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 7

纪可坐在位置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竟出了神,连贺许回来了都没有发现。

他轻轻拖动凳子坐了下来,右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纪可瞧。

偏偏看着看着就轻笑出了声,将神游在外的纪可给拉了回来。她微微蹙眉,问道:“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像个小呆子。”

纪可:???

语气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气势:“你才是呆子!”

这节课老师临时有事来不了,改成了自习,纪可便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学习。隔壁教室传来齐声朗读声,更是凸显出教室的安静,她都不太敢大声说话。

“贺许,把你数学书给我,我补补笔记。”她压低了声音。

纪可想了想还是打算好好学习,毕竟现在离期中考试也没多久时间了。要是她这次没考好,刘娥很有可能就会再一次调座位,到时候她就不会再和他坐在一起了。

他笑着将课本放在了纪可的桌上,这才开学还没有两个月,他的书就已经像是用了几年一般老旧。

“下节课又是你最爱的英语课,好好珍惜。”

她刚写下几个字就困得不行,于是她将书合上,趴在了桌上:“我就睡十分钟,到时间喊我一声。”

纪可特意将脸转向贺许这边,用自己的头发遮住了脸,小脸埋在胳膊里,只露出一只眼睛,透过发丝间的缝隙,她正偷偷地看着男孩的一举一动,看着他认真的神情,看着他因为苦恼而微微皱眉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纪可特别想紧紧抱住他,然后对他说:我真的好喜欢你。

但是她不能这样做,她还没有这个资格。

活了这么多年,贺许是她遇到过的所有人中最特别的那个。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贺许轻轻在她肩膀上推了推,她猛地弹起,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垂眸间,长长的睫毛如同羽翼一般遮住了眼帘,余光瞥向一旁的男孩,他正仰头喝着水。她将视线微微转向右侧,停在了他的喉结处。

纪可轻咬着下唇,小脸竟出乎意料地红了起来。贺许放下水瓶,他的喉结正有规律地滚动着,看样子还有几分诱人。

“书还你,谢了。”

纪可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回过神来时,她的那本英语书已经完完整整地躺在了她的桌面上。

“数学书晚上再还你。”

他也没在意,点了点头便找前座的班长聊天去了。纪可感觉教室里有些闷,便打开了窗,风吹过时,她的心也随之静了下来。

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纪可回过头来这才发现李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正扫视着整个班级,想要抓住任何说话开小差的学生。

“你们语文老师来不了了,所以上英语吧。课代表上来放磁带,全班跟读。”

一个女生闻言小跑着上了讲台,很快声音便从那台老旧的机子里传来,纪可略感烦躁,微微皱着眉,看向了窗外。

寥寥几只鸟儿站在电线上,脑袋时而看看左边,时而又转向右边。

像个呆子。

所幸老师只是说了两句就回了办公室,教室里瞬间又闹哄哄起来。

“终于走了,我可不想读。”贺许将课本放在一边,趴在了桌上,闭上了眼睛,开口说道:“老师来了叫我。”

纪可有些想笑,她用手捂住了嘴,嘴角偷偷扬了起来。

这下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了。

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

窗外似是要变天,先前还是好好的,此刻天空便沉了下来,随后开始刮风,温度骤降几分。她无意间瞥见贺许皱了皱眉,便迅速关上了窗。

李老师已有半节课没进教室了,一直在跟着读的都是些好学生,纪可早便自学完了那几课,课文单词也都已经会读会背。

在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雨水终于落下,丝丝凉意也从窗子的缝隙里渗了进来。她搓了搓自己微凉的双手,下意识看向了贺许,这才发现他已经自己醒了过来。

四目相视,贺许很快便挪开了视线,换了个姿势继续倒头就睡。许是感到有些冷,他从他那乱糟糟的抽屉里拿出了盘作一团的校服外套,展开后披在了自己身上,又睡了过去。

他什么都好,就是不爱收拾抽屉。

纪可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去补数学笔记,身旁有些动静,她看过去,贺许披在肩上的那件校服眼看就要掉下来,她眼疾手快地提起那件校服的衣角,重新将它轻轻盖在了他身上。

数学笔记才补到第十页,她瞬间有些不想再动笔,索性放下了笔,开始翻看着他的数学书。指尖轻轻拂过每一个他写下的字,他的字不算特别好看,狂妄不羁又不失优雅,但一眼看上去却意外的养眼。

贺许这个人缺点可不算少,但优点也挺多,每一点都值得她喜欢。

直到下课铃响起时,也没见李老师回来。早知道如此,她也可以睡一会儿了,纪可腹诽着。

贺许已经出了教室,那件校服被他随意扔在桌子上,她因为太困了便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睁眼时叶绍齐正举着个手机对着她的脸拍着。

纪可顿时无语到不想说话,起身便朝着他小腿处狠狠地踢了一脚,说道:“快点给我删了。”

叶绍齐疼得眼眶都要红了,急忙将手机递给了她,自己捂着腿坐在了一边。纪可接过手机删完照片后便递还给了他。

“姐我错了。”

她瞪了一眼过去,不太高兴地斥道:“回你班里去,别烦我。”

“我这不是无聊吗……”

“无聊就去找孟繁星聊天,快走快走。”

他猛地想起自己虽然已经加到了孟繁星的微信,但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叶绍齐感激地握住了纪可的右手,随后便跑走了。

纪可皱眉,一脸嫌弃,甚至还用纸巾擦了擦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