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chapter 42

本打算和贺许考同一所大学的纪可最终还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出了国。

手机号也换成了新的,只有亲人和叶绍齐知道,纪可没有告诉其他人。

临走的那天,叶绍齐哭得稀里哗啦的抱着她不肯松手,嘴里嘀咕着“一定要常联系,我会想你的”。

纪可想,他一个那么爱热闹的人身边没有人陪他说话了该会变成什么样子。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她落了几滴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熟悉的城市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都没能好好告个别。

刚到M国的那些天,人生地不熟,哪哪都不适应。

好在她的英语很好,也没有练习多长时间就可以做到正常交流。

她感觉自己变了,言行举止和生活习惯全都变得不像她自己了。

纪可在国外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主要是室内设计。由于她学东西很快,也把服装设计大致给搞懂了。

在M国的酒吧里遇到俞子谦就像是看了一部惊悚片一样。

酒吧里灯光昏暗,放着很劲爆的音乐,纪可酒量也算不上特别好,没敢喝多,只是尝了几口就觉得头有点晕了。

可能是酒的度数太高,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有一点想吐。

可偏偏自己的室友Katy正十分热情地向一个男人搭讪。

那个男人还挺眼熟。

他朝着纪可走过来了。

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响起,瞬间将她的理智拉回:“纪可?”

她眨了眨眼,似是还没反应过来。

“不记得我了?我是俞子谦。”

纪可:“!!!”

酒醒了大半,头也不晕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缘分。

再回过神来时,纪可已经坐在了他汽车的副驾驶座上,车在路上缓慢行驶着,她怕闷,按下了一点窗。

“纪可。”他没由来的喊了她一句。

“怎么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刚才我都不确定你还记不记得我了。”

纪可笑着打趣:“哪有那么容易忘了。”

他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纪可。”

刚准备闭上眼睛的她微微皱起了眉。

“如果你还没有男朋友的话……可以考虑考虑我吗?”

车停在了她住所的楼下,俞子谦也正凝眸看着她。

“我……我到家了,先走了,今天谢谢你了。”

纪可没敢看他,拎起包落荒而逃,也没听见他失落的叹息声。

***

俞子谦不知道从哪要来了她的联系方式,纪可胆战心惊地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

加上好友后,他并没有时不时就给她发信息,就好像只是单纯的加好友而已。

她的世界里逐渐开始抹去那两个字,就当做年少懵懂无知吧。

毕业后她跟着导师工作了两年时间后便开始着手回国。在国外待了六年,再不回去恐怕罗盈就要千里迢迢跑来揪她的耳朵了。

回到国土的那一刻纪可觉得连空气都是甜的。

回国后她也闲不住,在父母的资助下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

这天是周末,本该是一个阳光明媚适合睡上一觉的休息日,纪可拖着疲惫的身躯进了房间,躺上床刚闭上眼睛,就被一通电话给喊了起来。

瞥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人姓名,她不耐烦地坐了起来,如同诈尸一般。纪可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接通了助理的电话。

刚点下绿色接听键,另一边就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老板!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差一点就打车准备去你家了!”

纪可随意穿上了拖鞋,又开始满床找袜子,之前她因为太困了,将拖鞋猛地一蹬,双手一扯袜子朝一边丢去,便倒在了床上,卷起了被子。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早就告诉过你,遇到事不要大惊小怪,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懂吗!”

纪可终于找到了袜子,她将脑袋歪着,耳朵和肩膀之间夹着手机,双手也没闲着,开始穿袜子。

“老板,有个客户他说想要你设计一下他的别墅,现在就在工作室里坐着呢,一直等着见你,老板你快点来,”小助理抽噎两声像是要哭出来,“主要是这个客户长得实在是太凶了……我怕。”

说这话时,纪可已经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一边洗了把脸,随意化了个淡妆。

“马上来马上来,你让他到工作室对面那个咖啡馆来,我很快就到。”

她理好衣领,随后飞快地拿上车钥匙,朝着大门奔去。

回国那会儿纪文勇特意送了辆车给她,说是补给她的成年礼物。不收白不收,纪可当时是这样想的。

赶到咖啡馆时,小助理正急得焦头烂额,在原地徘徊,看见她来都激动得说不出话。纪可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那个客户也正好看见了她,此刻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纪可看。

“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小助理战战兢兢地出去了,还向纪可投来了保重的眼神。

纪可看着眼前这个高高大大身高应该有一米九的男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您好,我是纪可,星诺工作室的室内设计师,请多指教。”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名片,将它递给了他。

咖啡馆窗边,贺许抿了口杯中的咖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地回过头,也难免有些惊讶。

如今正值盛夏,女人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长发披散在肩上,右手上戴着一条粉色手链,谈吐间嘴角下意识地扬起一抹淡笑,礼貌又客气。

贺许呼吸一滞,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念头。

***

纪可和客户商定好时间后,这才松了口气,稍微理了理衣裙便走出了咖啡馆。

门外等候多时的小助理立刻迎了上来:“老板怎么样?”

她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热浪给侵蚀地说不出话来了,只是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摆了摆手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回头见她还不明事理地愣在原地,便招招手示意她跟上。

“老板你这是打算送我回家吗?老板你人太好了,老板我爱你!”

