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联手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2030字
  • 2021-12-29 13:18:12

“你怎么还没走!”凌天阔问道。

“怎么能让您一人来对付他们,晚辈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这也是少主和公主的意思。”龙江答道。凌天阔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天上的两人轻声道:“随你吧!”

“前辈,我先帮你治疗一下伤口吧!”龙江道。

“不用了,这个毒你是没有东西可以治疗的,唯一的方法只能看看取到吴肖怡的血才有可能做出解药。”凌天阔摇摇头道。

“请前辈相信我!”龙江并没有因为凌天阔的话而放弃,他也想要赌一把。

天上两人看见龙江也起了一丝警惕,也不敢轻易上前,因为他们还不能确定龙江还有多少他们没有见过的怪招。两人对视一眼随即收回了武器,双手在空中聚起一个法球,不近战那么这招可能是最好的招式。

“秘术,圣洁!”龙江说完,手中冒出一道白光,白光慢慢从手心溢出慢慢包裹住了凌天阔,凌天阔手臂上的抓痕中慢慢流出红色液体,这让吴肖怡也感到了一丝不安。“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办法可以解掉我的毒!”

突然,龙江被一股神秘力量打到手上一般放在凌天阔身上的手瞬间被弹开,龙江艰难的看着手,此时手掌已经略微腐烂。这让吴肖怡也冷笑一声。“果然只是装腔作势吗?”

龙江咬咬牙,以自己对圣洁的了解果然还是无法解除过于强大的毒,或许现在只有无老可以解除这毒吧!

凌天阔站起身,抖了抖双肩道:“小伙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现在我已经感觉好多了!接下来就认真点打了!”说完,古筝已经重新立在了凌天阔身前。凌天阔闭上双目,随即轻呼一口气,双手放到古筝上的一瞬间快速向前一拨动,一道银色光波向前方飞去,郑农冼挥动长剑在空中舞动几下,瞬间,一道十字形剑刃便从剑尖飞出,吴肖怡聚起双手快速向下划出两道爪痕飞出。三股力量打到一起,一道白光闪过,一时间遮住了所有人。一朵蘑菇云瞬间包裹住了周围。前方,凌雨洋回过头看见了蘑菇云,脸色也十分惊恐,因为他知道父亲是要用全力了。烟雾消散,四人慢慢出现在对方视野中,周围早已经没了原样,龙江回过头看,后方望不见底的地方也已经被这场爆炸夷为平地。自己刚刚若不是用虚无躲过,怕是已经体无完肤。龙江看向对面,对面两人身上也多少出现了一些伤痕,凌天阔因为自己的虚无身上并没有出现伤痕,但是刚刚那一击也好像让他有些吃不消,也在喘着大气。“老了呀,才用一次就已经这样了。”凌天阔感叹道。

另外一边的两人收到刚刚那一击虽然受到了一些伤,但是却并没有大碍,那点小伤根本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一般。一会便可以调养好。可能比较严重的就只是刚刚消耗的法力罢了。三人调整好气息,马上便准备了下一次攻击,随着三人的修为慢慢从体内溢出,周围的碎土都被这气场震动,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压让龙江瞬间跪倒在地,鲜血随着五官流出,龙江已经被压的无法动弹。龙江强硬的合上双目,开启了真龙之眼,才能勉强站起身来转过身,他还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的真龙之眼。即使真龙之眼能为他挡住部分威压,但是这股威压也让龙江根本不能发出释放招式。现在就连用虚无移动本体都成了奢望。

“没想到居然在这种威压之下都能站起身,这小子不简单。”对面两人都不禁夸赞道,因为龙江背对着二人,所以二人也没有注意到龙江的眼睛。看修为不过一个末圣的小鬼,竟然可以在两人的威压下站起身,这让凌天阔对龙江的认知再次刷新,甚至对龙江已经充满了无数的好奇。

“小子,给你个活命的机会,效力于我族,我方可对你之前在凤城的无礼既往不咎!”吴肖怡开口想要拉拢龙江,但是龙江并没有答应,转过身时双眼已经闭合,这让天上两人一时间再次陷入了疑惑中。

“这小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招。”

“爆发这么强的气场就只为镇住一个小辈,没这必要吧!”凌天阔笑道。

“确实,在场没有他人,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说完,三人的气场慢慢消失,龙江缓缓睁开双眼,在他身上的那种压迫感慢慢消失,他也不再需要靠着用真龙之眼来抵消压迫感,眼睛变回了普通的眼睛。

凌天阔双手慢慢放在古筝上,双手快速在古筝上抖动着,对面两人看这弹动的节奏就已经知道了凌天阔要发动的招式,因为开始这样弹的招式他们已知的只有一招。两人对视一眼,便快速向凌天阔冲来,但是两人却再次穿过了凌天阔,有龙江在这,凌天阔根本不用做出任何躲闪。

“这是什么招式,这完全没法打!”郑农冼咬咬牙道。吴肖怡也发现了,这战斗与其说凌天阔是主力不如说和龙江各分半,本来想着就一个末圣小鬼,没想到竟然这么棘手。随着凌天阔弹动的频率逐渐急促,凌天阔身旁竟然缓缓立起一套盔甲。盔甲随着凌天阔的指挥飞到了一个刚刚第一场混战没有落入河中的尸体旁,直接套在了尸体上。瞬间,盔甲眼前的眼盖解开,一双如死鱼般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两人慢慢露出了一丝邪笑。

“先解决掉这东西再说,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善类。”郑农冼低声道。

“这点我比你清楚!”吴肖怡答道。说完,郑农冼捏紧长剑,长剑上慢慢开始闪起红光。吴肖怡手中也重新长成利爪,不过这次爪子中不再流出红色液体,而是变得十分锋利而且闪着银光。盔甲一步步向两人逼近,每一步踩在地上都让地面出现一个一尺深的脚印坑,一股寒气从盔甲中传出伴随着流出的血液,让盔甲有了一副死神般的气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