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奇怪的女人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4384字
  • 2022-06-24 20:52:25

一幕小雨,淅淅沥沥

雨天的夏有了一丝凉意,于小十起来关上窗户叹了一句:

“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恋树湿花飞不起,愁无比。”

离时意回湖州已经三天了,毕竟时意的工作还在湖州,正常来说于小十这个工作在哪都行,只要把稿子寄过去就能赚钱。可时意想的是,先等些日子,解决了她舅舅吴中正的事情后,就直接来海宁,两口子准备就在海宁生活了。

所以于小十现在苦啊,总是念叨着:

“寂寞苦那堪比相思啊!”

虽然每天也是电话聊天到深夜,可终究爱人不在身边。

而此刻,海宁的另一处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唉,上礼拜阿宋走了,现在小马也走了,没有忠臣啊。”

一家杂志社的社长办公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坐在长椅上,点上根烟猛抽了一口之后,对着他身旁一个眼镜男说道。

“社长,要我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来咱们这找工作的也不少,肯定会有比他们强的。”眼镜男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肯定是有实力强的,但那些毛头小子经验是个问题呀。”

“现在这个情况只能慢慢培养了,就怕到头来又是给别人做嫁衣啊。”

“新人我是信不过,你有没有什么朋友是干这个的,你介绍的我放心。”

“社长,我是有个同窗好友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就是能力可能不太行。”

“那不怕,人心不能培养,能力这方面嘛,有你我不担心。”

“那行吧,晚上下班我去跟他说说。”

“带着小瑛一起去吧。”西装男一脸坏笑着说道。

“社长,我有点怀疑你刚才是不是真的生气,这才一会儿没溜的话就上来了。”

“哈哈,小瑛不挺好的嘛,你就从了她吧。”西装男却是越说越来劲了。

正在这两个男人谈笑风生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并叫了一声“社长”。办公室里的两人立马就收拾表情假装正经起来,

“进来吧。”西装男严肃说到。

“社长,刚才林总打电话过来说晚上要请你吃个饭。”

来人正是小瑛,杨小瑛。穿着一件白色碎花裙,长发披肩,脸型偏瘦,整个人看起来很柔弱。杨小瑛说完话还偷偷看了眼镜男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脸颊泛起一丝红晕。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西装男说道。

小瑛转身出去了,脚上的高跟鞋哒哒的响。

“我看就挺好,你咋回事啊。”

“得了吧,我也出去了。”

“唉,现在的年轻人呐。”

……

于小十并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他刚给一家报社投完稿,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想着出去走走,站起身找了把雨伞就往外走,刚锁上门就看见佟叔出来了,

“佟叔好啊,您这是要去哪儿?”

“儿子从外地回来了,我去车站接他。”

“这样啊,那您路上慢点。”

“哎,好嘞。”

于小十撑起伞在雨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要去哪,仿佛没有地方去,可又好像哪里都可以去。

就这样慢慢的走着,想着就去中心广场转转吧,刚走过一个路口,远远的看见一辆红色保时捷,于小十心里很诧异:

“雨天开敞篷车,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嘛,唉,肯定是以为买了保时捷就了不起了,也不知道自己丢人了。”

继续走着,不久就到了小区的中心广场,说是广场其实也没多大,而且还照着苏州园林设计的,但仿照的效果实在不怎么样。于小十走过看着很寒酸的石仿木的一个门,看着就如同山寨的大门,刚进去就看见远处有个亭子,自言自语道:

“以前路过没注意,这个亭子修的还像点样子。”

走进亭子收起伞,坐在亭子中间棋盘桌边的石凳上,手肘倚在石桌上,看着亭外雾雨。

“冷落闲门,凄迷古道,烟雨正愁人。”

正在于小十展出无尽愁绪时,一个年轻女人打着花纸伞也要往亭子里来。

“雨好大啊。”

说话间,年轻女子就已经走到亭子里来了。

“是啊,有些大。”于小十盯着这年轻女子看了十几秒,也看不出来这人具体年龄,身材是极好,穿着米色休闲服,脖子上的项链于小十觉得似乎在网上见过,左手戴着一款金色方盘百达翡丽,这一切都跟古风花纸伞极为不搭,在雨地里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而上面竟然也没有一点泥渍,这女人浑身上下都让于小十感到诧异。

“你经常来这里赏雨吗?”

