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番外2

贺许做事一向很快,前几天罗盈打电话过来说让纪可带他回Y市,他便用了几天时间忙完了手上所有的工作,迅速拉着纪可上了回Y市的飞机。

飞机上,纪可坐在靠窗的位置,贺许则坐在走廊边上。

飞机刚起飞没多久,贺许就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她觉得无聊本想找他说说话,谁曾想他竟然入睡得这么快。

纪可悄咪咪地盯着他的脸看,许是认为他真的睡着了,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贺许眼下一片淡淡的乌青,看样子这段时间没少熬夜。他的手自然搭在了身上,正好此刻一名空姐路过,纪可轻声要了条毛毯过来,盖在了贺许的身上。

毛毯下,她轻轻牵住他的手,也闭上了眼睛。

飞机即将落地的那一刻,纪可正好醒了过来。一转头就看见贺许正满脸带笑地看着她,牵着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十指相扣。

她瞬间收回了手,身体坐正,低头看了眼手机时间。

“你什么时候醒的啊?”

“五分钟前。”

纪可揉了揉眼睛,还没太睡醒,便又听见他说:“纪可,我……好紧张。”

“紧张什么?”

“叔叔阿姨凶吗……”贺许瑟瑟发抖。

飞机正好落地,周围一片嘈杂。纪可笑得靠在了座椅后背上,就这样嘲笑了他好几十秒。

贺许伸手作势挠她痒痒,纪可怕痒,一个劲儿地朝里缩。下飞机后,纪可装作生气的样子一直没理他,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坐上出租车的那一瞬间贺许紧张得出了一手冷汗。

买完一大篮水果之后,纪可从包里翻出了家门钥匙。

推开门,罗盈正好炒完最后一盘菜端上了桌,听见开门声便朝纪可这边看来。纪文勇在公司,一般中午都不会回来吃午饭,所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贺许十分严肃地喊了声“阿姨好”,换好拖鞋后将手上的果篮放在了茶几上。

“妈!”纪可亲昵地挽着罗盈的手臂,小幅度地晃了晃。

罗盈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你个没良心的,都不会常回家看看。”

她将站在一旁看着像是在发愣的贺许给拉了过来,笑嘻嘻地开口了:“妈,这是我……男朋友。”

贺许再一次问候了一句,罗盈指了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他坐下。餐桌上早已摆着几碗米饭,现在还冒着热气。

一顿饭下来,罗盈并没有给予过多眼神给他,纪可似乎看出了他的不自在,时不时和罗盈聊着天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奈何吃完饭后,罗盈就将纪可轰去了厨房洗碗,客厅里只剩下了她和贺许两人。

纪可洗着碗,听了个大概,罗盈也就问了他的工作,收入,家庭情况之类的普通问题,虽然听不太清贺许的回答,但应该是可以应付过来的。

贺许手心疯狂出着冷汗,开口向罗盈提出了一个请求。

“阿姨,我想娶您的女儿。这次回Y市我就这一个愿望。

“我很爱纪可,我保证会用一生来爱护她。”

罗盈没说话,起身进了里屋,良久才见她出来,手里拿着一本户口本,交给了他。

“既然我女儿已经答应你的求婚,那我这个当妈的也不好再说什么。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她既然认定了你,那一定就不会错。”

贺许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户口本,开口了:“……谢谢阿姨。”

纪可沉迷于洗碗,以至于后半段她一句都没有听到。

***

第二天贺许便带着她去民政局领证了。

在钢印敲上的那一刻,他紧紧握住纪可的手,缓缓呼出了一口气。纪可倒是乐呵呵的,刚出门就对着两张结婚证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K:结婚啦!!![图片]

贺许也紧随其后。

HX:已婚。[图片]

两条朋友圈底下迅速多了很多条评论,纪可笑着看了几眼,按灭了手机。

“世界这么大,兜兜转转还是你呀。”

***

准备回S市的前一天正好是周日,纪可嚷嚷着想回学校看看,贺许便依着她。

学校总体还是没怎么变,只是先前的两栋破烂的教学楼已经被拆,建起了新楼。校门口的光荣榜依然还在,纪可竟然在上面看见了自己的照片和名字,另一边正是俞子谦。

两人一左一右,倒是像个情侣照。

贺许咬牙切齿:“你还挺厉害。”

纪可沉默了,拉着他便走,高一五班依旧在一楼,这栋楼也荒废了下来,所以门没锁。推开教室门,她挥了挥眼前漂浮在空中的灰尘,牵着他进去了。

先前她一个人路过嘉恒一中的时候,总是没有勇气进来看看。现在就不一样了,和贺许一起,就仿佛回到了高一那会儿。

纪可看着以前那熟悉的位置,没由来地红了眼眶,转身便拥住了他。贺许愣怔片刻,大手随即落在了她头顶,轻轻揉了揉,接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这么爱哭啊?”

