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死瞬间
  • 我重生成了魔帝
  • 血染神魔
  • 2723字
  • 2020-03-19 11:40:12

“怎么回事?”

叶擎天茫然的睁开眼睛,全身酸痛,使不上力气。

就在这时,大脑传来一股股刺痛,一幕幕陌生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闪烁,眼前陌生环境,逐渐熟悉起来。

狠狠的拍了拍脸,混乱思绪这才稍稍平息,双目从茫然到凝实,精芒一闪而逝,叶擎天确定了一个问题。

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强行突破修为,修为全废,生死道消的少年宗主身上。

随着大脑愈加清明,一些记忆逐渐清晰,叶擎天心神一颤,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他没想到,还来不及熟悉这个世界,一场巨大的生死危机就在眼前。

“前身身为宗门第二高手,都要拼命突破修为才能应付这个生死危机。”

叶擎天面色铁青;“该死,这个麻烦,让我怎么解决?”

这具身体,现如今空有一身天赋,没有丁点修为,和废人无异,根本就没有可能抗衡对方。

叶擎天深知不能坐以待毙,重活一世已经是莫大幸运,必须要想出应对之策。

就在叶擎天压下心中不安,准备好好消化前主记忆,了解所有情况,寻求避祸办法时,争吵声从府邸外传递而来。

“大长老,此乃宗主府邸,不得召见不准进入。”

“让开,宗主命灯熄灭,必然危机重重,尔等阻止老夫探查,是何居心。”

有些老迈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声音中,有着止不住的畅快。

听到这个声音叶擎天瞬间蒙了,面色发白,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少年宗主最大的敌人,来了。

自己该怎么办,难道刚刚来此,就要死?

……

砰。

厚重大门被重重推开。

一行三人鱼贯而入,两个护卫一脸焦急的冲在前面,一位胡须发白,踏着沉稳步伐的老者在后,凌厉目光扫过整个房间。

凌厉目光瞬间定格在衣着有些凌乱,盘坐在侧的叶擎天身上。

大长老面色肃然一变,眉头紧蹙,声音低沉,不悲不喜的道:“老夫闻听宗主命灯已灭,心急如焚,这才来此。”

简单说明来由,目光死死盯着叶擎天,眼眸深处有深深的不解。

武者精血,经过特殊秘法炼制,点燃形成命灯,与武者有着紧密联系。

除非有强大阵法切断感应,否则,灯灭就代表生死道消。

为什么还活着?

大长老眼眸深处闪过不解之色。

是宗主故意毁掉命灯引自己而来,欲对自己不轨?

还是出了自己想象不到的变故?

感受着大长老凌厉目光,叶擎天心神不受控制的发颤,面色都僵硬了下来。

大长老若是直接动手,自己该怎么办?

一时之间,双方都没动静,场面陷入诡异的沉寂。

反而两位护卫,在这种沉寂中,冷汗直冒,眸中闪过恐惧之色。

二人毫不犹豫,‘刷’的一声跪下,膝盖重重砸在地面,轰隆一声,砸的厚重青石板碎石纷飞。

那逸散劲气,让叶擎天心神狂震。

以这二人实力,杀他如屠狗。

“宗主饶命,并非我二人擅离职守,只是大长老他,,。”一个护卫急忙解释,感受大长老阴恻恻目光,又不敢继续说下去。

老宗主突然失踪,大长老欲夺宗主之位,此事宗门高层众所周知。

放大长老进来,就是因为命灯牵扯巨大,一旦宗主身死,大长老就将成为宗主,不敢得罪。

可宗主无端被打扰,追究起来,他们必死无疑。

叶擎天不知如何应对,他歪了歪头,充当回应,不敢有丝毫情绪波动。

既然对方没有直接杀自己,就还有活的希望,必须要冷静,要伺机而动,不能随意开口,暴露自己的底气不足。

一旁的大长老将叶擎天的一切情绪变化看在眼中,眸中依旧充满疑虑,但神色依旧淡然。

丝毫不在意两个护卫的求饶,更没有擅闯宗主府邸的畏惧,大长老不温不火的道:“宗主预支数月资源,小小年纪有自信开辟魂窍勇气可嘉;不知出现何等情况,导致命灯熄灭?宗主乃一宗之主,兹事体大,老夫正好略懂药理,不如由老夫来为宗主诊断一下如何?”

