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华佗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4516字
  • 2021-12-29 12:58:52

龙江坐着飞机来到了临近于东海的雨城,这里终日落雨,数千年间也没有停过,并且空气中的物质会快速蒸发水分,但是却从未有过闪电,这也是一个未解之谜。

龙江在雨城买了点面包和水用布挂于腰间便来到了东海边,根据冥颠的信息,沿着这里向前便可到达仙湿玉林。但是,现在为人体,无法直接横渡海面,就算将法力附于脚底也无法支撑到到达。“当时也忘记问要不要过海了。”龙江无奈的笑道。正当龙江一筹莫展之际,海面上开过一艘渔船,现在看来,这边是唯一的方法了。龙江来到码头处,本想先借一艘船出海,但是,却被无情拒绝。这时,一艘船边附上青苔的大渔船进入的龙江的视线。龙江走上前,看着这艘船,一个男子走过来道:“劝你别打这艘船的想法,这艘船随无人管理,但是却是出了名的鬼船。”

“这话从何说起?”龙江疑惑的问道。

男子冷笑一声,看着渔船道:“这艘船已经几十年未曾出海了,我只是听闻以前用这艘船出海的渔民一个都没回来,每次只有一艘空船回到码头。并且不用加一固定,没人时多大的风浪都无法将它荡走。”龙江看向男子,道:“那么这艘船我可以开出海吧!”男子转过身,道:“你不怕死随便你,出事没人会负一点责任的。”说罢,男子便走开了。

龙江根本不信这些什么鬼,无疑就和上次一样为冥界之人。这艘船因为陈旧的原因,船体已经有了一点破损,船梯也已经损坏,龙江只能利用吊绳爬上船。上船之后,龙江先用法力清理了一下船上的蛛网和修补了一下船体,随后便来到控制室。刚进入控制室,船只便开始动了起来。龙江闭上双目,开启真龙之眼,注视着四周,此时,四周已经飘满了鬼魂。龙江平静的轻声道:“不知各位为何在这座船上残害他人。”旁边的鬼魂并没有做出反应,而是继续注视着龙江。“看来还不相信我看见了他们啊。”龙江轻笑自语道。说罢,龙江闭上双目深吸一口气,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一个鬼魂。

“怎……怎么可能!”龙江手中的鬼魂表情痛苦道。见龙江真能看见他们,其余鬼魂也未继续隐藏,纷纷现身,龙江继续问道:“看样你们并非冥界之人,为何不转世投胎而要在此要行凶伤人?”

其中一个鬼魂恶狠狠的道:“投胎,当初他们将我们禁锢于此时,有何曾想过我们还要投胎!”

龙江平静说道:“若我能助各位拜托禁锢,各位可答应我去投胎转世,各位可愿就此停手。”说罢,龙江放下了手中的鬼魂,鬼魂如同惧怕般闪回到旁边。

“停手?哈哈哈”一个鬼魂笑了起来,“将我们禁锢于此十几年让我们停手,不可能!”那个鬼魂看起来比较有威严,应该是他们的领头。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不然,别怪我了。”龙江平静说道。

“凭你,现在这艘船便是我的,你认为在此之内你能打赢我?”鬼魂说罢,几个船桨破窗而入,直接飞向龙江,龙江运起修为,大喝一声,船顿时摇摇欲裂。“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既然可以碰到你们,就能让你们魂飞魄散,记住,魂飞魄散你们便永世不得超生。”龙江真龙之眼中已经流露出了强烈的杀气。在周围的鬼魂们早已吓得不敢靠前。鬼魂看着龙江,眼中也起了一丝惧意。龙江平息气息盘坐了下来,道:“给你们半时时间考虑,是乖乖投胎,还是被我打散魂魄。”龙江说着,便开始修炼起来,随只有半时,龙江也不想浪费。看着龙江修炼时周围的法力,鬼魂们陷入了迟疑。

半时过后,龙江睁开双目缓缓站起,道:“你们可以给我一个答复了吗?”鬼魂们纷纷表示同意。龙江用真龙之眼观察着整艘船,这艘船被禁锢的结界并不是很强烈,龙江运气修为,一掌打在船上,结界瞬间破碎。“行了,你们可以去投胎了。”鬼魂们听后纷纷点头,龙江眼前一扇扇光门打开,鬼魂们钻入了当中,这门便是通往地府之门,但是肉体无法触碰穿过。

这时,龙江看着角落中一个鬼魂盘缩于地面,龙江走上前去问道:“你为何不去投胎?”

