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番外7

“小洵!

“小洵你跑哪去了!”

纪可抬手擦去额间冒出的汗,开始满屋子寻找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自从前两天贺书洵看了一部动画片之后,便开始模仿动画里的人物。因为他们喜欢玩捉迷藏,所以她也开始在家里玩起了捉迷藏。按理说她一个小姑娘个子也不高,也藏不到哪去,偏偏纪可就是找不到她。

找了五分钟,纪可呼出一口气,倒在了沙发上。她也不打算找了,看这小家伙什么时候会自己出来。几分钟后,房间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响,小洵嘟着嘴从房间里出来了,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妈妈你太坏了,哪有捉迷藏找到一半就不找了的呀。”语气充满了抱怨。

纪可压根不吃她这一套,抱上笔记本电脑便回了房间,只是淡淡地留下了一句:“下次叫你爸找你去。”

贺许从公司回来推开门正好听见这么一句,先是摸了摸女儿的头,弯腰说道:“又惹你妈妈生气了?”

贺书洵低着头没敢吭声。

“回房间看书去。”

他小心翼翼推开房门,纪可坐在桌前,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看样子是在认真工作。最近天气有点热,贺许一进门就将西装外套脱下挂了起来,凑到了老婆身边去。

“你干什么?”纪可拉开自己腰间的手臂,问了句。

“女儿惹你生气了?”

说到这个她就来气:“瞧瞧你教的好女儿!哪有这么顽皮的女孩子啊!”

贺许笑着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应道:“都是我的错,过会儿我一定好好教育她。”

纪可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她将电脑合上,起身伸了个懒腰,看向了窗外。

窗外阳光刺眼,源源不断的热度正逐渐透过玻璃窗侵入了室内。她拉上窗帘,没由来地打了个哈欠,随后一鼓作气,倒在了床上。翻了几个身后,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贺许跟着她一起躺了下来,先是侧着身子看了她一会儿,随后手便揽住了她的细腰,将她朝着自己的方向拉近,她便顺势蹭进了他怀里。

房间里开了空调,他的手也是凉的,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她,什么也没做。

“晚上想吃什么?”

纪可坐了起来,歪着脑袋看他:“我想吃土豆烧排骨。”

“好。”

突然想到了什么,纪可转过头来,神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小洵呢?”

贺许倒是没急着回答,将她压在身下,俯身蹭了蹭她的唇,又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亲,这才肯开口:“我让她看书去了。”

纪可推开他,迅速起身穿上了拖鞋,嘴里嘟囔着:“一把年纪了还总是动手动脚的,害不害臊。”

他简直被震惊住了:“纪可你个没良心的!我今年才刚三十好吧!”

纪可笑了出声:“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四十了呢。”

贺许:“……”

贺书洵房门没关,纪可本以为可以见到自己的乖女儿认真地坐在桌前看着课外书,结果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

这可把纪可气得话都说不出了。

一旁的贺许幸灾乐祸:“我觉得她这点应该是随的你,毕竟高中那会儿经常上课睡觉的人可不是我。”

纪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说的你没睡过似的!”

***

秋风瑟瑟,卷起片片落叶在空中回旋飘荡。

纪可正忙着收拾行李,最近H市有一个关于室内设计专业的培训班,请来的教授都是国际知名的大人物,这种学习的机会她可不能错过。

这才刚报好名,她就开始收行李了,明天就得走,纪可连动车票都买好了。

一旁父女两人排排坐,静静地看着她收拾。

“你这是要去多久啊?”

“半个月吧。”

父女俩简直异口同声:“去这么久啊?”

