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叫七月
  • 愿望茶铺
  • 汀州杜若
  • 2177字
  • 2020-02-13 14:27:05

轻握住细长的刀柄,女孩赤足踩在被太阳炙烤的异常滚烫的水泥地上,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眼前的男人正连滚带爬的捂着不住流血的右手臂边跑边回头,嘴中喊着“救命”之类多余且无用的词句。

血,顺着不算长的刀身,一滴、一滴,随着女孩缓慢的步伐,滴入开裂的地上,破碎出一朵朵妖冶的血红色花朵。

“八十七,八十八,八十九”

毫无温度的清冷声音从女孩几乎看不到蠕动的口中发出,她在,数数。眼睛牢牢盯着不远处满身狼狈的西服男,女孩的嘴角不觉噙起一抹轻蔑的笑。

“你...你到底是谁?你要什么?钱吗?我...我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放我走!我马上给你钱!”

“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像是没听到男人的话,女孩继续用毫无温度的声音机械的数着数字。

“你...你到底要干嘛?”

高级定制的西装沾着斑驳血迹,白色T恤褶皱凌乱血迹斑斑。眼见再无退路,男人只得转回身对着不紧不慢跟在身后只顾数数的女孩,哭声质问:

“你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见男人停下来看着自己,七月停下数数的节奏,好心提醒:“你还有五个数。”

“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

脸上黏黏腻腻、酸酸涩涩的液体,男人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

分明正值盛午,天却突然暗淡了下来,几乎没有半分光亮。四周安静的可怕,初秋的天气,炎热仍旧不依不饶的炙烤着大地。

地面很烫,西装男刚才摔倒时已经完全体验到了它的滚热。可是眼前的女孩,赤着脚一路尾随,却半分声色也不显。似乎丝毫也感受不到地面灼热的滚烫一般。

周围安静的可怕,死寂的巷口连一声虫鸣也听不到。整个世界,安静的仿佛早已死去。

“杀你。”

赤着一双苍白的玉足,身穿白色蕾丝透视裙的女孩定定看着眼前的男子,面无表情。

“杀,杀我?为什么?我没有得罪过你吧?我他么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时间太久远了,我也几乎快要忘了为什么!不过没关系,我还记得要杀你,这便足够了!”

嗜血的笑嫣从苍白的嘴角绽放,像一朵洁白的罂粟花,美的令人战栗。

咔嚓,闪电划破苍穹,带着凌厉的雷暴气息开始暴力的席卷大地。轰隆的雷鸣声紧随其后,像天穹发出的怒吼,在广袤的大地上炸开一串串的战栗惊恐。

女孩漆黑的瞳孔渐渐变成血红,最后,眼中竟流出了两行血泪,让本就苍白若鬼的脸愈发显得狰狞恐怖。

“啊~~~鬼!鬼啊!救命啊!救命啊!”

早已力竭的男子瞬间爆发出求生的无限潜能,不停的想要爬上身后高高的墙垣,却因为腿软力竭,一次又一次的滑落下来。

“谁来救救我!救救我。救命啊~救命啊~”

惊恐的睁大眼睛,西装男机械的不停反复着攀爬的动作,却是越跳越矮,越跳越无力。蓦的哭了起来,浑身颤抖着将自己仅仅缩到墙角,瞪着已然出现在头顶的红色眼眸,大声哭道:

“你究竟要做什么?我以前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为什么要杀我?”

“债,总是要还的,久是久了点,可却不能就此罢了!我来了,来找你收债!”

说着,修长的手指突然暴长,对着男子的头顶用力插了过去......

咔嚓,一道闪电精准的辟在了女孩的身上,成功制止了她的动作。女孩迅速后退半步,抬起血色斑斑的脸看向来人。

“孽畜,休得害人性命。”

一身道士打扮的年轻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西装男身后的墙上,面色凝重,厉声高喝道。

“救,救命啊!道长,道长救命啊!”

仿佛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西装男拼了命将身体往墙上缩,恨不得和那墙壁化为一体。

“我要杀他。”

看了眼发黑的手臂,女孩似浑然不觉疼的一般,再次对着西装男举起了手里的刀。

“孽畜,杀人乃是极大罪业,本道在此,绝不容你胡来。”

咔嚓,又是一道闪电。这次,砸落在了女孩的脸上。将女孩的脸生生炸开了一半,可随及,那脸又重新恢复了原貌。

“道士,我今日非要杀他不可。若你拦我,那便连你一起杀!”

凄厉的喊声刺耳穿腮,原本还算平静的小巷突然间邪风大气、妖风阵阵,将女孩的衣服吹得飒飒作响。洁白的一身蕾丝裙衬着这满面血色,在这光线越发暗沉沉的小巷,益发显得诡异阴森。

“你为何非要杀他不可?”

“他,欠我一样东西。”

“什么?”

“一条命。”

话音未落,女孩手起刀落,染血的匕首再次血流如注。而那个身穿破旧西装的男人,正圆睁着一双眼睛,捂着汩汩冒血的脖颈,很快便没了气息。

“大胆孽畜!”

一声如雷暴喝,道士手持驱魔剑,对着女孩当胸一剑刺了过去。剑尖,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女孩的身体,却没有带起半点血色。

血红的双眸望着刺入胸口的长剑怔愣片刻,女孩嘴角渐渐牵起一抹空洞的冷笑,毫无温度的声音轻悠悠的传进年轻道士的耳中:

“道长,我的身体,是空的!”

啪嗒、啪嗒。

斗大的雨珠突如其来,逐渐变得越发汹涌,很快,便化作了一场瓢泼的倾盆大雨。

单手握住扎进胸口的长剑,女孩面上带着森冷的笑意,一步一步后退,一点一点,将剑拔出身体。

瓢泼的大雨将西装男人的血液冲刷的到处都是,整个巷口,仿佛变成了一片血海。

咔嚓,一道闪电砸在了那道墙垣,将墙垣生生砸出了一道破口。

道士握剑的手在女孩彻底拔出剑尖时不自觉的抖了抖,道士不期然突兀的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

脑子里似乎一直在嗡鸣着一个声音,道士听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只觉得心上一阵阵钻心的揪痛。

那个女孩,那个浑身湿透,邪魅站立在雨中正隔着雨幕望着自己的女孩,他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叫,七月。七月七日长生殿的七月。”

雷声轰鸣,将女孩的声音严严实实的掩盖了个彻底,那道士并没能听清女孩嗫嚅的口中说的什么?看着眼前的那抹俏影,胸口一阵阵的揪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