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哪咤
  • 反天逆鳞
  • 雪落谷
  • 4067字
  • 2021-12-29 12:55:47

龙江随即回到了监狱。

既然连火德星君都来了,那么水德星君也就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这次来的是水德星君,那么今天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龙江想着,便分别找到了无老和龙夜长老说明了情况,无老听后,也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星君都来了,并且三清观居然也帮助天界,那么接下来必然会是一场苦战。

龙夜长老则表示会多加注意,随后也在监狱更远的地方也布上了龙族探查结界。

龙江回到房间,盘坐于床,正准备修炼时,突然,脑海中浮过了狻猊的声音,下一刻,龙江已经进入了精神世界。

“你居然亲自找我,是有什么要事吗?”龙江冷笑一声问道

狻猊缓缓睁开双眸,一双真龙之眼直接将龙江威慑的喘不上气。“告诉你,小子你最好放尊重点!”狻猊大吼道。见只是单独的威慑就将龙江弄得半死,狻猊缓缓闭上眼睛,露出了平时的血目,狻猊盯着龙江,问道:“小子,你想不想再次变成龙族。”听狻猊这么说,龙江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有方法让我重新变成龙族吗?”

狻猊冷笑一声,道:“刚刚还这么冷淡的态度,转的挺快,你前世转世后还能有前世记忆,是因为我施展我自己创造的转世秘术。而为何龙族会转世为人族,因为,你前世的龙核晶被天界取走。”

“龙核晶!”龙江一惊,前世上万年修为,也未曾听闻过龙核晶是什么。龙江随即平静下来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只要去天界取回龙核晶,我便可以重新转世为龙吗?”

狻猊嘴中冒出一阵阵白烟,道:“看来你的理解能力还是有所提高嘛!”

“我凭什么相信你?”龙江问道。

“信不信由你!”狻猊恶狠狠的说道。

随即,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将龙江直接震出了精神世界,见龙江脸上的表情,龙晓连忙走到龙江面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龙江?”

龙江摇摇头,现在还是不要告诉别人的为好,不然以自己对龙族的重要性,他们就算拼尽全力都要去天界取回龙核晶,那么必然会有很多不必要的牺牲。龙晓也没有逼问龙江,而是盘坐于床开始修炼。

龙江来到门外呼了口气,狻猊告诉的信息对自己来说无疑是给自己一股强大的动力。接下来只需要在天界取回自己的龙核晶和被斩首的身体,那么狻猊便能将自己变回龙族。龙江想着,来到瞭望台看了看天空。现在天空因为战争,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明亮,而是满天乌烟瘴气,尘土飞扬。龙江叹了口气,也不知此战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这时,一只一双如枯木般的手拍到了龙江肩上,龙江转过头,拍他的人正是龙夜长老。

“长老,你觉得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龙江问道。

龙夜看着龙江,眼睛微眯笑道:“放心吧,我们会赢的。”随后龙夜看了看天空,道:“有些事,到该结束的时候,它自然会结束。”

龙江点了点头,道:“谢谢长老,我明白了。”

龙夜看着龙江,道:“首领,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吧,老头子我一个人也怪无聊的。”龙江连忙点头答应。

翌日,众族长经过商议,决定开始反击,向外扩张。将士们纷纷士气高涨,随后,众人纷纷开始出监狱,开始向四周打去。到申时时,已经收回了大半个沙芸的领土。

“不能再向前打了,前方我察觉到了前面城市有一个强者。”无老对着众人道。

经过这一月的观察,雷龙族长也知道无老的实力感知力绝对在他之上,如果连他都惧怕的东西,继续前进无疑是涉及无辜。于是雷龙族长便下令停止了进军,选择在四周修筑哨塔,来防止天界偷袭,依旧已监狱为主要核心。其余人便可以在此地修建房屋居住。

接下来的时间,天界也没有一丝进攻迹象,但是,那股强大的修为一直在四周走动。这也让无老时刻都不敢掉以轻心。

一个月后,从边缘哨塔传来了消息,一群人族在边境哨塔处希望加入他们。众族长听后,一致认为需要去确认一下是否是真正的平民,但是,这里也不能群龙无首,于是决定由稚影族长、无老和龙江三人率百人前往确认实情,其余人继续镇守此地。

三人点头示意后,便向边境方向跑去。

“无老,你认为是敌是友?”龙江问道。

“是敌则打,是友则招。”无老轻语道。

龙江点了点头,确实,现在就下定论也为时过早,只有真正见到了才能知道是敌是友。

一柱香时间,三人便到达了哨塔,看见站立于哨塔旁的那些人,龙江看着几人,以前在神界确实没有见过,气息也并不像五千年前神界之人,现在只需要无老和稚影族长排除是否是最近五千年的即可。

无老闭上双眸,随即人识开始观察起了那些人体内所流动的修为。那些人体内的修为虽大多为人族修为,但是体内依然有着少数其他族的修行修为,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人族去偷学了部分神法或者神族大多数时间都在修炼人法。面前连无老也无法准确核实是敌是友。

稚影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体内修为不过四段,就算真想打入内部,逃出去的几率也是寥寥无几。便同意了那些人进来,现在无老和龙江虽然对那些人也没有绝对的信任,但是既然稚影说了,他们也不好拒绝。

等那些人进入后,无老为了确保安全,便让这些人居住于较为偏僻的地区,随即三人回到了监狱附近的居住所,此时虽然每个地区都差不多,但是,目前来说,监狱就是他们最为重要的战略要地。三人回后,先向雷龙族长汇报了情况,随即便各自回到了自己暂时的居住所。龙江回到住所,先盘坐于床开始修炼。

