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chapter 35

寒假的第一天下了一场大雪。

纪可睁眼,抬起手,手背轻轻覆在额头上。温度已经彻底降了下来,只是脑袋还有些昏。

起床将窗帘掀开,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着窗外的白雪皑皑陷入了片刻的愣神中。看这样子,应该是下了一晚上的雪,地面上堆积着一层厚厚的雪,就连树木枝桠上都铺满了白雪。

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汽车鸣笛声,夹杂着北方特有的寒风。

推开房门,洗漱过后,纪可吃完早饭,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作业那么多,她实在是不想写。

“小可,吃点水果啊。”罗盈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心情很好。

纪可点了点头,捻起一个苹果块朝嘴里塞。电视正播着早间新闻,她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就翻出了遥控器,换来换去也没看见有什么节目能引起她的注意的。

此时,贺许正在厨房忙碌着。姑妈因为有些事要做,这几天回了B市,空旷的房子里只剩下了他和表妹两个人。

隔壁邻居每天都要上班,没时间照顾自己女儿,所以也只能托付给贺许帮忙照看着点。

五岁的小姑娘睁大个眼睛在满屋走来走去,时不时拿起手边的东西坐在沙发上玩起来。

不远处响起敲门声,声音不算很大,但还听得见。

在厨房做饭的贺许放下手中的调料,换了小火,擦了擦手开了门。

来人穿着浅紫色长裙,面容精致,模样小巧可爱,像是特意打扮过一般,唇上还抹了口红。

“邢玥你怎么回事?昨天医生还说过要多穿点衣服,你转眼就当做耳旁风了?”贺许有些恼怒,连神色都染上了不悦。

她双手冻得通红,想必刚才是去院子里玩雪去了。

邢玥皱眉,红唇微微嘟着,看上去还挺委屈。她声音娇软:“那我去穿个羽绒服再出去玩。”

贺许转身便回了厨房,为了方便点,连家门都没关上。

加好调料后,很快他就端着两碗面条从厨房里出来了。邢玥已经安安分分地坐在了餐桌前,唇上的口红也一并擦掉。

“吃吧,吃完回房间去写作业。”

女孩明显不是很高兴:“才不要你管着我呢!”她低头吸了一口面条:“明明我俩一样大……”

话还没说完就被贺许给打断:“不,我比你大了整整半岁。”

贺许是一月出生的,生日在寒假,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邢玥不满,筷子正有意无意地戳着碗里的面条,以这种方式宣泄着自己的小情绪。

“别闹。”

她立刻埋头吃面条。

送走了这尊大佛后,贺许收到了纪可发来的信息。

K:【雪下得这么大,可以堆雪人了。】

K:【下午出来堆雪人吗?】

她可以说是手抖着将这两条信息发出去的,纪可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种境界。

贺许走至窗边,打开了窗户,环顾四周,回了句“好”。

纪可手中手机振动一声,心情有些忐忑,脑海里已经能够想象到贺许拒绝自己的画面了。

HX:【好。】

很快他又发来第二条信息:【下午你来我家这吧,我抽不开身。】

她嘴角扬起了一抹淡笑,欣喜地回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贺许便没再回。

纪可也算准时,吃完午饭后坐在椅子上歇了一会儿便屁颠屁颠地朝着贺许家奔去了。敲响他家门后,本以为开门的会是贺许,没想到又是昨晚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女生。

“……贺许在家吗?”场面十分尴尬。

邢玥没回答她,只是转身朝里喊了一句:“贺许,有人找你!”听语气,她似乎不太高兴。

就在纪可还在思考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她的时候,贺许已经静静地站在了她面前。他三两下脱下了系在身上的围兜,将它搁在了门边的柜子上。

“愣着做什么?进来。”

纪可后知后觉:“哦。”

坐在沙发上,纪可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一道充满考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间长了,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贺许去了厨房,纪可隐隐约约听见了水声,应该是洗碗去了。邢玥似乎还在看着她,纪可深吸一口气,扭头,毫不意外地对上了她的眼睛。

邢玥轻哼了一声,迅速别开视线,伸手挠了挠鬓角。

“邢玥,帮我给客人倒一杯水。”

她顿时打起了精神,有些欢快地应了一声,特意挑了个好看的杯子,倒了杯温水放在了纪可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纪可倒是有些腼腆了起来。

没多久贺许便从厨房里出来,略带指责地看了邢玥一眼,随后便坐在了纪可身旁,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外面还在下雪吗?”

“我来的时候雪快停了。”

纪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听到身边的贺许开口:“那过会儿吧……她英语成绩差到我无话可说,”贺许伸手指着一边没什么存在感的邢玥:“能帮我跟她辅导辅导吗?我的好同桌?”

纪可:“……”

“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然后就有了这样一幕:邢玥被纪可管得服服帖帖的,而贺许戴着耳机在一旁打游戏顺便监督。

看邢玥困得快趴下了,纪可摆摆手让她去洗把脸,她顿时精神了不少,甚至还有闲心八卦几句。

“你是不是喜欢我表哥啊?”

被戳中了心事的纪可有片刻愣神,但很快神情就变得严肃起来:“你可别胡说,才没有呢!”

邢玥一副“我懂,我什么都懂”的表情,惹得纪可立马停止了与她的任何交流。

邢玥和纪可贺许同龄,在育英六中读书,怪不得有时候放学纪可能看见贺许骑着车朝对面学校去了。

那之前经常和贺许一起回家的女生一定是她了吧

纪可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教了不教了,自己自学去。”纪可起身,站在了贺许跟前,低头看着贺许手机屏幕上的游戏解说。她拽着他的手腕,将他拉出了房间。

“走啊,雪停了,堆雪人。”

贺许扯下耳机,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推开门,仰头望了望天空,随后开始滚雪球。纪可跟在他身后,拿着铲子铲雪。

邢玥倒是挺开心,屁颠屁颠地在院子和厨房间的这段路上跑来跑去。她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根胡萝卜,说是要插在雪球的中间当一个鼻子。

堆个雪人看着简单,可真正堆起来,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贺许好看的双手被冻得通红,纪可有些心疼。

趁两人不注意,纪可拿出手机对着贺许就是一阵拍,一堆照片最后就留下了几张是她比较满意的。

邢玥一脸鬼鬼祟祟的,站在家门口,对着两人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纪可披散着长发,双眸正看着贺许,笑得肆意张扬。贺许站在左侧,以这个角度看过去,像是在与纪可对视。

画面毫无违和感。

“纪可我给你拍张照!你俩站一块!”邢玥朝着他俩喊了一句。

纪可迟疑了几秒,朝他的方向挪了几步,粉唇微微勾起一抹淡笑。她身体紧绷着,紧张得冷汗都快出来了。这还是她和贺许的第一张照片,也是第一张合照。

这或许会成为她整个高中时期,最难忘的回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