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chapter 43

“唔……”

纪可轻呼一声,揉了揉眼,坐了起来。

似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双手摸了摸床那边,随后猛地抬头环顾四周,这才隐隐约约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醉醺醺的,妆也不知道卸没卸,就这么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纪可你真是疯了!!!

她默默在心里骂了自己一轮。

“啊啊啊啊……”纪可有些崩溃地重新躺进了被子里,手轻轻一扯,活生生一个大蚕蛹。

“叩叩叩——”贺许之前听到了房间里的声响,此刻也起身过来敲了敲门。

“那个,”表情已经尴尬到了一种境界,连语气都染上了几分可以察觉到的试探:“纪可,你……醒了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又有些忍不住想要哀嚎几声了。

几秒后,她掀开被子下床,随后生无可恋地打开了房门。贺许一眼便瞧见她那惨白的小脸,下意识退后两步。

“你没睡好吗?”

纪可摇摇头。

怎么可能没睡好,一觉睡到九点多,就差没流口水了。

她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裙子,又抬眸盯着他看了几秒,下一刻她生无可恋地开口:“我可以……在你这……洗个澡……吗?”

贺许似是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迟疑几秒后,伸手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纪可轻声说了声“谢谢”,趁贺许进房间她飞快地奔向了厕所,关上了门。

厕所里很快便响起水声,贺许穿上西装外套,细心地理了理有些歪了的领带,有些紧张地呼出一口气,从床头柜上拿走了几个文件夹,将它放在了门口的置物柜上。

水声戛然而止,纪可望着被自己不小心弄湿的裙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无语过。

她面无表情地起身,推开了门,有些闷热的空气从这道小缝隙中涌了进来,似是难以启齿,纪可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贺许……你在吗……”

贺许口里的水刚咽下,便回了一句:“怎么了?”

纪可只觉得自己已经丢人丢到家了,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我衣服不小心弄湿了,你……你……你有多余的……”意识到不对,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立刻止住了。

贺许沉默几秒,脸倏地红了:“你等等,我去找找看。”

片刻后贺许将两件折好的衣服透过缝隙塞了进来。纪可轻声道谢,将衣服拿起一看才发现是一件衬衫和一条黑色西装裤。

穿上后纪可感觉自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她身材好,衬衫穿上还好,可西装裤就不太行了,腰间明显大了一小圈。

以至于她推开厕所门的时候都是提着裤子的。

贺许盯着她看了两秒,视线落到了她的手上。准确来说,是落到了她的裤子上。

纪可顺着他的视线垂首看去,几缕长发随着动作垂了下来。她不自在地轻咳了几声,轻咬了咬下唇,说道:“你有皮带吗……”

“啊我有。”

很快一条皮带便交到了纪可手里,她转身进了厕所,顺带关上了门。再次出来时,总算不用提着裤子走了。

“没想到你穿男装也很好看。”

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后,纪可一刻都待不住了,穿上鞋便坐电梯下了楼。

去工作室的路上,纪可满脑子都是她刚从厕所出来贺许对她说的那句话。

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笑起来依旧是那般阳光,让人一眼瞧过去都不由得晃了晃神。

算算日子,纪可喜欢上这个男孩已经九年了。

九年时间不长不短,长得每一天都如同度日如年,又短到她至今都还没有彻底放下。

高中那会儿,纪可就觉得自己和贺许的缘分到头了,无数次她都会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才能配得上他,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够与他相守到白头。

纪可也没想到,这到最后却成为了她心里的一道执念。

无法忘却,甚至刻骨铭心。

都说七年之痒,九年时间都没能让纪可释然,何况七年呢。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放不下了吧。

大学时她也不是没有追求者,只不过她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够装下贺许一个人。

Katy也曾凑到她耳边悄悄问过她:“Why didn't I see you fall in love?(怎么没见你谈恋爱?)”

她当时也只是稍微愣了愣,便笑着回答:“I have someone I like, but he still doesn't like me.(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他还不喜欢我。)”

有时候走在大街上,总有那么几个人的背影和他很像,以至于能让她产生幻觉,可是每当她鼓起勇气追上去时,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脸。

她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不行,只好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只有没日没夜地学习才能让她彻底静下心来不去想他。

暗恋这件事情,一向是心甘情愿,苦中作乐,却又割舍不下,直抵心底。

***

工作室里。

余穗贴心地为纪可倒了杯咖啡。纪可端起轻轻抿了一口,便放回了原处。

“怎么了老板?不好喝吗?”

她摇摇头,打开了她那台笔记本电脑。

“老板!真没想到你穿男装也是那么的好看!”

纪可此刻真的很想找块抹布塞住她的嘴。余穗说这话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导致工作室其他几个人也同时看了过来。

于是,众多视线在同一时刻统一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也顾不上找什么抹布了,她只想找个缝隙钻进去。

“看什么看,买错了还不行吗?”她嗔怪地瞪了余穗一眼:“小穗啊,你是不是有点闲得慌?客户的表格做完了吗?给你安排的设计图画完了吗?瞧把你给闲的。”

余穗欲哭无泪:“老板我错了,我这就去做表画图。”说罢,她便飞快溜出了办公室并且带上了门。

纪可:“……”

她打开文档写着方案,忽觉有些渴了,才发现杯中咖啡已经凉透。纪可呼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不小心将桌上的一个文件袋给碰到了地上。捡起时她无意间瞥见了搁在桌角的小台历,时间还停留在上个月,她已经忙到忘了将台历翻个面了。

看了眼今天的日期,倏地想起,距离同学聚会那天也不远了,等到那会儿见到贺许又得尴尬好一阵子。

一想到他,纪可就不由得心跳加速,像是有头小鹿在不停地撞着一般。

她扬起手凑至鼻尖,轻嗅着他衣服上淡淡的薰衣草味,仿佛这样做才能够让她心安。

她起身走至落地窗前,仰头看着眼前那几颗梧桐树被风吹得微微倒向一边,几片叶子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后才缓缓落在地上。

纪可下意识搓了搓手。

秋天要来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