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再遇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4648字
  • 2021-12-29 13:05:27

“不用自责,毕竟是一方妖王,实力已经碾压了你,你先回去吧,接下来交给我便是。”白鄂平静道。男子点点头,一跃跳出窗外消失在三人眼前。

白鄂手微微一抖,周围的场景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从一间房屋瞬间变成了一座长度不过百里岛屿。

“绝对领域!”龙江惊道。

“狼勋,我劝你还是快点把这小子交出来,我可不想和你动手。”白鄂道。

“欧,”狼勋笑了一下,“来我的地盘闹事还要带走我的人,上天练傻了吧!”

这话直接让白鄂起了一丝怒意,白鄂背后,一双黑色的利爪展开如同恶魔降临一般,利爪下慢慢长出一排白色羽毛让利爪顿时便如翅膀一般耀眼。黑色利爪在身后扇动,卷起一片片黑色气息,让白鄂如同死神一般恐怖。

“我再说一遍,交出这小子,你应该知道,只要我想,我随时都可以把妖界灭了,劝你还是识趣一点。”白鄂加重了语气说道。

狼勋看了眼旁边的龙江。“这小子还有用,肯定不能就这么轻易的交出去,但是在这绝对领域之内自己绝对不可能打赢白鄂。”狼勋想着,双目看向白鄂,即使自己拖的住一时,但是拖不住一世,绝对领域与外界完全隔开,外面也不可能有人会发现这里的变化,并且甚至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抗住一下。没等狼勋思考,白鄂便闪到了狼勋眼前,伸出左手一把掐住狼勋颈部,狼勋身体如同呗束缚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白鄂将狼勋丢到一旁,四根柱状物体从地上飞出插入狼勋体内,狼勋顿时便退成狼形在地上哀嚎起来。白鄂张开双手,飘在空中的长剑在空中抖动几下后化成双剑飞向白鄂双手。

龙江张开右手,在手中聚起怨灵刀,一刀向白鄂斩去,但是,白鄂手中的可是四神器之一的嗜灭双剑,怨灵刀触碰到嗜灭双剑的一瞬间便被斩成两半。龙江聚起修为,但是区区十段,在白鄂面前不过是小孩子般的修为。还以为能让自己来抓的会是什么货色,结果不过是一个修为不过十段的小娃娃。白鄂想着横起左剑刺进了龙江腹部,这一过程不过在晃眼间,龙江甚至都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白鄂将双剑放回背后的剑鞘中,左手正准备去抓起龙江,这时,龙江身体被黑气所覆盖。龙江精神世界内,面具男一脸惊慌的看着眼前的黑球,这小子强行催动了这股力量!

体外,龙江仰天长啸一声,四周弥漫出一股强大的黑气,看着这股力量,白鄂面部都冒出了一丝冷汗。这股力量,大司通!不对,这不是修为散发的力量,这到底是什么!

精神世界内,面具男双手在天上画出一道阵法,直接将全部黑气吸入阵法之内。白鄂此时已经不敢再轻易接近龙江,毕竟就算在自己的绝对领域之内自己也没有绝对的胜算可以赢得了大司通级别的实力。龙江艰难的撑起身体看着白鄂,嘴角上还挂着一丝血迹。嗜灭双剑也有着噬魂之能,加上被狻猊拿走的部分魂魄,并且现在自己为人体,此时小伤对龙江而言都是都无疑非常致命。“虚张声势吗?”白鄂想着,手尖慢慢长出利爪,向龙江冲去,但是还未等白鄂碰到龙江,龙江便先倒在了地面上。

“你还不出去看看他吗,狻猊?”体内,面具男看着狻猊问道。

狻猊没有理会面具男,而是躺在地上继续睡觉。体外,白鄂走上前一把提起龙江,慢慢收回绝对领域,周围场景慢慢变回了宿舍中,此时宿舍中正站着两位老者。

“感知到我的绝对领域了吗,”白鄂自语道,“不对,连我都无法察觉到别人的绝对领域,在我开启绝对领域之前就已经察觉到我了啊,大意了呢。”

“在我们管辖区域打伤我们的人还想要带走我们的人就不打算和我们说一下吗?神君。”其中一个白发老者道。

白鄂看着两人,白发老者自己虽没有印象,但是旁边的老者自己却认识,他可是魔界之主尤列。自己完全没有绝对的把握打赢他,但是这小子能爆发出大司通般的实力,肯定不能就此撒手,往后怕是更难寻找机会。并且现在不能轻易开启绝对领域,一个不小心边有可能被尤列覆盖。

