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chapter 44

在忙了几天,设计完一件晚会礼服之后,纪可总算有时间休息休息了。

正好是周六,同学聚会的日子。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房间时,纪可就意识到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天。

赖了会儿床后,她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很快就注意到了放在一边床头柜上的贺许的衣服。

纪可揉了揉眼,还没睡醒。半晌,从通讯录里找出他的名字后,打了一段字,发送了条短信过去。

“晚上我把你衣服带过来。”

她迅速跳下了床,拉开了被她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手一伸,拿出了好几件裙子。

纪可站在一面全身镜前,拎着衣架,将裙子凑到身上比了比,随后又不太满意地扔向一边,拿起了另外一套。

挑完衣服已经是中午了,最终她还是选了一件酒红色的长裙,很衬她的肤色。

纪可看着墙壁上的挂钟,坐在了饭桌前,当分针和时针同时转向“12”时,耳边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打开门后就见余穗提着两个装着饭盒的袋子举到了她面前。纪可笑着拿了一个过来,坐回了饭桌前,拆开包装,小口吃了起来。

“这家店味道真的很好。”纪可幸福地眯了眯眼。

余穗移开凳子,坐下后,拆开饭盒,用筷子挑起了一大坨饭朝嘴里塞。

看样子是饿坏了。

纪可抬手拍了拍她的背:“慢点吃。”

“老板,你下午会去工作室吗?”

菜有点辣,纪可起身倒了杯冷水,想了一会儿才说:“不去了。”

要是去的话还得特意回来换个衣服,想想都觉得麻烦,纪可懒得很,肯定不愿意。

余穗走了之后,纪可便窝回了床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设计婚纱。

这还是她上个月接的单,她主打室内设计,也不知道这人是从哪听来的她会设计服装,大老远跑来找她设计,也没限制时间,她闲下来的时候才会想起来。

纪可看着客户发来的一大串要求,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动手。

一眨眼下午便过去了,纪可发了个设计草图过去,随后看了眼时间,慢悠悠地换上了裙子。

现在五点,同学聚会六点半开始。她也不急,以同样的速度化了个精致的妆,涂上口红后顿时气场全开。她满意地在镜子面前笑了笑,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找出了一对很配这件裙子的耳环,戴上后才准备出门。

路上有点堵,纪可几乎是踩着点来的。

酒店包间很大,推开门之后,很多有些熟悉的面孔在同一时间看向了她,纪可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曾欣瑶,她正吃着小甜点,见到纪可不由得惊叹一声。

“纪可大美女!你总算来了!”

纪可隔着大老远就看见了曾欣瑶朝着她挥手,笑意染上眉梢。

她手上提着一个纸袋子,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里面装的是衣服。

曾欣瑶也没多想,挽着她的手臂就拉着她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你怎么来这么晚啊?贺许都来了好一会儿了呢。”

一提到他的名字纪可就不由得联想到那天发生的一切,也不禁红了脸。

“你的脸怎么红了啊,该不会是……”不出意外,曾欣瑶此刻的表情一定很耐人寻味。

纪可轻咳两声,反驳道:“你想什么呢?只是天气有点热而已。”

见熟悉面孔越来越多,纪可迅速地调整好面部表情,朝着众人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贺许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红酒,视线始终落在纪可身上。她还是如之前那般,笑得礼貌又客气。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曾欣瑶指了指贺许右边的那个空位示意纪可坐过去,随后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朝着纪可眨了眨眼。

纪可:“……”

眼下这种情况,不坐过去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了。

她坐下后,曾欣瑶也随之坐了下来,正好坐在她右手边。菜还没上,众人也正交谈甚欢。纪可转身轻声喊了他一声,将纸袋塞在了他手上。

“还给你,我洗干净了。”

贺许颔首,见她低着头不太敢看他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出声:“纪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腼腆了?”

“啊?”她总算抬起了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没什么,就是觉得几年没见,你变了很多。”

纪可愣了一会儿,没说话。

没多久,服务员端着菜推开包间门进来了,曾欣瑶开了一瓶红酒,先是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看向纪可:“纪可你要来点吗?”

她果断摇摇头。

来你个大头鬼啊。还嫌上次不够丢人吗……

贺许不知道从哪拿了一瓶果粒橙过来,微微躬身为她倒了一杯,柔声道:“你喝不了酒,就喝这个吧。”

“谢……谢谢。”她有些语无伦次。

一旁曾欣瑶一杯接着一杯,一瓶红酒都快见底,也没见她吃几口菜。

“你少喝点,醉了怎么办!”纪可已经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高脚杯。

她迷迷糊糊地摇摇头,手伸了伸想要将杯子拿回来,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喝醉了没事,叶绍齐虽然今天有点忙来不了,但是他过会儿会来接我的……”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她瞬间变得老老实实,不敢吭声。

“叶绍齐?回去你要是不和我好好说清楚你就完蛋了!”