女人收起伞,也坐在石凳上,看向于小十看的方向问道。

“没有,这是第一次。”于小十说道。

“哦。抽烟你介意吗?”女人又问道。

“你抽吧。”于小十一直再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谢谢,要不要来一根?”女人接着问道。

“谢谢,我不抽烟。”

“挺好。”女人拿出一支白冰万宝路点上。

“这小区住的还习惯吗?”女人继续问道。

“还好,我对这没什么要求。”于小十心想她难道不是这个小区的嘛?

“你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

“有了。”

“哦,我叫白琪,很高兴认识你。”

“于小十,我也一样。”

很奇怪的聊天,之后两人沉默了很久。于小十早就已经想走了,但又感觉不太合适,两人就这样表面上静静地看着外面轻轻的雨。

雨渐渐停了,于小十看见一辆车开了进来,就是那辆他之前看到的红色敞篷保时捷。只见这车一个漂移转过头来,停在了亭子门口。

“我要走了,再见啦。”

白琪起身撑伞就往外走,坐上车就走了,留下于小十一个人在亭中凌乱。

于小十也准备往外走时,却看见石桌上有个手表,就是刚才白琪手上戴的那个。扭头要喊,发现亭外只剩下一地的雨水了,那白琪早就不见了踪影,于小十拿着表自言自语的说道:

“送给我的?这应该是Twenty-4,嗯……去年的新表,虽然不便宜,但也是款女表啊,我又不能戴。”

于小十把表塞兜里就走了,虽然那时候的百达翡丽放到现在出多高的价都有人买,可在于小十眼里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小时候他两个叔去他家里手上经常戴着各种名表,还送给于志明几个,但他从没带过。

回到家,看看墙上的钟都快一点了,于小十煮了碗面吃,中午饭很随便。

吃完饭躺在床上的于小十,突然觉得日子这样过太没有意思了,现在怎么说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得找个正式工作了。想到这,于小十立马从床上弹起来,骑着“申花”就往人才市场去。

……

嘈杂、纷乱,人才市场就像是一个大客厅,两旁是面试的地方,人们都在大厅里挑选着,等待着。

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正在一家公司面试的地方排队,戴着一副镜片很厚的黑框近视镜,梳着马尾,双手把简历抱在胸前,往四周胡乱的看着,眼神里有一种故作镇定的不安。前面的人一个个进去又出来,终于轮到女孩进去了。

“吕兰香是吧,做个自我介绍吧。”一个穿的人模狗样的面试官说道。

“我叫吕兰香,毕业于……”

吕兰香不敢直视面试官,一直念着她从家一直背到这儿的词,而面试官正和他身旁的女人谈笑风生,完全没有听吕兰香说的什么。

“好的,再说一下你为什么觉得能胜任这份工作?”

“首先,因为我在大学学习的就是这个专业,有专业的理论与技能。然后……”这也是在家里背的词。

“好的,这是你的简历跟面试通知单,回家等复试通知。”

吕兰香看见有面试通知单心中暗喜,要是连这个都拿不到就彻底没戏了,其实面试官就是看她学历还可以,至于她说的话却是一句没听。

吕兰香对着面试官道了声谢之后,抱着简历就往外走,因为她刚才面试的地方在二楼,所以得穿过人山人海往楼梯口走。

于小十此刻已经到了,翻腿下车在门口看着“海宁人才资源市场”八个大字,自言自语道:

“真好,字都锈的看不太清了,还他么烂了两个。”

迈步往里进,才发现来找工作的人是真的多,幸亏于小十身高还可以,要是再矮点就啥都看不见了。于小十踮着脚尖,侧着身子,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抬着头看着有什么适合他工作,瞅了半天脚都酸了也看见合适的,而且滑着滑着看到了楼梯口就在旁边,就准备去二楼看看。

吕兰香从楼梯口往下走,背包拉链刮到了一个人的胳膊,她赶紧转头一脸歉意地说着抱歉的话,那人也没有在意。她边下着楼梯还边回头说着抱歉,快要走到转向平台时,突然脚下一打滑,那为了面试才穿的高跟鞋,这下可害了她喽。

