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 4

第二天纪可又是掐着点到的教室,昨晚兴奋过度导致她睡过了头,进教室时班长已经在讲台上坐着了。

新选出来的班长叫张继泽,见她进来只是随意地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纪可十分庆幸自己的座位离教室门不远,要不然她实在是难以承受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回座位。

“都安静!”张继泽一拍讲台,扬起了些许粉笔灰,他继续开口:“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再不安静我就记名字了。”

这话倒还算有些威严,教室里很快安静下来,但还是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纪可面无表情地将作业交了上去,下意识回过了头,这次贺许倒是没有再听他那宝贵的MP3了,一本看上去像是语文课本的书正平躺在他的桌面上。他紧盯着课本,愣是没有抬过一次头。

她对学习不算太感兴趣,闲来无事时便认真看看全班人都长什么样子。她一向记性不好,开学已经快有一个星期,她到现在也没记住几个人的名字。

“现在翻开语文书的第十二页,齐声朗读。”讲台上坐着的班长终于开口,谢延光快被憋坏了,竖起语文书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和纪可聊着人生。

纪可略感头疼,听他讲着只能随意点点头来表示附和。

临近上午八点,温度开始升高,微黄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了教室里,她顺着阳光看去,感受到那十分刺眼的光后立刻收回了视线。

“今天一定很热。”谢延光又开始滔滔不绝了。

此时的纪可特别想要离开这个座位,往后调,坐在他身边就最好了。

没过一会儿刘娥便踩着恨天高走进了教室,纪可这才发现早读课快下了,并且第一节课就是班主任的数学课。她捏了捏自己的脸,奈何困意猛地袭来,挡都挡不住。

她开始用手撑着脑袋,眼睛闭上还没两秒又倏地睁开,就怕被班主任抓个正着。奈何刘娥眼睛尖,一眼望过去就发现了正在打瞌睡的纪可。

她突然不说话了,转身回了讲台,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目光时不时朝着纪可的方向瞥去。

“你们是不是知道今天上午有我的课所以特别高兴,导致昨晚都兴奋得睡不着啊?”

众人哄堂大笑,纪可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猛地醒了瞌睡,瞬间红了脸。

气氛缓和了不少,纪可坐在窗边,眼睁睁地看着太阳慢慢升起,阳光准确无误地透过薄薄的云层和玻璃窗洒在她的桌面上。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纪可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右手握笔默写着刚才数学课上讲的公式。窗外一片阴影遮住了阳光,她一抬眸便对上了贺许的眼睛。

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好在贺许只是路过朝里看了一眼。

停在纸上的笔尖有了自己的想法,开始胡乱地画着不规则的线条。

***

第一次月考过后,刘娥按照考试成绩将一部分人的座位进行调动,纪可就在这部分人里。

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她成为了贺许的同桌。

当她搬东西来到贺许左边那个座位上时,纪可还觉得这是场梦,下意识便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猛烈的疼痛感差点让她喊出了声。

可能是动静有些大了,她甚至还看见贺许抬起脑袋用那种十分平静的目光看了她一两秒。

某人的脸唰地一下红了。

第五排的视角显然就没有第二排好了,刘娥写的板书又特别小,还很喜欢挤在一块,有时纪可实在是看不清楚了,就会侧着脑袋朝他的方向瞄两眼。

“看不清吗?”

纪可意识到自己偷瞄被发现了,磕磕绊绊也说不出什么,只能点点头。

他嗯了一声,没什么其他反应。

她低头出了会儿神,直到贺许用笔盖戳了戳她的右手她才回过神来。

“纪可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刘娥打趣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来说说这题的答案。”

纪可慢悠悠地起身,低着头不断用眼神求助一旁的贺许,但他似乎跟没看见一般,硬是没抬过头。

真冷漠。

她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刘娥便摆摆手让她坐下:“别再开小差了啊。”

贺许无声地弯了唇角,侧眸看向她,女孩气呼呼的,眉头微皱,粉唇微微嘟起,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

“好好听讲,别开小差。”

纪可没理,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要不然不给你看笔记了。”

她顿时急了:“那可不行!”

***

最近天气没有再像开学那会儿一样燥热,风中夹杂着丝丝凉意。之前下过雨,现在倒是平添了几分闷热。嘉恒一中在每年的十月份都会举行一场历时五天的运动会,这五天说是一个小长假也不为过。

学校管得不严,学生大多都不会傻傻地留在田径场里耐心地看比赛。当然,纪可也不例外。

在叶绍齐的催促下,纪可十分不情愿地被他拖去了对面的育英六中,说是要去见见世面。

纪可:……

“姐姐,你走快点啊,你这是要急死我。”叶绍齐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她无动于衷,继续慢悠悠地走着,甚至还摸了摸口袋找烟盒。

“你敢抽烟试试,信不信我跟叔叔打个小报告啊?”

纪可笑了出声:“你信不信我把你天天调戏漂亮女同学的事告诉阿姨啊?”

叶绍齐立刻噤声,半个字都不敢多说。

育英六中与嘉恒一中两所学校间仅仅只隔了一条马路,平时保安大爷也不会拦校外人,所以两人很轻松就进来了。

今天一早她便没看见贺许,找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他半个人影。

本来对今天能够见到贺许不抱任何希望的她却意外地在育英六中的那个篮球场上捕捉到了他奔跑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手里正运着球,一个侧身之后跳起将球投进了篮中。

他似乎很喜欢打篮球,之前好几次碰见他都是在篮球场上。

“看什么呢,那么入神?”叶绍齐见她停下脚步,不由得问道。

纪可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没什么,你去玩你的吧,我坐那歇歇。”

“行。”

闷热的风拂过她的脸庞,她背对着篮球场坐在了树荫底下的那张石凳上,时不时回头偷瞄几眼。

他好像在哪都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使她能够一眼就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的身影。

场内的贺许似是注意到了她正在看着自己,便将手中的篮球抛给了另一个人,慢慢朝她走来,最后停在了围栏网边,向她招了招手。

纪可乖乖地走了过去,虽然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纪可,你可以帮我去买几瓶冰水吗?我走得急忘了买……现在也不太好走开。”

她闻言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惊讶的,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十元钱纸币,她接过后转身欲走,却又停住了脚步。

“谢谢。”

她没回答,三两下便没了踪影。

回来时,贺许接过水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几大口,几滴水珠顺着他的下颌线滑过喉结,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可能是累了,靠在围栏上。

“你怎么不去我们学校的篮球场?”这次倒是纪可先开的口。

他正擦着汗,又喝了好几口水才回答:“我来晚了,我们学校的篮球场已经被高二那些人给占了。”

纪可点着头,没有再说话。

他将水瓶塞进围栏网上其中一个洞里,转身跑进了人群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