合作,哪敢造次。

碰了一脸灰的后藤这才在办公室里怒摔水杯,而且不管怎么盘算最后都是无能为力。而就当他都想着要不要就这样回日本时,突然心生一计,阴险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脸上。

……

皓月当空,八月中秋的前一天。

白琪在盐官海神庙边散步,这十几天她一直就住在盐官,早些年她在这里买了块地,盖了栋小别墅,每逢钱塘大潮的时候她都会提前来盐官住上几天。

走着走着,不由得又想起那日在占鳌塔上的电话,那时候后藤正在大肆的收购股权,不过在知道王齐把他百分之十的股权转给于志明时,白琪便安心了。那日与白琪在塔上喝茶的几个都是已经被抢走股权的股东,每个人都保留了后藤威胁他们的证据,现在就等于志华那边的消息了,后藤如果真没什么其他招数要回日本的话,这边就立马将其拿下。

白琪抬头看着天,一丝游云遮在了月亮上,像是划开了一道伤。

……

时意来海宁也快半个月了,白琪让她暂时就待在家,等这一段风波过去之后再去白琪的酒楼工作。然后这十几天跟于小十如胶似漆一般,搞得于小十每天上班都心不在焉,始终想着家里的时意。

有时候时意也会去杂志社玩,她就发现一个人有一丝异样,那就是沈慧俐。

因为论容貌身材沈慧俐都要压时意一头,聪明程度也不输于时意,而且好像对于小十有些图谋不轨,这就让时意有点头疼了,虽然于小十每次都解释说她就是那样的人,对很多男人都是那种感觉,以此来让时意放心。话虽如此,但疑心还暂时不能放下。

傍晚,零雨杂志社。

工作了一天的于小十疲惫的趴在办公桌上,眼睛盯着手表指针,准备着下班赶紧回家,毕竟家里还有一位等着呢。

“小于,这还没下班你就开始消极怠工啦。”

沈慧俐也是刚忙完手头的活,注意到身心俱疲的于小十,便开口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