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班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4149字
  • 2022-04-03 18:27:59

阳光暖和,树叶醒了。

“零雨杂志社”里,一个戴着眼镜的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前,正认真的整理着资料,这时沈慧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对着眼镜男说道:

“袁……袁哥,刚才王根又骚扰我,有一个人过来帮忙,结果王根叫了人,你快去看看吧。”

眼镜男起身就往外走。

“那人我不认识,挺高的得有一米八多吧,但是很瘦,王根那边五六个人呢,我怕……”

于小十这边看着沈慧俐跑了,而面前的矬子还叫了五个人,顿时有点慌了,初来海宁也不认识人,真打肯定打不过,也不可能拉下脸道歉。

“怎么着小伙子,现在怕了?刚才不是挺威猛的嘛,不是要英雄救美嘛,嗯?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儿。”王矬子叫了人瞬间气势就上来了。

“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男人,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那些小姑娘。”

于小十此刻也是强撑脸面,跑不过也打不过的,心里暗想着:“要是军师这时候在该多好啊。”

“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今天就让你看看得罪我王大爷的下场,哥几个揍他!”

“住手!”

只见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飞奔过来,从于小十身边极速掠过,抬起腿直接砸在王矬子的面门上,把王矬子踢得人仰马翻。

剩下的五个人一块冲向眼镜男,只见眼镜男腿如刀斧,狠狠地劈在一个人脸上,接着凌空跃起翻身猛的踢向另一个人,被打的两人刚倒地,眼镜男猛然进一步到剩下三人身前,一记回旋踢结束战斗。

“王矬子,不长记性吗?滚!”

王矬子一众人如同丧家之犬落荒而逃,而戴眼镜的人正是于小十的大学室友袁活之,有个外号叫军师,虽然自幼习武,但脑子却更出色一些。

“哎呦,老三不是我说你,就别学人家英雄救美了好吧,害得我还得过来救你。”

“唉!你就别笑话我了,噢,对了,那个女的也是咱们杂志社的?”

“这么快就‘咱们’杂志社啦?领导好像都还没同意吧,那个叫沈慧俐,挺标致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嗯?”

“我现在有妇之夫了好吧,别讲那些没用的了。”

说话的功夫于小十跟袁活之就回到了“零雨杂志社”,回到这个于小十毕业后的第一个正经的工作单位。

沈慧俐刚才叫了袁活之过去帮忙之后,一直在杂志社门口焦急的等着,看见他们回来就赶紧过去跟于小十道谢,然而方式却令于小十有点发怵:

“真是太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沈慧俐,你叫什么呀?”看见于小十刚把车停好,沈慧俐一把抓住他的手,随之又迈了一小步把距离拉近,用那双含情脉脉如春水的眼睛看向于小十。

“呃……啊,我叫于小十,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于小十被看的愣了几秒,然后赶紧把沈慧俐的手甩开,往后退几步还差点没摔着。

“于大哥,你怎么对人家那么不温柔啊,你救了人家,人家都想要以身相许了呢。”沈慧俐一脸娇羞的说道。

“沈小姐,好意我领了,真的不必如此。”于小十此刻心里非常想说:这也太奔放了吧,怪不得那矬子调戏你,你这样的那个男的受得了啊,唉!

袁活之就微笑地看着这俩在这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太知道沈慧俐是什么样的人了,于小十是肯定招架不住的,这回算是摊上事喽。

“好啦,别闹了该上班了,老三,我带你去二楼社长办公室。”

笑归笑,还是得正经点的。

“袁哥,我带他去吧。”女人说话时,尾音拉长一点真的是让人无法忍受。

“这个嘛……也行。”

其实袁活之觉得,不正经也可以。

上楼梯的时候沈慧俐非得拉着于小十的胳膊,说是走不动了,上到二楼之后直接就挽胳膊上了,说是不让挽就不带路了。

“社长,袁哥找的人我给你带来了。”把于小十带到社长办公室,又对于小十抛了个媚眼才转身离去。

……

HZ市高新园区,中安科技制造有限公司的财务部主任办公室里,时意背对着门,面朝窗户的坐在椅子上,看上去无精打采的,痴痴的看着手里于小十送给她的项链,眼神里尽是思念和委屈。