纪可没理。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在镜子前捣鼓了半天,化好精致的妆后正好碰见贺许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早饭我就不在家里吃啦,这段时间就麻烦亲爱的你好好照顾一下小洵啦。”

贺许吓得迅速醒了瞌睡,三两下下了床搂住她不肯松手。

“早饭记得吃,不要熬夜,最近天气转凉多穿点衣服,还有不许喝冷水,你胃不好,到时候别喊胃痛就行,然后每天都记得要想我,有空了就给我打个视频,上完培训班就快点回来,别在H市待太久,我和女儿会想你的。”

纪可转身捧着他的脸,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了一个大红唇印,随后照了照镜子确定口红没掉后,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小洵应该还没醒,我就不打扰她睡觉了。你要好好照顾她哦。”

“保证完成任务!”

她才刚出门没多久,贺书洵便从房间里哭着出来找妈妈了,结果找了一圈没见着人,哭得更惨了。贺许洗漱完,抱着小洵哄了好一会儿都不管用,只好拨通了纪可的电话。

“怎么啦?”

“小洵哭个不停,哄不住啊。”

纪可咽下嘴里的汤包,通过手机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她才肯安静下来。

“还是你管用。”

贺许挂了电话监督小洵吃完早饭后便带着她一起去了公司。

公司前段时间扩建了,他的工作室也搬到了15楼。助理没换,见到小洵时十分亲切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贺许见今天公司没什么大事便放心将孩子交给了助理。

助理叫邓姝,此时正欢欢喜喜地牵着贺书洵的小手坐上电梯去了员工工作区。

小孩子怕生,见那么多人围了过来,她吓得眼泪差点就要流出来了,好在一个男生给了她一个棒棒糖,她才重新笑了出来。

***

叶绍齐早在前年就和曾欣瑶领了证,去年办的婚礼,今年才怀上孩子。

夫妻俩玩心都重,要不是双方父母都在催,两人甚至觉得还可以再拖一拖。

刚怀上的时候,纪可几乎每一天都被他们微信轮番轰炸,刚回答完一个问题后,另外一个问题又跟着来了,经常把纪可气到差点爆粗口。

曾欣瑶孕吐的程度远远比不上纪可,那段时间虽然说偶尔还是会吐,但是这也不会妨碍她继续吃香的喝辣的,可把纪可气坏了,想当初她吐到什么都吃不下,喝口水都能吐出来,哪里会有曾欣瑶这么舒服!

人与人之前的区别为什么可以这么大?

她去上培训班的这半个月,贺许每一天都会疯狂给她发信息,内容无一不是在说女儿又哭了,哄不过来了之类的。

不仅贺许心累,她现在也挺累的。

本想在H市玩一天放松放松的她不得不踏上了回S市的动车,刚到家行李才放下,小洵就迫不及待地扑进了她的怀里。

纪可叹了口气:“这么粘人明年上幼儿园怎么办?爸爸妈妈不能天天都陪在你身边的。”

小洵扎着大眼睛,问了句:“幼儿园是什么呀?”

她正想回答,贺许倒先开口了:“就是一个既可以让你学知识还可以让你交到很多好朋友的地方。小洵想不想去?”

“想!”

打发走她之后,纪可累得瘫在了沙发上,贺许便坐在一边为她捏捏肩。

“晚上带你们去外面吃,就当做……庆祝你回来。”

纪可认真地纠正一番:“你这词用得不对,应该是欢迎。”

“没用错,就是庆祝。”

她舒服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躺在了他怀里。

“我好想你,你知道吗?”

她闭着眼睛,思绪逐渐放空,迷迷糊糊间,听见了他唇齿间溢出的一句话。

“纪可,我爱你”。

***

世界好似安静了下来,窗外一片宁静祥和,枯黄的落叶被秋风卷落在地面,枝头鸟儿望着远方,天空白云缓缓飘动。

橙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桌面上,折射成大小不一的方块。

贺许看着怀里睡着的人儿,满足地笑了。

回想过去的那么多年,他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哪有那么多所谓的分离争吵,真正爱一个人,就会爱上她的一颦一笑,爱她的所有。

不论贫穷富有,不论生老病死,都只愿生同衾,死同穴。

—全文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