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apter 6

回到教室时,众人皆以异样的眼神看着纪可。

“你这么久去哪了?”好巧不巧这节课正好是刘娥的数学课,她见纪可慢悠悠地拖着身子走了进来,不由得沉着脸问道。

纪可抬眼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声音轻轻的,听不出任何情绪:“身体不舒服,去了医务室。”

她回了座位,贺许趁着刘娥转身写板书时小声开口了:“打架去了?”

纪可略微睁大了眼,有些错愕,随后缓慢地点了点头。他见此继续说着:“刚才快上课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有人说学校后门那有混混什么的,你跑那去了啊。”

她正张口准备说话时,讲台上刘娥已经转过了身,不满地瞪了她一眼,纪可也不想再惹什么事,只嗯了一声,便不打算说了。

贺许也没有再问,他回过头开始听讲。纪可学着他的样子认真听了一会儿课,没过多久便坚持不住打了个哈欠,脑袋耷拉了下来。

之前第一次月考她的班排年排都在挺后面,众多科目中唯有英语拿得出手,其次便是语文那些需要死记硬背的科目,像数学物理这些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困意更甚,纪可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勉强赶走了一丝丝困意,她看向窗外,微凉的风拂过,她一向怕冷,便将玻璃窗关上了一点。

“好无聊……”

思绪飞出窗外,带着淡淡的忧愁。下课铃响起时,似是有响破云霄之势,将她从出神中给拉了回来,瞌睡也被赶跑,她现在倒是十分清醒。

刘娥难得没有拖课,抱着课本便回了办公室。纪可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出了教室。高一六班还没有下课,她也只能倚在栏杆上看着教室里叶绍齐那个蠢货傻傻听课的样子。

过了好几分钟才见那个老师抱着书走出了教室,叶绍齐一抬眸便见纪可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吸了吸鼻子硬着头皮走了出去。本以为自己会挨一顿打的他倒是完全没有想到纪可竟然是在关心他。

“你怎么样?还疼吗?”

叶绍齐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一脸诧异地走远了点,生怕下一刻纪可就一拳挥过来了。

“你走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我没事,不疼了。”

纪可转过身没有再看他,叶绍齐松了口气便听到她开口说着:“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阿姨肯定会怪我把你带坏了,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我,我可不想我在她眼里的印象又差了。”

她像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似的,云淡风轻地诉说着,语气不带任何情绪。

“今天……谢谢你。”

“嗯。”纪可回了教室。

***

下午纪可难得来这么早,只是脸上尽是倦意,一看就是没有睡醒。

“你看手机了没有,就那个学院论坛。”

她摇头,中午她睡了一觉,压根就没碰手机,此时她也没注意到其他人诧异的目光。

贺许偷偷地将手机递给了她,竟有些期待她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她随意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内容,大抵讲的就是上午她打跑混混的那件事,还附上了一个视频,帖子下的评论倒是花里胡哨,她只是瞥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你现在成了‘校园红人’了,”贺许开玩笑:“作何感想?”

纪可十分配合地扯了扯嘴角,开口:“我英勇献身打跑混混,实在是太光荣了,校门口光荣榜上应该写上我的大名才对!”

他笑了出声,似是有些克制不住笑意,身体微微靠在了桌沿上。

她认真地从头到尾地打量了贺许一番,笑道:“有那么好笑吗?”

贺许收回笑容,摸了摸鼻子,偏过头去。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边镶嵌着一对浅浅的梨涡,眼睛弯弯的,很好看。

没一会儿许是他笑累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向纪可讨去英语书后开始补上自己打瞌睡时漏掉的笔记。

“我把数学书给你看看?我都没见过你记过笔记,你那数学书估计比你脸还要白。”

纪可成功被他给逗笑了,嘴角高高扬起。以前的她很少会笑,始终都是面无表情,沉着一张脸,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既视感,所以她朋友很少,伸出双手都可以数得清。

直到遇见了他,纪可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他一向幽默,时不时还会和班长开个黄腔,听得周围其他女生纷纷红了脸。

无意间地一转头,她便看见某人几乎贴在了窗户上,看模样应该是想要喊她出来。为了避免没必要的尴尬,在他开口之前纪可便起身了。

“有事快说。”语气十分不爽。

真是可恶,你打扰到我和贺许说话了。

见他那副讨好的模样,纪可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他喊自己出来是为了什么了。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孟繁星吗?帮我去要个微信呗。”说罢他还眨了眨眼睛,装起了可怜。

纪可毫不犹豫地回了一句:“滚。”

叶绍齐垂头丧气地拿着手机站在了高一四班门前,正犹豫着要不要让人喊她出来什么的。纪可站在不远处环着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眼底染上了浅浅的笑意。

没多久时间孟繁星就被他给喊了出来,小脸微红,似是害羞,扭扭捏捏地低着头。

“你……你好,我是高一六班的叶绍齐,想和你交个朋友,能……能加个微信吗?”

她答应得倒是爽快,叶绍齐激动得说不出话,目送孟繁星回座位之后才肯转身离开。

纪可倚在自己班后门旁的墙边上,低头看了眼口袋里的手机,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她一转身准备进教室,额头却撞上了一面硬邦邦的肉墙。

她吃痛皱起了眉头,正打算抬头看看自己撞到了谁,没想到头顶传来了无比熟悉的声音。

“这才十分钟没见,同桌就这么想念我迫不及待地往我怀里撞啊?”

纪可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她抬头没敢看他的眼睛,愣是盯着贺许的喉结咽了咽口水,随后撇开视线,低声骂了一句。

“自恋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