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还有我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4464字
  • 2022-06-24 10:49:53

中安桥,中安公司大门口的桥。

早上七点,门口就已经熙熙攘攘的站满了人,人群里除了员工竟还有一些西装革履领导级的人物。

“这是谁要来啊,搞那么大阵仗,那几个厂里的老总都过来迎接。”一个大眼睛矮矮的员工对着身旁另一个老员工说道。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来头肯定不小。”老员工侧下头说道。

……

某家宾馆顶楼三号房间门口,一个黑衣人贴墙站着,手里还耍着一把蝴蝶刀。

突然房间门被打开,房间里的人对着黑衣人说了几句日语,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屋里的人正是后藤圭太,他已经收到消息说白琪去了湖州中安公司,他想到这种小公司不足以让白琪亲自跑过去,所以刚才跟门口黑衣人说的话就是让他去备车,后藤也要赶过去看看。

此刻白琪的车已经来到了中安桥头,就看见门口原本吵杂的人,突然全都齐刷刷的列成两排,目送白琪的车进到公司。

于小十从车窗往外看着,直到车都已经开进去了却还是没有看见时意的身影。

“白老板,您请。”说话的是中安公司董事长吴中正,也就是时意的大舅,走到白琪车旁边给她开车门。

“怎么敢让吴哥你亲自给我开门啊。”白琪下了车对着吴中正说道。

“小事情,走吧,去我的办公室谈谈,这位是?”吴中正看到和白琪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小伙子。

“哦对了,这个小兄弟叫于小十。”白琪介绍道。

“于氏药业?”

“正是。”

“于大少爷好!”

吴中正赶紧对着于小十微鞠一躬,他身后的几个领导干部也赶紧对着于小十鞠了一躬。

不过吴中正这么客气是因为这里有事,客书君当初给了他一周期限,幸亏时意回去了,约谈客书君,之后不知道为何,客书君确实没再提过收购的事,只不过打压确实还在。

吴中正知道这一道是缓过来了,可是公司不赚钱终究不是办法,但又不能直接去求自己的外甥女婿,所以他看到于小十这次亲自来了,这其中必有解救之法。

“吴叔,不用那么客气的,能不能让我在你这转转。”

“自然无妨,小王你带着于少爷四处转转。”

吴中正口中的小王是他的女秘书,二十来岁的样子,为什么吴中正会让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孩子当他的秘书,答案显然就在这个秘书身上,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里面的纽扣白衬衫解开了两个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热,脚下一双亮黑高跟,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学生,反而有点混迹职场多年的意思。

“请问,财政部时主任的办公室在哪啊?”于小十问道。

“B楼的三层,要我带您去吗?”王秘书看着于小十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倒也没用她那谄媚的身段,对着于小十毕恭毕敬的说道。

“有劳了。”

王秘书带着于小十先上了C楼,因为C楼和B楼是相连的,中间有个通道可以来回走动。

C楼是生产车间,而且只有三层。于小十跟着王秘书进了C楼,发现整个地面都是绿色的如橡胶一样,走在上面感觉摩擦力很大,上到二楼就看见一条条流水线还没有全部开动,有的流水线头已经堆上几层箱子了,而有的则灯都没开。

上了三楼那个跟B楼连接的走廊,走廊四周都被蓝色玻璃封闭上了,所以于小十在走廊里走着基本看不见太阳。

“劳烦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于小十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抬头看着每个办公室墙上的标识,一路过来什么科长、处长之类各种职位应有尽有。于小十就这样慢慢的走着,终于在左边的一个门框上方看见了“财务部主任”的牌子,应该就是时意的办公室了。

于小十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两手扒在门边的墙上,脑袋慢慢地移动直到眼睛能够看到屋子里面,看到时意正趴在桌子上面睡觉呢。

于小十又轻轻地挪着脚步,像个贼一样慢慢的走到桌子旁边蹲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蓬乱头发下面那张让于小十朝思暮想的脸。

“肯定又是晚上想我想得没睡好。”

