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龙皇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4380字
  • 2021-12-29 13:06:41

这句话直接让凌雪顿时满脸通红,凌雪捂着脸娇羞着说道:“谁……谁要嫁给你啊!我都没答应你呢。”龙江听后转过身嘴角微微上扬随男子进入了传送门内。

“你怎么会认识狼勋的人,而且居然还有这般关系,如果不是猫神,你这可是重罪。”老妇看着凌雪急切的问道。

凌雪就像没有听见一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逐渐缩小的传送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或许村中就他还将龙江看做常人而非看做神明。

二人走出传送门,位置自然是来时的树林。“行了,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你先回学院吧。”说罢,男子便快步向远方跑去。龙江顺着记忆回到学院,来到门口,门卫并没有如往日般拦住龙江,而是仿佛知道他是出去办事一般,龙江回到宿舍,三个室友连忙问道龙江去哪了,龙江也没有和他们说明,只是说出去办一些机密的事便坐立于床,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十八段修为,待面具男将黑球内的法力净化后便可有实力上天找回身体,正当龙江发神之际,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门外站着的便是东方陵。

“你没事吧,最近见你经常被学院所调动,见你回来了便来问一下。”东方陵道。

“容老师费心了,学生不过有熟人在学院之中,便随熟人外出顺便叙旧而已。”龙江假装解释道。

东方陵听到龙江的解释也没有多问,只是留下一句“那你好好休息后便转身离去。”龙江也没想别的,倒在床上便睡了起来。

翌日,龙江早早的便从床上起来,现在神界再次找上自己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继续待在学院必然不是个好选择,学院保得住自己一时但保不住一世,只能想办法让狼勋同意自己离开了。

另一边,在一个会议室内,坐在前方的一个男子看着坐于两边的几人道:“那么你们的意思就是谈不妥了吗?”男子说着站起身继续说道,“那么你们便准备好吧,这次我们必将动用全部力量,必将挑起这场战争。”说罢,男子便消失在了几人面前。几人之中便有尤列和白发老者,其余几人也是四界中的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联合各国商议,毕竟这次他们说的很明白了,他们会倾尽全力来找这小子。”

“真正打起来我们可没有实力去保住这小子,何必为了他牵扯无辜。”

白发老者思考一番后道:“将这小子逐出学院,虽然我们无法保全这小子但他毕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我无法讲他拱手相让。”

这时,龙江听到要讲他逐出学院的消息,反而显得有点惊讶,自己正愁没办法出去。龙江离开学院,正想着该去何处之时,一位身披轻纱的女子从天而降,此人便是绫罗仙子。“仙帝请你去仙界一趟。”

两人来到仙界,这里路旁都飘着白气,无数仙阁分布在旁边,龙江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这不过只是做给绫罗看的。二者来到一间大殿外,这便是仙帝的仙凌宝殿。二者进入宝殿,龙江这次真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按照这里的仙规,这里应该是连绫罗进入都要向仙帝请示的地方,自己居然就这样进入。

大殿上,一个男子双手扶在座椅两旁,男子便是仙帝仙铭刑天,二者来到大殿前,绫罗双手抱拳道:“仙帝,人到了。”

仙帝站起走到龙江面前道:“小子,几年不见长进不小啊。”说着,仙帝左手一挥,大殿旁的石壁慢慢移开,一间密室出现在三人面前。“随我来吧。”龙江随仙帝进入密室。

密室之内有着三条水晶隧道,龙江跟随仙帝来到一条水晶隧道尽头,一间藏书阁出来在龙江眼前。仙帝飞到一架书阁上,不慌不忙从中取出一张卷轴,然后缓缓飞回到龙江跟前。仙帝手一挥,卷轴飞向空中缓缓打开。

“根据这张预言卷轴记载,当神王腐败之时,一族青年会推翻统治而一统六界,如果我的猜想没错,所指之人便是你。”仙帝平静的说道。

“仙帝,您怕是弄错了吧,我不过一介平民,怎么可能有拯救世界的才能。”龙江惊讶的问道。仙帝摇摇头道:“现在你不信也很正常,不过我也不过是赌一把,一会你便随我修行,如果我赌对了,那么这场腐败的统治便会被推翻,现在神界看似无太大动静,但这不过是假象罢了,这数千年间,神界早已掠夺了六界中的许多天地灵气,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六界便再无安宁。”说罢,仙帝手一挥,卷轴便飞回了书阁中。

