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凤城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2609字
  • 2021-12-29 13:13:32

回去后,少女将青年带到了宫殿内,此时坐在殿中央的便是少女的大哥凌雨洋。旁边则是龙族的大臣们。少女让龙江将青年放在地上,大臣们见到青年纷纷议论起来,有点夸赞着少女年轻有为,有的却显得有些担心。

“哈哈哈,看来修为又增长了不少啊!”凌雨洋道。

“不是,这次不是我抓的,是他抓的。”少女看着龙江道,“他会很多我不知道的术法,他很强,没他我可能甚至回不来。”少女这般夸赞最惊讶的并不是龙江,而是坐在殿中的凌雨洋,因为从他记事起便从未称赞过任何一人,现在仿佛已经认可了认识不过几天的这个青年。

“好好好,既然是阁下助小妹拿下的胜利,那阁下可否让我知道阁下的姓名。”凌雨洋道。

“冯洛。”龙江也不知为何顺口便出了这个名字。

“好,冯兄,那往后还请多多照看着小妹了。”凌雨洋笑道。

“好了,兄长,如果没事那我们便回去了。”少女说罢便转身离去,突然少女转过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龙江,“你是还要在这待着吗?还不走!”

“哦,好,来了。”龙江晃得回过神来跟上了少女。待少女走后,站在台下的大臣们已经按耐不住了。

“少主,还是尽早将他放回去吧,他可是鲲族的大皇子,鲲族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恐怕会有一场大战。”群臣中一个较年迈的老臣道。

“这点我知道,平时的小打小闹老辈们不会介意,但是这次抓回来鲲族定不会罢休,现在我们和鲲族还有着贸易链,这怕是会影响到以后。”凌雨洋低声自语道。

“别怕,如果出事我来担保。”门外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一位身穿白色汉服的老者跨入了殿中,殿中顿时鸦雀无声。

“父皇,可是!”还没等凌雨洋说完,老者便伸手打断道:“哎,不必紧张,现在小女带回的小子并非是一件坏事。”

“孩儿不懂父皇的意思。”凌雨洋疑惑道。

“你们先退下吧!”老者看向大臣道。待大臣们离开后,老者看着凌雨洋说道:“你应该感觉出来了吧,这小子再怎么看也不过就初圣修为的样子,雨言也不过就末圣修为,看地上这小子应该就是鲲族的二皇子郑机落,他可是鲲族有名的天才,看修为至少也有天仙初期的实力,实力差距有多大你也能看出来吧。”

“确实,孩儿也有许惊讶,小妹这次将功劳全部都给了那小子,这可不像平时的小妹。”凌雨洋道。

“嗯,那既然你小妹这样自大的人都认可的人,你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呢,而且既然你说出的话又怎能反悔了?”老者问道。

“可是,我怀疑这小子图谋不轨。”凌雨洋道。

“不用怕,如果那小子真的图谋不轨,我想依你的观察力,到时候察觉出来应该不难,现在刚来就不用疑神疑鬼的了。”老者道。

“知道了。”凌雨洋道。

“接下来去哪?”龙江问道。

“你是我的奴仆,那自然是跟着我,我去哪,你就要去哪!”少女傲气的说道。龙江也没有说话,既然她怎么说就跟着她便是了。这时,龙江突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是凌雪的!龙江转过身看去,什么也没有,那一丝气息也在眨眼间消散,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喂,跟上哦,别走丢了。”前方少女喊道。

“幻觉吗?”龙江想着便向前走去。少女一天也没有去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是在城里转转,龙江也顺便记住了这座城的大概。

“喂,你们想干什么!”边境之地交界处地,城墙上一男子叫住了下方的人,城墙下正站着两名青年。

“道长,我们想进入边境之地玩玩。”一青年说道。

“如果你们要进去在此登个记吧!”

“好!”两人写好名字后,男子继续说道:“你们先回去考虑两天是否真的想进去吧,进去了可就不是这么容易出来了。”

“不用了,我们已经决定了。”

“你们还是回去考虑下吧。”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不需要考虑!”青年提高了音调,杀气也随即涌出。

“行行行,进去吧!”男子打发道。等两人进去后,男子略带生气自语道:“真是两个怪人。”

另一边,龙江正盘坐于床修炼真龙之眼时,一声敲门声打破了房间原本的安静,龙江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一位少女,少女便是凌雨言。

“请问有什么事吗?”龙江问道。

“哎,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你要记住,我是主,你是仆,这里是我的领地,我今天就算是直接踢门而入都行,敲门已经是很尊重你了!”凌雨言生气道。这话让龙江也不想与她争辩,这无非就是小孩子的无理取闹。

“那请问我的主人,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呢?”龙江加重语气再问了一次。

“我最近打算出去一趟,你收拾一下,随即便启程。”凌雨言道。

“好。”龙江答道。

“雨言,你这是打算去哪?”远处,一老者问道。放眼看去,老者身穿白色汉服,老者便是凌雨言父亲凌天阔,也是整个龙族的族长。

“父亲!您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主龙城吗?”凌雨言震惊问道。

“本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你竟然捡到了这么好的东西,他的事我在雨洋那里也略有耳闻,是个奇才。”老者看着龙江笑道。

“父亲,你这是不嫌弃他是外族的喽!”凌雨言撒娇道,这让龙江也有些震惊,她这么几天甚至连对她朋友兄弟都没有笑过,现在却像个小孩子便撒娇,但也难怪,毕竟是父亲嘛,亲近一些也没什么不对。

“小伙子,你可要好好的保护着雨言哈,雨言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多多包容哈!”老者拍着龙江肩部笑道。

“父亲,他不过是个奴仆而已,你对他这么客气干什么?”凌雨言问道。

“就你这脾气,出门多多少少都要给我惹点麻烦,看这小伙子也比较沉稳,你跟他还让我少操点心。”老者道。

“父亲!”凌雨言略微脸红的喊道。

“好了好了,你要出去就出去吧,少给我惹点麻烦就行,真是的,刚回来才几天又要出门。”老者笑着说道。

“知道了,父亲,我在外面会注意的,城中太无聊了!”凌雨言笑着答道。

“行了,主城还有事我就不就留了,你自己注意一点,我先走了。”老者说着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父亲,下次有空还来玩哈!”凌雨言撒娇道。

“好,有空就来。”老者说罢向前一步,空间突然撕裂开一道裂缝,老者缓缓走入裂缝,随着裂缝重新合并,周围瞬间又陷入了寂静中。

等老者走后,龙江便随少女回去整理东西,整理好便一起出了城。出了城,城外没有了管理,一切都如无人居住的荒地一般死寂,只有偶尔会出现一些小部落外出寻食。

“对了,除了龙族还有其他族在这片区域吗?”两人走在路上,龙江突然问道。

“这里除了我们龙族,还有凤族、鲲族两大族,还有着许多小族也在附近筑城,以寻求我们龙族的庇护。”凌雨言道。

“那接下来我们是要去哪呢?”龙江问道。

“我也没想好,平时出门也就是到处玩吧,哪里好玩就去哪玩,实在无聊就去凤城玩,听说那里好像要举办什么比赛,毕竟重要的事还早着呢。”凌雨言咬着嘴唇思考片刻道。

“前面便是凤城了,你注意点隐藏你的气息,如果被凤族查处什么不对,你可能就很麻烦了。”凌雨言警惕着龙江,仿佛也不敢随意进入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