于小十自恋的想着,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每天时意八点下班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跟于小十聊天,一般都要聊到十一点左右,然后为了不影响于小十第二天上班,时意这时候就会让于小十睡觉了,于小十这没心没肺的肯定就是甜蜜的睡去了,可时意往往还要再辗转很久。

于小十继续在桌子旁边蹲着,一脸幸福的看着时意。

“小十……小……”时意嘴里还念叨着于小十的名字。

过了一会儿,时意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的脸,整个人还是一副没睡好的状态,扭头看见桌子旁边蹲了个人,此时她的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缓了一两秒才意识到那是于小十,然后整个人直接扑了过去,把于小十撞得险些躺在地上。

“呜呜……你怎么来啦……”

时意抱着于小边哭边说着,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此刻的时意已经不是平日那个善解人意对实习生很好的大姐姐,也不是在公司叱咤风云的财务主任,她只是一个女孩,一个需要人爱、得有人宠的小女孩。

“不哭哦,我这不是也想你了嘛。”

于小十也不是没有白琪带着就不来了,他只是想先在这边努力工作,让时意明白他是知道上进的,但其实完全可以两头都顾着,他去湖州或者把时意接过来也都可以;而时意就非常明白于小十的想法,所以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在海宁自由的玩耍,可她没想到这相思之苦那么难以承受,所以两个人的想法导致了这次见面会产生如此效果。

于小十抱着时意坐在椅子上面,让时意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不在你身边这段时间,有没有别的小姑娘让你动心的呀。”时意胳膊搭在于小十的肩上,眼睛看着别处装作毫不在意的问道。

“肯定没有,能让我动心的只有你。”

“那要是碰到和我长得很像的呢?”

“再像也不是你,我不会看错的。”

“那万一有比我漂亮的,还比我更喜欢你的怎么办?”

“不会吧,不过就算有那她也来晚了。”

“说的倒是好听,我不在身边,你不是想怎样就怎样喽。”

“那要不你就搬来海宁吧。”

时意终于听到她想听的话了,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着怎么和于小十说,而现在就正是一个好时候。

“是你心里话嘛,你应该不太愿意吧。”

“我怎么都行,只要你开心。”

“那行吧,晚上下班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去海宁。”

“都听你的。”

“那就……唔……”时意话还没说完,于小十就吻了上去,而时意也闭上了眼睛,认真感受着于小十那贪婪的爱……

董事长办公室。

白琪说了后藤的事情之后,吴中正沉思了良久,手里的烟烧到了头而他却没有要抽的意思,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画面如同时间定格一般。

“你我都知道,后藤如果搞点小动作到也还好,但他要是玩大的就麻烦了,毕竟他确实有那个实力。”吴中正的话打破了僵局,而手里烟的烟灰也掉在了地上。

“是啊,搞搞一些小品牌无所谓,他要是收购那种大的生产制造商,咱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白琪一脸无奈的说道。

“除非整个浙江都不理他,其他没有法子了。”吴中正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哪有那么容易,缺钱的厂子多的是,以他在日本的势力和财力,完全没有问题。”白琪点上一根白万说道。

“这种事其实上头会管吧。”吴中正挠了挠头。

“现在形势是大开放状态,要是玩阴的,或许等有几个企业倒了,上头才会反应过来。”白琪无奈地说道。

“等会让小意去海宁吧,别让她掺和这事了。”吴中正从窗户看向远处的B楼。

“让她走怕不只是因为这事吧。”

“唉,君潭那个姓客确实让我头疼,虽然那次是小意出面拖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但也不能总影响人家小两口过日子对吧。”

“这个倒是简单,其实就是你外甥女跟客书君的事,所以我不想掺和,不过你要实在没办法,我去找于老二。”

“那就谢谢白总了。”

“行了,咱俩就别客气了,走吧,咱们去看看那两个孩子。”

白琪让吴中正带她去时意的办公室,五分钟左右两人来到了财务部主任办公室门口,正好看见于小十跟时意在屋里亲热。

“咳咳!”白琪在门口咳了两声,打断了于小十那邪恶的行为。

看见白琪跟吴中正站在门口,于小十瞬间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虽然还没进行那一步,不过第一想法还是把时意的外套给她披上,这俩热火中烧的年轻人终究还是知道害臊的。

“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在这亲亲我我成何体统啊。”

吴中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两个人手忙脚乱整理衣服。

“舅舅你怎么来了呀。”

时意看见吴中正来了,顿时脸变得通红。

“我来的很不是时候吧,但是你有男朋友的事怎么不跟我说?”

