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花灯会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2927字
  • 2022-06-24 20:52:36

今人同望月,夜月照何人?

……

某大厦高层,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从脚尖方向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白皙的手指拈着酒杯,轻轻地摇晃着,杯中酒也慢慢激荡,眼神里有些忧郁和困倦,和身上酒红色丝缎睡袍一样的慵懒。

此时突然有人敲门,进来的人在她身后说了几句话,她说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人转身出去了,她也咽下杯子里余下的酒,站起身来对着无尽繁华的城市黑夜喃喃道:

“你还好吧。”

……

时意不知道某个地方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她只知道串儿吃完了,天也黑了,可以去看灯会了。

“走吧,我们去硖石。”

“不等你姐了吗?”

“你是想跟我看灯会还是跟我姐,嗯?”

“那肯定是跟你啦。”

……

夜如墨,月如钩。

灯会里霓虹闪烁,亭台楼阁,灯桥人物,尽是欢声笑语,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

时意在前面跑着,于小十在后面追,两人在人群里拐弯抹角,欣赏这灯会美景,感受着七夕热情。在挂着彩灯的南瓜棚下,依偎在长椅上,听牛郎织女说的悄悄话,所谓“听天语”,传说这样可以得到坚贞不渝的爱情。

“你听到牛郎说话了吗?”时意搂着于小十的胳膊,抬着头看着弯弯的月牙也躺在温柔的星空里。

“听到了,他们在鹊桥上,像我俩这样看着天呢。”于小十在这个美妙的情景里如痴如醉。

“鹊桥不就在天上么,估计正看着咱俩呢,织女说‘你看他们真幸福。’,牛郎说‘是啊,我三百六十五天才见你一面,不像下面那个小子。’”

……

一阵铃声不合时宜的打扰了这幸福和谐的画面,是时意的电话,说她姐已经到了硖石。

“姐,你怎么那么快就到了呀?”

“别废话,我在香桥这儿,你过来吧。”

香桥,模仿嘉兴香桥会的一个霓虹灯桥。时意带着于小十就往香桥去,其实刚才已经去过了。香桥旁边有个香亭,也是从香桥会借鉴过来的,这边没什么人,就看见亭里坐着一个穿着纯白长裙的女人,齐脖短发,手里还拿着个扇子。

“欣姐,好久不见啊。”于小十跟时意上了桥坐在她姐时欣的对面。

“于少爷,怎么看上我妹妹了?”时欣有些诧异,她还不知道于小十家里的事。

“姐,是我追的她,而且小十现在已经不在于家了。”时意说道。

“我想着你也不可能一个人来看灯会,去给我买瓶饮料去,我渴了。”

“欣姐,我去吧还是。”

“就让她去,这孩子不能太宠她。”

时意是明白她姐要和于小十说些话,看了于小十一眼就去旁边的小店买水去了,于小十心里却是乱七八糟的,也不一定明白时意走的时候给的眼色。

“于少爷,我妹妹人很单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她。”时欣知道有钱好,但有钱人可不一定。

“欣姐,我父亲去世了,家业我也都给了我两个叔叔,我现在除了姓于别的跟于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会好好对待时意的,欣姐你就放心吧。”于小十倒也实诚。

“行吧,希望你俩好。”说完就下桥走了,留于小十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姐呢?”时意水买回来看时欣已经走了。

“走了。”

……

两人灯前月下的一直在灯会呆到了十点多,来玩的人慢慢都走了,灯会里也没有原来热闹了,这俩人也慢慢的往外走。

“小十,明天我就要回去湖州了,我就跟公司请了三天假。”

“这不是暑假吗,怎么还工作?”于小十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让时意走。

“你以为还是在学校啊,肯定要工作的,不像你天天闲着。”

“我已经开始找工作了,也好好上班。”于小十可没找什么工作,但觉得做个无业游民不太好。

“行吧,实在不行来我这当个小会计也可以。”

“放心,我这条件肯定好找工作。”

“行,那就回家吧。”

“回家?回谁家?”

