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开战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2823字
  • 2021-12-29 13:17:32

凌雪转过身,眼角留下一丝泪水,眼神中的恍惚一时间变得明亮起来,快步向前便准备抱住龙江,但是碰到龙江身上那一刻,却直接从龙江身上穿过。

“现在我是以虚无的方式传递的信息,我现在离这较远,一时半会来没法回来。”龙江道。

“没事的,就算再等五千年我也会等你回来的。”凌雪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这番话让龙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下一秒,凌雪眼角的泪水被一直手擦去,凌雪抬起头一看,龙江的虚影已经变得实体,凌雪一把上前抱住了龙江,龙江的手抚摸着凌雪那飘逸的长发道:“为你了这次我选择强行回来一次,不过这么远距离的空间跳跃身体无法多次承受,但是那一边的战争因我而起,所以我也要去阻止他,而且在这边待久了难免会引来神界,这次只为让你安心,这样的传送我许久才能使用一次,下次可能会很久。

“那你一定要小心啊,我不想再失去你了。”凌雪说着泪水止不住的向下掉。

“我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这次跳跃之前留下的虚无可能无法再支撑下去了,这个给你。”龙江说着将之前存在空间中的头饰变出。

“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喜欢吗?”龙江笑着问道。

“喜欢,真好看!”凌雪擦了擦泪水笑着答道。

“我帮你带上吧!”说着,龙江将头饰带在了凌雪头上说道:“我会在这里面存些法力,你有危险他会保护你的。”说完,龙江一把抱住了凌雪,将嘴唇一下贴在了凌雪那红嫩的小嘴上。凌雪先是一惊,但是没有反抗,而是慢慢闭上了双目。小巷中,一男一女在此拥吻着,仿佛已经将小巷两旁的一切置身事外。

良久,唇分,龙江慢慢放开凌雪,眼神中尽管万般不舍,但是还是说出了那句:“我走了。”

“没事,你去吧,我相信你。我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凌雪笑着道。龙江的身体再次变得虚幻,再次变作了虚影后慢慢消失在凌雪眼前,凌雪擦了擦留下的泪水低声了一句“我会等你的。”。龙江从床上坐起,随即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眼睛和双耳中也流下了一丝鲜血,突然进行一次如此遥远的距离传送,此时龙江四肢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眼前不断出现叠影,耳朵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安静,五脏也仿佛被挤压般疼痛。下一刻,龙江直接昏倒在床上。

龙江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他,等龙江再次睁开眼睛时,凌雨言正双手叉腰在床前恶狠狠的盯着他。

“还以为死了呢,看来还有一口气啊!”凌雨言生气的说道。龙江苦笑一下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你都睡了五天了,你说我有什么事?”凌雨言见龙江怎么说,更加气愤的说道。

“五天,这么久了吗?”龙江苦笑道。

“要不是最近都是长老带着他们的队伍去应战,你可算是逃兵了。”凌雨言以训斥的口气说道。

“之前旧伤犯了。”龙江也就想找个理由混过去,凌雨言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就这?”

“你也知道我那招空间跳跃副作用很大,当时跳的太远了,所以至今还有后遗症。”龙江道。

“好吧,就信你一次。”凌雨言说完便转身离去。

随后几年,鲲族和龙族多多少少进行了数十场战斗,晃眼间,这场战斗竟然已经打了三年之久,郑农冼早已坐不住了,双方士兵死伤无数。而且自己儿子在龙族关了五年,对面还没有丝毫要放人的意思。所以他决定亲临战场,准备结束这场战争。凌天阔也表示,既然对面要有所动静了,自己也该出手了,他召集兵力,准备亲临战场。

天一亮,凌雨言便来拍门叫龙江起来,龙江推开门凌雨言便看向后方的凌雨洋道:“他起来了,走!”凌雨言向门外回应一声便转身向门外走去。龙江穿好衣物也跑着跟了上去。和上次一样的路,两方大军再次对立在河流两岸,这里便是鲲族和龙族的交界处,但是此次与上次不同,上次不过是几十个人的小打小闹,但是现在两方都是成千上万的族人加入战斗,这便是战争。空中相互对视的两位老者便是两方的族长郑农冼和凌天阔,两人后面便是数十位天仙后期以及巅峰的强者。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了我儿,我立马撤军,如果你执意不放,那别怪我不留情面。”郑农冼对着凌天阔怒视道。