“我这不是正要跟您说嘛。”

“哦,是嘛,不过你也算长大了,我觉得你可以出去自己闯荡了,你认为呢?”

“啊?人家还是一个小女生呢,我可不要去什么闯荡。”

“反正我是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喽,马上就给我去办离职,我可不养着你了。”

“舅舅你不管我,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怎么办呀。”

外甥女时意、舅舅吴中正两个人一唱一和,其实吴中正的话是说给于小十听的。

“小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于小十搂着时意,看向时意的眼神中尽是深情。

吴中正看了看身后的白琪,两人相视一笑。

“那行吧,我这个外甥女就交给你了,小意,去人事办离职吧,然后回家好好收拾收拾,性子也收一收,到了海宁跟于少爷好好过日子。”

于小十本要陪着时意去人事部,却被吴中正留了下来,告诉于小十很多关于时意的事情,然后又灌输了一些男人应该有担当责任,于小十从头到尾每一句话都很认真的听。

“多谢舅舅和我说这些,哦对了,白姐,我明天才回去,你就不用送我了。”

……

湖州丽佳景园小区。

六栋第四层6401房间,也就是时意跟朋友合租的房子,想着要跟于小十去海宁住,时意满心欢喜的回来收拾东西。

到了四楼时意领着于小十进到屋子里,刚进去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两个穿着大体恤、手还在不停的往嘴里塞着薯片、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的女孩,看样子应该就是时意的两个合租室友了。

“哇哦,姐夫好!”穿白色体恤,一头披肩发散着的女孩对着于小十说道。

“小兰你挺有眼力见嘛,慧慧咋不说话呢?”

“哼,有男朋友了不起啊。”这个慧慧看起来要比小兰安静,齐脖短发搭配一副圆框眼镜整个人更显文艺。

因为之前时意就跟她俩说过于小十,今日算得见真容,那一米八六的身高加上板正的身材,还有那有点冷漠却勾人心弦的脸庞,怎么能不让她们俩羡慕,所以慧慧才装作有点嫉妒的说道。

“好啊,慧慧你现在长能耐了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啊呀呀呀……”时意扑向坐在沙发上的慧慧,顺势压在慧慧的腿上,两人撕扯起来,不一会儿小兰也加入了战场,沙发上顿时一片混乱……

“小十,快救我!”

时意一个人肯定还是斗不过她们两个人的,没过多久就被两个慧慧跟小兰摁在了沙发上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就想喊于小十前来解救,然而还没等于小十上去两人就松开了时意,显然是对时意这种打不过就喊男朋友的行为表示非常的不满。

“略略略,就是欺负你们没男朋友。”

于小十看着眼前女生的吵闹,突然意识到,时意搬走之后慧慧跟小兰肯定会非常伤心,但是没有办法,时意终究还是于小十的时意。

中午吃过饭几个人午觉睡醒之后,觉得无聊想要打扑克牌,用贴纸条作为惩罚,然后到四五点钟的时候局面完全倾斜,于小十和慧慧脸上只有两三个纸条,而时意跟小兰的脸已经无处可贴了。

晚饭就比较丰盛了,时意亲自下厨炒了一桌子菜,又让于小十下楼买了些啤酒。

饭桌上慧慧跟小兰一直想灌于小十喝酒,想着两个人肯定能喝倒一个人,可于小十从小就能喝,上大学时候袁活之都喝不过他,所以很快慧慧和小兰就有点撑不住了,这时候时意早就看出来两个小家伙的心思了,开始替于小十还击,喝的也不少。

最后除了于小十其他三个喝的已经快意识涣散了,慧慧跟小兰扶着墙走回了各自的房间,于小十也抱起了时意回她的房间,不过在帮时意盖好被子之后,还是回到客厅沙发躺着睡着了。

本来平安无事的,突然客厅的灯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