于小十正看着楼梯两旁墙壁上乱七八糟的画,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一抬头,于小十就看见一幅更加乱七八糟的画面。

失去重心的吕兰香向下极速的划去,胳膊很自然把手里的简历资料像散花一样撒了出去,下一秒整个人就斜躺在了台阶上,背的包由于惯性被甩在了后面,白色包带像极了白绫,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秃噜到转向平台了。

可高跟鞋的跟还是没打算放过她,卡在地上成了个支点,加上刚才向下冲的惯性,她从躺到坐,从坐到蹲,最后从蹲到跪。

于小十看着眼前诡异的画面自言自语道:“这年头,下跪都要有那么多预备动作了吗?”

虽然很想说“起来吧,起来吧,不用行此大礼”,但还是很自觉的把吕兰香架了起来,为什么用架不用抱呢?架听起来不会多想。

“谢谢你。”吕兰香被于小十摆在扶手上,揉着后腰说道。

“不用客气。”于小十把散落一地的资料拾了起来,听着吕兰香说的谢谢,他又轻轻地叨咕了一句:

“客气啥,你行如此大礼我都没说谢谢呢。”

于小十看了看吕兰香的伤势,背上肯定有伤,膝盖因为跪的太猛都擦破皮了,小腿跟胳膊上也有部分擦伤,就是不知道脑子磕坏没有。

“你怎么来的这儿?”

“我家就在附近,走着来的。”

“你家有药吗?我送去回家。”

“没有。”

“那我送你去医院吧。”

说话间就搀着吕兰香往外走,就这三两步路走了二十多分钟,又扶着她坐上“申花”,转头就往医院去,其实于小十并不知道医院在哪儿,还是吕兰香指路过去的。

……

“这是碘伏,每天必须要消毒三遍,这是些消炎药每天两次一次一粒,医生说要保持患处干燥,不要碰水,减少运动,静待恢复就好了,不是太严重。”于小十排队买药回来,又把刚才医生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真的太谢谢你了。”

“没事,我送你回家吧,你现在这样自己也走不了。”

“那行吧,麻烦你了。”

又把她从医院搀到“申花”上,转头就往她家去,于小十肯定不知道她家在哪,吕兰香给他指路,拐弯抹角的总算是到了,于小十不放心,直到把她扶到她家里才算结束。

“喝口水吧,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你一下午的时间。”

“不用客气,我还有些事就不多待了,有缘再见吧。”

“那好吧,再见了。”

于小十骑上“申花”就往家走,心里想着:一下午啥事也没干,英雄救美了吧,现在也不能让人家以身相许了,唉,真倒霉。

而于小十没发现的是,他刚拐过弯去,一辆红色保时捷停在了吕兰香的门口。

……

回到家正赶上夕阳西下,于小十屋子的对面是一片空地,平时还能看看落日与红霞。

但这时候于小十特别的不享受,平常都不怎么走动的他,今天又是溜达,又是扶人的,倍感乏累。于小十赶紧开锁,停车,然后整个人直接砸在床上,鞋也不脱,此刻的他只想睡一会儿。

……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眼下并没有孤鹜,只有一个孤独的人和一辆红色敞篷保时捷;也没有秋水,只有一丝红颜祸水,这人自然就是白琪。

此刻她就正坐在引擎盖上,抽着烟看着日落扶桑,而她的车就停在于小十家门口。过了一会儿,又一辆红色保时捷开了过来,停在白琪身边。

“话说了吗?”白琪依旧看着远处的落日。

“都说了。”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说道。

白琪从兜里掏出一盒白冰万宝路,捏出一根又点上。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男子开门上车,油门一踩,红色保时捷凯宴如同浴火的朱雀绝尘而去。

于小十本来正眯着,这一阵轰鸣声直接把他震醒了,睡眼朦胧的就看见窗户外还坐在车上抽着烟的白琪。

……

……

“喂,老三,我这地方现在要人,你过来吧,我推荐的人,待遇方面肯定差不了,嗯,明天早上你过来就行,我等下地址发给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