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番外6

第一次见到纪可时,俞子谦才读小学一年级。

那个时候的他,个子小,不爱说话,总是坐在第一排,也没什么人愿意和他说话玩耍。

从小他的父母就对他极为严苛,考试必须得第一名,必须考一百分。那个时候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周末两天还要上奥数班。

因为平时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他下课也只能坐在座位上预习功课。直到老师将纪可调到他身边的那一刻,他的世界才逐渐开始明亮起来。

小姑娘扎着两个小辫子,头发上别着的发卡每天都不重样。她上课有时会开小差,有时又在桌上画画,每一次他无意中看见都会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脸画得不像脸,嘴都画歪了,实在是很丑。

闲着没事的时候,纪可就会开始找他说话,一般都是她在说,他在听。俞子谦很少做出回应,但纪可也不在意,仍可以继续滔滔不绝。

“你叫什么名字呀?”

“俞子谦。”

纪可将他的课本拿过来,仔细朝着他扉页上写的名字盯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你的名字好难写啊,我就只认识中间的那个字。”

见他没回答,她接着说:“我叫纪可,我的名字很好写,你看看。”说着,她便将自己的课本递了过去。

俞子谦没办法,只好看了过去,她的名字确实很好写,但是不仔细看简直认不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字,两个小小的字扭在一起,像有几只蚯蚓在上面爬。

他沉默了一会儿,将书还给了她。

许是实在受不了,他难得地开口了:“纪可,你该练字了。”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迅速合上书后,朝着他讪讪地笑了笑。

“我回家就叫我妈妈给我买字帖。”

他勾了勾唇角,没再理他。

期中考试比较难,俞子谦考得有一点差,他的父母怒气冲冲地来了学校,先是指责学校老师教得不好,接着又把矛头指向了纪可,说是她害了自己儿子。

纪可百口莫辩,虽然说她上课偶尔会找他说话,但是也只是偶尔啊,俞子谦经常不理她,她很快便会收住嘴。

他的父母指着纪可说个不停,当时的她也才七岁,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哇”的一声就哭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俞子谦本想为她说说话的,这次期中题目确实是出得有点难,有一部分题目老师都没有教过,这也怪不到纪可头上,可偏偏刚想开口,父母便一眼瞪了过来,他也只好作罢。

那天纪可是哭着回家的,到家了也一直哭个不停,嘴里嚷嚷着不想上学了。在那之后没多久,纪可便转学走了,这一转学,也彻底把他给忘了。

这么几年,他都一直觉得挺对不起纪可的,自己的父母蛮横无理却害得人家一小姑娘留下了阴影。

下一次见到纪可,是在高一的时候。

书店里,他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女生站在书架前,踮起脚尖,伸手想拿下放在上面架子上的辅导书。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走了过去,帮她把书拿了下来。纪可转身时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这么久没见,俞子谦发现她真的很漂亮,五官精致得没话说。

她道谢后便走了,俞子谦盯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才抱着自己挑好的书结账去了。

他也没有想到和她的下一次见面会来得这么快。俞子谦正慢条斯理地喝着碗里的馄饨汤,就见纪可推开门进来点了一碗拌面。

他自觉地拿起碗坐在了她的对面。

“又见面了,好巧。”他愣了一会儿,似是没想到这句话竟是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的。

果然,下一秒就看见纪可神情有些不自然。

“我叫俞子谦,你呢?”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自己,他也只好试探地问了句。

“纪可。”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样子是真的不记得他了。吃完饭他便鬼使神差地跟着她,看着她回了班级才肯走。

第二次月考后学校放了一天假,他便来了学校打篮球,人还挺多的,他却突然在篮球场外捕捉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纪可身边站着个男生,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招呼两人进来了。不过,他发现,纪可找的人不是他,在她不小心被球砸到额头后,她的视线也始终停留在另一个男生身上。

在带她去医务室的路上,他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医务室里给她上药时,他也是第一次给女生做这件事,生怕自己下手没有个轻重,弄疼了她。

那天,也是她第一次夸一个女孩子可爱。不过纪可似乎不吃这一套,反倒问他是不是对可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小姑娘脾气还挺大。

***

高考之后他便随着父母去了M国生活,步入大学他变得成熟了不少,在学业方面也有了一番成就。

那天是他室友的生日,晚上正好有个生日party办在一家酒吧里。他喜静,本不想去但却不好拒绝,便只能答应下来。

夜幕降临的那一刻,酒吧放起了劲爆的音乐,音乐声嘈杂不断,惹得他有些心烦意乱。他开车来的,也没敢喝酒,便点了杯柠檬水靠在沙发上缓缓喝着。

没一会儿便有个打扮得很性感的女人过来了,她十分热情地挽住了他的手,正向他搭讪。

另一边纪可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视线挪来挪去,像是在找人。

那个女人朝着纪可的方向看了一眼,俞子谦便跟随着她的视线一同看了过去。

纪可半趴在吧台上,五彩缤纷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俞子谦看见了她手边摆着的一瓶酒。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径直走到她面前,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眨了眨眼,似乎没反应过来。

他以为这家伙又把自己忘了,就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他说:“不记得我了?我是俞子谦。”

看她的表情,似是有些被吓到。俞子谦怕她醉醺醺地倒在这会招惹那些下三滥的流氓过来,便扶着她坐在了自己车的副驾驶座上。她报了个地址,随后车开始缓慢行驶起来。

他看了她一眼:“纪可。”

“怎么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刚才我都不确定你还记不记得我了。”

“哪有那么容易忘了。”

他看见纪可笑了一声,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笑起来很好看。

缓了一会儿,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纪可……如果你还没有男朋友的话……可以考虑考虑我吗?”

他定睛看向她,纪可有些窘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正好车停在了她住所的楼下,她也没有回答,匆匆道了声谢就下车离开了。

虽然已经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他还是忍不住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在那之后俞子谦找朋友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但却因为害怕纪可厌烦,硬是没有去打扰她。

在国外的这几年,俞子谦碰见纪可的次数不多,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就连纪可回国他也是过了好一段时间才知道。

他经常会点进她的朋友圈里看看,虽然她不怎么会发朋友圈,但还是会想去了解。直到那天她发了几张自拍和甜品的照片之后,当时他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她和贺许领证的那天是个大晴天,明明很让人难过,他却还是在他们两个人发的朋友圈下评论了一个恭喜。

结婚证上的照片里,纪可脑袋微微朝着贺许的方向倾斜,笑得很开心。

俞子谦默默按灭了手机,叹了口气。

可能他和纪可注定就没有缘分吧,就算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也换不来她的一次回眸相视。

是时候该彻底放下了。

他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