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改变(2)

墨染醒来,洗漱完毕之后,打开房门。

好像哪里不对劲诶。感觉好像缺了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意识空间里的青染迷迷糊糊地醒了:“嗯?狗粮呢?亲亲呢?不秀恩爱了?”

对啊,墨言不见了!应该是去买早餐了吧,不是什么大问题……好像不太对,他不会起那么晚的。

要不然,问一下36?

“扣扣扣”墨染敲响了36的房门。

36一脸懵地看着她:“大清早的,有什么事么?”

“墨言是不是今天要加班?”

“唔……让我想想。啊,他已经离开快穿世界了。好像是因为什么……你对他太冷淡了,他接受不了,突然脑抽,然后玻璃心就碎成了渣渣,于是就退休离开了。”

墨染一脸不信:“退休没有这么早吧?”

36摇了摇头:“非也,非也。只要让别人把他未完成的那份搞定就可以了。零那边已经接手了墨言的任务了,所以他就可以退休了。”

“好吧。我知道了。”

去零那里问一问?要不然还是算了吧。墨言都心碎了,要不然还是不要打扰,让他找到更好的吧。嗯,还是让他找个更好的女朋友吧,我配不上他。

既然不能给予他想要的那种关怀,就不应该再绑着他。

放弃吧,自己是配不上他的。

墨染选择了回到房间。

青染有些疑惑:“你愿意看着他有其他女孩子?”

他值得更好的。如果他高兴了,我也会很开心的。

青染:“你为什么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我精分啊。虽然说他可能不介意,但是我很介意啊。

他喜欢的原来装出来的那个活泼的木小萍,而不是现在这样死气沉沉的精神病墨染。

我根本配不上他好吧?

青染:“话不能这么说啊。”

你知道的,我精分地很严重。万一伤害到他怎么办?与其让他惴惴不安,不如让我一直对他冷淡,直到他认输离开。

有一种爱叫放手。

青染:“可是你这样很渣诶,他都要伤心死了吧?”

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木小萍了。他条件很好,运气也很好,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没有必要吊死在我这一棵歪脖子树上。

青染:“那你呢?”

孤独终老就好了。

青染:“这样不好。感觉你已经没心情做任务了……”

大不了……我去让染墨姐养我。

青染:“……为什么墨言不行,染墨姐就可以?”

墨言没有很了解我。染墨她……明白我想的一切,并且乐于接受。

青染:“你没有告诉墨言,你怎么就知道他不能接受?”

正常人都不能接受好吧?换位思考,如果墨言对我忽冷忽热的话,我肯定不能接受。

青染:“万一他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呢?”

青染,我们是初中生,所谓的爱只是青春期对异性的朦胧好感。他很快就会忘掉这一切,当个普通人,然后结婚生子……

总之,我不想打扰他了。

青染不高兴了:“那你之前还给予他希望干什么?为什么还要在之前那个校园文位面里跟他同居?承认吧,你就是很喜欢他!”

我不否认我喜欢他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我是真的配不上他。他……不会喜欢一个精神病吧?

青染:“既然他都那么照顾你了,肯定是不在乎这一点呐。”

不,他只是不知道而已。

而且,他现在不也被我气走了吗?这样的结果,对我们都好。

青染:“……你不伤心?”

我啊……既然能放的下第一次,就能放的下第二次。

青染:“……真的,不考虑一下追回来吗?”

不用了,这样很好。

听说西市里卖一种神奇的药,可以忘掉东西。这段时间攒的钱正好够用呢,把药吃了继续正常的生活吧。

青染:“这样真的好吗?”

挺好的。

青染:“为什么这么自卑?”

为什么?作为原来心里的声音的你会不知道?我啊,什么都不会。对于如何与人正常交流都靠装活泼。他……不够了解我。

走了,去买药吧。

没有墨言,也不是活不下去呐。只是回到了他不在的那种生活而已。

青染:“……真的,没有机会了么?”

我们真的不合适。

同居什么的,恋爱什么的,都应该考虑现实。现实是,我们靠着青春期的朦胧好感在一起了。结果他不了解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是必然结果,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他很快就会腻了这种生活状态,然后离开。完全没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青染:“你们不可以相互磨合吗?”

相互磨合?呵!算了,不逗你了,其实前面都是骗你的。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原因。想听听我对墨言的看法吗?

青染:“好。”

相互磨合的基础是平等。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与他平等的位子上。

一直以来,他都过于小心了。生怕我受到一点伤害那种。可是他忘了,我并不是那种娇气的小公主,我并不需要他的过度保护。

知道镜花与染墨姐的故事吧?镜花就是过于保护染墨姐,才逼得她造出了安宁。这是染墨姐对镜花的溺爱的抵制。

我不需要那种溺爱,我需要的是平等。懂吗?是平等呐。

他把我看得比他还重,怎么平等?我没有跟他说过么?在木小萍的时候就说过了。我不需要他有事没事给我送书签什么的,我自己可以买。但是他逼着我收,我有什么办法?他也很固执好吧?

如果我拒绝了,他说不定又玻璃心碎一地了怎么办?

这不就是道德绑架吗?

假设一个学霸喜欢上了一个不良少女,于是变成了不良少年。那么,不良少女一定要喜欢他吗?如果她拒绝了,那人们会谴责她吧?这不就是道德绑架吗?我讨厌别人逼我。

我为什么一定要接受他自以为温柔实际上强制的爱?为什么接受了就一定要给出积极的回应?

我需要的平等的爱,不是那种养女儿一样的溺爱。我可以独立生活的,结果他硬生生要养废我是几个意思?

他为了我做出的事情我都知道,但是他一开始的定位就错了,我怎么回应他?

我能说我不喜欢古装了吗?我能说我不喜欢诗词了吗?

我怕他玻璃心碎一地呐。

他是真的幼稚,他觉得爱情是相互的,我应该给予他回应。可是,这人在交往中给过我机会吗?

就这?还不如让我们好好冷静一段时间呢。大家都反省一下吧。

至少,今天我是不会去找他的。

青染:“……所以之前的配不上他……”

是开玩笑的,虽然确实这么想过,但是那是校园文离开后不久。

快穿世界交往以后,我认真思考后,就发现了真正的原因——不平等。

总之,不要再说了,我心里有数。让他先碎一地的玻璃心吧。

过了一会儿……

对不起,刚刚有些口不择言了,如果说错了什么,不要生气。

青染(惊慌):“没……没关系的。反倒是我,刚刚道德绑架你了……对不起。作为你分裂出来的人格,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没关系。

……

剧场:

墨言:“……”

墨染:“你以为我在第一层,你在第三层么?其实你在地下负二层呢。”

抹茶:“所以,零……”

零:“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么?太天真了,我可是染墨呐。这次主要是想创造出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他们好好聊聊而已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青染:“……所以我是里面最蠢的?”

抹茶:“对的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