纪可清了清嗓子,打开了车里的冷气,随后享受似的靠在了汽车座椅上。

“明天我还得去他家看看,”纪可打了个哈欠,声音懒懒散散,“又休息不了了。”

小助理叫余穗,也确实挺喜欢碎碎念的,但办事还算干净利落,深受纪可喜欢。送她回家之后,纪可才慢悠悠地开车去了自己的工作室拿资料。

她前脚刚下车,身后便有辆汽车停了下来,两车之间间隔不过十米。

贺许双手扶着方向盘,视线却紧紧跟随着那一抹粉色的身影。似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种行为是跟踪之后,他有些羞愧地垂着脑袋,等了好一会儿才见纪可拿着几个文件夹从工作室里走出来。

在思考继续跟着还是掉头回公司这个问题时,他猛地抬头才发现纪可已经开着车走远了。

贺许:“……”

第二天,纪可出门前化了个淡妆,带着自己制定到凌晨一点的方案去了那个客户家。不得不说,这客户是真的壕无人性,这栋别墅大得随便走走都有迷路的风险。

他领着纪可去了书房,趁着他去给自己倒水的时间,纪可飞快地把自己的方案以及需要用到和或许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一并摆在了桌上。

她也是头一回感到这么紧张,紧张到连手机都不敢碰,甚至还在想,自己把他撂倒的几率有多大……

“纪小姐,喝水。”

她回过神来,道谢后,见他坐了下来,便将面前的方案朝他那边推了推。

“李先生,看看方案怎么样,如果不满意我回去重新写。”

说罢,他便翻开了方案,很认真地看着,纪可抿了口水,紧盯着他的脸看。他神情未变,抬头时展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纪可愣了一会儿,便听见他说:“俞子谦说得果然没错,你很专业。”

“俞子谦?您和他认识啊?”

“我和他是大学同学,我这别墅刚买没多久,正愁怎么设计呢,就是他向我推荐的你。”他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纪可之后,起身向她伸出了右手,纪可立刻回握。

“方案很不错,我很满意,别墅这么大,设计方面就全部交给你了。另外,今晚俞子谦这家伙请客,在东山酒店,七点记得来。”

纪可应了下来,出了别墅倒是有几分释然,先前手机设置成了静音,现在一看微信,直接99+了。

多半都是余穗发来的信息,她随便瞥了一眼笑了两声回了个表情包过去。

往下翻了翻这才发现俞子谦已经给她发过信息了,回复了个“OK”之后她才放下手机开车回了家。

卸妆时,曾欣瑶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纪可擦了擦手上的水珠,接通了。

“纪可!

“下个星期六晚上!我们高一四五六班同学聚会!

“你来不来!”

她皱了皱眉:“不去。”

“为什么不去啊?”曾欣瑶很是不解,现在也只能放出杀手锏:“贺许也会来的!”

“……”纪可的动作明显一顿,沉默好一会儿,似是有些难以释怀,却还是点了点头。

“……我去。”

纪可护肤完后,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小桌子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点开李先生发来的图片,研究了一会儿房型之后,问了几个小问题之后便开始写方案。

她工作时一向很认真,就算身旁有噪音时不时烦着她,她也不为所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一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在她眼里,原则比天大。

写了一下午方案,关电脑前,纪可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嘴里溢出舒服的哼哼声。看了眼时间,已经五点半了,也没什么时间休息,她从衣柜里翻了挺久才找出一条比较符合今晚场合的裙子。

换上后又去洗漱间化了个妆,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出了门。

汽车缓缓停入地下停车场,纪可下车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见没什么问题,便乘电梯上了楼,进了俞子谦说的那个包间。

如果时间能倒流,上午那会儿纪可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来今晚这场饭局。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纪可愣在原地,包间里只有一个人,她不明白为什么贺许会出现在这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贺许似乎也没反应过来,纪可站在包间门口,四目相视,倒是他先开口了。

“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她声音轻得快要听不见。

贺许起身,替她拉开座椅,纪可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坐在了他的身旁。

这么长时间没见,纪可的脸长开了,比以前更加漂亮,肤色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白。

此刻她的神情有些不自在,视线飘忽不定。

好在很快俞子谦便一脸歉意地走了进来:“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

没多久,人来齐了,服务员开始上菜,纪可没什么胃口,只是意思意思地吃了几口,随后便盯着桌上那瓶红酒看了几秒。

贺许找来了开瓶器,拔出了红酒塞。下一刻,他喊了纪可一声:“要来一点吗?”

她轻轻啊了一声,点了点头。道谢后,贺许便为她倒了杯红酒,熟悉又好听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女士优先。”

不知道为什么,纪可觉得有些脸红。

她酒量一般,多喝几瓶啤酒倒是没什么关系,红酒度数高一点,喝了好几杯之后她也不由得有些晕晕乎乎。

“没事吧?”贺许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纪可轻轻摆了摆手:“没事。”她扶着桌子起身,不舒服地呼出口气。

贺许拍了拍她的背,希望能让她舒服点。俞子谦此刻也有些紧张地走至她身边,轻声附在她耳边说道:“纪可你要是实在不舒服就先回去吧。”

她意识已经有些模糊,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

迷迷糊糊间纪可听见贺许开口了。

“我送她回去吧,你们继续。”

纪可只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一路走着,稍微有些颠簸,她挣扎了几秒,贺许将她放了下来。她有些站不稳,双腿发软,但还是从包里摸索出了车钥匙,嘴里念叨着:“车……车……”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她手里攥着的车钥匙,朝着地下停车场去了。

好不容易找到车,纪可乖乖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神呆滞地盯着贺许发愣。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车上?”她嘟囔了两句。

正在系安全带的贺许:“……”

“你家住哪啊?我送你回去。”

纪可闻言似是在认真思考,一分钟过去了,她抬头看向贺许,一脸无辜,说:“我不知道……”

“……”

“那你今晚住酒店?”

“不要!酒店睡得不舒服。”

“那你打算住哪?”

纪可呜咽了一声,笑得狡黠:“你带我去你家吧,嘻嘻嘻。”

“……”

贺许一时之间也分不清她到底有没有喝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