“那我倒是想看看怎样不留情面呢!”凌天阔笑着回复道。

“你!”郑农冼一时别气的说不出话,但是下一秒又满脸笑意。“毕竟我们实力悬殊也不止一点呢。”

“只知道说大话,从古至今都说鲲食龙,我还没见过你们吃过呢,怕是你们祖先打输了的自我安慰吧!”凌天阔继续嘲讽道。但是下一秒凌天阔眼神中的光变得略微黯淡。因为郑农冼旁边又出现了一位老妇,凤族的族长吴肖怡。这场战斗凤族加入了的话怕是就没这么容易了。原本想着有龙江帮忙这战争可能要简单许多,但是现在胜利的天平瞬间反向倾倒,这也让凌天阔眼神中多了一丝迟疑,现在原计划已被打乱,只能靠自己拖一下他们的。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放了我儿,再让你女儿跪在我面前认个错,这件事我鲲族就不参与,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那别怪我了。”听见这句话让凌天阔迟疑的心一下又变得鉴定起来,因为在他眼中每个孩子都如同自己的命一般,定然不会让他们受一丝委屈,因为他失去的已经太多了,他不想失去他最后想要保护的东西了。

“第一条可以,第二条不可能!”凌天阔果断的回复道。说着凌天阔便让人将郑机落带了上来,郑机落全身被绑住,双手也被细针顶住穴位根本放不出法力。这话让凌雨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因为这事因她而起,如果不是他偏要去和郑机落约架还要把他带回来就不会这样。

“既然你都谈不通,那么也不想多费口舌了。”吴肖怡说着,双手十指已经开始流出一股股红色液体,这让在场的不少强者都心惊胆战,因为这液体就算是天仙巅峰挂到一下都不好受,这液体可以顺着皮肤进入体内,仅半个时辰便可让一个天仙巅峰死的彻底。半盏茶功夫便可让其无法动弹,抗性药和解药也只有取到吴肖怡的血液才有可能制作,现在看来完全是无稽之谈。但是看着对面两倍数量的敌人,地陨龙族即使有着胆怯却没有一个士兵逃跑。

“全军听令,冲!”随着两名族长令下,对面便已经先行冲了过来,凌天阔手一挥,龙族摆好了阵型向前冲去。双方上万的军队在天上混战,中间的河流中已经早早的变得昏暗,细看并非湖水昏暗,而是无数黑影在湖水中涌动,仿佛准备大吃一餐的准备。无数士兵落入水中,但是湖中却不见一丝血迹和一具尸体,而是慢慢部分地方变得清凉。凌天阔手一挥,龙族士兵立刻便回到了地上,郑农冼和吴肖怡感觉事情不对也停住了进攻的脚步。双方士兵回到地面,凌天阔在凌雨洋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后便将郑机落带进了自己的领域内一跃向河对面飞去,郑农冼和吴肖怡也飞起拦住了凌天阔。

“怎么,觉得打不赢想要认输了吗?”郑农冼嘲讽道。

“我也不想做无谓的牺牲了,打赢我,我就放人,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听见这句话,郑农冼和吴肖怡只是冷笑一声不自量力便一并发起了进攻。凌天阔双手一挥变出一把古筝轻轻一挂,两道声波便从琴弦飞出,郑农冼拔出腰间的青色长剑一剑打在声波上,随着一声爆炸,河中直接被烟雾所覆盖,肉眼已经无法看清烟中状况。仅是爆炸产生的余波便足矣让地上七成以上的人震飞三尺。下方天仙巅峰强者见状纷纷上前准备帮忙,但是却被两族的天仙巅峰强者拦住,现在别说帮忙,想要摆脱这里都不是易事。这是一把二打四的战斗。

“这便是强者之间的对决吗?”站住脚步的龙江也不禁感叹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