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chapter 39

春游结束准备启程回学校时,纪可整个人都还是懵的,主要是因为她没穿太多衣服,昨晚又是几个人挤一顶帐篷,这导致她一整晚几乎都没合眼,此时她眼皮也有些微肿,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还没回过神来。

曾欣瑶也没睡好,此刻也挽着纪可的手臂,脑袋靠在她肩上,闭上了眼睛,时不时皱皱眉嘟囔几句。

她呼出口气,抬眼朝着前面那个座位看去。贺许看样子精神状态不太好,先前吃早饭时看见他眼底一层淡淡的乌青,想必也是被那帐篷折磨得没睡好觉。

一路颠簸,大巴终于停在了嘉恒一中校门前,众人拖着疲惫的身躯“飘荡”着回了教室。纪可有气无力趴在桌上,低头看了眼手机的时间,才十点过几分,还有两节课要上。

想到这,她不由得重重地哀嚎一声,身旁贺许见状不禁笑了出声。他刚准备趴下时,纪可坐正揉了揉眼睛,再一次趴了下去,只不过头发有些逾越了界限,有一缕已经不听话地跑到了贺许的桌上。

他像是注意到了这缕头发的不安分,趴下又怕压着它,便只好用手轻轻挑起,随后又敲了敲她的脑袋,语气轻飘飘的:“你的头发。”

她有些敏感地坐正,不太自在地将头发用小皮筋随意地绑在身后,见他趴下开始睡时她才敢趴下。

很快秦钰便抱着一大叠试卷走了进来,说是要随堂考。纪可生无可恋地接过前排传下来的卷子,拿了一张后又往后传。看着试卷上密密麻麻的数学题,她不禁有些头疼。

手伸进抽屉摸索了一番,纪可拿出笔拔开笔盖,发出了“啵”的一声。她落笔在试卷最上方写下了自己的大名以及班级,随后开始写第一题。

一旁贺许慢悠悠地坐了起来,又慢慢悠悠地找笔,几分钟后才见他开始动笔写题。

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惹得纪可轻笑出声。

“相信我,老班说是随堂考就只是说说而已,待会儿到点了绝对不会收上去改的。”他倒是挺自信。

纪可抿唇憋着笑,放下笔,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小口。贺许依旧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慢悠悠地从抽屉里找出草稿纸,便开始在上面把公式默了出来。

两节课过去,整张试卷她差不多写了大半,剩下那一小部分由于太难又是费脑子的大题,便空在了那里,等着一个红色的大叉叉降临。

下课铃响破云霄般将众人从噩梦中给解救出来。纪可合拢笔盖,刚收拾好东西,便听见台上秦钰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停下,语气也是不容置喙:“停笔!卷子从后往前传上来!不要再写了!”

贺许停笔,转头生无可恋地盯着纪可看。

她笑意盈盈地对上他的视线,转而像是忍不住一般笑了出声。教室里开始吵闹,已经有部分人出了教室,她起身朝着贺许挥了挥手。

“我走啦,你慢慢懊悔吧。”

刚准备出教学楼,便撞见叶绍齐推着他那宝贝自行车在不远处站着了。纪可走至他跟前,双手揣着兜,双眸波澜不惊地打量着他。

“你应该往那站站,”纪可伸出手来指了指校门,“再穿个红衣裳,妥妥的门神。”

叶绍齐:“……”

他拍了拍车后座,有些得意地看着她,说道:“上车上车,别啰嗦。”

纪可这才发现他给自己的山地车装了个后座,她半信半疑甚至还有些嫌弃地盯着他车后座看,她感觉只要她坐上去,三分钟内就会屁股开花。

“你那什么眼神?快,待会儿家长要催了。”

她咬咬牙坐了上去,很快连车带人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她颤抖着抓着车座,一路都没吭一声。

车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前,今天是纪家,叶家和沈家谈生意的日子,可这些长辈就是喜欢将自己的子女也带来。

坐在桌前时,纪可不太自在地听着各家大人谈着话,她也听不太懂,面对问话也只能附和地点点头。叶绍齐坐在一边倒是无聊得很,长辈不动筷他也不敢动,而沈曜则是没什么讲究,他靠在椅子上玩着手机,神情有些不耐烦,十分不给众人面子。

纪可上次见他也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了,他就像是一只凶猛得无人敢靠近的野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驯服他。

可是在不久的将来,这只野兽也甘愿匍匐于地,甘愿匍匐在他的神明面前。

***

第一次月考过去,纪可突然多了那么几分紧张感。

高二是要分科的,到时候怎么可能还可以那么幸运地继续成为他的同桌。

纪可小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随后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看向了窗外。枝头树叶上还挂着几滴雨珠,但很快便承受不住重量,雨珠逐渐下滑,落入树下的青草地里。

这次换座位依旧是按照一大组一大组的来,她恰好换到了窗边。最近都是阴雨天,空气中都弥漫着湿意,夹着微凉的风,包裹着行人。

窗外那颗树长得太快,树枝已经快要长进教室里,嫩绿的叶子被雨淋得湿漉漉的,但依旧朝气蓬勃,像是在和她打着招呼。

贺许正翻着英语课本做着练习册,纪可桌上也摆着一张数学试卷和一本错题本。许是写累着了,贺许放下笔,转头随着纪可的视线一并看向窗外,随后又吸了吸鼻子继续写作业。

春天就是容易犯春困,上了一天的课累了这么久也终是抵不过睡意,她捋了捋头发之后便睡了一会儿。多半是被冷着了,她翻了个身,缩了缩身子。

贺许叹了口气,身体朝她那边挪了挪,顺手关上了窗。像是魔怔了一般,他盯着纪可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良久才收回视线。

下课铃响起,毫不意外,她被吵醒了。她还是有一点起床气的,此刻也蹙着眉,有些不爽地换了个方向继续趴下眯了会儿。

“别睡了,下节数学课。”他将英语练习册卷成筒,轻轻敲了敲她的后脑勺。

纪可有些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坐了起来。似是不满,她粉唇微嘟着,双颊因为教室太闷所以透着点红。

“有糖吗?”

她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愣了几秒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阿尔卑斯糖,随后展开了手心,示意他自己拿。

贺许无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拿过了她手心中的那颗糖。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纪可总感觉他的指腹轻轻地摸了摸她的手掌心,痒痒的,酥酥麻麻的感觉逐渐弥漫至心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