“咱家啊。”

……

而此刻,城东小区里的某条路上,一个年轻女子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着,米色的休闲服在黑夜里非常扎眼,风轻轻吹着她那散乱的头发,给这夜添了一丝凄凉。

不一会儿,一辆红色保时捷慢慢驶来,停在她身后,司机把车停在年轻女子身边,赶紧下车开门。女子上了车把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脱下,随意的踢在一边,倚在后排座椅上,掏出一根白冰万宝路,司机把后车窗降下一半来,女子这才把烟点上,深吸一口,眉目里流露出一种忧郁,又似困倦。

“走吧,回去。”

保时捷绝尘而去。

……

这时于小十已经冲完凉出来了,正擦着头发,就看见端坐在床边的时意。

“小十,我的包本来在你电视旁边,怎么在衣柜上挂着,回来的时候门也是开着的,家里不会进贼了吧?”

“不会吧,没少什么啊。放心,就我家这样的,也没什么东西可偷。”

“那倒也是,你现在有工作吗?”

“给报社写写东西,每月写几篇,一个月下来,也能有个千儿八百的,就算是工作吧。”

“这么多啊,比我的工资都多。”

时意看着于小十,也不知道后面要说什么了。心中还想着湖州的工作,也不知是留在这,还是回湖州。

于小十同样看着时意,可他却不想那么多。在小屋略显暗淡的灯光下,于小十看到的只有时意的美,那种无可替代的美,所以于小十说道:

“小意啊,今天我们不要想其他的了,今后大有时间,还是早些休息吧。”

“你说的也对,睡吧。”

关灯,睡觉。

……

转天上午,湖州中安公司。

经理办公室里,一个年轻人与中安公司总经理对面而坐。

“吴老板,市场好像不欢迎你们中安做的衣服吧。”

“客先生说的不错,我这也着急啊,上半年还好好的。”

“三分之一的供应商不干了,剩下还有一半要涨价,经销商要求提高回扣,代理直接不敢接,是这些问题吧。”

“你怎么知道?”

“我来就是告诉你,这摊子让给我吧,你干不下去的。”

吴经理此刻脑子里翻江倒海,仔细的回忆这个姓客的是谁,为何知道中安公司的情况,或者这些根本就是他干的。

“你是君潭集团的?”

“是又如何,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要收了你们中安,给你一周时间考虑,一周后若不同意,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这个姓客的起身就走,吴经理在椅子上面沉似水,心里涌出无数的法子,却没一个可行的。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

“舅舅,我谈了个男朋友,就我老同学于小十。”

吴经理这时也不知是高兴是难过了,随便回了几句祝福和嘱咐的话,让她在海宁多玩几天再回来,也就把电话挂了。

接着又自己和自己说话:

“他应该就是君潭集团老总客书君,一直传闻是个年轻人,果然如此。他要收购我的中安,是什么目的呢?他是生产电器的,我是做衣服的,收了我也没有用嘛。那个丫头,终于算是有个归宿了,于小十,于小十,好像听说过,哎,那不是于氏药业的少爷嘛,嘿,天不亡我中安呐。”

……

时意放下电话,看着厨房里还在做早饭的于小十,笑了,笑的很幸福。

“吃饭喽,”于小十端着两个盘子,各有一个粽子,两个煎鸡蛋,粽子还是买的,早饭他只会个煎鸡蛋,而且平日一个人的时候是绝不做的。“我去给你盛牛奶。”

正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虽然两人还在热恋期,可这热恋期终归还得成为老夫老妻。浪漫不会消失,也不会成为目的,两个动物在一起成了所谓的家,主要目的还是共同面对困难,和共同体验余生快乐。爱情不会消失,可也不会成为目的,诗人赋予色彩,常人希冀美好,可本质永远不变。情感是人自己的情感,有所感,止于感。

时意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眼前的饭菜都是实实在在的浪漫呐!

“你快尝尝甜不甜。”于小十端来两碗热牛奶,用煤气灶煮的,以前他自己也经常这样喝,再放点糖就完美了。

“挺甜的。”时意这样说着,可也尝出一些怪味道,好像是炒菜的味道。

“怎么了,是煮的不好吗?”于小十也看出来时意喝的时候表情不对,然后端起碗来自己尝了尝,确实味道有点不太对。“怎么好像有股炒土豆的味道。”

“昨天是你刷的锅吧?”

“这个……好像是我吧?”

两人看着对方,都笑出了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