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变化
  • 稚年岁
  • 书君小十
  • 3580字
  • 2022-04-03 18:27:39

于小十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那个美丽女子,心中不免有些躁动。沈慧俐坐近了些,也同样看着于小十。不过这次沈慧俐的眼神中褪去了魅色,剩下尽是如水般的清澈。

于小十不明所以,不在和沈慧俐对视,开始低下头翻看面前的稿子。

“我好看吗?”

“好……好看。”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没好好地看看我?”

“我有女朋友了,还总看别的女生不太好。”

“新世纪了,别那么封建嘛。”

沈慧俐说着话就捏着于小十的下巴,挪到正对自己的位置。

目光交汇,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良久。

于小十有些迷惘了,赶紧又转过头去。

“周六我生日,别忘了来我家玩啊。”

于小十没有再搭话,心里想着:你生日管我什么事。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于小十骑着“申花”在夜色中驰骋。心中想着时意还在家里等着,温馨的晚饭也应该做好了,两个人的幸福时光马上就要到来了。

可事情总不是那么美满的,一个普通的路口突然杀出一辆自行车,搞得于小十有点措手不及,赶忙紧捏刹车猛转车头,对方也是一通极限操作,最后两车还是很幸运的撞在了一起。

不过于小十的反应还算快,没有躺在地上,倒是那个骑自行车的技术有点次,不光人躺在了地上,身上还盖着一个自行车。

于小十赶忙过去看看情况,当然得先掀开那人身上的自行车被子,等那位挣扎的坐起来之后,于小十才发现这位高手自己还认识,而从出场画面不难猜出,她就是吕香兰,著名的倒霉表演艺术家。

“怎么是你,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

“我没事,你的车没摔坏吧?”

“车那不叫事,你没伤到就好。”

“太不好意思了,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吧,我尽力而为。”

“救救我哥吧,他绑架了一个人。”

“你哥绑架别人,那不应该是救那个被绑架的吗?”

“他这是犯法了,我的话他也不听,你说这该怎么办呐。”

“你仔细说说,我想想办法。”

吕香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给了于小十,两人准备一起去救下那个被绑架的人。

原来吕香兰的哥哥叫吕樊杰,是一个赌徒,兄妹俩的父母早已过世,留下的财产全部都被吕樊杰败光了。

前几日,钱输完了的吕樊杰在赌场门口晃悠想着还能从哪搞到钱,而这时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塞了一千块钱给他,说是请他做个事,做成了有大笔的钱拿。

吕樊杰自然是心甘情愿的去做了,虽然知道做的肯定是违法的事,可钱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想着这些钱做本肯定能赢更多。

知晓了时间地点,在JX市区的一家餐厅门口,吕樊杰点了只烟静静等候他的猎物,或者是他通往发家致富的车票,但也是他跌入无尽深渊的最后一步。

十几分钟之后目标终于出现了,从餐厅走出两个人,一个瘦高男生身旁的那个妙龄少女,正是吕樊杰要实施犯罪的对象。

吕樊杰尾随其后,在一个略显阴暗的路段迅速出击,一脚踢开男生接着一记手刀打晕少女,然后抱着少女跑到路边,一辆桑塔纳直接停在吕樊杰的面前,吕樊杰上车,路边只剩那个瘦高男生看着桑塔纳飞驰而去。

于小十和吕香兰两人很快到了赌场,说是赌场其实当年是一家澡堂子,废弃了之后就被搞成了个小赌场。传闻这个开赌场的背景挺深,各方面都有关系,所以生意那么红火也无人来查。

吕樊杰刚输光了钱出来,正好碰到吕香兰两人。

“哥,你怎么又来赌了?”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给我走开。”

“这位兄弟,你这个当哥的怎么还让妹妹操心啊。”

“你是什么玩意,这有你的事吗。”

于小十看着面前这个身材削瘦,胡子拉碴的男子,心里顿时没了底气。于小十心想:这家伙看着瘦,但这一脸恶相看来也不太好惹啊。

吕樊杰不顾两人拦阻直接走开了,谁知迎面又来了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吕樊杰这次彻底火了,没想到今天回那么不顺,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人,冷冷的问道:“你是谁,赶紧让开。”

“我是谁?是你二大爷。”

袁活之抬脚就踹,吕樊杰身子一仰躺在了地上,袁活之直接压在他身上,然后补了几拳。

“快说,被你绑架的人在哪,再不说信不信我废了你!”

