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chapter 49

因为下午贺许还有挺多公事要处理,见客户,谈合作,忙得不可开交。

纪可也没闲着,她打了辆车回了趟家,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些用得着的文件一并拿上,很快便回了他的公司。

他的办公室门紧闭着,想必贺许应该已经开始谈合作了。她也不好这样贸然闯进去,便只好找了个没人的办公区,坐下来开始画设计图。

这的环境还算安静,纪可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起身去倒杯水润润嗓子,下一刻,一个玻璃杯便搁在了她面前的办公桌上。她从下往上瞧去,眼前这人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西装,有些疲惫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累了就歇一会儿,我快忙完了,你再等等。”

贺许轻声说道,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捏了捏她的脸。

纪可乖乖地点了点头,见他转身回了办公室,这才端起水杯仰头喝完,又起身准备去饮水机那再接一杯。

饮水机比较靠近贺许的办公室,她弯腰躬下身子按下温水开关,温热的水便“咕嘟咕嘟”地从水龙头里冒出来,流进了她手中的杯子里。接完水,纪可满足地喝了几口。

不远处传来骂声,声音很大似乎还骂得很难听,而且这声音是从贺许办公室里传来的。她双眉紧紧皱着,几秒后,里面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摔在地上。很快门被拉开,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肥胖男人怒气冲冲地从里走了出来。

办公室门敞开着,纪可朝里瞄了一眼,见只剩贺许一个人,这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他看上去不太好。

贺许左手正紧紧掐着眉心,双眉皱着,很明显是在为什么事而苦恼。

她见状顿时噤声,将水杯轻轻放在一边后,便走到了他的身后。双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随后开始为他捏肩。

贺许叹了口气,回头抓住了她的手,没让她再继续。

他的声音已然有些沙哑:“你去忙你的吧。”

纪可撇撇嘴,双手不满地挣脱开,下一刻便环住了他的脖颈,随后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贺许一转头就可以看见她精致的小脸,他可以清楚地听到女孩轻缓的呼吸声。

“起来。”他哑声道。

她便松手。贺许起身大步走向门边,关上门后,才又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他一手便将纪可给抱了起来,放在了桌上。

纪可还来不及惊呼,微凉的唇便覆了上来,堵住了她的嘴。她闭上双眼,微微仰起头,开始学着去回应。突觉唇上一痛,纪可睁开眼推开了他,娇嗔地瞪了一眼过去。

许是报复心强的原因,纪可趁他不注意,便飞快地扯住他的领带,他被迫凑近,她便盯紧下唇,一口咬了上去,他闷哼了一声。尝到丝丝铁锈味后,纪可才松唇,一溜烟就跑远了。

因为怕贺许又把她抓回来一顿啃,所以她很快便收拾好东西,飞快地跑回家了。到家后还十分得意地给他微信发着信息。

K:【我到家了。】

HX:【?】

HX:【咬完人就跑?】

HX:【纪可你没良心。】

她将拖鞋随意一蹬,笑嘻嘻地趴在她柔软的大床上,双腿小幅度地晃动着,看上去心情极好。

K:【谁让你咬我!】

许是觉得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她立马下单了一盒创可贴和云南白药粉,委托外卖小哥给他送过去了。

在收到外卖时差不多也到了饭点,贺许先前忙着核对方案,都没什么时间去看纪可给他发的信息。刚解锁手机,便见微信那里已经99+了。

纪可前前后后隔几分钟就给他发一次信息,如今还在不放弃地发着信息。

K:【贺许你人呢!】

K:【两个小时了!你已经整整两个小时没有回我信息了!】

贺许轻笑两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HX:【刚才在忙。】

HX:【你倒是还有点良心,还知道给我买创可贴。】

他办公室里也没镜子,便打算回家之后再贴上。和纪可聊了一会儿之后,他也吃完了晚饭,便收拾收拾东西下了楼。

那盒创可贴和云南白药粉被他轻轻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到家后便立刻拨了通视频电话过去,纪可接得很快,手机晃动了一会儿后,被贺许固定在了洗手台上,角度正对着他的脸。

视频里纪可脑袋左晃右晃,嘴里还“吧唧吧唧”地嚼着葡萄,倒是挺有闲情雅致。

“打视频干什么?让我看你的脸吗?”

贺许深邃的眸紧盯着视频里的女孩,纪可咽了咽口水,眨了眨眼,连脚都不敢晃了。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他拿起一条蓝色的毛巾,将它丢进了水池里,拿起拧干后,开始轻轻擦拭着他唇边的那个伤口。他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但总让纪可感觉,他已经在发火的边缘徘徊了。

纪可吓得葡萄都不要了,“唰”地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舔了舔嘴角尚存的葡萄汁水,有些忐忑地看着他开口:“对不起嘛,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贺许闻言突然勾唇轻轻一笑,将毛巾挂回原处之后,凑近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做自己的事。

他拆开云南白药粉的包装,拧开盖子,将里面的那一小坨棉花拿了出来,轻轻倒了一点药粉在指尖上,随后抹在了伤口上。可能是因为疼,他眉头皱了皱,没吭声。

纪可在另一边看得心疼死了:“对不起……”

再次抬眸时,贺许已经撕开了一条创可贴,对准伤口贴了上去。

“纪可,你打算怎么补偿我?”他冷不丁开口,“像只野猫似的,下嘴没轻没重。”

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不太敢看他。

“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都答应你好不好,别生我的气……”

贺许俯身,双手撑在洗手台两端,弯唇:“好啊,那明天晚上来我家,让我好好咬回去。”

纪可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唇,害怕地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简直太可怕了!

纪可生无可恋地轻抚着自己的唇,快后悔死了。

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下午要咬回去了,这不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叮咚”一声,微信收到了一条信息,纪可点开。

HX:【傻子,逗你的。】

HX:【明天晚上来我家,你男朋友亲自下厨,给你做顿饭吃。】

纪可自然是欣喜,急忙回了句“OK”,随后便将手机一丢,继续捧着葡萄慢慢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