说着,也不等叶擎天回应,大长老大步一跨,凌厉目光未从叶擎天身上移开过丝毫。

叶擎天的心‘咯噔’一下,心瞬间又吊在嗓子眼,身体又不争气的抖了几下。

一旦让对方探查,根本就藏不住。

不能让大长老探查,叶擎天眼神闪烁,心神直转之间,目光不经意落向两位护卫。

大长老真要动手,他的依靠就只能是两人。

两位护卫刚刚铸就大错,此刻心领神会,就要站出,叶擎天又急忙摆手制止二人。

就短暂时间对大长老的了解,这二人出面阻拦,大长老绝对不会停手。

一旦打起来,若他连余波都承受不住,这二人还会拼命?

那时,就没有余地了。

大长老身为如今宗门第一高手,没有直接动手,定然是有顾忌,阻拦反而会激怒大长老。

在极度恐惧下,叶擎天反而安静了下来。

死马当作活马医,拼了。

叶擎天坐直身体,嘴角带着笑意,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掌:“既然大长老有心,那就劳烦了。”

既然对方有顾忌,自己大大方方,反而比一味避开要好。

果然。

此话一出,大长老坚定不移的前进步伐顿时一滞,眉头皱紧。

真的有诈?

宗主的一切表现,都是在引诱自己?

一山不容二虎,只要有机会,双方肯定都会动手除掉对方。

既如此,为何还要露出这么大一个破绽给自己。

想到这,大长老似乎坚定了想法,嗤笑一声道:“宗主有心了,只是这计策,未免太拙劣了些。”

拙劣?

叶擎天哑口无言,什么跟什么,这老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大长老冷意更甚道:“老夫修炼百栽,虽然只开辟一枚魂窍,成就武师中期;可宗主以为,你刚刚突破凝练魂窍与我同阶,就能用阴谋诡计杀我?”

叶擎天不说话,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只要不动手,什么都好说。

可就在叶擎天心神放松之迹,一股冲天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大长老阴恻恻的声音:“让老夫看看,宗主的魂窍,达到了何等地步,又做了怎样的安排。”

虽然他觉得这是一个引诱他的局,可宗主表现太奇怪,既然自己已经入瓮,为何还不动手?

索性,大长老也不猜了,到底是不是阴谋,出手不就知道了。

叶擎天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差点骂娘,既然注定要动手,为何还试探这么长时间,婆婆妈妈。

给他希望,又让他绝望。

就在叶擎天绝望,心神仿若凝固,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大长老已经临身。

头顶上,褐芒冲天。

大长老祭出唯一魂窍,刚刚展露威势,恐怖压迫就四散开来,两位距离武师只有一步之遥的护卫,面色瞬间就变了。

哪怕他们是全盛时期,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

大长老一出手,就是最强一击,没有丝毫留手意思。

魂窍朝着叶擎天头顶砸去,那可怖威势,令的空间扭曲。

威势下的叶擎天,更是彻底僵住,毫无反抗之力。

大长老见此,脸庞之上难掩狂喜,自今日开始,宗主之位就是他的。

但几乎在魂窍临近叶擎天刹那,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从叶擎天身上散发,大长老面色一变。

就见叶擎天眉心中,一道褐色的森然火焰突然出现。

火焰一出,铺天盖地的威势消弭大半,顺势点燃了威能冲天的魂窍。

果然有阴谋!!!

魂窍受损,大长老面色铁青,哇的喷血,眸中惧意大盛,强行收回魂窍。

可魂窍仿若遇到天敌,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咔嚓’一声裂开了口子。

若非大长老收的及时,魂窍都将化为灰烬。

可哪怕收回了魂窍,受损依旧极其严重。

“宗主果真天纵奇才,开辟第一个魂窍就凝聚魂火;既然宗主无碍,老夫先行一步。”

声音由近及远的传来,叶擎天反应过来之际,大长老已经逃的没影。

唯有两个护卫盯着那闪烁森然光芒的魂火,不住的颤抖着身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