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chapter 31

贺许仅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把所有苹果包装好,一大半都塞在了纪可的抽屉里。

“很好,”纪可神色懒懒,侧着脑袋瞧他,“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这天下午放学,校门口惊现一个铺满平安果的摊位,叶绍齐戴着口罩,将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生无可恋地盘腿坐在地上,屁股下草率地垫了一张报纸,如果不仔细看,他这副模样像极了一个讨饭的乞丐,就差面前摆一个破碗了。

好在平安果数量不是特别多,没一会儿叶绍齐就带着钱拍拍屁股走人了。当纪可从他口袋里拿出那一小叠零钱时,赞许地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辛苦了,改天请你吃饭。”

叶绍齐哼了一声,开口道:“别改天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他看了眼时间,“晚上晚自习逃一节,出来请我吃饭。”

纪可:“……”

她应下后便将他打发走了。教室里贺许看上去还挺高兴,前排班长正转过身来和他说着话,两人嘴里似乎还在嚼着东西。

刚从教室外进来,身上染上了几分寒意。纪可双臂交叉搓了搓手臂,坐在位置上喝了小半杯热水。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将手塞进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零钱,还有一些硬币,一股脑地塞进了他的羽绒服口袋里。

“什么东西?”贺许微皱起眉头。

“money……”她搓了搓手,拿起笔写了几道英语题,“我算了算,一个卖十二块,一共二十五个苹果。恭喜你,正好三百,你可以买球鞋了。”

贺许只是点了点头,也没应话,左手塞进口袋里将钱给拿了出来,背过身在纪可看不见的那个角度里取出了自己需要的那部分,其他的都一并还给了纪可。

“这些是你应得的。”

纪可也没说什么,大致瞥了眼,应该有一百左右,便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晚自习一开始,她就收到了无数条信息轰炸。叶绍齐可以说是撕心裂肺地表示着自己快要饿死了这件对纪可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不耐烦地回了句“马上”,趁着没什么人注意到她这边,将凳子轻声朝一旁移了移,蹲着走至最后一排,随后飞快起身溜了出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黑暗的楼梯口处,由于感应灯坏了,学校还没安排人来维修,所以此刻变得黑漆漆一片,纪可差点就没看见叶绍齐站在那。

“你走这边做什么?害我找你一大圈。”

叶绍齐许是有些热了,伸手扯了扯围巾,说道:“这边没人走,不会被老师发现。”

纪可轻嗤了一声:“你还真是胆小。”

纪可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自顾自地说着:“就去之前巷子里的那家吧。”

“也可以。”纪可走得挺快,他老实跟上。

她手揣进兜里,摸到了几个冰冰凉凉的东西,粉唇轻启,语气平静:“对了,这些给你。”她将之前贺许给她的一百块塞在了叶绍齐手上,“酬劳。”

到店里,纪可随意点了些吃食,之后便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了。老板娘速度很快,没多久两碗牛肉面就端上了桌。叶绍齐不挑食,只要是能吃的,就算再难吃也能吃下去。

“我跟你讲,就路口那家面包店,里面做的东西是真的难吃,”他挑起几根面凑到嘴边吹了吹,“上次快给我吃吐了,比食堂的饭还难吃……”

“那你不也照样吃下去了?”

叶绍齐沉默了好一会儿。

吃完之后,纪可付完钱丝毫没有犹豫地走快了点,耳边难得清净几秒,叶绍齐又开始说个不停了。

“明天圣诞,学校还要搞什么文艺晚会,我听高二的人说,明天晚上会让我们都去大礼堂,然后……”

话还没说完,纪可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脸,叶绍齐疼得嗷嗷叫,大手快速捉住了纪可的手,下意识地牵住,嘴上又开始不停地抱怨。纪可略有些恼怒,这回是狠狠地在他脚上留下了个鞋印。

“你一个女孩子力气怎么那么大?”

纪可轻轻甩开他的手,淡淡瞥了他一眼。略显昏暗的小巷里,突然亮起了一丝微弱的光。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下课时间,要是再磨蹭,上课了都到不了教室。

“走了走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娘们儿唧唧的,走啦。”

她嫌路太远,于是拉着叶绍齐抄近路翻墙进了学校。下课铃正好响起,两人各回各班。所幸今晚不是班主任的晚自习,要不然出个教室都容易被抓到。

纪可偷偷摸摸回了座位,看见自己的桌面上凭空多出了几张试卷,脸色不由得沉了沉。眉间染上不悦,随即皱紧了眉,开口道:“这什么东西?”

贺许一副习惯了的表情:“上节课刚发的,说这个星期写完,下周一交。”

纪可想了想时间:“……今天都周五了。”她坐下随意捻起一张试卷看了看题,“怎么都是数学?”

“快期末了,所以才发几张试卷下来给我们做。”

以纪可目前的水平,这种难度的试卷前半部分写起来基本上还是没有问题的,后面的大题相对来说就难了不少。

“你写完借我看看后面的大题。”

贺许答应得很爽快:“好。”

纪可有些累了,枕着左手趴了下来,开始看题目。

***

第二天是圣诞节,嘉恒一中举办文艺晚会,场面还挺热闹。

这天恰好降温,纪可破天荒地多穿了一件毛衣,显得整个人满满当当的,有些臃肿。她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八字刘海被别在耳后。

上完一天的课之后,所有高一高二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些激动。纪可单手拎着凳子,跟着人群朝着大礼堂走去。身后不断传来几声呼喊声,她置若罔闻。

“同学让让……麻烦让让……”叶绍齐越过人群,拍了拍纪可的肩膀,额间出了些许冷汗,“纪可你咋不理我?”

她冷冷地瞥了一眼过去,依旧没有理会。

“心情不好?”

“没,就是有点困。”

叶绍齐将视线落在她清秀不施粉黛的小脸上,果不其然,他看见了纪可眼底那淡淡的乌青与她眼眸里夹杂着的星星点点的倦意。

许是拎着凳子的手有些酸了,纪可面无表情地换了只手,凳子看上去有些重,她细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略微发白。

两人到大礼堂的时候,人已经将礼堂给挤满,喧闹的人群中,纪可找了个空位和叶绍齐一起坐了下来。由于这次文艺晚会不限制座位,所以大多数人都是随便坐。纪可视线随便一扫,场内大概有一两千人,好在礼堂占地面积大,此刻也不会显得特别拥挤。

两人选的位置位居中间,不靠前也不算后,视野也不错,她起身在人群中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贺许的身影。

他看样子也是刚到,手里的凳子放在了一旁,正和朋友聊着天。

纪可见状默默收回视线,坐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