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chapter 29

窗外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夹杂着冬日里特有的寒风,总是在不经意间吹遍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星期过去,纪可又换了一次座位,这次是换到了中间的那个大组,她的正上方挂着一顶吊扇,有时候开窗通风,这顶吊扇就会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由于很快就要到圣诞节,每年这个时候嘉恒一中都会举行文艺晚会,想报节目的班级可以报节目。秦钰刚说完这件事,顿时班里像炸开了锅一样变得十分喧闹,将纪可的瞌睡都给吵醒了。

她本就睡眠浅,这下被吵醒了脑袋竟开始隐隐约约痛起来,她眉头紧锁,将整个人都缩进了衣服里,换了个面继续睡,仿佛这样就能缓解疼痛。

下课铃响彻云霄,纪可生无可恋地坐了起来,班长那里挤满了人,应该一部分是来报节目的,一部分是来凑热闹。因为人多,部分人没地方站,开始往后挤。贺许本在写着作业,都被他们挤得没心思去思考了。

纪可困得打了个哈欠,刚趴下还没有三十秒就被一个男生给撞了一下桌子。纪可本身脾气就不太好,又加上前排那些凑热闹的男生还时不时往后拱桌子,一下情绪没控制住,她起身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朝着一边甩去,力度不小,那人没站稳,一个踉跄倒在了一旁空座位上。

那人一脸不服地瞪了纪可一眼,可又想到自己可能根本打不过她,脸色不由得沉了沉。周围看热闹的都回了座位,只剩几个女生在小声地和班长说着话。纪可重新将歪了的桌子给移回原地,感受到周围有许多人的视线都投在了她身上,她也不在意,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喝了口热水,便继续趴在桌上小憩片刻。

刚才动静还挺大,就连教室外路过的学生都被吓了一跳。教室里陷入一阵长久的寂静中,直到上课铃不合时宜地响起,惊走了立在电线杆上的鸟儿才恢复往常一般地吵闹。

纪可心情不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今天恰好来例假了。大早上她没被闹钟吵醒,而是被痛醒的。好在罗盈特意给她熬了红糖水,要不然她这一天得疼死。

贺许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见她左手捂着小腹,满脸都写着不舒服。

“你怎么了?”他凑近了几分,纪可都能感觉到他那独有的又有些灼热的呼吸。

“没怎么。”纪可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像颗焉了的白菜。

他也差不多猜到了,试探性地开了口:“要不请个假去医务室?”

纪可闻言将脸缩进宽大的羽绒服里,悄悄地红了脸,又胡乱地摇了摇头。双手也因为有些害羞也一并缩进了袖子里。

“真不去?你可别逞强。”

她继续摇头:“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不去。”

这节课是枯燥的语文课,纪可无心听讲,便翻开英语书小声地背着英语单词。她下巴搁在桌面上,时不时朝着一边倒去,显然是困得有些坐不住。

贺许抄完黑板上的笔记便放下了笔,侧着脑袋盯着纪可看。嘴角偷偷扬起一抹淡笑,目光略带打趣。女孩坚持不住,脑袋枕在手臂上睡了过去。贺许清楚地看见了女孩微红的脸颊,模样看上去还真的有些可爱。

高一六班此刻正在上着体育课,因为北方天气太冷,老师只是让学生跑了个一两圈活动活动身体就摆摆手放他们回去了。

叶绍齐从操场一路走来,路过了多少班级。经过高一五班时还特意躲在窗户边朝里看去,寻找着纪可的身影。她正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或许是有些闷了,闭着眼睛扯了扯衣服领子,之后便没了动静。

“真会睡,大懒虫。”他吐槽一句就回了教室。

某懒虫:“……”

语文老师是个近视眼,年纪也挺大了,平日里戴着个老花镜,看上去很和蔼可亲。她的课堂虽算不上严厉,但听讲的人也不少。往常纪可还会认认真真做点笔记,只是今天身体又不舒服加上昨晚没怎么睡好,此刻依旧没有半分要醒来的迹象。

下课铃一响,纪可被吵醒,这节下课是大课间,她抬头看了眼时间,不知道从包里拿出了什么,飞速地塞进了口袋里,神情有些许的不自然,双颊染上一点桃红。

贺许看了看窗外,依旧在飘着雪,只是小了许多。他搓了搓手,从抽屉里抽出了之前买的习题册,翻到了今天上课讲的内容那处,从基础题开始解答。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纪可双手揣着兜,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拿起桌上的水杯,以同样的速度出了教室,去了办公室旁的热水间。由于是冬天,温度低得可怕,所以热水间里人还挺多,开始排起个小长队来。

纪可双手握着一个黑色的保温杯站在了队伍的末尾,好在接水不需要等待,所以很快便轮到了她。滚烫的热水从龙头里涌出,纪可接了满满一杯水,准备盖杯盖时,一滴水溅在了她的右手食指上。她疼得皱眉,回去的路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被水溅到的地方起了一个小水泡。

眼看她就要路过高一四班后门,一个男生不知道做了什么欢呼了一声,就在纪可还没反应过来继续朝前走的时候,一盆冷水好巧不巧地泼在了她的身上。

头发几乎湿了个透,纪可的头发还在滴着水,厚重的羽绒服上也有些被水打湿的印记,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

纪可左手拿着水杯,右手抬起拧了拧自己头发上的水,朝着后门处看了一眼。

啧……又是孟繁星。

她满脸歉意,端着个塑料盆站在原地,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

“对不起呀,我只是想泼个水,真的不知道姐姐会路过,对不起……”说着说着,她眼泪就在框里打转了。

纪可压根没有听她讲话,低头拍了拍身上的水珠,随后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回了教室。身后嘲讽不断,就好像泼水的人是她一样。

当贺许看到她一身水珠的狼狈模样时,不由得问了句:“你这是……掉水沟里了?”

“……”

纪可沉着脸,此刻她正拿着纸巾擦着身上的水。头发本是随意绑着,此刻也被披散下来,多了几分凌乱的美感。

“热水间炸了?”

“……没。”

“那谁泼水在你身上了?”

纪可不太高兴,便也没说话。

纸巾正好全部用完,贺许递了一包没拆封的纸过来,她道谢接过,低着头擦着头上的水。

贺许转过身继续写着题,也没有将目光继续放在纪可身上。

她轻咳了两声,拧开杯盖吹了吹,喝了几口热水,身上的凉意才勉强驱散一点。所幸教室里有暖气,要不然她又得生病发烧请假。

“纪可。”门外有人喊了她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