“主任……时主任。”一个小姑娘敲门进来了。

“啊,小丽你有什么事嘛。”

时意的思绪被进来的林晓丽打断了,林晓丽是这公司的一个小会计,因为时意很平易近人跟员工的距离感很小,所以林晓丽平时也能和她开开玩笑。

“我哪有事啊,我看是主任你心里有事吧。”林晓丽跑过去给时意捏肩,边捏边说笑道。

“就你知道的多,哎小丽,如果你跟一个男生刚确定关系,你会跟他同居吗?”时意问道。

“应该不会吧,有点太快了。怎么了主任?你还怕你男朋友跑了嘛。”林晓丽知道自从时意从海宁回来之后状态一直不对,应该就是异地的难受吧。

“唉,可是……”时意欲言又止,继续看着手里的项链入了神,眉头紧锁。

……

于小十来到社长办公室里发现屋里摆设很简单,左边靠墙一个长椅后面就一个书架,还有办公桌前后两个电脑椅。

“社长,你好。”于小十看着正低头写东西的社长说道。

“哦,你来啦,别叫我什么社长,叫我老邓就好。”社长邓海荣,准确的说应该叫总编。

四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十分精神,每天上班都穿着西装,小背头梳的很精致,被岁月雕刻的脸上依然泛着一股精气神,下巴的胡渣没有老气反而显得更沉稳。

“那邓总编我能在这工作不?”

“小袁推荐你来我自然放心,你先干个编辑,工资先算一千五以后看你表现再涨,走吧,我带你去工作的地方。”

于小十没想到这老邓那么大方,一千五百块的工资在别的公司最起码是个小领导了吧。

老邓带着于小十又下到一楼,因为二楼是些主编工作的地方,编辑部在楼下。

“来伙计们,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社新来的于小十,以后就是你们同事了,工作上多多照顾着点。”

老邓把于小十安排到原来老宋工作的位置。一楼有两排办公桌,每排十个座,桌子都是对着的。于小十在进门左边一排最里面的一个位子,左面就是墙了,对面就是杨小瑛,右边的一个男生叫汪泽加,厚厚的刘海下一副黑框眼镜,不太爱说话,看起来很老实,就是时不时看向跟他对脸的沈慧俐,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于小十跟他一楼的同事的工作就是把作者发到电脑里的稿件和邮过来的纸件,进行初步整理、汇总,然后交给二楼的主编由他们敲定,最后印刷,发行和出版。

零雨杂志社主要是出版文艺小文的,也符合于小十的文风,所以于小十想着有机会也把他自己写的东西发给主编,看看是什么效果。

于小十就这样每天过着上班忙着工作,下班和时意聊天的日子,很快这个八月就过完了,一切仿佛都是那么风平浪静,又好像是在酝酿变故。

……

月黑风高夜。

一辆红色保时捷Boxster如同闪电一般奔腾在马路上,后面紧紧跟着一辆黑色宝马Z8,两个放到现在拍卖价格也是逾百万的车在路上你追我赶,一点不把交警放在眼里,得亏这是个荒无人烟的路段,要不然以这俩车的速度早就被拦下来了。

保时捷上坐着的自然就是白琪,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日本的富二代叫后藤圭太,他的家族在日本有一个Panasonic公司的子公司,家大业大甚是有钱。

后藤圭太来中国是想开拓自己的产业,从东海上岸来到浙江就打听到白琪的名号,想跟她合作,还特意搞了个饭局请她来,结果他派去请白琪的人被她叫人连打带骂的轰出去了,后藤圭太气不过这才一路追着白琪想要个说法。

两个车的最大时速都在两百五左右,白琪拉不开距离,后藤也追不上。两车跑了有半个小时左右白琪的车终于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远远地能望见一个塔,那是海神庙前的占鳌塔,说明已经跑到盐官地界了。

