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chapter 32

刚坐下没多久,两位主持人便缓缓走上了台。灯光收回,又打在台上,场内有些昏暗。纪可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随后无精打采地听着主持人讲话。

主持人一男一女,男生穿着黑色西装打了个领带,远远看上去,长得还挺清秀。女生左手自然垂下,正轻轻拎着稍微有些拖在地上的礼服裙摆,神情略微有些紧张。

纪可松了松领子,凉风顿时席卷而入,她冷得打了个寒颤,又将衣领提高了不少,连说话都没了力气。

“叶绍齐,”她耷拉着眼皮,“我过会儿就走。”

叶绍齐啊了一声,刚想问原因,便听见纪可继续说着:“待这没意思,过会儿去小吃街那吃点东西吗,我还饿着呢。”

他倒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之后便百无聊赖地看着今晚文艺晚会的第一场节目。纪可轻靠在椅子上,视线下意识往左边瞥。贺许手上似乎拿着什么,口里还在一动一动地嚼着。

台上七彩的灯光有些晃眼,音乐声大得对面育英六中估计都听得见。她双手揣在兜里,几乎半张脸都缩进了羽绒服里。估计是真的坐不住了,纪可猛地起身,刚准备离开,就被叶绍齐给拽了回来。

她皱起眉头:“做什么?”

“这还早着呢,急什么?”叶绍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饼干,塞在纪可手中,“吃这个填填胃。”

纪可敛眸,重新坐了下来,轻声撕开饼干的袋包装后,尝试性地捻起一小块塞入口中。

“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瞧瞧你这瘦的,多吃点。”饼干被无情地丢了回去。

手机振动了一声,屏幕上显示微信上贺许发来一条信息。

HX:【你在哪?】

HX:【我来找你。】

纪可低头打字:【不用,我来找你。】

她起身侧头和一旁的叶绍齐说了几句,便绕过人群悄悄站在了贺许身后。他似乎还没有发现,依旧在和班长聊着天。纪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喊了他一声,贺许这才回过头来。

贺许脖子上裹着一条深灰色的围巾,羽绒服拉链拉得很高,看上去很温暖。

“找我什么事?”

贺许举了举手中的手机,神情散漫,眼尾上扬,嘴角挂着一抹淡笑:“来,带你上分。”

纪可垂眸低声笑了笑,坐在了一边的一个空位上,台上四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她余光偷偷瞥着他,微白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多了几分温柔缱倦的意味。

贺许最近挺喜欢玩这款狙击类的游戏,像是上瘾了一般,每次都要拽着纪可一起。

“那个……”纪可盯着他的脸,更准确地说,是盯着他的嘴角,有些欲言又止。

贺许见她迟迟没什么动静,此刻也抬起头来,恰好对上了她的双眸:“嗯?”

她将手机搁在一边,突然凑近,纪可能够感受到贺许的呼吸变得稍微有些急促,她伸出右手食指,视线准确无误地落在他唇角。指腹轻轻勾去了一个类似于面包屑的东西,随后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机登游戏。

“你吃什么宝贝东西了,嘴都不舍得擦啊?”

贺许无意识地舔了舔唇珠,有片刻的愣神,似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思绪都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我发邀请了,你快通过一下。”纪可催促着。

贺许回过神来:“哦……来了。”

台上似乎是表演完了一个节目,周围响起掌声,主持人上台报幕,接着又开始了下一个节目。纪可偶尔抬头看两眼,毕竟像文艺晚会这种东西,每年的花样都是一样,她随便算算也看了好几年。

“下面有请高一四班的孟繁星同学带来一支芭蕾舞表演。”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时,纪可特意悄悄挪了挪视线,见贺许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没听到一般,不由得勾唇笑了笑。

两人刚好打赢了一场排位赛,纪可也正好放下手机看着台上的表演。大礼堂响起一首轻柔的音乐,孟繁星穿着白色的舞裙,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舞姿优美,可惜贺许压根就没抬头看过她一眼。倒是孟繁星时不时将视线朝这边投来,看得纪可打了个寒颤。

“还真别说,孟繁星还挺深情。”纪可嗤笑了一声。

之前孟繁星生日那天,贺许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她的表白,她还能整天若无其事地和贺许制造偶遇,时不时来找纪可的事。

纪可突然就不是很懂了,这真的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啊。

她看了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略微思索了几秒,退了游戏,起身说道:“我得去吃东西了,你先玩。”

“你还没吃饭?”

“嗯。”

“我也没。”

“……嗯?”

“那我们一起吧。”

纪可微微皱起眉头,说了声“好”。但让她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之前她喊贺许去吃饭,他可是一次都没去。

“你不是吃了东西吗?”

贺许已经和班长说好了,此时也已经起身:“一个小面包而已。”

“……”

纪可点了点头,给叶绍齐发了几条信息,便和贺许悠哉悠哉地出了校门。校门口的保安大爷躲在保安室里昏昏欲睡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已经偷偷溜出了校门。

她静静地走在前面,贺许慢悠悠走在纪可身后,鞋子踩在雪地上发出了“嘎吱”的声音,在这荒凉的冬夜里,显得格外幽静。源源不断的“嘎吱”声伴着冬日里特有的刺骨寒风,倒是平添了几分乐趣。

“还有多远?”

“应该快了,穿过那条马路,然后右转就是了。”

贺许小跑几步,和纪可并肩走着,他侧着脑袋瞧她:“冷吗?”

“啊?”

“你冷吗?”

纪可点了点头,默默地缩了缩脖子,将手也一并缩回了衣袖里。

他突然停下脚步,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迅速地裹在了纪可的脖子上,他说:“那我的围巾先给你裹着好了,我现在有一点热。”

冰冷的脖子瞬间被温热包围,纪可嗅到了他身上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她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到小吃街时,纪可的手指都快冻僵了,脚趾已经冻到快没了知觉,好在店里开了暖气,很快全身就开始回温,唯独双手依旧还是冷冰冰的。

两人随便点了几份店里的食物,贺许见她下意识地搓着手,特意给她点了一份鸡蛋肉饼汤,汤罐挺小,用来暖暖手再合适不过。

热气熏得纪可脸蛋有些红,她低头喝了口汤,胃里一股暖流经过,倒是舒服了许多。

抬眸间,纪可对上了他漆黑的双眸,像是遇到了一个黑色漩涡一般,将她一步一步地朝里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