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彼岸花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2822字
  • 2021-11-24 22:10:08

一声龙呤响彻四方,直接让两族大军为之寒颤。此时后面的人无人敢轻易上前。因为刚刚那一下已经让在场的人都知道了眼前这看似不过末圣的小子实力却不简单,而且现在就算打下去也根本碰不到龙江。水壁慢慢退去,两族大军已经撤去,后面只留下了眼睛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龙族众人。

虽然没有人敢相信一个末圣凭一己之力逼退两族成千上万的士兵,但是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冯洛,你还有这种实力,你是有什么秘密武器,居然可以一人敌两族!”凌雨言此时眼中充满了好奇,龙江没有回答凌雨言,或者是根本没有了力气回复她,直接倒在了地上,此时龙江全身都已经没了力气,若刚刚没有吓住两族,那也只能认命了。现在还有一处战场便是两族天仙巅峰强者的战斗,凌雨洋指挥两个身上挂着一个木箱的人上前。两人检查了一下龙江,全身除了双臂其他并无大碍,站不起身只是法力耗尽了而已。两人从木箱中取出一瓶药物抹在龙江双臂,龙江瞬间感受到双臂断掉的组织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尽管如此恢复还是要一段时间,两人双手一拍,一台担架出现在旁边,两人将龙江抬上担架凌雨洋便准备继续撤军,龙江连忙喊住凌雨洋道:“此时之前留下的几位前辈还在对抗两族。”凌雨洋听见后思考片刻便让几位天仙后期的人按照龙江所指的地方赶去,目的也很明确,便是提醒撤军,如果能救几个那便最好,现在他们这些实力最强天仙中期的人就不用去凑热闹了,毕竟去了也不过是鸡蛋碰石头罢了。

“对了,你不是去帮父亲了吗,父亲去哪了?”路上,凌雨言说着看向了龙江,看见龙江脸上的表情,凌雨言连忙追问道,龙江强撑着将手移到了担架旁,随即运起法力将凌天阔的尸体放了出来,看见凌天阔的尸体,整个龙族在一时间全部跪拜族长。凌雨言看着凌天阔的尸体眼泪瞬间夺目而出,身体伏在凌天阔身上痛哭,凌雨洋一边强忍着眼角的泪水,一边蹲下安慰着凌雨言。整个族群也在一时间内全部低头默哀。

大军回到龙城,凌雨洋一边组织着为凌天阔送葬,一边重新调整着龙族的兵力,这场战斗两方光是第一次混战便损失了上万兵力,还不算后面损失的,接下来三国都开始重新休养生息,龙江也在这一战中名声大震,不过他们记住的名字是冯洛而非龙江。

龙江修养几日双臂上的伤便已经基本愈合,龙江也在惊讶边境之地竟然还有此等神药,不过当龙江询问起药的配方前一秒还对龙江十分友好的人纷纷摇头拒绝回答,都快步离开,仿佛很惧怕一般。

龙江回到房内,现在自己已经突破二十八段,接下来就已经可以修炼接下来的两本书,龙江脑中浮现着两书的修炼方法,龙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先修炼起死回生,虽然很难并且危险系数高,但是龙江依旧要赌一把。

龙江盘坐在房中修炼着法术,等书中所记全部记熟之后便出城来到城外尝试,龙江先是在附近的河中抓出一条鱼用剑插入头部确保死亡后尝试,随着龙江将左手放在鱼身上随即闭上双目,全身的法力缓缓聚集在手上又慢慢分散回全身,随即身上开始闪起紫光,龙江猛的睁开眼环顾四周,拍地而起一把抓住从鱼体内飞出的魂魄一掌拍回其体内随即大喝一声,以龙江为中心一个紫色法阵向四周散开,紫色法阵中心为一朵花型,龙江正坐于花心处。紫色法阵慢慢旋转,法阵边缘慢慢变得鲜红,鲜红的光芒慢慢向四周聚拢慢慢的将地上的花型全部染红,龙江在法阵中慢慢坐下身,随即闭上双目,当他再次睁开双目时,自己正处于一个四周漆黑的地方,突然,四周的灯台整齐有序的亮起,灯台里亮起的火竟然为暗紫色。灯火慢慢向远方延去,龙江环顾四周,自己现在的地方应该是某个地宫长廊中。远处,隐约看见了一个宝座上坐着一个身披黑袍手持一把长镰的面具男。龙江正准备起身整个长廊瞬间被缩短,神秘人和宝座一瞬之间便来到了龙江面前。神秘人的手从长袍中取出,手中正拿着一份卷轴,神秘人的手竟然是一具白骨。

