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chapter 34

好不容易熬过了前两节课,就在快要放学时,秦钰又进了教室交代了一些寒假安全注意事项。

纪可趴在桌子上,抽屉里早已空空如也。黑板上各科课代表写下了各科的寒假作业,满满一黑板,纪可有些绝望,干脆转移视线,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好了。

贺许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此刻也正慢慢地收着东西,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时间。他嘴里含着一颗糖,和人说话时,有一股淡淡的草莓香。

清浅的甜味融入空气中,纪可心情也好了几分。

“你倒是有先见之明,现在才开始收东西。”

贺许抬眸:“那是,经验所得。”

“寒假有想好去哪玩吗?”

他思考几秒:“就不去玩了吧,没意思,在Y市转转就好了。”

昨晚罗盈还在说这个寒假要带着纪可出国玩一阵子,但此刻,她不是很想去了。她想和贺许一样,留在Y市。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钰朝大家挥了挥手,说了句“再见”,就迈着步子离开了。

教室里一片喧闹,也避免不了磕磕撞撞,一个女生被一个男生无意间推了一下,背部磕在了桌角上,眼泪直接被疼得流了下来。

女生被搀着去了医务室,纪可也只是看了她几眼,便拿上东西出了教室,站在原地等着贺许。

贺许先抱着课本去取车,纪可便先去了奶茶店。刚走到店门口,贺许就出现在了她身后。

还笑嘻嘻地帮她拿过手上的书。

“珍珠奶茶。”

“哦对,要大杯的。”他补充了一句。

纪可感到无语,她站在队伍最后,身后很快就有人跟在她后面排队。

因为刘娥拖堂了十多分钟,所以奶茶店人不是很多。纪可点了杯和他一样的珍珠奶茶,贺许倒是挺满足,说了声“谢谢”之后,两人便各回各家。

基本上是同路,贺许也算有点良心,将她的书也一并放在了车篮里。

冷风肆意吹刮着,纪可慢吞吞地嚼着珍珠,时而嚼累了便歇会儿,之后继续嚼。她渐渐开始享受这种感觉,自己喜欢的人推着车走在自己身旁,和自己有说有笑。

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

纪可这般想着。

有些时候,纪可也会静下心来思考,贺许会不会喜欢上自己,或者他会不会已经喜欢上了自己。如果说喜欢吧,却又少了种感觉。说是不喜欢吧,但他对自己也挺好。

天色已经变得昏暗,如同她此刻的心情一般,带着几分压抑。

纪可抬头望着天空,粉唇轻抿着,手里的奶茶也逐渐开始变凉。

老天爷,如果你能听见我说话,那就求求你,让贺许喜欢我一点点,好不好?

不奢求他能一直一直喜欢我,只希望我对他的这份喜欢,不要埋没在这瑟瑟冷风中。

“我到家了。”回过神来时,贺许已经停下脚步,将她的书从车篮里拿了出来。

纪可赶忙接过,和他道了声谢,告别后,继续朝前走去。步伐似沉重了不少,手里的奶茶见了底,杯底还留有一些珍珠。纪可没什么心情去费力地将那些珍珠全部吸出来,索性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脑袋昏昏沉沉,眉心隐隐作痛,才这个点,纪可就已经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倦意朝着她袭来。回到家,她放下手上的课本,进了厕所。

镜子里,她的脸色有些许苍白,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来。

纪文勇还没回来,家里只有她和罗盈两个人。罗盈正忙着做饭,见她回来也只是问候了一句。

趁还有点时间,她脱下笨重的羽绒服,钻进了被窝,几乎是脑袋一碰枕头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听见了自己母亲有些心急的声音。再睁眼时,空气中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使她不由得皱了皱眉。纪可躺在一张病床上,左手手背上还吊着盐水,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环顾四周。

门外很快就传来了罗盈的声音,她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像是几张纸。

“小可醒了啊!”

下一刻,她的手背就贴在了纪可的额头上,纪可这才后知后觉,明白了自己发高烧了。

“小可最近是不是穿太少了?”

纪可吸了吸鼻子,摇了摇头。她穿得已经够多了,再多穿就是个活生生的包子了。

纪可垂眸,这才注意到她手中还提着一盒像是食物的东西。罗盈掀开盖子,是粥。

粥里加了青菜碎和肉丝,香气四溢,她正好也饿得前胸贴后背,没多久粥就见了底。

“这瓶药快吊完了,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纪可闻言仰头看了一眼,随后在心里估摸着时间。

几分钟后,护士进来将针头取了出来,她的手背上多了一个丑丑的创可贴。正准备离开时,纪可无意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贺许身边站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两人似乎还有说有笑的,场面十分和谐。

那个女生看上去挺眼熟,像是在哪见过。

纪可下意识皱眉,神情透出几分不爽。一旁罗盈催促了几句,她迟疑几秒,开口道:“我看到我同学了,我去跟他打个招呼,妈妈你在医院门口等我一会儿。”

她轻轻拍了拍贺许的肩膀:“你怎么在这?”纪可已经在很努力地忽视旁边的女生了。

“她发烧了,我来陪她打针。”

最近是流感高发期,来医院的大多数人都是发烧来打针的。

“哦。”纪可点点头,顺势问了句:“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贺许摇头:“她是我表妹。”

纪可点了点头,本想再问些什么,但又不是很好意思继续说下去,只能默默地吃了这天外飞醋。

“我走啦!”为了防止贺许看出什么端倪,纪可朝他挥了挥手,转身逃也似的跑走了。

她来医院没有带手机,一回到家,WiFi一开,一堆消息弹了出来,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叶绍齐:【!!!】

叶绍齐:【我跟你讲!我老师布置了好多作业!】

叶绍齐:【满满一黑板!】

叶绍齐:【真是要命!】

纪可呼出一口气,开始打字回复:【我也一样。】

叶绍齐见纪可回复了,一大堆的信息滔滔不绝地涌来。纪可毫不犹豫地点了屏蔽他的消息。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这才刚放寒假纪可就先病了一场,吊了一晚上的盐水,烧总算退了一点,护士看着她,只说了一句话。

“注意保暖。”

纪可洗漱完喝了杯热牛奶,陪罗盈说了一会儿话,便回了房间。

微信页面上和叶绍齐的信息栏上显示着一句话,让纪可现在就想冲到他家把他给狠狠揍一顿。

“纪可,你好狠心。”

她直接发了条语音过去:“谢谢夸奖,你也很恶心。”

叶绍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