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快穿者大赛(大半水)

注:本章主要写墨染为什么精神状态不好,标题也说了,里面基本上没有大赛内容(还是有差不多1000字的)。然后,大半水,后面感觉有点像推书,不要介意。

然而,那天中午,死的不是小铃铛,而是另一个人,一个村民。接着,大家票死了又两个村民。

墨染醒来,看了一眼时间,6点了。然后,起床。(作者:又发现了一个bug,办公室里怎么洗漱。嗯……你们就当做空间的缘故吧。)

上次反杀了狼人后,就没有再遇到刺杀了。

这时,染墨突然开口了:“要不然剑术先放一边吧,反正你做的任务大多都比较安全。”

墨染:所以?

染墨:“先学编程怎么样,从C和C++开始学起。”

墨染:我觉得我会可能会秃。

染墨:“放心吧,我当时学的时候都没秃。”

墨染:可是你是天才啊。

染墨:“嗯……要不然,我们从简单的开始做起。我记得你是初三下学期成为快穿者的。那么,我来教你高中课程吧。”

墨染:会秃头吗?

染墨:“……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头发?”

墨染:我好不容易把头发留这么长,就是为了能搭汉服,做更多的发型。

染墨:“放心,1对1辅导,以你的天赋,应该很快可以掌握的。”

墨染:什么天赋啊,运气还差不多。明明一路上都是靠运气走来的……

染墨:“总之,我已经把你那个位面的高中课本全部记下来了,反正大赛都只是玩玩,我们可以一边学习一边玩。”

墨染:……你这个魔鬼。

染墨:“加油,fighting!”

墨染:……魔鬼。

……

冷熙:依然没有找到狼人。

小铃铛: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绿茵茵这次下来得很早。

绿茵茵:“诶?怎么没有看见小铃铛?”

墨染:“她不会真的死了吧?”

“说谁死了呢?”熟悉的铃铛声响起,小铃铛突然出现在了她们身后。

墨染:“原来你没死啊。”

小铃铛打了个哈欠:“我只是没睡好而已……大半夜被吵醒了。”

墨染:“你不会是把狼人反杀了吧?”

小铃铛摇了摇头:“没有,不知道是守卫还是女巫保护了我。”

小铃铛的语气带有些失望:“居然不让我反杀ta们……”

墨染和绿茵茵:昨天怕得要死的人是谁……

小铃铛:“按照我的直觉,我们投404吧,444也行。还有44。”

墨染:“你怕不是有毒。因为鬼抓多了所以迷信吗?”

小铃铛耸了个肩:“不否认位面原因,但是我的直觉挺准的。”

墨染:“那就发挥你的运气吧。我们相信你。”

小铃铛:我怀疑你想坑我而且还有证据。

绿茵茵有点担心:“那个……真的要就这样投吗?”

墨染:“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信小铃铛(的运气),因为她的光环值真的挺高的。”

……这是光环值的问题吗?

墨染:我已经发现正确的玩法了。

染墨:?

墨染:墨菲定律了解一下。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一条咸鱼。什么都不去想,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呢。

染墨:“不可能的,你可以对比赛不上心,但是,你必须把课上完。并且起码取得红分。”

墨染:你个魔鬼……

染墨:“首先,我们先进行哪科课程好呢?你喜欢哪科?”

墨染:文言文吧。

染墨:“好,那你先把《氓》《离骚》《沁园春长沙》《赤壁赋》什么的背了吧。”

墨染:好,给我2天时间。

染墨:“两天?”

墨染:翻译也不需要了。

染墨:“明明你才是魔鬼吧。”

墨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然后顺便把《琵琶行》《阿房宫赋》《逍遥游》也一起背了吧。

染墨:“嗯……没有翻译也能背吗?”

墨染:我一直都是这样下来的呀,先背诵,后理解。不过再加这几篇的话,大概要三四天。

染墨:人才。

……

1:“恭喜,昨天晚上只死了一个人,一个村民。那么,请开始投票吧。”

一个女人(113):“我觉得不能一味地投最厉害的,按照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道理,小铃铛和冷熙走地那么近,应该服从一好一坏的原理,又因为小铃铛是预言家,所以冷熙应该是狼人才是。”

墨染:这理……好歪啊。

染墨:“这是什么鬼推论啊。”

冷熙有点不高兴了:“也不能这么说啊,按照一般人的思维,离我最近的小铃铛应该会率先查我才是。但是,事实是小铃铛并没有说我什么。”

113:“可以是你们同一阵营互相包庇啊。”

小铃铛:“你们真的好烦啊。按113你的想法,那墨染啊晚月啊绿茵茵啊,不都是狼人了?你怎么就能确定呢?”

113:“每天都这样投,也没有多大效果了吧?现在就应该转变思路。比如说:冷熙不是35号作者的快穿者吗?35主写反派逆袭,那么冷熙要是成为反派也就很符合了。”

冷熙:“完全不想跟你吵。那就票死我好了,反正也不想玩了。”

小铃铛:“闭嘴了啦。既然113想换个思路,那我们票死404和444吧,再加个44。”

402:“那个,这里没有404。”

小铃铛:“那我们把444和44票死吧。他们的号数太不吉利了。”

44:“喂,过分了啊。我就问你凭什么?”

小铃铛:“凭我的直觉。要是你们中没有狼,我当场自杀信不信?”