“在卷轴上留下你的一滴血便达成契约了。”神秘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龙江站起身将手放在嘴前用力一咬,随即在卷轴上印下了一个指印,龙江一恍神,宫殿和神秘人已经消失,自己依然坐在法阵中,龙江拿起手看见了手指上的血便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并非是梦。龙江双手合十继续开始施法,法阵中的红色花慢慢流向中心,然后猛的向四周绽开成另一种花型,随即飞向空中形成了一个立体花型将龙江包围在中间。龙江看着花纹,眼神中浮现出一副震惊的表情,因为刚刚的红花在一瞬之间变成了另外一种红花,这种红花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花瓣是一丝丝如被撕碎的碎叶一般,但是却有这一种说不出的美丽,这种花让龙江一时间都看入了神。龙江猛的拍了一下自己好不容易才从花那无可比拟的美丽中挣脱。

不能分神,书上说过,使用此术必须十分专注,稍有不慎便会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反噬,花瓣突然一瓣瓣飞向空中,随后在法阵四周高速旋转,法阵四周出现了一个个图案,一个晃神,龙江眼前一亮,龙江再次进行了穿越,这次龙江来到了一处峡谷中,峡谷四周都长满了黑色树叶的树,峡谷两旁都长着一朵朵红花,龙江走进蹲下仔细观察红花,突然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出现在了龙江面前,女子身穿红袍,一双暗红色的眼睛装扮着白嫩的脸颊,额部上花着一朵红花,红花正是刚刚让龙江看的入迷的花朵。

女子伸出纤手一把拉起龙江向着峡谷前方走去,龙江也没有一点疑虑的跟在了女子后面,两人一直向前走着,中途女子没有说一句话,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座桥前,女子在桥前停顿一秒继续向桥上走去,突然一条鱼从龙江身前游过,这条鱼看样子是一个魂魄,所以才能在空中畅游,龙江仔细看,这条鱼就是自己联系的那条鱼,恍然见,龙江想起了之前祖龙告诉自己的话中还有一句,要铭记自己的目的,不能被牵着走,如果被牵着走那么这几本书就会变得相当危险。龙江一下回过神来,此时他依然蹲在花前,之前的女子和鱼魂魄仿佛都是他的幻想,不过这个幻想却相当真实,真实的连龙江都已经差点信以为真。

龙江站起身,转过头的一瞬间,一个人直接从龙江身上穿过,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龙江转过头看,是成千上万的魂魄井然有序的行走着,最前方是一个手持木鱼的黑袍神秘人。

灵魂中,龙江看见了一个魂魄,正是刚刚那条鱼的魂魄,龙江走上前运起夺魂法术一把抓住鱼的灵魂拉出队伍,后面的灵魂瞬间便把空缺补上了。神秘人转过身看了一眼龙江,又转过身继续敲着木鱼向前走去,仿佛根本不在意龙江抓走这个灵魂。

“天道轮回,小伙子,劝你放下他,他的一生已经结束了。”神秘人敲着木鱼用沙哑的声音一边说着话一边继续向前走去。龙江紧抓着灵魂,待灵魂队伍走过,龙江眼前再次一亮,龙江也回到了法阵中,此时四周的花瓣重新汇聚回中间变成了一个女子,女子正是刚才引着自己上桥的女子,但是此时龙江感觉不到一丝杀气也没有动手,女子伸出纤手慢慢放在鱼身上,随即法阵再次旋转,鱼身上慢慢开始发出红光,随即法阵中一道红光直冲云霄,女子慢慢化作了一道红光进入到了鱼以内,原本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鱼开始活蹦乱跳起来,此时四周已经被乌云所覆盖,红柱慢慢消失,法阵四周的红光再次向自己聚集在法阵中间留下了一个刚刚的红花形状,龙江缓缓站起身,脑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词语。“彼岸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