白鄂张开双手,背上的双剑在剑鞘中抖动了几下后便飞到了白鄂手中。

两位老者也召唤出了自己的武器,分别是一根法杖和一把长刀。白发老者挥动手中的法杖,三人瞬间便被传送到了训练场内,此时训练场内一片黑暗,周围一片死寂,白鄂也十分震惊,老者不仅会空间法术居然还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自己传送过来,这老者不简单。

“我劝你还是尽早说明来意后自己回去,老夫不想伤你!”尤列微眯双目道。白鄂咬咬牙看着两人,捏紧手中的双剑,手中的双剑慢慢闪烁起金色的光芒。

“既然阁下不听,那么就别怪老夫无情了!”白发老者说罢,法杖一挥,台上立马便变成了一片极寒之地。尤列双手握紧长刀瞬闪到了白鄂面前,一刀向白鄂劈去,白鄂将双剑举上头顶挡住了尤列的长刀。白鄂睁开虎眼,双手发力将长刀打飞,横起一刀便向尤列挥去。刀砍在尤列腰上,但是尤列犹如钢铁般坚硬,刀根本无法砍进入去。

“这是,土法!”白鄂向后一个空翻,一个健步冲向尤列,此时双剑上的光已经十分耀眼,尤列低声道:“这么快就能将嗜灭双剑达到这种地步,看来不能这么随意了。”说着,尤列挥起长刀挡住了双剑。“涅槃斩”尤列低声说道。长刀上慢慢附起强烈的火焰,火焰如同凤凰现世一般,周围的极寒之地仅在一瞬之间便被融化大半,白鄂大喝一声,一股强大的修为从体内涌出,白鄂身后慢慢浮现出一个白虎的虚影。白虎如同一个巨兽一般俯视着二人,嘴角中呼出的一股股气体中都残留着极强的法力。

白鄂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杀意,双剑上附着的光芒越来越耀眼,甚至已经无法看清楚剑的原型。白鄂右脚向后跨出半步,左脚微微弯曲,后脚一蹬便向二人冲去。此时白鄂速度已经无法用肉眼看清,白发老者挥动起法杖,无数的熔岩从天空落下,被触碰之地的水全被蒸发殆尽。但白鄂的速度已经超过了熔岩下落的速度,白鄂握紧双剑闪身至二人旁,高举双剑便向下划去。尤列横起长刀挡住了剑。白发老者向后一跃,法杖轻轻一挥,白鄂的剑便砍在了屏障上。

白鄂缓缓加力,此时双剑旁已经可以看出强大的冲击波,虽然二人的实力都不输白鄂,但是目前看来两者都未能打出什么优势。随着一声爆炸,双方都被这声爆炸震退。周围的极寒之地瞬间便开始崩塌,周围的场景也在慢慢消失,回复了练习场原本的样子。

“百余年不见,实力渐涨哎!”尤列低声感叹道。“老余,换个地方打吧,这里动静打太大了。”尤列看向白发老者道。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再次挥动手中的法杖,仅在一瞬之间,三人便来到了一片树林之内,树林中每棵树上几乎都挂着一颗头骨,整片树林中都回荡着阵阵哀嚎。

白鄂看着四周,眼中的杀气也消散半分,脸上甚至流露出一丝惧意。白鄂看向天上,树林外两边被高大的岩壁挡住了天空。

“这里是,死亡之谷!”白鄂惊恐道。

“看来你还没有忘记呢,这里树上一半以上的白骨还是你亲自葬送的呢!”白发老者说着,将法杖伫立于地,另外一只手拿起一具头骨接着说道,“我的挚友龙漾可是你亲自关进这里的。”

白鄂听后,惊道:“你是当时那个小鬼!”

“看来你终于想起来了呢!”白发老者笑道。

“不可能,不可能,当时你明明已经被我双剑斩成了两半,你一个人类受这种伤怎么可能活下来!况且已经过了数千年,你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活这么久。难道你已经!”

“没错,拜你所赐,现在我已经练至肉身成圣,而且已经千年一劫渡过了五劫,再渡三劫我便可以得到永生。”

听到这,白鄂反而沉静了下来,一双虎眼看着白发老者,低声道:“既然当时一个失手让你苟活自此,现在我便亲手纠正这个错误吧!”说罢,白鄂大喝一声,自身也慢慢开始变得虚幻,尤列连忙冲上前,但是,长刀触碰到白鄂的一瞬间,白鄂消失在了两人眼前,身后的白虎虚影也慢慢开始变得实体化。手中的双剑缓缓飞到背部,变成了一双黑翅白羽的翅膀。“兽尊降世!”

