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chapter 5

运动会一共五天,自从第一天在篮球场见到贺许后,剩下的四天纪可就再也没有出过门。

前两天降温她喝了挺多冰水,半夜时胃病突然犯了,可她硬是忍着痛没有去医院,以至于未来几天她的脸色都不太好。

这天正好周一,按照惯例学校都是要举行升旗仪式的。纪可睡过了头,匆匆忙忙洗漱完早饭也没来得及吃便套上校服来了操场,一路走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她看。

刘娥气得脸色发青,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摆摆手让她回队伍。

纪可抬手摸了摸鼻子,捂着腹部小跑到队伍最后,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睁不开眼,隔壁班的叶绍齐本来还在和同学聊着天,余光瞥见她来了便凑了过来,偷偷站在了纪可身边,小声说着:“你怎么才来?”

纪可撇撇嘴,不是很想回答他。

“起晚了。”

她双手揣进校服口袋里,微微垂着脑袋,偷偷瞥着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贺许。

他正和班长张继泽小声聊着天,时不时扬起嘴角,看上去两人应该是在聊什么幽默的话题。

这两天她心情不好,有一大半是因为他。

那天在给他买完水之后,育英六中的下课铃响了起来,教学楼顿时变得闹哄哄的。

因为是节大课间,很快便有很多女生结伴去小卖部买零食,跑来篮球场看打球的也不少。

纪可收起手机准备给这些女生让个位置,却也看见贺许将篮球抛给他身边的人,径直朝着另一边去了。

准确来说,是朝着一个女孩子的方向去了。

距离隔得有一点远,纪可有点近视,看不太清她的长相,只能隐隐约约看清一点轮廓。女孩脸很小,扎着高马尾,身上穿着育英六中的校服,此刻正捻着纸巾帮贺许擦着汗。

纪可有些挫败地转过身,低下了头,鼻子突然一酸,眼眶也湿润了不少,心脏像是被大石头压着一般使她有些喘不过气。

她瞬间感觉自己就像一粒尘埃,渺小到所有人都看不见。

她浑浑噩噩地活着,活在这个只有黑白两色的世界上。

回过神来时,校长已经站在了主席台上致辞。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话筒的声音格外的响,似是要将她穿透。

贺许也没再和班长说话,他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目视着前方,就像之前军训一样,浑身透着一股认真劲。

升旗仪式一结束,纪可就被喊去了办公室,刘娥沉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握着一只红笔,桌面上还摆着批改到一半的数学作业。

“早上为什么迟到?”

纪可被她吓得一愣:“起……起晚了。”

“今天校长都起了个大早来学校,您老怎么还能睡过头呢?”

刘娥声音不大不小,偏偏办公室其他老师都听了个全。

她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右手抬起挠了挠后脑勺,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办公室门前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报告”,声音听着还有些耳熟。她回过头去,贺许正抱着一大摞作业本朝着这边走来了。

“刘老师,作业都在这了……”

“没有下次了哈。”这句话是对纪可说的。

她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他便出来了,见纪可还站在门口,不由得笑道:“罚站啊?”

“我这不是等你吗?作为你的同桌,我觉得还是等一等你比较好。”纪可觉得自己这话说得特别有道理。

“被班主任骂惨了吧?”他伸手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你怎么迟到了啊?”

纪可揉了揉眼睛:“这几天被胃痛折磨到睡不着。”

他嗯了一声。

其实和他相处久了,就能够发现贺许这人不仅幽默,脸皮还特别厚。该正经的时候比谁都正经,耍无赖的时候谁都说不赢他。他还特别喜欢向别人讨点零食解解馋,口渴时拿起水就仰头喝,也不管那瓶水是谁的。

好像这才是一个男生真正的样子。

她喜欢。

可他不属于自己。

***

“纪可!你坐在那干什么,走啊去小卖部。”

叶绍齐站在高一五班门前,偷偷探出一个头,朝里喊道。

贺许一下课就出去了,她没什么兴致地伸了个懒腰,动作放到最慢,像只慵懒的猫。他似乎是等急了,趁没什么人注意,径直走了进来,随意一瞥便看见了她的桌面上躺着好几本书。

“诶……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在一旁坐下,纪可这才回过头,盯着桌上全部打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课本看了几秒,半晌没说话。

“嗯?你怎么不说话?”

纪可眨了几下眼睛,视线缓缓向上移,最后对上了他的眸子。

“沉默是金。”

叶绍齐:“?”