“走吧,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你在一些神话故事中也听说过吧,所以天上修炼时间相对地上而言也更短,仅需几日你修为便会有着明显变化。”仙帝说罢便带着龙江来到一处云雾缭绕之地,仙帝手一挥,云层慢慢散开,一座高山耸立在龙江面前。“这里便是仙黎山,每任仙帝修炼的地方。”

“不合适吧,我并非仙帝也不是仙界之人,在此修行岂不坏了规矩。”龙江连忙推辞道。

“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如果你不能在神界下一次发动战争前变强,可能下一次就算是五界练手也未必能打赢神界。”仙帝说完便转过身向山内走去,“走吧。”

五日后,龙江走出仙黎山,此时他修为已经突破了二十四段,仙帝还赠予其一招法术,为了让其在绝境时有反抗的余地。龙江回到人界,此时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任人宰割的小孩,此时他已经有了可以独挡一方的实力。龙江先来到了一片令他憎恶的地方,岩浆森林,龙江仅用手一挥,外面分布的结界便消失了。龙江走进岩浆森林,里面无数妖兽虎视眈眈的看着龙江,龙江面不改色,平静的走进一间山洞中,山洞中无数双血目注视着龙江,这时,几个身穿神界士兵装束的男子拦住了龙江。“什么人!竟敢擅闯岩浆森林。”其中一个领头男子道。龙江手一挥,几个男子便被打飞。龙江来到一间硕大的铁门前,用力一击便将铁门上的封印打开。

“什么人。”铁门内,一双血目看着龙江。

“来救你的人。”龙江平静的答道。随着“轰”的一声,一个老者打破铁门走了出来。

“龙琳和龙咧关在哪?”龙江问道。

“她可是重犯,可没关在这里。”老者答道。“不在这,死亡之谷吗。”龙江低声道,“剩下的人你能救吧,结界外开结界只需要二十二段即可了,并且里面的小喽喽你也自行解决了吧。”说罢,龙江一跃冲出山洞。既然关在死亡之谷,那么只能先去玄冥森林找无老,如果猜的无错,无老的圣洁应该可以解除死亡之谷的局限。

龙江再次踏入玄冥森林,上次来时便记住了位置,来到山洞前缓缓进入山洞,来到上次和那老者对面的空洞里。因为无老结界的原因,此时已经无法再继续进入更深处,只能在这等着无老。

“来了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龙江身后,龙江转过头,身后正是无老和凌程老者。“独孤,你还真是料事如神,连这小子会再次来这都料到了。”凌程道。

“此次来此又为何事呢。”无老平静的说道。

“无老,可否传授我圣洁。”龙江开门见山道。

“你为何想学圣洁呢?”无老眼睛微眯问道。

“我……”龙江此时并不知道如何回答,无老看着龙江的表情,笑着解释道:“圣洁顾名思义,便是以修为来净化万物,圣洁真正的强大之处不在于修为多高而在于净化者的心是否纯,如你心不纯即使学会也无法发挥真是实力。”

“如果你诚心想学,那么明日起便随我修炼吧,圣洁可不是轻易便可习得,圣洁为我自创秘术最后一式,需按顺序习练才能习得,不然将被力量反噬。”龙江点头答应下来,待他习得圣洁之日应该便可救回父母。

翌日清晨

“秘法第一式便是元素,这式可掌控分散于各地中的元素……”龙江点着头认真听着无老讲解,随后便在无老的指导下开始修炼,后面几日,龙江依次习练了元素、能量、虚无、圣洁。

随后,龙江告别无老之后便来到了死亡之谷中,这里虽然让他十分厌倦,但是这次必须来这里,自己父母龙琳和龙咧正关在那里,现在神界的腐败已经失去了当时的威严,所以龙江也不再担心。