白发老者闭上双目,将头骨放至树上后,双手握紧了法杖,伫于地面,一股强烈的修为从体内溢出。尤列身上慢慢附上熔岩战甲,体内修为也随之涌出。三个修为临近于大司通级别的强者用处实力看着对方,整个地面也开始为之震动。

树林暗处,一双双血目在黑暗中注视着三人,可能出于惧怕,都没有丝毫上前打扰三人的争斗。

白虎前爪在地面划出一道道抓痕,但是地面不久便恢复了正常。白发老者睁开双目,露出一双淡紫色眼睛。三人都准备认真开打了。尤列在长刀上附上强烈的火焰,白发老者法杖顶部聚起暗紫色能量球。白虎聚起前爪,向下一挥,两道抓痕便向二人飞去。三人释放的招式碰到一起,森林顿时便被夷为平地。招式照成的冲击波让三人也受了不小的伤。但是这种程度的伤对于实力临近大司通的三人而言并没多大影响。白发老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法杖上慢慢缠起一根枯木。“木藤缠绕!”只见一根巨型枯木从地面涌出,飞速像白虎冲去。白虎一跃跳上高空,枯木也紧跟着白虎飞上高空。白虎前爪慢慢闪烁起光芒在空中不断抓着枯木,枯木触碰到利爪瞬间便被斩断。但是枯木被斩断后并没有就此停息,而是继续生长,白虎双目看着地面,在空中一跃直逼白发老者而来。但是尤列怎会袖手旁观,仅用长刀便挡住了白虎的攻击。两者碰撞在一起,空中瞬间便被一道冲击波分割开来。方圆十里的云层都被冲击波冲散。但是毕竟处于上方,力量上也占有着一定优势,直接将尤列从空中压到了地面上。

白虎聚起左爪,一把将尤列击退,另一只爪便向白发老者袭去,白发老者面不改色,法杖上的枯木已经变成了火焰,白发老者挥起法杖,法杖中立刻便涌出一股火焰直接将白虎吞没。待火焰散去,白虎已经早已不见踪影。“跑了吗!”白发老者低声道。

“也差不多了,在这么打下去,我们三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尤列说着,目光转向树林暗处,两双真龙之眼正在暗处注视着二人。“如果被他们缠上,想脱身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白发老者挥起法杖,下一刻二人便回到了学院之内。

宿舍内,龙江缓缓睁开双目,看着站立于自己眼前的三人。三人自然便是狼勋尤列和白发老者。白发老者双目注视着龙江,他已经对眼前这个少年充满了好奇,小小年纪便引起了神王的注意,龙江站起身,看着白发老者,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小伙子,你还记得我吗?”白发老者先行问道。龙江看着白发老者,脑中不断的回忆着之前的记忆。

“您是那个!”龙江恍然大悟。白发老者点点头,老者正是当初龙江初入学院之时救下的乞丐。没想到他居然是学院的高层。“那您当初为什么?”

“当时是想看看新生当中有没有怀有仁心之人,但是除了你其他都是怀歧视之心,自那天起我便在暗中观察你了。”龙江虽然十分惊讶,但是并没有表露出来。

“虽然不知为何神王会如此注意你,但是只要你在学院之内一日,学院便会保你一日周全,我还有事,便不打扰了。”白发老者说罢,便转身离去。尤列和狼勋也跟在白发老者身后离去。

待三人离去之后,龙江回到床上思考起来。这时,三个室友回到宿舍,看着这般样子,惊讶的问道龙江缘由,龙江只是摇摇头道没事。

翌日,龙江一早便出了宿舍,昨日午时,一个男子来到龙江窗前,龙江一下便感知出了他的妖族血脉得知他便是狼勋的部下。“明日寅时,我在学院大门等你,妖王有任务。”

回过神,龙江已经不知觉的走到了校门口,此时男子早已站于校门口。见龙江过来,男子整理了一下衣领,上前道:“这几日我要外出寻找物品,这次余老特别强调要我带上你,所以你便随我外出一趟。”

龙江点头示意后,二人便上了路。男子带着龙江来到一片树林,随即从腰间掏出一颗水晶球,水晶球缓缓升入高空,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直接劈到二人眼前,在二人面前形成一道传送门。二人进入传送门,当龙江踏出传送门的时候,一副熟悉的景象映入眼帘,一片熟悉的田间村庄让龙江感到十分熟悉。

“走吧。”男子说罢便向前走去。龙江跟着男子向前走去,两人走到一片田野,田野上方的道路上,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路上经过,龙江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少女,身上的轻纱龙江依然记忆犹新。龙江连忙喊道:“凌雪!”凌雪转过头看着龙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