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chapter 37

开学第一天并不需要上课,大多班级都是老师安排课代表查作业,查完差不多就会让学生回家。

然而高一五班是个例外。

秦钰不仅不让学生回家,还抱着数学书走进教室,一本正经地开始讲课。教室里哀嚎一片,纪可叹了口气,趴在了桌上。

由于还没发教材,所以秦钰特意找了家复印店将这学期第一单元的课本内容给复印了下来,每人人手一份。

纪可早上走得急,将书包里翻了个遍都没见有任何笔的踪影。眼看讲台上老师已经用粉笔写下了一个新公式,周围的人都在拼命记笔记,倒显得纪可有些突兀。

教室外人来人往,都是一些准备回家的学生,嬉闹声不断,惹得班里那些玩心重的男生频频朝外看,随后和身旁的人窃窃私语。

俞子谦随意收拾好书包下楼,恰好路过高一五班。他站在窗边朝里瞥,一眼便望见了趴在桌子上发呆的纪可。他无奈地弯了弯嘴角,随后瞥了眼黑板,开始盯着黑板上的解题思路看了好一会儿。

剑眉蹙起,他开口:“老师,你写错了。”

俞子谦敲了敲后门,随后抬脚进了教室,路过纪可的座位时,一支笔轻轻地放在了她面前。下一刻头顶上就传来他微微有些冷的声音:“好好听课。”

纪可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抬眸便见俞子谦已经捻起粉笔在黑板上写着解题过程,嘴里振振有词。

不愧是学霸。

纪可拔开笔盖,看了贺许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开始抄着俞子谦写的过程。

“你就抄啊?确定是对的吗?”

她握笔的手一顿,随后轻笑两声,说着:“他,年级第一。”

贺许没说话,像是有些生无可恋,提笔将之前秦钰写的那些全部划掉,开始抄俞子谦写的过程。

不过片刻,俞子谦便放下粉笔,随意拍了拍手上沾上的粉笔灰,向旁侧一站,给秦钰让路。秦钰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此刻正蹙眉看着黑板上那和她截然不同的解题过程,也不由得甘拜下风。

“解题过程就是黑板上这样,也谢谢老师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了。”俞子谦嘴角勾起一抹带着歉意的淡笑,临走时还不忘看纪可一眼。

纪可此刻正撑着脑袋,津津有味地盯着讲台上的两人,突然对上他的视线,不由得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你和他很熟?”

耳畔突然传来这么一句,她有些疑惑,微微侧着头,朝着他的那个方向瞄了一眼,再三确认这句话是出自贺许之口之后,迟疑几秒,倏地笑了出声。

“笑什么?”

纪可轻轻吸了吸鼻子。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瓶蜜罐里,甜得她有点喘不过气。

***

如今正值春季,按照惯例,嘉恒一中每年的这个时候会举办春游活动。

各班班主任都散发下了报名表,纪可大致看了看,报名需要交三百元的费用。她倒是无所谓,余光也悄悄瞥向了贺许那边。

他拿起笔看了几眼便在报名表上打了个勾,写上了名字和班级。

还是不太敢确定,纪可轻咬着下唇,拿起笔,用笔盖那端戳了戳他的手臂。贺许一转头就看见她那带着些许期盼的眼神。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害怕。”贺许还作势坐远了点。

纪可无语地盯了他两秒,伸手拿过他之前放在桌上的那张报名表,故作郑重地确认了之后,便不动声色地放了回去。

“春游不去,难不成这两天窝家里发霉啊?”

春游活动高一部是两天一夜,早就听叶绍齐说这次高一是去爬山看日出,高二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也就只能去博物馆那种地方看看就回来上课。

叶绍齐倒是挺激动,春游那天醒了个大早就跑来纪可家敲门,硬生生把她给吵醒了。一打开门他便往里钻,顺带推着她去厕所洗漱。

“催什么催!八点集合,现在才七点!”纪可嘴里叼着牙刷,缓缓移着身子去了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随后将玻璃杯放在案板上,以同样的速度回了厕所。

昨晚纪可就已经收拾好行李,也已经和父母打过招呼,出门前捎上了个小面包。到校门前那时,人已经来了一半,她微微踮起脚尖,一眼便瞧见了贺许正倚着墙和一个她没有见过的男生说着话。

纪可不自在地扯了扯卫衣的领子,从硕大的卫衣口袋里拿出了个小面包,将身上书包塞在了叶绍齐手上之后便撕开包装小口地咀嚼着。

许是因为没睡醒,她耷拉着眼皮,说话都是轻飘飘的:“还没到八点吗?”

叶绍齐正刷着微博,闻言头也没抬,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手机上方的时间,说:“快了,还有七分钟。”

见他如此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看,想都不用想她也知道这厮一定在看美女照片。

咽下最后一口面包,纪可将垃圾扔进了垃圾桶,背上包之后,回了自己班那边。贺许仰头喝着矿泉水,还没注意到纪可正盯着他看。因为怕被他发现,她很快便收回视线,垂首假装在看手机。

没多久几辆大巴就停在众人面前。大巴很大,一辆车挤一挤可以坐下两个班的学生,贺许一上车纪可便紧随其后,坐在了他后面的那个位置上。

既然坐不到一起,能离得近一点也是极好的。

叶绍齐怕惹其他人说闲话,便没有和纪可坐在一起。

五班其他女生都结伴坐在一起,所以她身边坐过来了一个六班的女生,而且完全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这女生看上去还挺自来熟,拉着纪可便是一顿滔滔不绝,纪可稍微有些招架不住,朝着她拘谨地笑了笑。

为了堵住她的嘴,纪可从包里拿出了几颗阿尔卑斯糖,塞给了那个女生。另外一颗她透过前排座椅和窗户之间的那个缝隙,将糖递给了贺许。

“啊……谢谢。”

纪可是真的不太爱说话,也不喜欢聒噪的人,但身旁的这个女生怎样都让她讨厌不起来。

“我叫曾欣瑶,你叫什么呀?”

“纪可。”

她轻轻拍了拍脸,妄想把瞌睡虫给赶跑,奈何好像没有什么用。纪可双手撑着下巴,手肘搁在大腿上,头顶似是有什么东西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抬起头来时,一个面包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随后是贺许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早上你刚来的时候我只看到你吃了一个小面包,这个给你,可别饿着我的同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