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忆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2293字
  • 2022-03-12 19:19:51

老李饭馆

牌匾上的字已经快被灰尘淹没了,进到里头闷热闷热的,小馆子还就只有五六张桌子。两人面对面坐着,于小十看了一眼时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才走到后厨门口叫了一声:

“李老板。”

只见一人掀开上菜口的布帘子,此人穿着满是污渍的衬衫,脸上都是油光,背也有些佝偻,他就是这家饭馆的老板兼厨子李三,人们都叫他老李。李三看见是于小十来了笑眯眯的说:

“好久没来啦,咋的,嫌俺家的菜不好吃吗?”

“那不能够,这不是最近手头不宽松嘛,这次咱既然来了,就得让你多炒几个。”于小十回话。

于小十随便点了几个菜,叫了两瓶冰啤酒,那时候饭馆炒菜很慢,就先坐了回去跟时意聊天。

“来这种地方吃饭不太符合你的气质啊,于大少爷。”时意边拿手扇着风边说。

“我哪有什么气质,这地方挺好啊,菜炒的挺可以的,老板人也不错。”于小十看了一眼墙上的照片,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是你现在清心寡欲了,还是于老伯不给你钱花了。”时意说的于老伯就是于小十的父亲,开工厂的。

“唉……”于小十没说话。

“上菜喽。”老李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一份是红烧鱼,另一个是虎皮青椒,转身又走向后厨。

“不错嘛,这么久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青椒。”其实呢,也不是很喜欢吃。

“那肯定啊,这么重要的事必须记得。”于小十说道

“真好。”时意低头笑了笑。

“梅菜扣肉,啤酒两瓶来喽。”老李把菜上齐了,很欣慰的看了于小十一眼才转身回厨房。

“你不是在嘉兴吗,怎么跑到海宁来了?”时意一直想问,因为于小十跟他爸一直就在嘉兴。

“唉……我爸去世了。”

于小十开了瓶酒,猛灌一口。

……

于小十大四上学期,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了医院,说他爸被查出来得了肺癌,余下的时间没有多少了,于小十跪倒在他爸的病床前握着他爸的手无力的哭着,哭着……

可病魔终究是残酷无情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便是于小十跟他爸爸相处最后的时间。可能天底下再也没有人比于小十更痛,因为不会有谁能像于小十父子那样的情深!

于小十本来并不姓于,他是个孤儿,他的养父也就是于老伯名叫于志明,是一家制药厂的厂长,早年丧偶的他在众多朋友的劝说下才未轻生,后来就想着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这时候于小十才有了名字,而小十则是于志明死去妻子的小名。

于志明养了这个孩子之后才觉得生活开始有了希望,慢慢开始好好的做生意,几年风雨下来也算有点小钱,开个小药厂日子也算有点雨后彩虹的意思。后来于志明两个弟弟也过来瞎掺和,没想到生意越做越红火,在于志明四十岁生日那天药厂上市,估值七百多万,九十年代七百多万的身价在整个JX市算是有一号了。所以,时意才调侃于小十是“于大少爷”。

后来于志明葬礼结束的时候,悲痛欲绝的于小十没有按照遗嘱子承父业,而是把药厂交给他两个叔叔,再也不回那个房子,那个承载着于小十美好记忆的地方,几次他的二叔于志华去学校他都躲着不见,毕业以后就只身一人来到了海宁。

风华少年寻自由?

悲心孤儿求解脱!

……

“对不起啊,又让你想起这些难过的事。”时意听完于小十说的话才发现他跟以前确实很不一样了。

“还以为你知道我没钱了会走呢。”抓起酒瓶跟时意碰了一个,又灌了几大口。

“没钱也得你请客。”时意想扯开这个悲伤的话题。

“行。不过你倒是很有钱啊,一个手机能买我这仨,你这都毕业一年了在哪高就啊?”于小十说道。

“我大舅搞了个公司,我去当会计了。”时意上的是大专,已经工作一年多了。

……

两人边吃边聊,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吃足喝尽。于小十结完账跟老李又说了几句才跟着时意走出饭店。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海宁我也不熟,听说有个什么大潮你来的也不是时候,还有就是这儿的皮革城挺有名,你要不要去看看,买点鞋啥的?”

“湖州好歹有个南浔古镇,你这不会一个好玩的地方都没有吧?来了你的地界,你说去哪就去哪吧。”时意来之前也没想那么多,现在这情况略显复杂,只能看于小十的觉悟了。

“我也刚来俩月好吧,要不去剧院看电影吧。”于小十只是听说有一个海宁剧院也没去过,不过那时候看电影也算是有点意思的活动了。

“行吧,就只能这样了。”

于小十叫了个车,时意一看是辆“面的”心里第一秒想的是:这车也太低档了吧,可又转念一想:

“唉,这家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于大少爷喽。”

上车来到海宁剧院,高大的楼下却没几个买票的。于小十买了票带着时意进去,时意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肯德基,让于小十给她买,

“你不刚吃过饭嘛,看完电影再吃吧。”

……

买的票是《泰坦尼克号》,这电影九八年才第一次上映,所以这俩都只听说过没看过。电影很长,于小十看的很认真,而时意却要时不时的装困一下或者说几句话,让他知道旁边还有个女生呢。不过后来确实是电影太精彩了两人都入了神,直到最后老奶奶露丝把“海洋之心”重归海洋的终场。

“杰克,我们去吃肯德基吧。”剧终人散,两人也都随着人群走了出来。

“啥杰克,你是不想让我好了啊。”

“不是,这是夸你帅呢。”

两人又跑到对面吃了点炸鸡腿,一人搞了一杯可乐在街上慢慢走着。

……

夕阳懒懒的撒在地上,两个影子悠长的斜在街道。

“好了,我要走啦。”

“回湖州吗?”

“回旅馆。”

……

回家之后于小十赶紧去搜海宁有哪些好玩的地方,然后接着跟时意聊天,想着明天去哪玩,最后又带着笑容与畅想睡去。

第二天,于小十又被闹钟叫醒,这孩子现在总怕起来晚了错过点什么,翻身下床就看到电脑上又有时意发的消息,于小十嘿嘿的笑着,揣着激动的心,拈着颤抖的手点开了消息:

“小十,我姐知道我来海宁了,她让我今天陪她逛逛,你来不来呀。”

看完于小十心凉半截,回了个不想去就又回床上睡觉了。

这一天于小十都沉沉闷闷的,呆呆的看着时意发过来跟她姐逛街拍的照片。有那么一刻于小十觉得,他仿佛对时意又重燃了一些感觉,什么感觉呢?

……

“小十,明天七夕节陪我去看花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