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chapter 41

自从步入高二,纪可每一次见到贺许都会在自己的小本子最后一页写“正”字。

有时见他,他正抱着个篮球和旁人说说笑笑地朝着篮球场去了;还有时见他,他拿着课本正从图书馆里出来。

她突然觉得世界真的好大,缘分错过了,老天就会将两人分开,隔得远远的,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遇见。

最近一次无意撞见他还是在她准备上楼去办公室送作业,因为纪可的教室就在楼梯旁,他正好从楼梯下走下来。贺许扬起手和她打了个招呼,她愣怔片刻,才后知后觉地说了句“好巧啊”。

两人的聊天记录还止步在上次晚自习纪可找他教数学题,从那之后,每一次有不会的题她就直接去找俞子谦了,她不想再麻烦贺许。

每个夜晚她都会无数次地告诉自己,不要再喜欢他了。

她也曾无数次问自己,这样真的值得吗。

可喜欢就是喜欢,忘不了就是忘不了。

人会骗人,心可不会。

***

曾欣瑶没那么幸运,虽然她也是选了文科,但也没能和纪可分到一个班。再加上学习任务重,平时连找纪可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叶绍齐倒是会时不时来看看纪可,每一次来她都是在埋头学习,她的成绩已经提高到了文科年级前十。高二之后,贺许也变得更加愿意学习,每次大大小小的考试年级排名都是在年级前五。

纪可无数次站在成绩榜前,看着自己的排名离他越来越近,心想,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就能够站在他身边。

俞子谦的成绩依旧很稳定,年级第一的位置从来就没有换过人。平时遇到不会的题,纪可也会跑去请教他。

坐在窗边,只要一抬头就正好可以看见太阳。

阳光微微有些刺眼,却又喜欢撒向大地。昏黄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她的桌面上。

有时候纪可就会想,贺许现在在做什么啊,他上课还会睡觉吗,他每天按时吃饭了吗,他的身边有了其他人吗……

***

又是一年圣诞节,文艺晚会照常进行。

早在之前就有老师来找过纪可,想让她担任这次的主持人,她身材长相都很好,声音也好听,是主持人的不二人选。

纪可答应得很爽快,男主持人定下人选后,她也多多少少可以猜到是俞子谦。

她没什么时间背稿子,就只能利用下课时间和一小段晚自习的时间。俞子谦背诵能力很强,估计从小到大经常参加这种活动。

纪可是第一次,本来还不是很紧张,直到礼服发下来时,她的心悬了起来。

酒红色礼服裙摆很长,前胸领口设计得有点低,后背是镂空设计,很好看。她特意带回家穿上试了试,尺寸不大不小刚刚好。

当天晚上,纪可换上礼服,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换衣间里出来了。

俞子谦一直在门外等她,看见她时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惊艳。

夜幕降临,她化好妆后不太熟练地穿着高跟鞋在后台走廊上来回走动,心里默背着稿子。

“你看样子很紧张?”俞子谦笑着问。

纪可点头:“是……挺紧张的。”

“过会儿我牵着你进去,别摔了。”

她也不好拒绝,便只能应下。

直到真正上台的那一刻,纪可才感觉到受众人注视是什么感觉。她此刻已经紧张到连走路都轻飘飘的。

俞子谦紧紧着牵着她的手,像是在安抚。

不知道贺许有没有看到在台上闪闪发亮的她呢。

算算日子,又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他过得还好吗。

***

又这么不紧不慢地过了一年,经过她的不懈努力,纪可成绩突飞猛进,稳拿住了文科年级第一。

成绩榜公布之后,贺许还特意给她发信息恭喜她。

这是纪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叶绍齐依旧喜欢嬉皮笑脸地出现在她面前,孟繁星也总是时不时找她麻烦,一些男生瞧不起她,女生嫉妒她,在背后尖酸耳语。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做好自己就好了,用实力证明给他们看。

***

高三那会儿新生入学,纪可作为文科年级第一,自然是要上台演讲的。

俞子谦站在她身旁,看着她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了两声。

“原来你还会紧张啊?”

纪可默默站远了一点:“你可别和我说话。”

她紧张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台下有贺许,她怕上台那会儿会像之前文艺晚会一样紧张得差点说不出话。

话筒递给她时,她的手都是颤抖着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接着开口。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三三班的纪可。

“首先,站在这里,我感到十分的荣幸,这是学校和老师对我的肯定……”

在说到学习方法的时候,她顿了顿,精准地从人群中找到了他,声音卷着几分柔意:“首先……你得朝着自己欣赏的人靠近不是吗?”

……

看着黑板上高考倒计时的数字变得越来越少,看着桌上堆的书越来越高,又看着黑板槽上堆积的粉笔灰越来越多,纪可像是隔绝了外界一切干扰,将自己锁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玻璃罐里。

高考前一天,她想是时候该放下了。

点开微信聊天框,她打了一段字,犹豫了很久,点了发送。

K:【高考完我们见一面好不好?我有话和你说,我在校门口那家便利店那里等你。】

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吧。

另一边没有回。

K:【高考加油。】

依旧没有任何要回信息的迹象。

纪可守在手机屏幕前等了很久很久,可是依旧没有收到任何一条信息。

他应该看到了吧。

她想。

***

高考那天下了一场大雨,像是要洗涤干净这三年来的无数烦恼与羁绊。

两天的考试她都正常发挥,没有一点失误。

六月八号下了一整天的雨,在考完最后一门英语后,纪可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故事最开始的地方。

便利店里只剩下老板一个人,正缓慢地摇着蒲扇打盹儿。

空气中弥漫着闷热的湿意,她撑着伞站在店门前,鞋尖时不时踢一踢脚边的碎石。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雨停了,腿也早已酸胀得快没知觉。路灯“唰”的一声亮了起来,已经傍晚了。

便利店老板似乎现在才注意到自己店门前站了个人,问了句:“小姑娘,你在等人吗?”

纪可转身,双腿由于站太久而发软,差点没站稳。

“对。”

“你都站这好久啦,你等的人是不是不会来了啊?”

纪可沉默着,没有说话。

“小姑娘啊早点回家哦,天要黑啰。”老板嘴上说着,手也没闲着,将灯给打开了。

她眼眶顿时红了,像是随时就会有眼泪掉下来。

“我再等一会儿,要是他还没有来……我就不等他了。”

天彻底黑了下来,树上的蝉开始不停歇地叫着。

纪可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她要等的那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