她很快收住眼泪,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拉着他离开了。

时间还早,贺许便带她去了墓园。

一排排石碑坐落在这,刚迈入大门,纪可就被这儿的压抑气氛给渲染了。他先带着她见了自己的母亲,纪可弯腰将花束放在碑前,耳边传来他的说话声。

“妈,我来看你了,这是你儿媳妇,我们前两天领证结婚了。

“我很爱她,和她在一起之后,我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就像你说的那样,要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

“妈,我做到了。”

纪可蹲了下来,神情染上几分动容。思考了几秒后开口了:“……妈,我一定一定会对贺许好的……”

***

回到S市后,两人又过上了之前的生活,纪可时不时会带着电脑去贺许公司里和他一起工作。

贺许的助理是一个女生,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戴着副眼镜,一副职场女精英的模样。她每次见到纪可都会笑着打趣一句“老板娘好”,时间久了全公司上下都认识了纪可,可以说是走到哪都有人和她打招呼。

纪可好几次和贺许说这件事,他都笑得停不下来。

这天是周一,纪可正抱着台电脑在他公司找了个窗边的位置坐下,又起身倒了杯热水回来,这才开始慢悠悠地开机绘图。

没一会儿那位女助理就火急火燎地乘电梯上来了,纪可隐隐约约听见了她和贺许说什么有人闹事之类的话。出于好奇,她准备起身去看看,此时就见贺许皱着眉头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朝着电梯间去了。

纪可本想立刻跟上,奈何贺许走得太快,电梯逐渐下降,等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走楼梯。所幸楼层不算太高,到一楼时,周围吵闹声不停,场面混乱不堪。

还没来得及挤进人群,就突然听见了一声惊呼和瓷器落地发出的碎声。

她清清楚楚地看见一名中年男人举起一旁展示台上的瓷器朝着贺许的头上砸去,贺许头上流了血,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周围已经有人报警,喊了救护车。

“贺许……贺许你醒醒……贺许……”

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地从伤口流出,将纪可的手染了色。

那名中年男人作势想跑,好在纪可眼尖,三两下就将他打趴了下来,此刻正捂着肚子“嗷嗷”地喊个不停。

当他再次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味,不太好闻。纪可安静地趴在床边,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他皱了皱眉,头还是很晕,即使这样他还是抬手摸了摸纪可的脑袋。

纪可本就没睡熟,经他一碰便醒了过来。

“贺许你醒了!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快吓死我了……”

贺许咳了几声,想要开口却说不出什么:“我……”

她看着他额角的伤口叹了口气,说:“医生说你有轻微脑震荡。对了,那个男人是谁啊,怎么还动手打人啊?”

他仔细想了想才开口:“那是我爸,知道我开公司有钱了之后跑来要钱的。他从我妈去世之后就抛下我不管了,我就拒绝了他。”

“那他也不可以打人!”纪可气得脸都红了。

“我这不没事嘛……别担心。”

贺许的声音很微弱,纪可也没再说什么,便让他好好休息了。

这件事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医院休养几天后贺许出了院,回家后纪可打算亲自下厨慰问一下他。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纪可也偶尔会下厨做做饭,但次数很少,一般都是Katy负责做饭,她负责吃就好了。

为了避免饭菜难以下咽,纪可看了好几个教程,学了大半个上午,最后成功做出了三菜一汤。

贺许神情未变,自觉坐了下来,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尝了口汤。

“味道怎么样?”纪可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没急着回答,夹起菜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

“还……不错。”能吃。

纪可听了这话眼睛放光:“真的吗!好吃我就天天做给你吃!”

贺许默默放下了筷子,定睛看向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亲爱的,以后做饭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