突然,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龙江从床上坐起,随即打开门。门外,无老站立于门前,龙江见后,连忙请无老有事进屋聊。无老点了下头,随即进入屋中坐下,随后,龙江为无老倒了一杯水。

“无老,您老人家来找晚辈是有何事?”龙江问道。

“前方有一位实力十分强劲的强者挡住了大军前进的步伐,其他方向比较荒芜,没有打的必要。老夫决定去前方查明情况,并希望你能与老夫一起前往,这是一次很好的历练机会。”无老抬起水杯,喝了小口,道,“老夫这次希望来听听你的意见。”

“无老,既然你是为了我,那晚辈肯定接受。”龙江道。

无老点了下头,随即站起向门外走去,“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明日丑时,老夫来找你吧,就不用送了,老夫先回去了。”无老转过头道,随后,无老向门外走去。龙江看了看时间,正是午时,龙江随即出门在临时街上,简单食用完午饭后,正准备回去,突然,一声男声将其喊住。龙江转过头,喊他的人正是龙晓。龙晓旁边站着一个女子和两个小孩。

“吃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去吃一顿。”龙晓笑着道。龙江看时日也早,自己也没什么事,便同意了龙晓的邀请。几人到了一家小棚子下,刚建起新的房屋,面前房屋基本是来居住的,所以吃饭基本都是在一些临时的小棚子食用。

“对了,龙晓,几位是?”龙江问道。

“这是吾之妻和两个犬子。”龙晓笑了笑,道。

龙江苦笑一下,想到:没想到五千年不见连儿子都这大了,也难怪呢。

“五……”龙江突然停住了话,龙晓也似乎猜到了龙江想说的话,也没有多问。

饭后,龙江与龙晓告别后,便回家整理了一番。

翌日丑时,两人便趁着夜色进入了前面的地域。刚进入不久,无老便感到了一股修为正在向这边奔来,并且速度十分迅速。

“小心点,有东西过来了。”无老轻声道。

“是您提到了那个强者吗?”龙江问道。

无老摇摇头,道:“并不是,前来的人应该只是个前锋,”突然无老脸色变得凝重。

“小心,来了!”无老刚说完,天空中闪过一道道闪光,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子出现在了闪光消失处,此人龙江也认识,正是五斗星君中的北斗星君。

“应该不是前锋,应该是经历过一场大战。”龙江道。

“你们是什么人,快点让开!”北斗星君大声喊到。北斗星君刚说完,身后便传来一阵嘶吼声,后方,飞速冲出一头巨型火鸟,直接将北斗星君杀死在了两人面前,火焰鸟缓缓消失,一个少年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这个少年让两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请问阁下是?”龙江作揖问道。

少年看了眼龙江,确认了两人无攻击倾向时,道:“凤始羽。”

“凤族之人!”龙江惊讶道。龙江上辈子时,凤族人就已经隐居了,世过五千年,他们居然现身了。“很惊讶吗?”凤始羽无奈问道,“凤族又不是什么隐居了几千年的神秘族,也不是什么一界大族。有什么惊讶的。”

龙江连忙摇头,辩解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没看到过稀奇罢了。”

凤始羽叹了口气,道:“也难怪,看你们应该是人族,你们不过百年寿命,没见过也很正常。”

龙江苦笑一声,赞同道:“对对对,我前几年才知道有这么多族。”

无老看着凤始羽道:“既然凤族还存于世,那么便加入我们共抗天界如何?”

凤始羽看了一眼两人,轻蔑道:“我对此不感兴趣,我凤族不需要区区人族的帮忙。”龙江呼了口气,看着无老道:“无老,既然他不愿加入我们,那也就别强求了。”

无老点点头,看着凤始羽道:“小兄弟不愿加入我们就算了,但是,如果你们凤族帮助神界,那么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凤始羽看着两人,轻蔑一笑,随即化作一只火焰鸟,直冲云霄,消失于两人视野中。龙江看向天空,问道:“无老,你所说的强者是否就是刚刚的少年?”

无老摇摇头,道:“不是,那强大的气流应该是北斗星君体内发出来的,并且刚刚我察觉到北斗星君体内还流动着其他四星君的修为,可能五星君已经修炼至一体。”如此强大的修为,居然被眼前这个外貌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所杀,眼前这个少年是要有多强才能做到。龙江已经愣在了原地。“此血脉应该是极其纯正的凤凰血脉,才有可能在不过千余年的时间变得如此强大。”无老解释道,随即无老感叹起来,“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纯正的血脉。”

龙江看向无老,问道:“无老,既然前方的威胁已经清除,那么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无老点点头,随即,二人便回到了监狱处。并向雷龙族长汇报了此次的经历。雷龙族长听后也不免惊讶起来,前方既然为凤族领地,雷龙族长也并没有打算与凤族发生冲突,而是选择逐步击破旁边的城市,完美的绕开了凤族领地。仅用三日,便成功收复上千里土地。天界却像似乎一直计谋着什么事情,途径地区多为普通天兵,只有少数具有基础法力。强者们一直没有露面。

几次战争的胜利,让人界士气大涨,众族长商议之后,决定休养生息三日,并于三日之后继续向外扩张收复。

傍晚,众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准备回屋休息之际,前方城市突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这声爆破震的天空昏天黑地,尘土飞扬。尘土中慢慢浮现出一个身影。一个少年从尘土中走出。少年手持长枪,脚下踩着两个火轮,身上圈着一圈红菱,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炎热的火焰。

“三太子,不知你来此处有何贵干?”无老笑着问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托塔天王李靖之子,哪咤三太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