纪可嫌弃地摇了摇头,开口:“我在接受知识的灌溉,你个凡人不会懂的。”

他看不下去了,拽着纪可的手腕便将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又拖着她出了教室。她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任他摆布。

教学楼外挺热闹,女生成群结队地站在一起聊着天,纪可抬手理了理碎发,轻轻地叹了口气,翻出了身上仅有的几枚硬币,买了个面包之后便站在小卖部门口晒会儿太阳等叶绍齐出来。

她拿出了手机,似是想到了什么,点开了许久没有看过的朋友圈。只是随意地看一眼,她便不由得想要退出这个页面,满屏都是叶绍齐的那点琐碎的小事,翻了好一会儿才意外地看见了贺许昨天晚上发的一条朋友圈。

只有一张孤零零的图片,没有配文。

图片上一只浑身脏兮兮的猫咪依偎在他的手掌下,身体蜷缩成一团,看上去像是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抛弃在路边。

还挺有爱心的。

纪可勾了勾嘴角,点了个赞,随后鬼使神差点下了保存键。

唔……手真好看。

再抬眸时叶绍齐已经站在了她跟前,此刻正用打趣的目光盯着她瞧,手上拿着瓶饮料,嘴里还叼着根吸管。

纪可默默收回了手机,神情有些不自然。

“啧啧啧……”

她嘴角微微抽搐,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想什么呢,走吧,要上课了。”

“刚才你看的是啥,笑那么开心?”

“要你管!”

“说嘛说嘛,你还保存了张图片!”

“……”

***

由于每个星期都会换一次座位,前些天运动会一结束刘娥便安排全班进行小组调换,纪可因此十分自在地坐在了窗边,不知道为什么,靠墙坐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最近天气转凉,大部分人都换上了长袖,套上了外套,偶尔有那么一些女生爱美,下大雨都能安然无恙地穿着小裙子。

纪可坐窗边,有时候就算窗关得严严实实也不能阻拦冷风从各个缝隙里钻进来。贺许见她冷得发抖,不由得笑了出声,正好上课铃响起,惊得树上的鸟儿张开翅膀飞得远远的,竟有些一去不复返的意味。

“下次再穿件外套,可别再冻着您老人家了。”语气听上去是在开玩笑。

纪可闷闷地点了点头,此刻全班瞬间安静下来,她一抬眼便见李老师沉着一张脸站在了讲台上,手上拿着一本英语书。

“打开课本今天我们学习的是……”李老师说着,纪可有些困了便没听下去,课本被她小幅度地竖起,她打了个哈欠,盯着窗外那棵大树出了神。

以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正对面的那所育英六中,纪可有些口渴,仰头喝了好几口水才开始认真听讲。李老师早便发现她出神,只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纪可,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突然被点到名的她甚至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刚才没听讲,便只能偷偷瞥了一眼贺许的课本。他轻抿着唇,细长的手指偷偷指着那道题目。纪可会意,快速说出了答案。

李老师点点头让她坐下,纪可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盯上了。

贺许趁着老师转身板书,小声笑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纪同学。”

她如释重负一般呼出一口气,有些恼羞成怒:“知道了,啰嗦!”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纪可出了教室想要醒醒瞌睡,正准备喊叶绍齐出来陪她说说话时,她才知道他已经一节课没来了。

纪可转身便进了教室边上的小角落里,正准备点根烟来醒醒神。小角落里安静得连根针掉下来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和外面的喧嚣形成了鲜明对比。她轻轻地倚在墙上,静静听着过路人聊着的话题。

“我刚才听说后门那有人打架,去看看?”

“走走走。”

打架?

不知道为什么纪可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手中的烟还没来得及点燃就被无情地扔在了地上,随后被一脚踩扁。

此时后门处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纪可一眼看过去,叶绍齐躺在地上,两个混混时不时踢一脚过去。围了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愿意去喊保安过来。

纪可皱紧双眉,推开了始终挡在她身前的那个胖子,夺过了身旁一个人的手机,把他录制的视频以最快的速度删了个精光。

语气冰冷:“谁要是再敢拍,下场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混混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穿着校服,穿着马尾,看上去像个乖乖的好学生的纪可,眼里流露出一丝猥琐:“哟,小姑娘,多大了啊?这么喜欢管闲事?”

他的目光先是在她脸上转了一圈,随后便徘徊在她的胸前,眼神炙热,看得人直觉恶心。

纪可轻嗤一声,扬起了嘴角,正准备动手时上课铃倒是先一步响了起来,学生都跑着回了教室,就只有几个人胆子大,还留在原地看戏。

她一手扯过那人的衣领,他的腰被迫弯了下来,下一刻她的右腿拱起狠狠地朝着他的腹部一顶,他痛苦地皱着眉,纪可轻轻一推他便倒在了地上。另一个人略微警惕地看着她,纪可没什么表情,上前几步嫌弃地朝着他的腹部踢了一脚。

看似普通的身体,力气却出奇得大。

“滚,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们。”语气冷到了极致,还透着几分不耐烦。

两人捂着肚子狼狈地跑走了,纪可轻轻踢了踢叶绍齐的胳膊,说道:“起来。”

他只是皱了皱眉,无动于衷,纪可蹲了下去,双手扶住他的肩膀,使劲一提,叶绍齐这才有力气站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没用?”她虽然嘴上嫌弃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将他送去了医务室。

护士为他清理完伤口便出去了,简陋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纪可起身倒了杯水递给了他:“说说吧,发生什么了?”

他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水,没说话,两人沉默了许久,纪可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