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番外3

十二月三号这天正好是个周末,也是纪可的生日。

不过纪可已经很久没有过过生日,说不定早已忘了个精光。贺许也没急着提醒她,照常去公司上班。

中午过后,S市逐渐下起雪来,纷纷扬扬的雪花随着刺骨的寒风落在了树梢上,又落在了行人的雨伞上,接着落在了地上。眼前白茫茫一片,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突然,也来势汹汹,地面上逐渐堆起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可惜贺许去公司了不在身边,她便只能在手机上给他发信息聊聊天。

K:【外面下雪了你有看到吗!】

HX:【看到了。】

秒回。

K:【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

没回了。

纪可不太理解,此刻一阵风正好吹进来,冷得她直打哆嗦,这才猛的想起窗户没有关紧。她迅速起身关上了窗,却无意间瞥见楼下的一抹黑色身影。

他撑着伞朝单元楼走来,突然视线一抬,正好对上了纪可的眼睛。她三两下跑到门口,打开门之后倚在一旁等着他回来。

电梯逐渐上升,停在了“3”这个数字上,门开了,贺许将伞撑开放在门口晾着,随后换鞋进来了。

纪可亲昵地抱住了他,脑袋在他胸前蹭了又蹭。

“你不是去公司了吗?”怀里的人儿仰起脸看着他问了句。

贺许牵着她倒在了沙发上,顺势将她压在身下,轻轻亲了亲她的嘴巴后才慢悠悠开口了:“下雪了回来陪你。”

某人红着脸想要推开他,奈何被他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反倒被桎梏住了双手。密密麻麻的吻如同窗外的雪花一般落在了她的脖颈上,纪可觉得痒却又挣脱不开,只好开始用脚乱蹬。

这还没蹬几脚呢,贺许的呼吸声瞬间重了起来,停下了嘴上的动作,略皱着眉定睛看着她。纪可这会儿更不敢动了,索性脖子朝里一缩,眼睛一闭,开始装死。

贺许看着眼前这一幕,被气得笑了一声。

纪可听见笑声,试探性地睁开了一只眼,见他已经起来了便趁机跑回了房间,迅速锁上了门。

厕所很快响起水声,她脸红了个透,将整个身子都埋进了被窝里。不知不觉中竟睡了过去,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贺许正躺在自己身侧,轻轻搂着她。

???

我不是锁门了吗?这货怎么进来的……

纪可轻轻将他的手抬起,准备顺势溜走,偏偏贺许一个用力又将她给拉了回来。

“往哪跑?”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刚睡醒。

她反问:“你怎么进来的?”

昏暗的房间里响起男人低低的笑声,接着又说:“钥匙就插在孔里,想不进来都难。”

纪可:“……”

晚饭后贺许神秘兮兮地不知道从哪提了个蛋糕进来,拆开外包装后摆在了桌上。

她凑了过来,不太明白:“你买蛋糕做什么啊?”

“亲爱的你看看你身份证吧。”

每一次贺许喊她“亲爱的”就准没什么好事。她半信半疑地从包里翻找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

“身份证上有什么吗?”

贺许拆包装的手一顿,似是难以置信:“亲爱的看看日期。”

“日期……”纪可低头认真看着,“啊!今天是我生日诶!”

贺许:“……”

“蜡烛已经给你点上了,我关灯了。”

下一秒灯被关上,周围只有蜡烛隐隐发出的微弱光芒。

“许个愿。”

纪可闭上眼睛,双手交叠弯曲,许了个愿望。

……

洗完澡后,贺许凑近,小声地说:“我能蹭一个愿望吗?”

她心情极好,答应得很爽快:“可以啊,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当真?”

“骗人是小狗。”

“成。”

这天晚上纪可被折腾到半夜才睡了过去。

***

在国外那会儿,纪可其实寄过东西给他。

那是一个很常见的土黄色信封,里面装着一封信和一枚微微有些发黄的纽扣。

收到这封信时,贺许还在S大读大二。

这封信很奇怪,一张信纸上只写着两个字——贺许。

信纸外,这枚纽扣被一小张报纸包裹着,贺许竟觉得有些眼熟,思来想去才发现这枚纽扣是他在高一经常穿的一件白衬衫上的。

当时纽扣不见了他还找了好一会儿,那件衬衫也再没穿过。贺许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枚不见了四五年的纽扣会出现在这个信封里。

在那之后,这封信就被他收了起来,也是最近他家大扫除才恰好被翻了出来。

纪可看着这封信,有些心虚:“这是我寄给你的……你怎么还留着啊……”

“我说这字怎么看上去还挺眼熟,原来是你。”贺许其实也没多意外,毕竟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家老婆之前能干出的事了。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寄给你吗?”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抽了张纸仔细擦了擦:“为什么?”

纪可搓了搓手,故意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句:“不告诉你。”

因为,寄给你的不仅仅只是一枚纽扣,更是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暗恋啊。

贺许盯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了句:“之前你右手上那条疤呢?”

她蹦蹦跳跳地端了盘水果进来了,塞了片苹果在他嘴里。

“在国外的时候做了个祛疤手术。”

气氛正好,不禁让纪可回忆起暗恋过程中最苦的那几年。高二高三时,她总是盼望着坐在窗边可以看见路过的他,总是经过篮球场时悄悄找寻他的身影。高考结束那天本以为可以见到他,谁曾想他根本就没有来。

从下午等到天黑,这也是她这一辈子唯一一次这么认真地等一个人。

她嚼着苹果片,垂头丧气的:“高考结束那天你为什么没有来?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贺许缓缓呼出一口气,皱起了眉,似是在懊悔。

“对不起。”

她听见他说了这么一句。

“高考前我姑姑把我手机收起来了,直到填完志愿大学快开学的时候才还给我。我看到信息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我给你打电话无人接听,发信息也没有回。”他有些哽咽:“我去了便利店门口,便利店老板告诉我,高考结束那天,确实是有个小姑娘在等人。”

纪可红着眼,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对不起……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天没有去见你。你之前说要和我考同一所大学,可是我在S大找人打听了很久,最后还是叶绍齐告诉我你出国了……”

她吸了吸鼻子,手一抬,擦干了眼中流出的泪水,随后紧紧拥住了他。视线朝另一边抽屉里瞥了一眼,一张机票露出了一个小角,似是在向纪可招手。

抽出来一看,是好几年前买的了,目的地是……M国。

“你……”

“我有去M国找过你,可惜并没有见到你。叶绍齐他不告诉我你在哪所学校,我就只好碰运气慢慢找了。那几天正好遇见了俞子谦,他还和我说他在酒吧遇到了你呢。”

“嗯?”

“还说你当时喝得烂醉。”贺许笑了起来。

纪可:“……他怎么什么都和你说啊!”

贺许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你,叶绍齐那家伙死活不肯告诉我你在哪,我就只好回来了。”

纪可:???

“好你个叶绍齐!!!下次见面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

当时错过了又有什么关系呢,爱你的人会不顾一切地奔来见你,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