“白小姐,你到底什么意思?”后藤看着白琪车停了很快便追了上来,和他一个耍着蝴蝶刀的保镖一起下了车。

“什么意思?你的人来我这闹事,我只是把他清理出去罢了。怎么,你这是要捉拿我的架势啊?”白琪靠在车门上,然后点了一根烟说道。

“白小姐说笑了,之前那些小事不足挂齿,一句话,您能不能与我合作。”后藤听白琪说的话都快气疯了,不过想想还是合作的事重要。

“阁下真的只是想与我合作吗?你堂堂松下集团的人,会跑来跟我白某人合作吗?”白琪不清楚这个后藤是来干什么的,但她认为这个后藤来中国的目的绝不那么单纯,白琪早就听说过后藤的事迹了,毁了别人的品牌再把自己的品牌推出来,在打击别人的基础上开自己的路,这当然是不行的。

“白小姐,看来你是不愿意了,那咱们后会有期吧。”后藤上车就走,引擎的轰鸣声渐渐远去。

白琪看着眼前的黑暗,眼神又露出一抹忧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即上车往海宁市区方向走。车上白琪一直在想这后藤会对中国哪家企业下手,如果让他把一个品牌吃空,毁一个建一个,这后藤是想一家独大搞垄断吧,绝不能让他这么干!

……

霓虹闪烁,白琪又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于小十的家。

“白姐,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于小十正跟时意腻歪聊天呢,刚听见一阵引擎声就看见白琪的车已经停到他家门口了。

“我明天要去一趟湖州,跟我一起去吧。”

“这不是我不想去,我这还得上班呢,走不开呀。”

“是嘛,那行吧,那我就自己去了,哦对了,我去的是中安公司。”中安公司也就是时意工作的地方。

“白姐你去那儿干什么?”于小十一听是去时意那儿瞬间来了精神。

“你就说去不去吧,不去我可就走啦。”

“去去去,肯定去。”

“你明天就给我撑场面,然后我去跟他们领导说话,至于你呢,就去找你的女朋友。我明天来接你,先走了啊。”

白琪走了,又留下于小十一个人在屋里凌乱,于小十又想不明白了,这白琪怎么什么都知道,时意工作的地方她都知道,而且还说让于小十去撑场面,拿什么撑场面,靠这一个月一千五吗?

……

JX市区 AGREEABLE餐厅

舒缓的音乐播放着,暖暖的灯光烘托出一种和谐、幸福的氛围,一对小情侣正举着高脚杯喝着红酒,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罗森伯格,这个酒你觉得怎么样?”女生拖着下巴看着她对面的男生问道。

“嗯……曼妙醇香,风情万种。”男生故作沉醉的说道。

男的叫肯·罗森伯格,来自AH一个农村,家里祖产有三间瓦房,真名叫王干。

女生叫于萌茜,来自JX市区,有个家族企业叫于氏药业,有个大伯叫于志明,有个堂哥叫于小十,她是于小十二叔于志华的宝贝女儿。

于萌茜刚初中毕业,天天家里宠的都不行了,可毕竟处世未深,被王干这种小白脸三言两语给迷惑了,也不知道等于志华知道了之后,这个王干会是什么下场。

……

太阳升起照射在大地上,仿佛是在祛除这世间的邪恶。

白琪一大早的就来接于小十了,可是那孩子还没醒门也就没开。白琪对着门踹了两脚,于小十吓得从床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给白琪开门。

“白姐,你咋越来越暴力了?刚遇见你的时候不是这样啊。”

于小十正扣着衬衣的扣子呢,还没来得及照照镜子就被白琪拎到车上去了。

“白姐,我这个形象去见女朋友不太好吧。”

“你这不是穿着衣服呢,你又没发型也不用化妆,就这样可以了。”

“你咋换车了,你那保时捷呢?”

“怎么,这7系配不上你身份?”

白琪的Boxster昨天开太猛了,所以换了这个宝马7系,在当时就要一百多万,这个白琪真是深不可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