“我……我怕……”鬼魂道。

鬼魂颤抖着转过身,龙江脸上一惊,道:“你是,冯洛!”

“你认识我?”鬼魂看着龙江问道。

龙江呼了口气,心中想到,这都是什么事啊,狻猊给我的是什么转世啊,这明明是让我魂魄寄居于一个凡人身上罢了。

“行吧,那你先跟着我吧,我或许有办法救你一命。”龙江说道。说着,龙江在船上翻找着,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个酒瓶。龙江看着冯洛道:“先进来,我返航之时,便带你去见父母。”

冯洛摇摇头,道:“我……怕。”龙江叹了口气,道:“行吧行吧,你别离开这艘船,你记住,如果你被海面上的噬魂兽抓住了你可就完了。”冯洛听后蹲在地上发抖,似乎十分害怕,龙江看见冯洛这样,便安慰道:“放心吧,噬魂兽不能离开水面,船上是安全的。”这才让冯洛放下心来。

龙江走出控制室,看了眼天空,此时天空中的白光已经开始褪去,龙江从腰间拿出一个面包吃了起来,吃完后,龙江看着前方,平坦的海面似乎望不到尽头。龙江找到一个地方坐下,这时,一个指南针从他腰间落出。龙江捡起指南针,想着:这东西……什么时候买的?算了算了,不想了。龙江仔细打量着指南针,他并没有见过此物,看着指南针上的指针,这应该是指明方向的吧!龙江想着。这时,冯洛飘了过来,两人便在船边聊了起来。

“你……和我长的真像啊,我之前真是太放纵自己了,都没注意你。”冯洛看着龙江道。

龙江听着,笑道:“可能我之前在底层工作,没注意到我也不必惊讶吧。”此时,龙江心里也是十分复杂,现在还是尽早拿回自己的身体和龙核晶的为好,一直占着别人的身体也不是办法。

不知过了多久,船缓缓停了下来,龙江走到船前方,看着前方,此时,船已经到达了一片沙滩,龙江看了一眼冯洛,道:“你先在此等着,如果你在这乱跑,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危。”这话对于冯洛还是有着比较大的威慑,龙江一跃下船,向岛内走去,一路上,皆为沙滩,不久便走到了尽头,难道,不是这里?龙江想着,便向回走去,龙江来到船前,正准备运起修为将船推出沙滩之时,突然感觉到沙滩下有东西正向他袭来,龙江一跃而起,只见沙滩中长出许多小触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龙江运起修为冲到船上,冯洛看见龙江,高兴的问道:“怎么了,是可以回去了吗。

“不是,不是这里,并且这里十分危险,要赶紧离开。”龙江表情凝重的说道,说着,龙江便看向沙滩,现在无法确认沙中为何怪物,龙江也不敢贸然行事。

龙江嘴部微股,一口火便向沙滩吐去,火在沙滩上燃烧着,但是没有可以燃烧的东西,火焰在沙滩上不久便熄灭了,龙江看着沙滩上的触须,因为有着沙滩的保护,根本没有被火焰烧到。“火法,熔岩漩涡。”龙江轻声念到。沙滩上顿时形成一个岩浆漩涡。怪物似乎根本不怕火焰,依然在漩涡中乱舞。现在继续与这怪物纠缠无疑就是浪费时间,正当龙江思考怎样将船推出沙滩之时,沙滩上的沙便如同潮水一般涌来,龙江运起修为,将修为聚于手中,一掌打在空中,一股强大的气流便将沙子全部打散。龙江并不擅长风法,继续纠缠无疑便是送死,龙江观看着四周,沙滩上不远处有一颗椰树,看来只能这样了。龙江想着,一跃跳上椰树,在椰树上运起修为,随即从嘴中喷出一大股水,将船推出了沙滩。随即,龙江一跃而起,跳上船。龙江来到控制室,一个打转,绕开了沙滩。

“沙里面有什么啊?”冯洛问道。

“看样子,应该不是沙妖,应该是某种植物修成的妖怪,并且看样子应该是快修成人形了。”龙江答道。

“妖……妖怪!”听到妖怪,冯洛顿时脸色便变得难看。龙江看着冯洛,轻笑道:“妖怪这种东西,见多了便习以为常了。”

绕过了沙滩,前方依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域,龙江来到船头,双臂放于船边,看着天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这时,冯洛慢慢飘了过来,双臂也放在了船边,让龙江惊讶的是,冯洛双臂并没有穿过船体,而是完好的放在了船上。