武军师的煞气直接顶满,一旁的于小十都蒙了,确实是他叫袁活之过来的,可也没想到这家伙还能如此凶狠。

“人在市区明齐宾馆3……307号。”

于小十给白琪打了个电话,因为这个明齐宾馆似乎是白琪的产业。最后果不其然,就是白琪的宾馆,找人查了307号房被人长期租了下来,住户信息显示租客的姓名是:后藤圭太。

正在白琪和于小十都在疑惑的时候,307号房里被绑架的人被解救出来了,而此人正是于志华之女:于萌茜。

白琪立刻就明白了这都是后藤的阴谋,想用于萌茜来威胁于氏药业,然后拿到股份再来制衡白琪。

于小十站在一旁看着吕樊杰,如果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他们俩可能都不会见面,而在得知被绑架的是于萌茜时,于小十怒了,彻底怒了。

于小十踩着吕樊杰的胸膛,袁活之见状也走到一旁,看着于小十一拳又一拳的砸向吕樊杰的脸,他明白于家那些人在于小十心中的地位。

此刻的于小十已经不顾吕樊杰凄惨的叫声了,心中那点仁慈之心早就被愤怒驱散,整个人如同魔怔了一般,肆意的宣泄愤怒。

……

于志华家。

刚从床上醒来的于小十揉了揉眼,看看周围发现如此陌生。翻了翻枕头,看看床头的柜子,才发现手机怎么没有了,再想想昨天仿佛只记得好像是打了吕樊杰一顿,而且打的有点狠连自己的手都破了,可之后就完全没印象了。

这时,一个陌生的女子开门走了进来,看穿着打扮有点像酒店服务员,姿色比沈慧俐稍逊一筹,也算不错了。女子端着一个餐盘缓缓走到床边,对着于小十说道:“少爷,早饭先给你放桌子上了,记得吃哦。”

“等会,我问你点事。”于小十有点搞不清楚情况,怎么自己又成少爷了,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就是……这个你怎么喊我少爷?这是哪?我怎么在这?”

“小十哥,你终于醒啦!”

于小十这边还没问明白呢,有一个人推门进来了,这个他倒是认得,昨天刚被救出来的那个于萌茜,他的堂妹。

“我这是在你家吗?”于小十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心中那一丝紧张慢慢散去,不过他还是不明白怎么来她家了,军师不应该给自己送回家吗,时意还在担心着吧。

“昨天晚上白琪阿姨准备送我回家,这时嫂子打电话说你还没回去,白琪阿姨就去找你,等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倚着墙睡着了,旁边还站着一男一女,地上还躺着一个,后来白琪阿姨就把你也送到我家了。”说着话于萌茜就把餐盘里的一个小碗端给于小十,随后就坐在床沿,“这是我做的椒桃片,老爸说我做的太甜了,哥你尝尝看。”

“这明明很好吃啊,哪里太甜了?二叔他是老了,尝不出来好坏喽。”于小十边吃边想于萌茜的话,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这可是在JX市区啊,昨晚自己还在海宁呢,这一路也睡得太死了吧。只是白琪姐为什么要送我来这儿,不是应该送我回家吗?而且时意知不知道我来这儿,白琪姐有没有告诉她?真的是头疼,不过这椒桃片确实挺好吃。

“就是,还是小十哥好。对了,还有这个宴团也是我做的,这碗是银耳羹,那个是……”

海宁,零雨杂志社。

时意风风火火的走进杂志社,质问袁活之于小十昨晚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电话还一直是关机的,一向温柔端庄的时意,此刻也难以安心了。

“妹子你先冷静一下,”袁活之也知道时意今天肯定会找上门来,不过于小十的事情她应该也都知道了,只是为什么会被送到嘉兴,这点袁活之也是没有想通,“其实老三只是昨天打人太累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大碍。可如果你要问白琪为什么把他送到市里,这我也不明白了。”

时意看着袁活之,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她也知道事情大致情况,唯一不懂的就是白琪为什么那么做,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去趟市区。

“小十怎么了,怎么不见他来上班?”沈慧俐在一旁来了一句,可能她也是无意,但时意心中就不是滋味了。

“我家小十的事就不劳沈姑娘费心了。”

说完转身就走。

……

于家院中。

于小十教着于萌茜写作业,于志华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站在于志华身旁的还有一位女子,端着个果盘,面带微笑,看于志华的眼神如同自己生父一般。

“小十啊,你觉得人该怎么活着?”

“自由自在,自己满意就好吧。”

“那你现在过得满意吗?”

“非常满意。”

“你没有一些梦想或者追求吗?”

“在福利院的时候有过,父亲去世之前有过,现在没有。”

“为什么呢?”

“福利院的时候我渴望外面的世界,那里应该充满阳光与快乐,之后便满足了,父亲接我出来。我叫于小十的时光里,我适应了富足的生活,我想追求精神的发展,我开始热爱文学,想以后成为文人,可惜父亲去世了。”

“可是当时你可以选择留在于家,哪怕不愿意经商,二叔我也可以养你啊。”

“不了,我经历了闭塞到自由,穷苦到富足,现在的我已经很好了,有了工作,有了家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还要追求什么呢?”

“是,你都经历了,可你能给那个小姑娘自由和富足吗?凭你这一月一千?凭你的三本文凭?”

“二叔,我现在继承家业应该也能行吧,然后有个几亿身家,你觉得这样我会很幸福吗?”

“小茜难道不幸福吗?”

“你觉得被绑架是幸福?再说了这也不是她选择的,我现在有自主意识的选择就是:绝不回来!”

于志华看着于小十,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什么了,这时候突然来了一阵手机铃声,是找于志华的。

“老总,门口来了一个女的说是找少爷的,然后她说叫时意,您看能让进去不?”

“进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