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 9

“嘶……”

纪可喘着气,双拳紧握,疼得脸色又白了几分。她咬着牙出了房间,一路扶着墙走,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轻轻靠在了沙发上,生怕一用力胃就会更加的疼。刚才被她放进口袋的手机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费力地抬眼看着屏幕,看到“纪文勇”这三个字时不由得更加烦躁。

片刻后电话挂断了,纪可闭上了眼睛,想要再休息一会儿,奈何下一刻手机又一次响起,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同一个人打来的。

电话那边似是特别执着,非要她接电话才肯罢休,前前后后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纪可一律装作没听见,最后那段电话铃声听得厌烦了,她才不情不愿按下了接听键。

“喂。”纪可声音有气无力的。

另一边沉默了一两秒才开口:“小可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啊?小齐都打电话到我这了。”

纪可舔了舔唇珠,突然觉得喉咙有点痒,咳了两声才开口:“睡过头了就没去。”

纪文勇迅速捕捉到了她的咳嗽声,又问:“你是不是生病了?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妈妈说你浑身都湿透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另一边陷入了沉默,终是没有再说话,纪可毫不犹豫挂了电话,索性将手机关机,随意扔在了一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可睁眼时一阵敲门声传入耳中,胃好像也没有像上午那样疼了。她慢悠悠地拖着身体开了门,叶绍齐站在门前,右手还是举着的,许是准备继续敲门。

“你怎么了,怎么一上午没去学校?”他收回右手,尴尬地摸着后脑勺,问道。

纪可垂眸,盯着脚尖看,几缕发丝垂了下来,有气无力地搭在了肩上。良久她才开口,语气带着疏离的意味:“有事吗?”

叶绍齐语塞,愣是半天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她依旧垂着眸,看不出什么情绪。

“下午帮我请个假吧,谢谢你。”

他刚想开口问问为什么,门已经被关上,他有些为难,但也不好拒绝,便离开了。

她拉开阳台的窗帘,让光洒了进来,家里瞬间亮了不少。窗外似乎还在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润湿了世间的一切。她缓缓呼出一口气,打开了窗,冷风迎面而来,带着几滴水珠,尽数无情地拍打在她的脸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很想哭。

特别特别想。

脑子里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挥之不去的记忆像是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她。

她没有资格。

贺许很细心,能够时时刻刻注意到他人的情绪变化。

他真的很好。

好到她一闭上眼睛就能够想到他。

好到她不小心对上他的眼睛,心都会跳得飞快。

***

叶绍齐早便听说纪可的班主任特别凶,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好在刘娥只是打量了他一眼,便批了假。

第二天早上才见纪可漫不经心地走进教室,贺许来得早,此时已经坐在座位上和前座的班长说着话了,看见她走了过来,不由得笑着打趣:“你这假请的真是时候,昨天下午班主任让我们考试,说是什么期中模拟卷。”

她朝着自己桌面上看去,一张试卷正静静地躺在上面,许是怕试卷被风吹走,还特意在上面压了一本书。

“不会写啊。”纪可随意瞥了一眼题目,密密麻麻的字看得她眼花缭乱。

“还真别说,后面的大题字多得我都不想看。”贺许说罢,便勾着张继泽的脖子出了教室。

纪可打了个哈欠,推开了紧紧关着的玻璃窗,冷风吹进来时赶跑了她的瞌睡。她从抽屉里拿出了笔,尝试着去写那张数学卷。

前几题都是基础题,做起来没有那么吃力,后面那些就不太好说了。贺许回来时上课铃也打响了,纪可依旧在做着题,只是眉头紧皱着,他俯身看过去,这才发现纪可卡在了一道填空题上。

“这道题不难啊。”贺许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纪可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她瞪了一眼过去,从抽屉里拿出了数学书,一顿翻找才找到了相关知识点。

“不写了。”纪可只是看了一眼后面的大题便毅然决然地放弃了。

这天上午大课间时,期中考试的时间安排表已经贴在了墙上,班长还特意将时间抄在了黑板上,纪可随手记了下来。一旁贺许正趴在桌上睡着觉,她便开始抄第二遍,抄完还特意将纸条放在了显眼的地方。

讲台上班长正报着考号,略显枯燥,纪可揉了揉眼睛,出教室前还看了张继泽一眼,见他没有生气才放心地跑去了高一六班。

叶绍齐正和同桌说着话,压根就没发现纪可已经站在了他身后。一回头还把他给吓了一跳,纪可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纪可?你怎么来了?”

“太无聊了来找你说说话。”

叶绍齐一看见纪可便想起了昨天晚上纪可母亲罗盈交代他的事。

“晚上吃完饭别乱走啊,阿姨特意交代我让我帮你辅导一下数学,还说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要我督促你好好复习。”

纪可刚扬起的嘴角瞬间就耷拉了下去。

她说:“我晚上不吃饭了。”

“对了对了,阿姨说你胃不好,让我盯着你把饭吃完。”

纪可:“……”

……早知道不来了。

她起身便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一去不复返的背影。

回去的路上纪可正好碰见了准备去厕所的孟繁星,她亲昵地挽着一个女生的手,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让人一眼看上去便会觉得她是一个特别好相处的人。

其实纪可还是挺羡慕她这样的女生的,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招人喜欢。

纪可的视线仅仅只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便无情地挪开了。

越看越觉得自己比不上人家,纪可默默叹了口气,慢悠悠地进了教室,班长已经把考号报完了,整个教室又重新变成之前那般闹哄哄。

纪可回了座位,贺许已经醒了,脸上还留有被书压着而留下的红痕,看上去挺滑稽的。她轻笑两声,贺许不解地看向她。

“你笑什么?”他似乎还有些没睡醒。

她摸了摸鼻子,笑意有些遮挡不住。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看着他笑道:“你这里,好长一条红痕。”

贺许突然反应过来,不知道向谁借来了一面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皱起了眉头,手开始揉搓着自己的脸。

“过会儿就消失了,别擦了。”

“那可不行,这条红痕太影响美观了。”

纪可心想这有什么,便听见他又说:“可不能再让你嘲笑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