“出来多久了,你不知道你父母有多担心你。”龙江看着冯洛道。

“这次出来无非就是让他们担心,这么有钱,连一个不过几亿的飞机和航线都不给我买,真是抠门。”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你父母辛苦了半辈子才能有着如此大的成就,你这孩子真是。害。”

冯洛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心中已经开始对龙江开始有了略微不满,区区一个下人也敢教训自己。但是,就他这点小心思,龙江一眼便看出来了。龙江嘴上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看了眼天空,此时乌云已经布满了这片天空,不出所料的话,今晚便是十分难熬的夜晚。

不出龙江所料,太阳慢慢在云层中失去了光辉,海面上已经是波涛汹涌,这剧烈的摇动让整个船内的东西东倒西歪。龙江双手放与甲板之上,嘴中轻念到:“黑羽钟。”船边慢慢被一片片黑色的羽毛包裹,挡住了外面的激流。船体慢慢停住了摇动。“这是什么魔法啊,居然可以让羽毛这种东西挡住这么强烈的激流。”冯洛惊讶道。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羽毛,这可是涛炎黑羽鸟的双翅羽上的毛,这种海水自然无法穿透。”龙江解释道。

“涛炎黑羽鸟,在哪买啊,等我回去我也要让我妈给我买一只来玩玩。”冯洛兴奋的说道。

“害,早就没了,涛炎黑羽鸟本来就极难繁衍,原本是只去巢穴附近捡羽毛,结果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人类的贪得无厌,大势捕捉,现在已经灭绝了。”龙江叹了口气道……

不久雨过天晴,龙江双手一挥,羽毛慢慢散开随即消失在龙江面前。龙江看着四周,此时船正处于浓雾笼罩中,不久,船缓缓使出浓雾,前方海平线上似乎可以看到了一点凸起,随后,船便到达了一片沙滩之上,有了上次的事件,这次龙江在沙滩上走的格外小心,时刻感知着四周的气息。不一会,龙江便走到了绿草坪上。这次应该对了吧。龙江想着。正当龙江观察着四周的时候,草中突然窜出几个手持长枪装束像极了原始人的人。“什么人?来这里有何目的!”一个头上插着一根羽毛的人问道。

“我是来寻找仙湿玉林的,如果不在这我立刻便走。”龙江解释道。几人相互对视一眼,头插羽毛的原始人恶狠狠道:“仙湿玉林,我们这里没有,你赶紧给我走。”龙江无奈笑一下,他们这种表情,无疑是在掩饰,既然他们不愿,自己先假装走便是。龙江回到船上,让冯洛先行控制着船假意走,驶离这片海域,等龙江向空中喷火再控制船回来。

龙江用法力改变了自己的装束和容貌,走着来到了一座森林附近,龙江看着四周无人看守,便进入了森林,刚进森林,一个针便向他飞来,龙江一跃躲开,沿着飞针飞出的地方,一个老者站立在那里。“你是何人,竟敢穿着我族服饰擅闯仙湿玉林!”这里果然就是仙湿玉林,龙江想着。

“晚辈并无恶意,晚辈只是希望来此找华佗前辈。”龙江说道。

“想见神医,就看你的本事了!”老者道。

“轰”的一声爆炸,龙江被打飞出了森林,老者紧随其后飞了出来。龙江落到了森林外的草坪上,此时,脸上用来伪装的面容已经被撕开一道口子,周围也围满了手持长枪的原始人,龙江冷笑一声,撕下了脸上用来伪装的面容。

“是你!”惊讶的人正是那个头插羽毛的原始人。

“晚辈只是希望华佗前辈能救我父亲一命,还请华佗前辈打赢。”龙江对着众人大喊道。

“那要你有没有本事见到他了。”老者恶狠狠的道。说罢,老者左手一挥,四周的原始人纷纷为了过来,龙江运起修为,大喝一声。修为顿时将原始人全部震开。“你究竟是何人!”头插羽毛的原始人惊恐道。

龙江平息了气息,看着老者道:“前辈,不知现在晚辈可有资格见到华佗前辈了。”

正当老者准备亲自会会龙江之时,一根细针飞速落到老者前方,阻止了老者。森林之中,一个老者缓缓走出。老者身上穿着一件绿袍,身上缠绕着一圈绿色的树藤,仿佛已经和森林融为一体。看见老者出来,外面的人纷纷跪下左膝双手作揖道:“神医!”此人应该便是神医华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