龙江站在死亡之谷上,看着下方那深不见底的谷底,深吸一口气,龙江一直坚信父母是被冤枉才被关押至此,现在既然天界不公,自己便去就他们。这片谷中具有强大的力量,就算是自己也只能在中待上一个时辰,若一时辰为出来便会沦为谷中野兽。龙江想着便一跃入谷中,此时天空正值当午,龙江也不知道能否在未时之前上来。

龙江落入谷底,在死亡之谷中行走着,看着爬行在死亡之谷两方的各族囚犯,此时他们已被死亡之谷中的神秘力量变成野兽一般。现在龙江可无心救他们,现在主要目的是寻找自己的族人。但是许久也未见到踪影。

此时离未时还有半个时辰,若在一柱香时间还没有找到,龙江便准备先行离开修养几日散去体内残留的神秘力量。一柱香时间过了,龙江依然没有找到弑灭龙族族人,此时龙江已经开始出现晕眩,正当龙江准备放弃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龙江眼前。“父皇!”

眼前如野兽一般疯狂的人正是龙江父亲龙咧。龙江已经来不及清除龙咧体内的神秘力量,只能先行将其拉上山谷再净化,现在龙咧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不会使用一点之前的招式,所以龙江闪到其身后仅一击便将其放倒。龙江左手拉着龙咧便向山谷上方冲去。龙江上到山谷上方,先开始平息气息,因为死亡之谷的原因,现在自己已经有些躁动,如果这时先行净化可能适得其反。

龙江平息气息后,便将左手放在龙咧身上便开始使用圣洁,待龙江左手光芒散去,龙江便坐在原地静等其醒过来,现在他也是只能赌一把看能否成功净化龙咧体内的神秘力量。龙江盘坐在原地,闭上双目静静的等待着龙咧醒来。

酋时,龙咧缓缓睁开那双暗紫色的双目,疑惑自语道:“我怎么会在这?我不是应该被死亡之谷的力量吞噬了吗?”龙咧缓缓坐起,这时他注意到了旁边的龙江,撑起无力的身体踱步至龙江面前,龙江连忙睁开双目看着眼前自己的父亲,刚才修整气息时太过于专注都没注意他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感谢小友救命之恩。”龙咧双手作揖道。

“没事,你先在这休息片刻吧,待我调整好气息一会还要继续下去救人呢。”龙江回复道。龙咧见龙江这么说,便连忙阻止道:“我怎么好让恩人再次下到这种是非之地,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我吧。”

龙江摇摇头,闭上双目看着龙咧,一双真龙之眼直接让龙咧感到一阵晕眩。“什么,真龙之……”龙咧虽然很惊讶,但是现在体力还未恢复便被真龙之眼震慑,话未说完便倒在了地上。

当龙咧再次醒来时,已经被龙江用圣洁抹除了真龙之眼的记忆,此时旁边正坐着几人,正是龙族之前的长老。“你感觉怎么样!”一个中年女子问道。龙咧摇摇头。这时,龙咧发现了正在一旁喘着大气的龙江,连忙上前询问道:“恩人,你还好吧。”龙江摇摇头道没事。

“我先带你们去你们族的居住地吧,几千年不见,他们可十分想念你们呢。”龙江喘着气说着便站起身向前方走去。龙咧虽让龙江休息会再走,但龙江像没听见般向前走着,几人没办法只好跟在龙江身后。

几人刚踏入龙族地域,龙海便感知到了几人。“这修为,是谁!”龙海惊道,说罢便从座上站起一跃出殿。龙海落到龙江几人面前大声道:“你竟然还敢来!”这时他注意到了后面几人,虽然有着一丝亲切感但是并没有认出几人。

“这便是现任龙皇龙海。”龙江看着龙咧介绍道。“是嘛,都长这么大了呢。”龙咧轻声感叹道。

见龙咧这语气,龙海不禁有点惊讶,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居然认识自己。“你是谁!”龙江正想解释却被龙咧拦了下来。“算了吧,是我们亏欠的。”

龙江也未龙咧感到着急,但是既然龙咧不想说,自己也不好就此说出。正当龙海准备将几人赶出龙族地域时,一位老者叫住了龙海,此人正是龙族长老龙华。

正当龙海认为龙华要为眼前这小子说情之时,龙华来到龙咧面前鞠躬四十五度道:“老臣参见龙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