曾欣瑶抬手作势挡住脸:“我喜欢他还不行吗……再说了你喜欢贺许那么久,怎么还不和他表白啊?”

话音刚落,纪可就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起哄声不断响起,纪可不禁红了脸,起身便准备离开。

贺许很快追上,有些心急地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朝着自己的方向轻轻地拉了拉。

“纪可……”

她的后背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回过头来时,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眉头微蹙着,一对眸子漆黑如墨,夹杂着不知是什么情绪。

纪可尝试收回手臂,没想到他力气很大,没有松手。

“你放开……贺许,你弄疼我了。”

他有些局促,迅速松开了手。

她听到了贺许说了一句“对不起。”

纪可退后两步:“我先走了。”

眼前的人顿时急了,在纪可转身离开时又一次地牵住了她的手,顺势将她带入怀中。

贺许紧紧抱住她,将下巴搁在了她的肩上。

“我……好想你。”

纪可突然被抱住,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又听见他说了这么一句,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啊。

良久,贺许松开了她,眉眼弯弯,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语气带着几分轻佻,像是在一下又一下地挑拨着她的心弦:“听说……纪小姐暗恋我啊?”

纪可眼眶微红,对上他双眸时,心跳像是漏了一拍一般,嘴张了又张,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字。

贺许盯着她眼睛看了几秒,轻叹一声,说道:“纪可,你可不像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让你哭鼻子的人。”

“这不一样。”纪可哑声道。

贺许放开了她,抬手抹去了她眼角滑下来的一滴泪。

“我送你回去吧,”似是想到了什么,贺许勾了勾唇,笑道:“这次总记得自己住哪吧?”

“……当然记得。”纪可吸了吸鼻子,从包里找出了车钥匙,说:“你喝酒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行啊。”

上车没一会儿纪可就拨通了叶绍齐的电话:“去接曾欣瑶回去。”

叶绍齐的语气似是有些难以置信:“你知道了?”

纪可没什么耐心:“别废话。”

坐在副驾驶座的贺许:“……”

两人一路无言,纪可眼睛还是泛着红的,像是被蹂躏过一样。贺许没由来地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了一番。汽车缓缓停在了他家楼下,贺许解开安全带,见纪可没什么反应,皱了皱眉。

“上去坐坐吗?时间还早。”

纪可闻言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乖乖跟在他身后。

他家依旧还是那般一尘不染,纪可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敢抬。贺许回房间脱了西装外套,出来时恰好撞见纪可傻傻地坐在沙发上发愣。

“吃点什么吗?我看你没吃多少东西。”虽是在问她,可身体已经诚实地进了厨房准备下面条。

纪可起身慢悠悠地挪着身子,很自觉地坐在了餐桌前。

“这几年你都是……一个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纪可突然开始害怕了,她害怕听见贺许说他自己过得不好。

“……是,我姑姑前几年患病去世了。”

纪可抿嘴没说话。

“那你呢?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她偷偷擦了擦泪,她这几年过得一点都不好,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也是一个人。她像被关在了一个玻璃罐里,稀缺的空气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嗯,挺好的。”她也没有发觉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几分哑意。

贺许也没再问,没过多久一碗面条被轻轻搁在她面前。

“吃吧,小心烫。”

她轻声道谢,筷子挑起一口面,凑至唇边吹了吹,才送入口中。

“味道怎么样?”

纪可满足地眯了眯眼:“好吃。”

“好吃就行。”

面已见底,纪可起身准备去洗碗,却被贺许拦住:“碗放那就好,挺晚了,我送你下楼。”

纪可刚出单元楼就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她朝贺许挥了挥手:“我走了。”

刚走没两步,她就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一声惊呼从她口中溢了出来,贺许双手环住她的细腰,随后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源源不断的温度逐渐传递了过来,一时半会儿,纪可都感觉不到冷了。

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她咬咬牙,双手也附和似的环住了他的腰。

“纪可。”

“嗯。”

“没人能像你一样,喜欢我那么久。

“那作为回报,就换我来喜欢你。

“好不好?”

他的声音在夜幕中显得如此清晰又深情,一字一句,都砸进了纪可的心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