冷熙:“反正都是游戏,就把他们票死吧。反正人还那么多。”

“那个……我想问一下。如果狼人都死光了,后面怎么继续?”墨染问。

1扶了扶眼镜:“回到第一轮的自相残杀。”

“这样啊。”墨染若有所思,“就是说如果要快点结束的话……”就得抓紧时间把狼人全部揪出来。

……在一番激烈的争辩后,冷熙活下来了。

1看了看结果:“两个都是狼人。”

众人:!

小铃铛:“所以直觉还是很可靠的,对吧?”

……然后,到了晚上,他们又票死了一个村民。

墨染回到房间,进入了意识空间。染墨依然在认真地刺绣。

墨染:“那个……为什么这么喜欢刺绣呢?”

染墨:“只是拿来打发时间。”

墨染:“嗯……那么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

染墨:“等比赛结束。我就说比赛会很无聊的,唉。不如我们来学习吧?”

墨染:“再见。”

染墨:……

“等等,那我们来聊天吧。你喜欢看什么书?”

墨染:“《查理九世》,我还有全套呢,只是,好像混了些盗版进去。然后探案类和悬疑的都很棒。我最喜欢的作家就是爱伦·坡,探案小说的鼻祖。他写的《莫尔格街谋杀案》之类的超棒的。”

“这样啊,我看过你堆在角落里的书,他写的探案确实很棒。”

墨染:“还有就是《墨家密码》,里面涉及了很多墨家的东西,什么机关兽之类的。”

染墨:“你信墨家?”

墨染:“……其实也不信,只是对墨家感到好奇。”

染墨:“取‘墨染’这个名字跟墨家有关系吗?”

墨染摇了摇头:“其实只是因为好听。当时看《查理九世》就觉得墨姓挺好的,然后,墨染谐音‘莫染’,感觉很有寓意。大概就是这样吧。非命……其实我更喜欢老子的顺其自然。”

染墨:“还喜欢看什么书呢?”

墨染想了想:“果然还是想到了《暗黑者》和《二十四个比利》。”

染墨:“好像还有一些挺正能量的书吧?”

墨染:“《外婆的道歉信》和《偷书贼》之类的?它们确实很温馨很治愈,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呼啸山庄》和《水在时间之下》,嗯……还有太宰治的一些作品。”

染墨:“这样啊……大概明白了。”

墨染:“明白了什么?”

染墨:“从人的爱好中可以了解到一个人的内心。我看了你的书单,基本上一排过去都带有一定的暗黑色彩。可以看出来你内心偏阴暗,但是里面又带有一些治愈,说明你并没有完全放弃生活,没错吧?你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嗯……智商被压制得有点严重,大概……差不多就这样了?”

墨染笑了笑:“没有毛病。我个人还是喜欢暗黑系的书籍,而且也确实是个矛盾的人。大概是太敏感了吧,只要有一点不对的情绪,它就会很快扩大,然后催促我赶快自杀。不过没关系,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拿刀玩了2年,不还好好活着吗。没关系的。”

染墨:“这样啊。嗯……听说你以前被校园欺凌过?”

墨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我读幼儿园的时候经常转校,然后又跳了大班。被奶奶带大,后接回父母身边。因交流过少导致性格内向。由于想抓住那一份变质的‘友谊’而付出金钱等的代价,仅此而已。不过,现在已经看开了。都无所谓了。”

染墨:……厌世?还是说……

染墨:“还是想问问叶非心,你是怎么看他的?”

墨染想了想:“他啊,其实我把他当弟弟,你信吗?”

染墨:“不是表过白吗?”

墨染:“是这样没错,但我现在不喜欢他了。嗯……反正都无法相遇,不如放下。”

染墨悄悄地解开了一点封印,终于是想清楚了:明白了,她这是放下了一切。因为什么都不在乎了,所以想结束生命。这就是她的“抑郁症”。没有活着的意义么?

墨染:“怎么了?”

染墨摇了摇头:“没什么。休息吧,我得好好想想借你身体那个晚上该干些什么。”

墨染:“好。”

……

剧场:

晚月(生气):“抹茶,为什么我的戏份那么少?”

抹茶:“因为你的戏份被我加到小铃铛那里去了。”

晚月:“为什么?明明我才是原女主诶!”

抹茶:“因为女主的位子被染墨的提前出场抢走了。反正到了后期你都要(消音,不能剧透)的。”

晚月:“……”

墨染:“这一章的字数……你的肝还好吗?”

抹茶:“那,明天不肝了吧?”

叶非心默默地拿出了一把美工刀:“你可以试试。”

抹茶:“……我错了。”

叶非心:“所以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场?”

抹茶:“回忆里。”

叶非心推出了刀片。

抹茶:“让我算算,大赛再写两三章,然后是回忆一两章,然后游乐场13页,差不多5章,小故事1章,‘治病’一章,脑洞2章,那么差不多50章可以出场。”

叶非心:“……你怕不是在逗我,有我这样的男主吗?”

抹茶:“那个……安心和安乐这不是也没登场嘛……而且,不要男主,让墨染和染墨搞百合也不错啊,你看她们相处得多好啊。”

染墨:“我是直的,谢谢。”

墨染:“我倒是无所谓。”

叶非心(语气不善):“你可以试试。”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